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八章 仙人残魂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这是什么鬼玩艺?”

    一个满脸髯须的鲁莽汉子,有如铜铃般的双眼盯着八樽上面立有金甲像的方型巨印,粗鲁的骂了一句,就见他所御使的六枚金珠法器,在半空中滴溜溜的快速转动起来,金光大作,下一刻就见六枚金珠所绽放的金光在半空凝聚一柄金剑虚影……

    “慢着!”

    见髯须汉子就要出手,陈寻忙出声阻止。【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蜃兽如此轻易就被他们杀得落花流水,此时正急速从开阳谷撤出。

    事情透漏这么多的诡异,在没有搞清楚之前,他们骤然强攻最后一层防御阵法,万一出现什么变故,就凭他们七八十个残兵败将,如何应付?

    髯须汉子瞥了陈寻一眼,却没有住手的意思。

    在他看来,沧澜侯声名再显,也竟是散去元丹的西北域道修而已,还轮不到他对自己呼来喝去。

    髯须汉子仅稍稍迟疑片刻,就御使金剑虚影就往开阳宫最内层的防御灵罩劈去。

    由灵光汇聚的防御罩,就像是脆弱无比的琉璃罩,一下子就被金剑虚影打碎成无数碎光流影,散入虚空之中……

    冷月尊者、少奚康此前都没有阻止髯须汉子的意思,此时见防御灵罩竟然如此轻易就被髯须汉子破开,都脸色大变。

    “什么吓唬人的鬼玩艺儿,还以为多厉害的防御禁制!”髯须汉子犹然未觉,骂咧咧的说道,就举步抢先走入广场。

    冷月尊者刚才可是说过来了,除了赤星宫、少奚氏、青鳞族及夔龙阁四家要拿走四樽玄印金甲像外,剩下的四樽是能者居之,髯须汉子可不想棋慢半拍,让别人抢了先。

    髯须汉子修为颇高,遁法甚是玄妙,人似从原处消失一般,下一刻就出现在一樽玄印金甲像之前,伸手就往高达四五丈的玄印抓去。

    黯然无光的方型玄印,这时猛然释出一道黑色玄光,往髯须汉子胸口击去。

    髯须汉子看似粗鲁,却是粗中有细,他伸手去抓玄印之前,先将六枚金珠法器收到身前,此时看到玄印释出黑色玄光往胸口击来,髯须汉子避之不及,但六枚金珠心随念动,极速之间就聚到胸口之前。

    陈寻与髯须汉子没有打过交道,仅知道他是赤星宫邀上珑山的散修,有天元境后期修为,六枚金珠实是成套的地阶法器,不要说济月岛了,在云洲都颇为罕见。

    然而就见髯须汉子胸前这一刻金光四溅,“噼里啪啦”的暴鸣声中,六枚金珠法器竟然叫玄印释出的黑色玄光打得粉碎。

    紧接着就见巨型玄印又猛然释出一道黑色玄光,髯须汉子虽然还有护身法器,这时候完全来不及祭出,“噗”的一声闷响,就被黑色玄光打中胸口,人整个的横飞开去,在半空中支离破碎,散成一团血肉,纷纷洒落,就连身上所穿的灵甲法袍,也被黑色玄光撕得粉碎……

    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陈寻则更是背脊都生出一股难抑的寒意,没想到还没有彻底激活的法相符兵,仅最基本的玄光禁制就如此凶烈。

    玄印变化,并没有因髯须汉子的身亡而止。

    这时半空中骤然有数股梵音传出,就见八樽方型玄印有着一道比一道更猛烈的黑色玄光释出,但这些黑色玄光又猛烈的往回收敛,像水波似的将玄印包裹起来。

    在八樽巨型玄印的上空,空间玄壁像被神秘的梵音破开,无尽的虚空元气,如汩汩涌出的泉水一般,从空间之眼倾泄而出,汇聚到八樽巨型玄印之上。

    眨眼间,八樽玄印消失不见,所在的位置,被八樽高达三四十丈的金甲战将代替。

    每一樽金甲战将,与玄印上所立的金甲人像一模一样,只是在汇聚虚空元气之后,骤然放大三四十倍。

    它们就像刚刚从数万年的沉睡中苏醒过来,铜碗大小的巨眼射出金色光芒,往广场边缘的众人扫来。

    这才是法相符兵的真正面貌。

    明知这些金甲战将,是八樽符兵玄印汇聚虚空元气所化,是没有神魂的死物,但这些金甲战将的金色眸光扫过,威压有如实质倾压过来,陈寻的心脏此时犹猛烈的悸动起来,像是要被这威压直接压爆掉。

    除陈寻之外,冷月尊者、少奚康、宋玄异等人更是不济,被金甲战将的金色眸光扫过,像是中了定身术一般,身子僵立在那里。

    “怎么可能,金甲战将的威压怎么会这么强!”陈寻骇然失色。

    “北斗仙人有一丝残魂附在这些玄印上,快逃!”老夔神念透来,心神也是大乱,单纯是北斗仙人炼制的法相符兵,以陈寻的修为及诸多神通,即使斗不过,还是能从容逃走的,但这些符兵玄印附有北斗仙人的残魂气息,概念就完全不一样了。

    一旦这些金甲战将完全激活起来,天人境强者都未必能逃脱生天。

    这八樽金甲战将所透漏的北斗仙人残魂威压就如此之强,陈寻心知他留下来,绝无一战之力,当下就毫不犹豫就拿出虚元珠,将杜良庸、赤海、蛇无心、红茶收入其中,身形化作数道残影,就往谷口方向疾掠而去……

    陈寻倒没有光顾着自己逃命,人在半空中,转回头就张口厉喝,一字“呔”音,以夔龙天音功振荡传出,几乎要将虚空喝破。

    冷月、少奚康等人在北斗仙人的残魂威压下,这时候纷纷被陈寻喝醒。

    少奚康等人吓得手脚冰冷,冷月更是娇颜惊变。

    她虽然受创极重,修为跌到天元境初期,但千年修炼的道心不会泯灭。

    以她的道心修为,都被金甲战将所透漏的威压慑住,可见这威压到底有多强。

    看到陈寻身形已在开阳谷口,冷月尊者娇声大喊:“沧澜侯,虚元珠可将众人都收入其中,你为何独逃?”

    陈寻人在半空中嘿然而笑,没有回答冷月尊者的话。

    虚元珠的空间,足以将赤星宫、少奚氏的修士、弟子以及青鳞诸妖将都收入其中,但最终必然需要一人将虚元珠带出开阳谷,才能最终逃脱生天。

    成为八樽金甲战将的众矢之的,开阳谷外还有十数万蜃兽,谁有能力将虚元珠带出开阳谷?

    陈寻他就算有九条命,都不够在这里葬送的。

    冷月尊者转念也想明白怎么回事,但犹扬声厉喝:“沧澜侯,你今日弃众人独逃,来日如何面对龙门宗的故友,还如何自称承秉浩然天道?”

    “陈寻,我不用你救,你将思月带走。师叔祖一脉,近百年来,仅思月两三人有望修成元丹。”宋玄异扬声说道,他也知道所有人都避入虚元珠不现实。

    “师兄,我要死,也跟你死在一起,不用他救。”陶思月说道。

    “操你娘,一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蠢货!”陈寻破口大骂,没想到冷月尊者、宋玄异不赶紧抓住最后一线的机会逃命,竟然还有闲工夫在那里叽叽歪歪。

    陈寻身形最终还是在半空中停住,他骂冷月尊者、宋玄异,也是骂他自己,受声名所累,他于心还当真是不忍将这么多人丢下独逃。

    看到八樽金甲战将身上的金光越来越强烈,陈寻心念转动也是极速,扬声喝道:“迄今唯有一法,能不能活命,就看你们有没有这个命了!”

    陈寻话音刚落,就从怀里掏出虚元珠,往雷霆铜柱顶端的那团雷光掷去。

    冷月尊者、宋玄异不知陈寻掷出虚元珠是为何意,但见陈寻的身形更快,化作一道流影,钻入虚元珠中。

    冷月尊者、宋玄异却是不蠢,很快就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金甲战将是上古大能所藏珑山的异宝所化,附有上古大能的神魂气息,它们的气息再强,都不会叫雷霆铜柱感应释出雷电巨龙轰杀!

    陈寻将虚元珠掷入雷光之中,实是要触动雷霆禁制,让众人能在混乱中逃命……

    冷月尊者心念转动间,就见虚元珠已经射入雷光之中。

    覆盖开阳谷上空的雷霆霞云漩涡,这时候就像烧沸的热油滴入一滴冰水,顿时间就有千万道细小的电蛇雷龙猛然滋生出来,一起往雷霆铜柱顶端轰去……

    看了这一幕,冷月尊者也是心惊肉跳,如此暴烈的电蛇雷龙同时轰击一点,不要说普通的天阶法器,就算纯阳道器承受不住几下!

    虚元珠破碎之后,藏身其中的陈寻神魂破碎,这么短的时间还是远远不足以让众人逃出开阳谷。

    冷月尊者刚要破口大骂陈寻愚蠢,但想陈寻即使殒命,也是为救众人,就闭嘴不言,心里却不觉得陈寻的牺牲有任何意义。

    千万道电蛇雷龙在雷霆铜柱的顶端一起炸开,炽热的光芒,刺得冷月尊者都睁不开眼睛,随即就觉天地元力震荡涌来,她的身子被无可抵挡的雄浑巨力掀起,往开阳谷外横飞而去。

    冷月尊者也顾不上想太多,人在半空中长袖挥卷,将受伤最严重的十数名修士卷住,一起往开阳谷外飞去,心想能逃出几人就几人,转回头却见虚元珠还滴溜溜的停在雷霆铜柱顶端的雷光之中,竟然没有被刚才那样的暴击摧毁,心里讶然,虚元珠竟不是一般的洞府法器?

    八樽金甲战将屹立不动,这时候都被雷霆铜柱顶端所发生的异变吸引住,一时间顾不上收拾她们这些小杂鱼。r1058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