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七章 法相符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烈阳雷盾在断崖下,承接十数道雷柱的轰劈,所汇聚的紫电弧光仿佛一团熊熊燃烧的紫色火焰。【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陈寻以天道雷法御之,无尽的紫电弧光化作一道暴烈的雷柱,如电龙雷蛇脱盾而出,极瞬之间蓦然撕裂、一分为二,继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极速枝形分裂开去,很快就形成一张覆盖百丈方圆的雷瀑电网,将数百头蜃兽都笼罩在内。

    这一幕,身陷重围之中的宋玄异等人看了,也是暗暗心惊,实不知陈寻修炼雷法,竟然也有如此精深的修为。

    一道雷柱,就算威力再强,一次也就只能轰杀三五头蜃兽,对成千上万的大群蜃兽,根本造不成多大的影响。

    一道雷柱在极瞬之间分裂成覆盖百丈方圆的雷瀑电网,即使不能将覆盖的数百头蜃兽全数击毙,但将大群的蜃兽惊动,也为他们往左翼突围打开一个缺口。

    龙门宗是云洲玄门大宗之一,门下专修雷法的元丹真人也有十数人,但罕有人能像陈寻这般,将雷法控制得如此精妙。

    术法神通。

    玄门道修,以符法入门,还胎、天元修习术法,悟得道意之后,就可以将所修的术法融入道意,提升到神通层次,能演变无穷玄妙的变化,威力也大为不同。

    通常说来,修士终其一生,仅能悟得一种道意,也就只能将所参悟道意相关的有限数种术法,提升到神通层次。

    宋玄异以剑为道,参悟龙门宗无上的虬龙剑道,他所修神通,俱在一把灵剑之中。

    虽然他也兼修诸多术法,对炼器、阵法、傀儡术、炼丹皆有涉及,但在这些领域的修为也相当有限,绝对提升不到神通层次。

    倒不是说悟得一种道意之后,就不能再有新的领悟。

    道是没有无止境的,道意可融合、可提升,在悟得道意之后,每有新的领悟,道意就会融合提升到更高的层次,直到掌握一条完整的大道,晋入涅盘……

    传言陈寻早就悟得千剑宗的大逍遥剑意,又在神宵宗破灭此时,秉承浩然天道,到这时候,谁都不知道陈寻所悟的道意真容,毕竟云洲在陈寻之前,还没有人能将大逍遥剑意与浩然天道进行融合。

    但看陈寻所掌握的神通如此变化多端,宋玄异猜测他所悟得的道意,绝对非同小可。

    宋玄异心想师叔祖陶景宏或许能知陈寻所悟是何种之道,但谁又敢跑到师叔祖陶景宏面前去问是非?

    陈寻不管宋玄异在这瞬间心思在想什么,看到释出的雷瀑电网,从大群蜃兽中撕开一道口子,当即将收入虚元珠的数十头蜃兽傀儡又一起放出,将口子继续撕大,将宋玄异等七八人接应出来……

    陶思月脸色苍白,御剑击退一头蜃兽,体内法力几乎耗尽。

    她对性情乖戾的陈寻绝没有好感,但此时赤星宫、少奚氏的修士都自顾不暇,偶有一两名散修杀出重围,就往外围飞去,唯有陈寻想到过来给她们解围,陶思月心里再有意见,也要承他的援手之情,心里想:倒是不亏当初她们远赴西北域援助四宗。

    “你们守住我的两翼,一起往西穿插,才能将更多的人解救出来。”陈寻安排宋玄异等守住他的侧后,这样能他专心致志的搏杀身前之敌。

    宋玄异没有吭声,为节省法力,手持灵剑与蜃兽贴身搏杀,身如矫龙,数道剑光游离,就将一头高逾四丈的蜃象肢解成一团碎肉。

    此时数以万计的蜃兽都围逼上来,将百余修士分割包围,混杀成一团,蜃兽也不会再组成天妖大阵去接引雷电巨龙。

    陈寻御使数十头蜃兽傀儡,形成数组玄衍战车,在大群蜃兽之中横冲直撞,将分散的修士,重新聚拢到两翼。

    陈寻从开阳谷东侧杀到西侧,才差不多将赤星宫、少奚氏被蜃兽分割包围的弟子都接应出来,但他身边十数头蜃兽傀儡,也差不多耗尽。

    蜃兽妖骸到处都是,但陈寻事先也就准备数十枚精魄战魂已经耗尽。

    此时开阳谷内形势瞬息万变,在没有足够的保障之前,陈寻不敢冒生命危险,在战场上炼制精魄战魂,一旦神魂消耗过剧,又无法及时补充回来,就难以应付接下来险恶的局面,宋玄异、冷月尊者、少奚康,可无法给他足够的信任。

    好在将赤星宫、少奚氏的修士重新聚拢到一边,陈寻也将冲锋陷阵的责任,重新交到冷月尊者的手里,善意提醒道:“蜃兽组天妖大阵接引雷霆,需要一定的时间,若再现这种情况,我们唯有以势不可挡之姿态破之,断不能再自乱阵脚。”

    冷月尊者美脸微红,没想到她堂堂修炼千余年的法相真人,竟然要被后辈如此教训,但又不得不承认,刚才阵脚大乱,被数以万计的蜃兽分割包围,确是她应对不当。

    她甚至都没有想到实力孱弱的蜃兽,没有想到用兽海战术,竟然会用这种办法来对付他们。

    他们此行本不足百人,一下子就损失近二十人,这样的损失已是极大。

    冷月尊者沉吟片晌,说道:“接下来怎么办,还是沧澜侯你来拿主意吧。”

    陈寻心想,照他的意思,大家老老实实退回去,但想来冷月、少奚康等人不会听他的建议,便嘿然笑道:

    “陈寻道浅德薄,难以承担这样的重任。再者,我们就要到开阳谷核心区域,接下来能否获得异宝,很大程度上要看机缘,万一我说错做错,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冷月尊者将指挥权交给他,看着是对他的尊重,但陈寻才不会干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赤星宫、少奚氏、青鳞一族以及诸多散修,都各怀心思,跟四宗齐心协力的嫡系子弟绝不相同。

    接下来的战事,若是顺利,他们自然都会跟着他;倘若稍有不顺,他们各行其事,他又能约束到谁?

    谁知道蜃兽还有没有更厉害的手段未使出来?陈寻才不会为没好处的事情,去当这个出头鸟。

    他刚才拼光仅有数十头蜃兽傀儡,将被分割包围的诸修,重新聚拢到一起,就已经仁义已尽了。

    当然,将诸修重新聚拢到一起,倒不是陈寻对这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有多深的感情,他此时还需要诸修聚拢到一起,吸引大群蜃兽的注意力。

    陈寻重新取出雷殒剑,退到左翼,亦步亦趋随同赤星宫诸修的步伐,往开阳宫核心区域推进,一道道剑光如游龙惊蛇出释出,将任何一头试图接近他两丈范围的蜃兽劈散为一团团血雨四溅。

    陈寻他们很快就从大群蜃兽的围追堵截下,杀出一条血路,进入开阳宫的核心区域,将附近的蜃兽杀散。

    一路过来,开阳宫巍峰雄壮的宫室,都被无尽的雷瀑轰成残破不堪的废墟,到处都是孤峰垮坍的巨石……

    天地法阵足有移山倒海之威,陈寻面对所见到的这一切都已经麻木了。

    蜃兽受到诸修的干扰,开阳宫还有最后一层阵法禁制没有能接引雷霆破开,青郁的玄光护罩将一座百丈方圆的广场罩住。

    广场上铺满洁白如玉的云石,就像波平如镜的水面,倒晨风出广场四周矗立的八樽金甲巨像的影子。

    这八樽巨像,与说是金甲人像,更准确的说是巨大的玄印矗立在广场的四周。

    玄印不知何种材料所铸,正正方方,有四五丈高,周身密密麻麻都是玄奥无比的玄符秘篆,却幽暗无光。

    而在玄印的上面,手持古戟而立的金甲战将雕像却金光熠熠,但仅一丈高矮,相比较巨大的印身,金甲战将更像是玄印的鼻钮。

    隔着防护灵罩看去,谁都知道,这八樽巨大玄印,才都是上古大能藏在开阳宫的真正异宝。

    “这八樽玄印金甲像,看着像不像虚元殿的星铁魔躯?”陈寻透过神念,问藏在虚元珠中的老夔。

    “这八尊玄印金甲像,实是北斗仙人炼制的法相符兵,”老夔震惊的说道,“天元境修士祭炼之,就能将其当成真身法相御敌!”

    陈寻听了,心里也是暗暗震惊。

    虚元珠的星铁魔躯虽然极其强大,但需要非常强的精魄战魂才能驱动。

    陈寻将大多数的星铁魔躯都拆散掉,最终仅留下两樽相对完整的星铁魔躯,但迄今还没能炼制出足够强大的精魄战魂驱动。

    要是法相符兵,天元境修士就能祭用,倘若能将收入囊中,且不是相当于八名法相境强者护身?

    陈寻见冷月尊者、少奚康、宋玄异都眼露精光,心知他们未必知道法相符兵之事,但也绝对清楚,这八樽玄印金甲像绝对非寻常天阶法器能比的上古异宝。

    “沧澜侯,玄印金甲像共有八樽,如此甚好,我们四家各取一樽,多余的,能者取之可好?”冷月尊者扬声问道。

    陈寻心想冷月尊者如此安排也算公平,他们都能确保有一樽法相符兵收入囊中,就没有必要为争取上古异宝自相残杀。

    片晌过后,陈寻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蜃兽刚才将赤星宫诸修分割围困时,有足够的时间接引雷霆,强破开阳宫最后一层防御禁制,抢先一步将八樽法相符兵取走,然而一直拖到他们杀进开阳宫的核心区域,蜃兽都没有动静,反而被他们轻易的杀散,难怪真是蜃妖远在数百里外,这些蜃兽实力不济?r1058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