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五章 反复无常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刚才混乱之际,谁也不知道靖海侯少奚康带着扈随部将去了哪里,此时看到靖海侯少奚康、石龙子等人汇同青鳞诸妖,往滩谷这边撤来,赤星宫诸修脸色都是惊变。【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冷月尊者脸色苍白如纸,悬空浮立,站在防御禁制之内,扬声喝问:

    “这妖女化变人族,在黑石城立足经营万宝楼,又是你少奚康带入珑山,少奚康你还可以辩称受到妖女蒙蔽,一时没有察觉,但少奚康你此时与妖族公然走到一起,是为何意?难怪你们少奚氏一族,连一块遮羞布都懒得要,就公然与妖族勾结吗?”

    “青鳞一族围困雾海之外,九龙楼城已毁,济月也无援兵可派,我等不与青鳞一族联手,请问冷月尊者,我等要如何撤出珑山?”少奚康不会在此时将他与燕岚身世之秘公布于众,那样只会引起不必要的混乱,但在途中他也早就想到说辞,也不信冷月尊者就算猜到一切,就真能拿他们怎么样。

    冷月脸色更是苍白,旁人不知道济月前任国主少奚延与青鳞妖族圣女的丑事,她身为赤星宫三尊之一,对个中详情自然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只是当时赤星宫的势力已经衰弱,宗门在祖师赤星子坐化之后,数千年来就没有天人境真君坐镇,而少奚延又是少奚氏近万年以来,不世出的修炼奇才,不足千岁,修为就已经超过少奚先祖、创立济月国的少奚骨机。

    丑事败露之后,赤星宫也只能迫使少奚延禅让国主之位,掩瞒此事。

    冷月犀利的眼神,往变回妖身的少奚燕岚脸上扫去,见她容貌间依稀有少奚延的影子,心里一惊,难怪她就是当年随青鳞族圣女离开济月的幼女?

    想到这里,冷月背脊生出孱孱冷汗,此女在黑石城经营万宝楼,已经有三十年之久,赤星宫事前竟然都没有一点察觉,看来少奚延、少奚康谋划与青鳞妖族勾结之事,早就不是一两年的事情了。

    只是少奚氏现在连遮羞布都不要,她又能奈其何?

    此前,赤星宫继承赤星子祖师的道统,又有三位法相真人坐镇,还能勉强压制少奚氏。

    而此时铁芒尊者与九龙楼城俱殒,她也遭受重创,真身法相、元丹俱毁,修为跌到天元境初期,不要说压制少奚氏一族了,此时她在珑山,连小小的少奚康都压制不住。

    冷月心思转折百变,视线扫过身旁诸修,见众人都保持缄默,心里也不能猜到他们的心思。

    此前她与铁芒尊者未亡未伤,九龙楼城未毁,即使在青鳞妖族的大军围困下犹能从容离开,众人自然不屑与妖族为伍,但此时众人心里的念头都想着保住性命、安然离开珑山,就算她此时揭穿少奚康与妖女的身份,大概也没有几人还会刻意与妖族为敌吧?

    “青鳞妖族围困雾海之外,我们是要与其联手,才有可能从蜃兽围杀之下,离开珑山,但怎么保证离开珑山之后,妖族不会出尔反尔?”宋玄异从众人中飞身而出,扬声问道。

    听宋玄异如此说,大家都觉得有理。

    他们是无意再与青鳞妖族为敌,但现在与青鳞妖族联手对抗蜃兽,出了雾海,他们没有九龙楼城为依仗,就完全落入妖族的掌握之中,谁敢肯定妖族就一定会言之有信。

    人族与妖族对立千万年,之间虽偶有联手抗敌的事情发生,但人妖两族脆弱的同盟,无不以血腥破裂而告终。

    妖族从来都不是守信用的典范。

    见宋玄异立身出来质疑,少奚康也是一愣,暗感确是难以打消他人的顾忌,看向身旁的陈寻,不知道他有何计可安众人之心。

    “这个好办!”陈寻哈哈一笑,身形一闪,在半空留下数道残影,下一刻他人就出其不意的站在少奚燕岚之后,单手往她颈后拍去。

    少奚燕岚一双美眸惊谔的看向陈寻,她这一刻气得吐血,陈寻冲下山谷里相援时,她心里还有一丝的感动,怎么都没有料到这混球竟然在这时候对她出手!

    少奚燕岚恨不能嚼其骨、咽其肉,但她此时身受重创,连炼神塔都无法收回,哪里能避得开陈寻出其不意的偷袭?

    陈寻单掌拍至她细腻如玉的脖后,她就觉得瞬息间有数股精神异流从陈寻掌握喷薄而出,似灵蛇电蟒从后背侵入她的百骸之中,极瞬之间在她的魂海之上化形成九道神力索链,顿时间就将她孱弱不堪的神魂牵牵锁住。

    少奚燕岚不知道陈寻这是施展的什么神通,神魂被死死捆锁住,自以是难以挣扎半分。

    少奚燕岚身边,原有雷伯与三名青鳞妖将守护,然而他们也都措不及防,没有来得及出手,就被陈寻势如雷霆的左手掌影逼走,再想出手,少奚燕岚已经完全受制于陈寻,气得吐血,狂怒的吼叫,怎么都没有想到,堂堂沧澜侯,竟是如此反复无常的小人、伪君子。

    少奚康待要出手,就见陈寻左手释出一道剑气,像是灵蛇一般缠住燕岚的颈项,连忙拦住左右随扈以及暴怒的青鳞妖将,强抑住心间的震怒,喝问道:“石龙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省得大家防备来防备去,我现在请燕岚姑娘到我洞府之中做几天客,是不是能叫大家放下成见,通力合作?”陈寻沉着脸,锐利的目光在少奚康与冷月尊者的脸上扫来扫去。

    冷月沉吟不答,宋玄异冷声喝道:“石龙子,你与妖族勾结在先,你的话又如何让人信任?倘若你将妖女交给我们看管,我们或可放下成见,与妖族联手抗敌……”

    “宋玄异,你要是此时还猜不到我的身份,只能说蠢不可及,”陈寻沉下脸,没有再理会宋玄异,看向冷月尊者,问道,“冷月尊者,燕岚留有我来看管,你意下如何?”

    “你如何证明你就是沧澜侯陈寻?”冷月沉声问道。

    大家又不傻,石龙子显露出来的实力远远超过众人的料想,就有人怀疑起他的身份。

    待看到魔女红茶、翼魔赤海、灵狐蛇无心侍立陈寻身侧,少奚康身边又凭白多出两辆山河战车,还想不到这些年来声名显赫的沧澜侯身上,在场一干天元修士、元丹真人,都可以说白活数百年了。

    这些年与四宗在西北域率诸修共御魔族的沧澜侯、夔龙阁主,在众人心目中的地位,自然不是邪修石龙子所能及的。

    陈寻从虚元珠中丢出四辆玄雷战车,说道:“除四宗、玄都教、龙门宗之外,尚无玄雷战车流落于外,这四辆玄雷战车,希望能助诸位守御营地;冷月尊者,你还需要我拿什么出来证明?”

    数百巨翼蜃兽停在三十里外,暂时没有再围逼过来,但更远处,大群蜃兽正如潮水涌来……

    冷月尊者脸色阴晴不定,沉吟片晌,最终还是命令弟子打开防御禁制,放陈寻、少奚康等人进入营地,联手御敌。

    “沧澜侯,你这是何意?”进入营地,少奚康没有让扈从跟随,径直闯进陈寻休息的石室厉声质问。

    “少奚侯爷,稍安勿躁,”

    陈寻示意赤海、蛇无心退到一旁,看到雷伯等青鳞妖将都在石室之外,怒气冲冲,随时都会冲杀进来,他则和颜悦色的请少奚康坐下说话,

    “你应该知道,我们若不能放下成见,通力合作,此行怕是没有几人能活着离开珑山。请问少奚侯爷,还能有比此更好的解决办法吗?难不成,少奚侯爷以为陈寻我有胆委屈了燕岚姑娘不成?”

    “那你为何不事先跟我说一声?”燕岚被当成人质,扣押在陈寻的手里,少奚康怎么都难遏心里的怒火,但是他不抑住心里的怒火,又能如何?

    “我事先知会你们,冷月尊者又不是蠢货,她看在眼底,是不是会想这是我们串通好所演的戏?这样,大家还如何放下成见?”陈寻问道。

    “咳咳……”冷月站在石屋外,听到陈寻的话也知道这是说给她听的,只是陈寻也是一宗之尊,说话如此粗俗,她听了实在是有些不习惯。

    “冷月尊者请进,”

    陈寻打开门,见冷月与宋玄异站在门外,请他们进来,见少奚康沉默不言,他继续说道,

    “四宗远在西北之外,我不会管你们与赤星宫的恩怨,也不会为四宗招惹少奚氏与青鳞一族这样的强敌。你若不放心燕岚留在我这里做客,那为了大家能通力合作,我只能将燕岚姑娘与炼神塔交给冷月尊者看管了……”

    少奚康脸色阴晴不定,恨恨的说道:“但愿沧澜侯你记得今日所言,不然我王父绝不会轻绕了你。”

    他再怎么气恼陈寻不告而扣押燕岚为人质,也知道燕岚落在陈寻的手里,尚有转圜的余地,落到冷月及赤星宫的手里,谁也不知道会出雾海之后,会发生怎样的变故。

    陈寻朝宋玄异拱拱手,说道:“此前言语多有不当,还请玄异莫要怪罪。”

    宋玄异神色阴郁,但陈寻都开口道歉了,他又能说什么?

    当日在开阳谷里,说到底也是他不明就里,对冒充石龙子陈寻骤出杀招,受陈寻言语侮辱也是应得——话是这么说,宋玄异心里却怎么都迈不过这道槛去,只是想着当前形势所迫,他也只能低头与陈寻和睦共处。

    十数龙门宗弟子随他进坠星海历炼,已经有六人道身亡道消,不能都折在珑山之中,就他一人回宗门去。r1058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