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三章 真相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看明白过来,七星雷霆阵的器灵已灭,在无人主持之下,雷电巨龙的形态在暴击之后,无法再维持下去,才会化为漫天雷柱。【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不然的话,青鳞妖将与赤星宫诸修,有谁能在雷电巨龙的持续轰杀下幸免于难?

    就算如此,青鳞妖将与赤星宫诸修也绝不好受。

    万宝楼主与七珍炼神塔坠入一处深谷之中,生死不知;数十青鳞妖将被漫天枝形闪电状的雷柱覆盖,顿时间被打得肢残骨断,只能挣扎站起,仓皇往万宝楼主及七珍炼神塔坠落的深谷逃窜。

    这些青鳞妖将,大多没有法器护身,竟然绝大多数都能扛住漫天雷瀑的轰杀,妖躯之强横,也真是叫人瞠目结舌。

    赤星宫木城被雷电巨龙轰碎,场面就要凄凉得多。

    木城虽然极其宏伟壮大,但阵法禁制所能提供的防御力,要比七珍炼神塔差一大截,木城被雷电巨龙轰碎,没有来及得飞出的数千赤星宫弟子、仆役,立时就与木城同殉。

    就算及时飞离木城,能凭借此身修为及法器抵御漫天雷柱的修士,也是极少。

    就见一道道身形,从木城飞出,却连一声惨叫都没有来得及喊出,就被漫天的雷柱轰成灰烬。

    最后仅三四百道身影,狼狈不堪的逃出雷瀑的覆盖范围,往东南角拼命逃亡。

    他们身上一道道灵光暴闪,也不知道多少护身法器,为抵挡雷瀑而毁……

    屹立开阳谷中心的雷霆铜柱,此时犹未停止动静。

    瞬息间又有一头雷电巨龙的虚影形成,穿越虚空,下一刻就将一名已经逃出开阳谷的元丹真人击毙。

    之后,这条雷电巨龙同样化作漫天的雷柱,将这名元丹真人身边千丈内的三五十名修士都笼罩在内。

    随后又有两名元丹真人,都以同样的方式,被雷电巨龙击杀。

    就在眨眼间的工夫,逃脱生天的赤星宫诸修,从三四百人骤然降到不足两百人。

    “你快躲进来!”老夔藏身虚元珠中,连忙出声提醒陈寻。

    陈寻也将开阳谷中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有数名元丹真人,在护身法器都破碎后,不得已吐出苦修百年的元丹,抵挡雷瀑。

    他们的元丹虽然很快就被雷瀑击爆,却因此没有再成为雷电巨龙的轰杀目标,反而是那些逃得比他们更快的元丹真人,哪怕是逃出一两百里外,都被雷电巨龙逐一轰杀。

    看得出,雷霆铜柱所释的雷电巨龙,只会感应到元丹真人的气息。

    陈寻不甘心就离开珑山,他也没有把握在雷电巨龙感应到他之前,逃脱出去,但躲入虚元珠中,又太被动了。

    这时候,又是一头雷电巨龙从雷霆铜柱顶端脱影而出,下一刻即往万宝楼主与七珍炼神塔坠落的山谷击去。

    那里在陈寻的视野之外,他也不知道青鳞妖将与万宝楼主承受这一击,又将凭添多惨重的伤亡,同时又很疑惑,都到这一刻,他们怎么不躲入七珍炼神塔里?

    七珍炼神塔,是堪比纯阳道器的存在,只是万宝楼主修为还略差一些,还无法将其威力完全发挥出来而已。

    万宝楼主与青鳞诸妖,要是及时躲入七珍炼神塔中,至少能躲避雷霆铜柱的感应。

    或许万宝楼主,已经身受重创,无法再祭用七珍炼神塔,让青鳞诸妖躲入?

    陈寻心念急速转动,下一刻就决意先散去灵海之上的元丹。

    对陈寻来说,元丹易结、道意难修。

    就算灵海之上的那枚疾风之道元丹,是陈寻体内仅剩的一枚元丹,此时散去,修为会跌到天元境,但陈寻兼修神魔炼体,实力不会下降太多。

    陈寻根本没有时间将元丹化为纯阳丹火炼入百骸,当即将九幽铁鼎从虚元珠中祭出,揭开铁盖,运功将元丹吐入九幽铁鼎之中,瞬时间就被熊熊燃烧的青莲焰炼化……

    ********************

    赤星宫诸修,也很快发现这个问题。

    谁也不知道雷霆铜柱的感应范围有多广,哪怕仅仅是覆盖千里方圆,元丹真人想要御空逃到千里之外,也非一时半会的工夫。

    自毁元丹,需要耗费十数年时间重修,但总比丢掉性命强得多。

    想定这些问题,赤星宫诸修中,那些逃脱生天的元丹真人,都纷纷坐地散丹。

    然而就在这个过程当中,犹有六七名元丹真人,因为散丹动作稍有迟疑,而被雷电巨龙无情的击杀。

    失去气机感应,雷霆铜柱不再释出雷电巨龙,但雷霆霞云漩涡依旧覆盖在开阳谷的上空,没有消散的趋向。

    剩下的人,也不敢在开阳谷附近久留,甚至都不敢御空飞行,仅凭着双腿奔跑,从崎岖的山谷往外围逃命。

    平日一个个站在芸芸众生之巅的元丹、天元修士,这会儿跟丧家之犬没有什么区别,衣衫褴褛的爬山越谷,在无情的雷电巨龙威胁下,都渺小如蝼蚁。

    只是,灾难并未就此停此。

    最先撤到北边山岭的蜃妖,虽然远在千里之外,轻易不敢越雷池一步,但数以万计的蜃兽,此时就像潮水一般,正沿珑山两翼的山谷,往南袭来……

    赤星宫诸修,很快也注意到蜃兽的动静,都是脸色大变。

    两名法相真人生死不明、元丹真人剩不到三十人,都还自毁元丹;还胎境以下的修士、弟子根本就没有几人能从满天雷柱的轰劈下幸存;天元境修士卡在中间,伤亡反倒是最少,有一百余人幸存下来,但护身法器破碎无数……

    谁都没有想到,青鳞妖族第二次触发珑山的雷珑禁制,会给他们造成如此惨重的死伤。

    就算滩谷营地的防御法阵还完好无损,但凭借他们这些残兵剩勇,如何抵挡数以万计蜃兽汹涌如潮水般的进攻?

    木城已毁,他们想离开珑山都无可能。

    不管前途多么暗淡,众人也只能先撤到滩谷营地再说。

    ************************

    看赤星宫诸修如此凄惨,陈寻也无趁火打劫的心思,将虚元珠贴身收好,打算找一处地方先躲起来,避开大群蜃兽的锋芒。

    陈寻刚要从山脊跃下,找一处山谷崖洞躲避时,就见有数道身影与逃亡的赤星宫分开,往他这边疾掠过来。

    陈寻眉头微蹙,心想来者也不可能在这个节骨眼上跑过来找他的麻烦,为防万一,还是使赤海、蛇无心、杜良庸他们都从虚元珠中出来。

    数道流影在半空滞住身形,却是少奚康与他的五名天元扈从。

    原先少奚康贴身有九名天元修士护卫,想来另外四人已经不幸丧命雷霆之下了。

    “沧澜侯,许久未见!”少奚康在半空滞住身形,抱拳行礼道。

    陈寻见少奚康一过来就叫破他的身份,心想万宝楼主应暗中与少奚康一直都有联络。

    “大家不抓住时间逃命,靖海侯,你跑过来找我做什么?”陈寻问道。

    “恳请沧澜侯出手相救燕岚。”少奚康说道。

    “这场大祸,都是燕岚姑娘一手造成,更不提燕岚姑娘的妖族身份。靖海侯,你就不怕泄漏你与妖族勾结的秘密,赤星宫容不下你吗?”陈寻眼睛盯住少奚康,似要将他的五脏六腑看透,厉色问道。

    “铁芒尊者已不幸殒落,冷月尊者也身受重创,赤星宫容不容得下我,已经不再重要。”少奚康说道。

    陈寻心里也替赤星宫默哀。

    这是强者为尊的世界。

    赤星宫三尊在世,少奚氏还会收敛一二。

    这次,少奚氏虽然伤亡也极度惨重,但赤星宫的损失更大,两大|法相真人一死一残,已经无法再压制少奚氏,少奚氏也再没有必要千方百计掩饰与青鳞妖族勾结的行藏。

    陈寻又问少奚康,说道:“你少奚氏与青鳞妖族暗中勾结,就不怕青鳞妖族日后会倒打一耙?”

    少奚康将袖甲捋上去,露出一截肌肉虬结的胳膊。

    陈寻定睛看去,就见少奚康手臂竟然有青色鳞纹浮现,也是震惊异常,怎么都没有想到,少奚康体内有青鳞妖族的血脉,老夔竟然都没能发觉。

    少奚康说道:“此事也不瞒沧澜侯你,燕岚与我实是一母所生的同胞兄妹,只是我体内青鳞血脉,要比燕岚稀薄得多,他人发觉不了。当年我王父因为与青鳞族女相恋,被赤星宫觉察,被迫禅让王位。之后燕岚随我母后返回青鳞族,我因为体内青鳞血脉稀微,才瞒过赤星宫,得以留在王父身边……”

    “人妖恋耶?”赤海听了少奚康这话,顿时就兴奋起来,朝蛇无心叽叽呱呱的叫道,“我就说主人看燕岚那妖女的眼神很奇怪,老蛇你偏偏说人妖非是一族……”

    陈寻恨不得将赤海一脚踹飞掉,脸上神色未改,跟少奚康说道:“济月在海外自成一系,不受熹武帝朝的约束,但我在云洲,可不敢担下与妖族勾结的罪名,靖海侯,你还是饶过我这趟吧。”

    “除我等五人之外,赤星海无人再知沧澜侯的身份,他人即使能猜到,又没有十足的证据,又能奈你何?”少奚康说道,“再者说,燕岚若不能幸免于难,我母后震怒之下,大家就算能离开珑山,又岂能出得了雾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