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四章 少奚燕岚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少奚燕岚。【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陈寻没想到万宝楼主从小在妖族长大,倒是继承父族少奚氏的姓氏。

    陈寻要是不管不顾,他自可以暂时避开蜃兽的锋芒,自能找到离开珑山的办法,但细想他与青鳞一族也无深仇大恨,而少奚氏与青鳞一族联手已成定局,他此时将少奚燕岚救下,于局势不会变得更坏,还能赢得诸多转圜的余地。

    “靖海侯只要记得今日欠我一个人情就是。”

    陈寻点头说道,让魔女红茶也从虚元珠出来,一起往万宝楼入与七珍炼神塔坠落的山谷,疾掠而去。

    蜃兽来势,要比想象中迅疾、凶猛。

    陈寻他们赶到七珍炼神塔坠落的山谷之前,就已经有数百头肋生巨翼的蜃兽,从半空狠狠的扑下。

    千丈方圆内,到处都是被雷瀑撕裂过的焦灼痕迹,磊磊崖石、参天巨木,都化为齑粉,横穿山谷的那条数十丈宽的石溪,早也被摧残得面目全非,无数蛇虫蟾鱼也遭受无妄之灾,七珍炼神塔却夷然无损的横在石溪之上,只是黯淡无光。

    少奚燕岚再度被打回妖身原形,漂亮的青鳞鱼尾,此时却是焦黑一片,半截鱼尾不知去踪,脸如金纸的趴在七珍炼神塔底的角落里,仅有一丝游离的气息尚存。

    还有近二十名青鳞妖将,正护卫在少奚燕岚的外围,顽强的抵抗数百巨翼蜃兽的围杀。

    大多数的青鳞妖将都对自身强悍的妖躯有强烈的自信,除了戟矛枪剑等玄兵外,甚少依赖护身法器,甚至都铠甲都不怎么穿。

    雷霆铜柱第一次释出雷电巨龙,将少奚燕岚与七珍炼神塔击飞后,化作漫天雷柱降下时,大多数青鳞妖将都被迫吐出元丹抵挡。

    这事实上也成为青鳞妖将没有招来更多雷电巨龙袭,有这么多青鳞妖将能活下来的关键原因。

    不然的话,他们密集的守在少奚燕岚的身边,哪怕是再多引来一道雷电巨龙,他们也难逃全军覆灭之祸。

    青鳞妖将,此前个个都有人族元丹境修士的实力,但经受两次雷瀑的清洗,能活下来都已经侥幸,都难逃元丹破碎、妖躯残破的命运。

    残存下来的这些青鳞妖将,此时连御空飞行这种基础术法都不能施展,又没有什么强悍的法器,仅仅是仗着庞大的妖躯以及体内残剩的真阳神力,艰难的抵挡数百巨翼蜃兽的围杀,将少奚燕岚保护在内侧。

    少奚康与五名扈从,能逃脱升天,也是多亏随身有几件护身法器,但最终也被迫散丹自保,此时犹是狼狈不堪,才不得已请陈寻出面救援燕岚。

    魔女红茶、蛇无心、赤海,在灵肉融合后,体内原先的血丹、煞丹早就化去,重新修炼。

    就修为境界而言,他们连人族还胎境修士都不如,但妖躯在虚元珠中,十数年如一日,经受虚元灵地初生的灵气洗淬,已经纯粹如先天生灵,气血真阳磅礴之极,体内蕴藏雄浑的神力,实不比元丹境巅峰武修稍差。

    除了化形天妖或法相境强者外,寻常的巨翼蜃兽,怎能让他们稍避锋芒?

    陈寻冒充石龙子,以血影魔拳力压宋玄异时,少奚康就狠狠吃了一惊,后来从燕岚那里,知道陈寻的真实身份,少奚康也能勉强接受这个事实。

    沧澜侯以天元境的低微修为,却能在西北域闯下那么大的声名,自然是有其凭仗的。

    而此时见陈寻身边的灵兽、侍魔,明明连结丹妖兽都算不上,却能摧枯拉朽般冲入巨翼蜃兽的合围当中,少奚康心里更是震惊不已,不知道他们是沧澜侯从哪里寻来的异常。

    红茶高逾四丈,高达五六丈的血旗魔幡在她手里,就像一支魔纹长枪横冲竖荡,巨翼蜃兽无不避之不及。经受一击者,无不被打得骨断肢断、肝脑涂地。

    蛇无心与赤海,要比红茶弱得多,但蛇无心在地、赤海振翅在半空中,身形灵活无比,剐眼掏心,专找这些巨翼蜃兽的要害处攻击,眨眼间的工夫,也毙杀数头蜃兽。

    见青鳞妖将岌岌可危,杜良庸也知道不需要他留有什么余手,手持火狡灵弓,也跃身飞下山谷,“噗噗噗”就是九条火龙脱弦而出。

    下一刻,九头巨翼蜃兽就被火龙缠住,化作九团熊熊燃烧的烈火惨叫哀嚎。

    陈寻见少奚康身边五名扈从,都受极重伤势,自毁元丹后,也没有什么法器护身,难以与这些巨翼蜃兽贴身肉搏,便从虚元珠中取出两辆山河战车,跟少奚康说道:“你们祭炼过战车法阵,再冲下山谷,与我汇合……”

    少奚康知道陈寻乃夔龙阁主,身富倾城倾国,他身藏洞府法器,掏出十辆八辆山河战车出来,一点都不叫人惊奇。

    山河战车,是以八柱聚灵山河法阵为核心禁制,需要滴血祭炼,以便神识能延伸到禁制之上,才能驱使御敌。

    少奚康就算自毁元丹,但与五名随扈联手,实力不会比两辆山河战车稍弱。

    不过,山河战车能源源不断汇聚天地灵气,实是他们此时急需。

    不然的话,他们在数以千计、万计的蜃兽围攻下,能支撑多久?

    少奚康也不客套,当下与五名随扈,分别钻入两辆山河战车之中。

    陈寻此时也手持烈阳雷盾、雷殒剑,冲入山谷。

    少奚康见陈寻都没有替他们护法片刻的意思,就先冲下山谷,心里也骇然,若有蜃兽朝他们攻来,他们怎么能安心祭炼法阵。

    想到什么就来什么。

    有十数头巨翼蜃兽发现山谷南侧的动静,振动巨翅就往他们这边扑来。

    少奚康他们顾上不祭炼法阵,只能被迫先跃出战车抵挡。

    “你们放心祭炼,只要门户不失,这些蜃兽一时半会破不了战车!”陈寻回头见少奚康等人又从战车里出来抵挡蜃兽,忙出声说道。

    少奚康将信将疑的重新钻进车厢之中,反手关闭车厢门窗,车厢内部两丈见方,中间有一樽半人高的盘龙铜柱与战车铸为一体,实为八柱聚灵山河法阵的阵盘。

    少奚康也不犹豫,当即就滴血祭入阵符之中。

    此时就听得砰砰巨响,战车在巨翼蜃兽的撞击撕咬之下,猛烈的翻滚起来。

    少奚康也是心惊胆颤,巨翼蜃兽,是蜃兽中的异种,妖躯强横,力大无穷,撕山裂石都不在话下,他担心赤精铜所铸的车厢四壁,抵挡不住巨翼蜃兽那比玄兵还要锋利的爪牙。

    很快,少奚康就发现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在巨翼蜃兽的攻击下,山河战车甚至被抓到高空狠狠的抛下,撞到崖峰山崩石裂,然而车厢四壁除了稍稍的走形外,连一丝缝隙都没有被蜃兽的利爪撕开。

    这等程度的撞击,对避入山河战车之中的天元境修士而言,不算什么。

    一名随扈忍不住好奇,屈指轻敲车厢铜壁,说道:“这不像是普通的赤精铜。”

    “抓紧时间祭炼法阵。”少奚康声音低沉的说道。

    这明摆着的事情,还需要多问什么,普通赤精铜所铸的车厢,怎么可能承受如此猛烈的撞击?

    少奚康神识延伸入阵法禁制之中,才发现与他们以往所用的山河战车,禁制有许多不同之处,只是他也不是什么阵法宗师,很难说清楚其中的区别到底是什么,暗想陈寻以炼器闻名西北域,他拿出来的山河战车,应该才是夔龙阁所出的正品,自然不是其他炼器宗门仿制能及。

    少奚康及随扈,身上伤势都不轻,但要比还胎境修士强得多,仅有一柱香的工夫,就将八柱聚灵山河法阵祭炼成功,一路跌跌撞撞冲下山谷。

    此时杜良庸他们汇合残剩的青鳞妖将守住石溪的西岸;陈寻一人,守在石溪的东岸,有如岿然不动的磐石。

    在陈寻如巨浪澎湃的剑势之前,一头头巨翼蜃兽纷纷化为血雨洒散,泥泞的谷地里血流成河。

    少奚康见之动容,心里震惊不已。

    陈寻跟他一样,为了避免雷霆铜柱有所感应,都将元丹散去,少奚康怎么都没有想到,陈寻将元丹散去,仅凭一把灵剑,还能有如此强悍的战力。

    少奚康从战车跃出,与雷伯跃过石溪,飞到陈寻身边,问道:“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

    “除了与赤星宫诸修汇合,我们还能怎么办?”陈寻反问道。

    “赤星宫诸修,岂会容下我们?”雷伯说道,他本来就被陈寻打得元神、元丹俱灭,此时妖躯更是添加无数可怖的伤痕。

    “……”陈寻心想青鳞诸妖倒是有自知之明,嘿然说道,“青鳞一族的主力,围在雾海之外不退,我救你们,也是为了自保,赤星宫诸修此时会明白这个道理。再者说,有靖海侯在,还有什么说辞编不出来的?”

    “你帮我将炼神塔收起来。”少奚燕岚此时勉强睁开黯然无光的妖眸。

    听少奚燕岚这么说,少奚康与雷伯脸色都微微一变,却又知道燕岚受雷电巨龙两次重创,三魂七魄都四分五裂,勉强保持残魂不灭,根本就可能将炼神塔收回。

    除了数百巨翼蜃兽之外,还有大群的蜃兽正如潮水般往这边的涌来,唯有陈寻有洞府法器,才能将百丈高矮的炼神塔收入其中带走。

    陈寻将少奚康、雷伯的神色看在眼里,嘿然一笑,问少奚燕岚:“燕岚姑娘,你就不怕我将炼神塔占为己有?”

    “沧澜侯要是不怕我青鳞三圣日后跑上门找四宗的麻烦,这次让你将炼神塔夺了去,我也认了。”少奚燕岚脸如金纸的说道。

    “燕岚姑娘,这次倒是不蠢了啊。”陈寻冷嘲热讽的笑道,拿出虚元珠,先将百丈高矮的炼神塔收入其中……r1058( )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