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十章 北斗玄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热门推荐:、 、 、 、 、 、 、

    阵法禁制以蕴藏无上神通的玄符秘篆为基本构成。【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多种玄符秘篆经阵法勾连为一个整体,就构成最基本的阵法禁制,将其炼入法器之中,即为入阶法器。

    多重基本的阵法禁制叠加在一起,即为防御级阵法禁制。

    防御法阵通常由多个成套的入阶法器组成;玄雷法阵就是由二十九件成套的入阶法器组成,堪称云洲最顶级的防御法阵。

    若将防御级阵法禁制炼入一件法器之中,则为地阶法器。

    待陈寻的炼器水平提高到一个新的境界,除了玄雷战车之外,还可以尝试炼制玄雷印、玄雷杖等顶级的地阶法器。

    玄雷战车三丈见方,勉强能嵌入一整套的玄雷法阵,炼制还相对简单一些;而真正的地阶法器,核心仅方寸大小,却要将如此复杂的多重阵法禁制炼入,难度实有天壤之别。

    云洲此时能炼制顶级地阶法器的宗门,已经是屈指可数了。

    多重防御级阵法禁制进行叠加,即为封禁级阵法禁制;封禁法阵通常由多个成套的地阶法器或数以百计的成套入阶法器叠加组成。

    髯须汉子的六枚金珠法器,之所以珍贵,主要在于其由六枚成套的地阶法器。

    即使髯须汉子修为有限,仅能发挥六枚金珠法器二三成的威力,但六枚金珠法器竟然叫玄印所释出的一道玄光打得粉碎,也太骇人惊闻了。

    若将封禁级阵法禁制,炼入法器之中,则为天阶法器。

    云洲已没有哪家能炼制天阶法器,但一些血脉极其精纯的灵兽,将百骸肉身当成本命法器修炼到极致,百骸之间生满妖纹,即为玄门道修所谓的道蕴天图,也可以说是天地生成的天阶至宝。

    方啸寒的紫宵神剑,实是用一节蛟龙椎骨炼成;谷卓承的八棱雷锤,也是从一头上古妖兽尸骸取颅骨炼制而成。

    这也是老夔尸骸的珍贵之处,将千丈龙骸拆开来,炼制十件八件最顶级的天阶法器,完全没有问题。

    多重封禁级阵法禁制叠加,形成天地级阵法禁制,对应天地法阵;炼入法器,即为纯阳道器。

    纯阳道器的核心禁制,玄奥复杂之极,年长岁久,就能滋生灵性;到这时候就可炼入第二元神或妖兽元神,孕育拥有自我灵识的器灵。

    北斗仙人封印法相符兵的玄印,或能称得上天阶上品法器,但还达不到纯阳道器的层次,照理来说,无沦孕育拥有自我灵识的器灵。

    此时附于其上的残魂竟然能滋生自我灵识,实是北斗仙人的残魂强大无比,换作修为稍差的上古大能,一缕游丝残魂早就八辈子烟消云散了。

    “就一条死龙跟几个废物,竟然也妄想得到仙人的遗宝?”有三四十丈高的金甲战将悬立空中,铜碗大小的巨眸射出烁烁金焰,往陈寻等人扫视过来,最终将定睛看着身形要比他巨大得多的夔龙身上,但神色之间犹不将夔龙当作一回事。

    “你不过北斗仙人座前炼制的一樽法相符兵而已,口气竟如此狂妄,就不怕这趟有去无回?”竟然叫一件滋生自我灵识的法器瞧不起,老夔也是动了真怒咆哮起来。

    “那就你叫你尝尝我北斗玄兵的厉害!”金甲战将捏起水磨大小的巨拳,拳锋金色焰光涌动,谁都不怀疑金甲战将一拳就能将虚元灵地打得四分五裂。

    如有实质的威压再度叫杜良庸百骸僵直,连动弹一下都感到极其吃力,更不要说与其对抗了;待老夔咆哮声起,杜良庸灵海之上所承受的威压才陡然一轻,他也不确认老夔的妖躯能不能承受金甲战将的巨拳。

    他见陈寻犹是轻松的站在那里,担心的问道:“夔先生能不能斗得过这樽北斗玄兵?”

    陈寻微微一笑,老夔元神与龙骸连初步的灵肉融合还没有完成,或许不畏寻常的法相境强者,却没有办法跟滋生自我灵识的北斗玄兵争锋。

    北斗仙人所遗的符兵玄印,能汇聚天地元气幻化玄兵法相,本质上就与法相境强者的真身法相没有什么区别,甚至可以说是云洲最强的真身法相之一。

    而更叫人头痛的,是附于其上的仙人残魂竟然滋生出自我灵识,甚至还保存北斗仙人的部分记忆,仅以神魂层次来说,就远远压过他们好几头。

    这樽北斗玄兵,就其战力而言,绝对比法相境巅峰强者都要强出一头,甚至可以说已经接近天人境层次。

    那个轻举妄动的髯须汉子,身殒道消,留下来的烂摊子还真是难收拾。

    唯一值得庆幸的,滋生自我灵识的北斗玄兵可能仅有眼前这一樽,要是八樽北斗玄兵一起闯入虚元珠中,陈寻连哭的心思都有。

    陈寻苦笑摇了摇头,将炼神塔祭起,抬头朝金甲战将喝道:“不管你是什么玩艺儿的,你的对手是我。”

    “你?”金甲战将俯身看向小如蝼蚁的陈寻,忍不住要扬声大笑起来,“你以为手里有一件极品法器,就能跟我叫板。你体内的法力,能支撑御使这座破塔多久?要不要我数十个数,试试看?”

    杜良庸抬头看向被陈寻祭往半空的七珍炼神塔,他都没想到陈寻的神魂已经强大到能祭炼炼神塔这种级数的法器,但祭炼成功,并不代表就能御使来杀敌。

    杜良庸暗感他来祭用炼神塔,以体内的灵元,大概眨几眨眼睛就会耗尽。

    陈寻也散去元丹,体内的灵元再精纯、磅礴,就算超过他十倍,又能支撑多久?

    杜良庸还以为陈寻与老夔是有什么计谋,却见老夔千丈龙骸很快蜷缩起来,将虚元灵地护在身上,看情形竟真是要陈寻独自力战金甲战将……

    “既然你自己寻死,也不要怪本尊无情。你们摧毁仙人道宫,也该要付出代价了。”金甲战将挥动金焰巨拳,就往炼神塔轰去。

    金光四溅,炼神塔被金甲战将一拳打歪到一边,却没有从半空中栽落下来。

    陈寻摧动灵元,如泉涌动,注入炼神塔中,散溢而出的霞光却越发的耀眼。

    杜良庸站在赤海金鳞船的甲板上,看到这一幕,吃惊的张大嘴巴,他怎么都想不到会是这样,心想就算陈寻体内的灵海磅礴如海,也经不住炼神塔如此疯狂的抽噬啊!

    杜良庸取出火狡灵弓,心想就算微不足道,就算今日战死珠中,也没有道理退缩。

    “陈寻扛得住,”老夔见杜良庸跃跃欲试要从金鳞船飞出去助陈寻,出声阻挡道,“在虚元珠外,十个陈寻都不是北斗玄兵的对手,但在虚元珠内,陈寻还是能勉强应付,不用我们帮手。我们要避免灵地、灵湖受到冲击……”

    听老夔言之笃笃,杜良庸也只能暂按捺住焦虑,飞快进入山河法阵的阵心,启动防御护罩将两百丈方圆都笼罩起来,尽最大可能避免陈寻与北斗玄兵恶斗产生的元力震荡,冲击到此时还很脆弱的灵地、灵湖。

    杜良庸神识经山河法阵延伸进虚元灵地,这才发现灵地深处无时无刻不在生发的玄冥之气,正在剧烈的往陈寻脚下汇聚,又经陈寻的双足源源不断的涌入他的体内;而此时天空汇聚的雷霆霞云,也正以陈寻的头顶为中心,形成一个漏斗状的漩涡……

    “啊!”杜良庸此时才明白过来,为何老夔对陈寻信心如此之足?

    陈寻此时实是正在源源不断的接引雷霆灵力、玄冥之力,御使炼神塔,与北斗玄兵恶斗。

    这是什么神通?

    杜良庸傻在那里。

    修者平时吞吸天地灵气,炼化为灵元,储于灵海、灵窍,是为施展术法神通、御使法器的法力。

    与敌搏杀时,修为精深者,灵海、灵窍虽然将天地灵气转化为法力,但只能补充极小部分的消耗,绝对无法像陈寻这般源源不断支撑炼神塔的巨量消耗。

    两种极性截然相反的天地灵气,如此巨量的涌入陈寻的体内,竟然没有将他的灵海百骸撑爆掉?

    他刚才与赤海、蛇无心、红茶以及老夔等全力接引雷霆之力炼化时,雷霆霞云可是一点都没有要形成漩涡的意思啊,可见陈寻此时一人接引雷霆之力的速度,是他们数人的数倍甚至十数倍之巨……

    此时灵地中心的神树青梧,正熠熠生辉。

    陈寻站在青梧树下,身上也是灵光闪烁,他此时还只掌握炼神塔的外层禁制,但也足以让他祭用炼神塔,一次又一次往金甲战将砸得没有招架之力。

    纯阳道器级数的法宝,威力之强,真不是吹得,陈寻都怕直接将北斗玄兵砸出虚元珠去。

    阴阳璇元。

    陈寻以阴阳璇元为血脉神通,使他能在虚元珠内将源源不断的接引玄冥煞气与雷霆之力,以最快的速度转化为灵元,摧动炼神塔。

    在虚元珠内,他就是天地神灵。

    要没有这层凭仗,陈寻也不敢冒险行此计。

    要不是如此,就算北斗玄兵不趁机杀进来,雷霆霞云越聚越深,也随时会孕育新的雷霆将虚元灵地撕裂。

    陈寻此前不想行此计,不是怕冒险,实是此计极可能会将珑山灵力耗尽,他担心后续会引发无可预料的变化。

    他叫冷月尊者质问,倒是想明白一件事情。

    他抽身离去,不仅会落下丢众独逃的坏名声,同样难以掌握后续的变化,还不如行此计,至少还将珑山之上的精纯无比的雷霆灵力都接引到虚元珠中,促进虚元灵地的成长……

    陈寻虽然体内有源源不断的灵元,摧动炼神塔,但北斗玄兵也不是那么好战。

    炼神塔一次又一次的将北斗玄兵砸得残破,但随着虚空之眼的不断打开,无尽虚空灵气涌入,北斗玄兵残破的身躯随时补全,简直就是打不死的不亡之躯。

    好在北斗玄兵每受一次重创,附在符兵玄印上的仙人残魂就会被震散掉一些,越战越是虚弱……r1058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