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一章 说走就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应到石崖下,天地灵气有所变动,万宝楼主心神即从入寂中收回,感应到数千丈之外,停在石崖草滩里的赤海金鳞船正急遽缩小,看情形陈寻是要将赤海金鳞船收入囊中,离开此地。【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万宝楼主从炼神塔中。

    十二青鳞妖将一组,轮留在塔外留值,以为防止被他人封堵玄窍门庭的窘境再次发生。

    万宝楼主飘身飞下石崖,看到消失多月未见的杜良庸,此时就站在陈寻的身边。

    数月前在开阳宫山谷里相见时,杜良庸生命力严重透支,看样子没有三五年好活,没想到此时的杜良庸虽然仍然满头白发似雪,但眼瞳湛湛透漏盎然生机。

    万宝楼主此前没看到杜良庸露脸,就猜到杜良庸应是藏身沧澜侯的洞府法器之中修炼,然而此时再看到杜良庸时,她还是吃了一惊,陈寻到底拿出怎样的宝丹,才能叫杜良庸脱胎换骨一般,重新焕发盎然生机?

    这样的宝丹,即使算不上天丹,也必是地丹中极品。

    陈寻竟然舍得将这样的宝丹,用在不相关的杜良庸身上。

    不过再细想想,沧澜侯这些年能以低微的修为,在西北域闯出如此声名,倒不是没有缘故的。

    “你们是要去哪里?”万宝楼主张口问道。

    陈寻抬头见万宝楼主变回人身,猜测她到这时,修为应该恢复差不多了。

    万宝楼主身受重伤时,被迫与他联手,此时万宝楼主修为恢复得差不多,陈寻再留下来,也没有便宜可占,还要时常防备着万宝楼主会骤然对他下手,此时不走,留待何时?

    看万宝楼主,身穿鹅黄色的裙衫,体形有如初长成的少女那般婀娜多姿,陈寻不禁想起她妖身予人的媚惑,见她轻纱遮面,深邃的美眸仿佛两眼古井深泉,笑问道:“怎么,燕岚姑娘舍不得我们离开?”

    万宝楼主秀眉微蹙,都不知道要怎么跟这混蛋正经说话,她自然不是舍不得这混蛋离开,是实在掌握不住这混蛋的心思,心想留她在身边,眼睛还能盯紧一些,放他离开,谁知道他会在背后搞什么手脚?

    “雷某多谢沧澜侯不杀之恩。”雷伯从炼神塔中飞出,他元神、元丹都被陈寻击碎,没有十年八年难以恢复修为,此时不能化变人形,只能以残破的妖身,飞到石崖下与陈寻相见。

    雷伯身形额外巨大,要不是妖尾被陈寻打断一截,怕有十丈多高。

    他当初不惜自身性命,代万宝楼主先从炼神塔冲击,陈寻也是借助烈阳雷盾所汇聚的雷霆之力,才将他压制住,心想他在青鳞一族,也算是罕见的强者。

    “雷兄不怪我就行。”陈寻哂然一笑,拱手行礼道。

    “两族蜃妖联手,自此往北千余里珑山,都危机四伏;而其他五族蜃兽,到底是什么势态,都不甚清楚。雷某敢问沧澜侯,你们离开此地,是打算去哪里?”雷伯问道。

    “青鳞一族潜入珑山,欲谋大计,我留在此地,只怕会让燕岚姑娘心绪不宁。我是个知情识趣的人,此时不走,待燕岚姑娘恢复修为后再喊打喊杀赶我走,到时候大家脸上岂不是都很难看?”陈寻笑着说道,可不觉得万宝楼主与雷伯此时真是诚意留他,他们大概也没有想到他说走就走吧。

    万宝楼主此时的脸色就已经很难看,没想到自己什么想法,都会叫这无赖猜中。

    “沧澜侯怕是误会燕岚了,”雷伯说道,“若是方便,沧澜侯可否借地谈话?”

    陈寻心神感应何其敏锐,雷伯老奸巨滑,将杀念藏得极深,万宝楼主眼眸里透漏的淡淡杀气却瞒不过他。

    他哪里敢将自己与杜良庸送入青鳞诸妖的合围中去?

    陈寻未但不往前走,身体往后退出数百丈,笑道:“雷兄有事指教,敬请说来。我们在这里说话,还怕叫别人听入耳中去?”

    “沧澜侯在西北域率诸修抵御魔族,名震天下,雷某敢问沧澜侯,如何看待我青鳞一族?”雷伯问道。

    “云洲人族与坠星海诸族,共存天地,我对青鳞一族,并无成见。”陈寻说道。

    “什么叫并无成见?”万宝楼主娇靥微紧,问道。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就是没有成见。”陈寻说道。

    “沧澜侯若对我青鳞一族没有成见,那雷某抖胆邀沧澜侯与这位杜兄弟,一起破解珑山禁地阵法,到时候所寻珍宝,二一添作五,绝不会少沧澜侯一份。”雷伯说道。

    万宝楼主神色不虞,但她也知道,除了杜良庸在机关阵法上有极深造诣之外,陈寻更是名动西北域的炼器、阵法宗师,若真能骗得他们相助,或真有可能破解珑山的阵法禁制。

    不然的话,以雷伯所说的办法,强行破解,不知道她手下这些妖将,会死伤多少。

    陈寻心里冷笑,他要是这么容易受蒙骗,也活不到今日了。

    杜良庸此时秘音传话道:

    “青鳞妖族,有七珍炼神塔这样的异宝。珑山七处禁地,即使内藏奇珍,都未必能强过七珍炼神塔,青鳞一族何苦费尽心思,如此兴师动众围雾海而不散?要说珑山之中,一定有强过七珍炼神塔的异宝,我猜恐怕就是珑山本身。”

    陈寻暗暗点头,杜良庸修为不高,但心胸见识都是一流,他知道这数月来珑山所发生的种种事,此时能推断出青鳞妖族真正的图谋,实不叫他意外。

    陈寻虽然对青鳞妖族并不成见,但也绝不想看到珑山被青鳞妖族夺走。

    坠星海妖族势力四分五裂,才难对云洲人族形成多大的威胁,千万年彼此能大体上相安无事,就连少奚氏与赤星宫也能在孤悬坠星海的济月诸岛立足。

    珑山一旦叫青鳞妖族夺走,坠星海千万年来所保持的平衡,就会在瞬时被打破,谁知道到时候会掀出怎样的腥风血雨?

    当然,陈寻此时心里还有件事想明白,苦思不解,青鳞一族到底许下怎样的承诺,竟然能让少奚氏冒这么大的风险与妖族勾结?

    少奚氏即使能凭借青鳞一族的力量,扳倒赤星宫,成为济月岛真正的主人,但他们怎么保证,青鳞一族夺得珑山后,不借机进占济月诸岛?

    “沧澜侯意下如何?”万宝楼主见陈寻迟疑许久都没有吭声,忍不住催促问道。

    陈寻嬉笑道:“我倒是颇为心动,但又怕燕岚姑娘恢复修为后就出尔反尔,到时候我可真不是燕岚姑娘的对手。”

    “我立下天道大誓,沧澜侯还有何不能相信我的?”万宝楼主问道。

    “违背天道大誓,泯灭的是道心,对神魔炼体的妖族而言,约束力实在算不上多强,”陈寻笑道,“再者,为了青鳞一族的大计,燕岚姑娘多半也有牺牲自己的觉悟。燕岚姑娘的誓言,我还真不能信。”

    “你……”万宝楼主没想到陈寻如此难缠,看了雷伯一眼。

    “让他走。”雷伯暗中传音道。

    “他若将秘密传出来,该如何是好?”

    “他与我们在一起,与蜃妖鏊战数月,他即使跑回去摆明身份报信,赤星宫诸修,也不会信他所言,”雷伯说道,“再者,我们结阵,护你接引雷霆,一个月之后,就能将珑山灵力耗尽,他就算有心想搞破坏,也没有一丝的机会……”

    万宝楼主神色微变,一时间有些拿不定主意。

    她也知道,陈寻除他自身实力绝强、身怀异宝之外,贴身相随的灵兽、侍魔都不比她身边的妖将稍弱。

    千魔沙海一役,曾有数千弓手藏身陈寻的洞府法器之中进抵煞阵之前,她此时还不知道,陈寻身边到底有没有其他强者相随。

    她看不透陈寻的底细,真要动起手来,赤星宫诸修与蜃妖环伺牵制,她实在没有把握能将陈寻留下来。

    见万宝楼主终是没有撕破脸大打出手,陈寻也是说走就走,半个时刻后,就与杜良庸飞到珑山西南角的一座山岭停下。

    赤海、蛇无心、魔女红茶都从虚元珠中出来,老夔元神也化变人形,站在山岭之上,眺望珑山东南角的七珍炼神塔,问陈寻:

    “你觉得青鳞妖族,接下来会做什么?”

    陈寻眉头皱起来:“燕岚差不多已恢复修为,而雷伯等妖将都有死志,他们定会千方百计再次触动珑山的雷霆禁制,直至将珑山灵力耗尽,妖族大军才能从雾海外围,攻上珑山。只可惜,赤星宫诸修以及蜃妖,也不尽是蠢货……”

    陈寻他们停下没有多久,万宝楼主就将七珍炼神塔收起,与三十余青鳞妖族就往开阳宫山谷方向飞去。

    看到这种情形,滩谷营地方向以及北面蜃妖集结的山岭,都各有数十道身影,往开阳宫山谷方向飞去。

    这时候就见万宝楼主再次祭出七珍炼神塔,猛烈的往开阳宫顶上的那座孤立千丈的山峰劈去,顿时间山崩地裂,大块的碎石哗啦啦的崩落……

    “他们想干什么?”赤海扑腾着骨翼,疑惑不解的问道。

    “开阳宫的门户虽然在山谷底部,但我推算过,山谷之中这座山峰可能都是开阳宫的一部分,”杜良庸说道,“他们是想直接强行攻打开阳宫,以触动珑山的雷霆禁制……”r1058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