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九章 三方牵制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万宝楼主也知此时她身受重创,凭借炼神塔也难挡两族蜃妖联手,只能强忍住恶心劲,与反复无常的陈寻联手。【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见万宝楼主立下真正的天道大誓,陈寻就将仅剩一丝残魂的青鳞老妖,掷还给万宝楼主。

    见雷伯半截妖尾被陈寻轰得肢离骨碎,元神破碎,体内仅剩一丝残魂未灭,心头涌起一股股恨意,万宝楼主当下就后悔答应跟这样的无赖之徒联手。

    陈寻却是不管,手持烈阳雷盾、灵剑,就往一头蜃妖缠杀过去。

    万宝楼主心里恨归恨,却也知道与沧澜侯联手,是形势所迫。

    看沧澜侯仗着遁法玄妙,竟敢与妖躯强悍的蜃妖贴身肉搏,她也是暗暗心惊,传言沧澜侯擅炼器、傀儡术,没想到他在神魔炼体上竟然也有如此高深的修为。

    蜃妖真身有百丈长短,仅妖躯就有数百万斤沉重,纵扑之间,就连山峰都能在顷刻间压垮。

    沧澜侯哪怕仅仅是凭借剑盾与蜃妖贴身游斗,其百骸筋骨皮肉,怕已经不比她手下任何一员青鳞妖将稍弱,也唯有如此,才敢进行这种简单到极点的力与力的对抗。

    陈寻不管万宝楼主心里在想什么,珑山雷霆禁制虽然早就停息,但在过去三天时间内,他还是用烈阳雷盾聚集到不少的紫电光弧。

    这些雷霆之力,若是用来淬炼全身的筋骨皮肉,效果不会太明显,毕竟时间还是太短了,但陈寻在三天里,就专注淬炼持盾的左臂,以便能承受更强力的冲击。

    如此一来,陈寻神力虽然远不及蜃妖,常常被蜃妖击出数百丈远,但如神铁元铜所铸的左臂有着比以往强出一倍的承受力,他即使被击飞,也能避免脏腑受到强力的冲击,更不需要动用护体灵甲,避免丹元过快消耗。

    陈寻虽能缠住一头蜃妖,替万宝楼主分担压力,但这么纠缠下去也不是办法,就与万宝楼主且战且退,往珑山东南角退去。

    *********************

    赤星宫诸修,此时又乘木城回到珑山东南角的崖岸上。

    他们看到石龙子与青鳞妖族联手,跟蜃妖恶战一团,还往他们这边退过来,都是面面相觑。

    陈寻与万宝楼主恶战时,要么藏在蜃雾之中,要么身形被山岭挡住,赤星宫诸修都没有看到赤海、蛇无心以及魔女红茶的存在,也无从怀疑他的身份。

    万宝楼主无意捅破陈寻的身份,但百丈高的炼神塔绽放万丈霞光,与三头蜃妖杀作一团,她的身份却无法再隐瞒下去。

    看到石龙子与青鳞妖族联手,往木城这边退来,很快就有一轮寒月从木城中徐徐升起。

    这是冷月尊者的寒月法相。

    赤星宫诸修虽然没有一人出声,但冷月尊者的寒月法相现形,也足够表明他们拒绝青鳞妖族与石龙子接近的姿态;同时木城也缓缓飘起,再次往雾海移去。

    赤星宫诸修,可以借助木城暂避到雾海之中,自然是乐意看到青鳞妖族与蜃妖斗个两败俱伤,他们好再上岸坐收渔翁之利。

    万宝楼主,秀眉紧蹙,她与无耻之极的沧澜侯联手,退到东南角来,心里打的主意就是想借赤星宫诸修牵制蜃妖。

    此时,赤星宫诸修借木城再度避到雾海之上,他们怎么去借赤星宫的势?

    陈寻从虚元珠中掏出赤海金鳞船。

    赤海金鳞船炼有缩物禁制,从虚元珠中取出时,仅是一尺长短,掷入海中见风就长,眨眼间就长到八丈长短。

    陈寻悟得叠浪秘意,立足踩在赤海金鳞船的甲板上,赤海金鳞船虽然不能浮空升起,却能始终保持在浪尖之上,不被高如崖山的巨浪吞没。

    万宝楼主不怀好意的看了陈寻两眼,没想到他贴身有灵兽、侍魔相随,竟有这么多的强大_法器。

    她虽然自称是万宝楼主,但除了手里这座七珍炼神塔外,能拿得出手的法器,恐怕都未必有他多。

    万宝楼主也早就得到教训,没有绝对的把握,再不敢将三十余青鳞妖将收入炼神塔中。

    在雾海之中御空飞行,同时要抵御蜃雾的侵袭,法力消耗极大。

    她受创严重,三十余青鳞妖将修为又略弱了一些,很难在雾海中坚持多久。此时有赤海金鳞船可以落足,她当下也不客气,与三十余妖将都跳上船,一起往雾海外围退去。

    赤星宫诸修乘木塔,往雾海深处撤,陈寻就控御赤海金鳞船紧随其后,总之不离左右,确保三头蜃妖以及大小数十头结丹异兽,不能放开手全力围杀他们……

    ********************

    雷霆霞云遮闭珑山,一直往外延伸到雾海两百里的深处。

    在边缘处,雷霆霞云距离海面甚至都没有百丈高。

    进出珑山,这个区域最为凶险,稍有不慎就会诱发无尽雷霆轰杀。

    蜃妖都有腾云驾雾的神通,甚至能借这满天蜃雾的势,毫不费力的飞入雾海,但没有奇珍异宝护体,却不敢接近雷霆霞云。

    赤星宫诸修借木城通过这个区域时,也是万分警惕,冷月尊者与铁芒尊者两人联手主持木城的阵法禁制,都不敢有一丝的疏忽。

    且不说有大群的青鳞妖族围在雾海外围,现在青鳞妖族与石龙子联手乘赤海金鳞船,居心叵测的紧随其后,三头蜃妖与数十强横妖兽阴魂不散,赤星宫诸修,更是不敢去接近这个区域。

    这么一来,三方都居心叵测的在距珑山两三百里的狭窄海域里兜起圈子来。

    蜃妖能借蜃雾之势,进出雾海,腾云驾雾飞行毫不费力,先是追着赤海金鳞船。蜃妖后来发现赤星宫诸修所乘木城,需要吞吸大量的海水才汲取灵气,就需要同时抵御雾海巨浪的冲击,所承受的压力更大。

    进入雾海,木城实要比船形秀小的赤海金鳞船更岌岌可危,蜃妖发现这点之后,就转过头来攻击木城。

    陈寻可以指着宋玄异的鼻子骂,但真要坐看宋玄异等龙门宗弟子遭受蜃妖屠杀,心里也有愧陶景宏当初对他的厚待。

    看赤星宫诸修抵挡不住,陈寻就驾御赤海金鳞船,从侧后牵制蜃妖;出乎意料的是,万宝楼主对此也无异议,甚至也不惜出手,减轻木城的压力……

    三方谁也没有足够的实力吞下谁,足足纠缠上了三个月,最终还是蜃妖先退回珑山。

    陈寻他们也随后与赤星宫诸修,再到珑山东南角落足。

    赤星宫诸修,原先在东南角的滩谷布有一座防御法阵,但被雷瀑摧毁,死伤不少人,其他人都是退到木城中,借木城的强大禁制,才逃过一劫。

    好在滩谷的灵脉没有被雷瀑摧毁,赤星宫诸修再进入珑山东南角,还是先占据那座滩谷,布设防御法阵。

    万宝楼主则在三十余里外的一座石崖上,放下七珍炼神塔。

    石崖实是一座伸入雾海之中的龙爪巨岩,然而七珍炼神塔原形高达百丈,就像是一支巨大的龙角从雾海中探出。

    炼神塔吞吸灵气时,卷动数百里范围的风云,叫人担心珑山的雷霆禁制,随时都会被七珍炼神塔再度触动。

    万宝楼主此时虽然不祭用七珍炼神塔御敌,但不断吞吸灵气的塔身,犹有淡淡的霞光释出,将环绕炼神塔盘膝修炼的万宝楼主及青鳞妖将罩住,陈寻也难破开霞光,进入七珍炼神塔百丈范围之内。

    陈寻就将赤海金鳞船系泊在石崖下的草滩上,他抱头躺在甲板上,看头顶的霞云变幻,时不时找离他有三百余丈的万宝楼主打趣:

    “燕岚姑娘,青鳞一族在这珑山到底有什么大计要谋?”

    “你只要记住你所立的心誓,其他事跟你没有半分关系。”无奈之下,联手御敌数月,但万宝楼主对陈寻的戒心难消,语气冷淡的说道。

    “燕岚姑娘,也不能怨我多事啊,你们跟赤星宫这么耗下去,也不能算回事儿啊,”陈寻问道,“你有没有想过,与赤星宫诸修联手,或许更有把握,破开珑山一处禁地。”

    “赤星宫又不傻,会与我们联手?”万宝楼主嗤鼻一笑。

    “青鳞一族将雾海围得水泄不通,照常理来说,赤星宫吃错了药,才会跟青鳞一族与虎谋皮,但倘若有靖海侯给青鳞一族当说客,事情或许会有转机。燕岚姑娘,你觉得我说的有没有几分道理?”陈寻嬉笑问道。

    万宝楼主脸色惊变,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青鳞一族,与少奚氏是不是有什么秘密协议?”陈寻问道。

    万宝楼主脸色变换数下,想到雷伯所说的话,情知再让陈寻试探下去,说不定会让他看出更多的秘密,转脸看向别处,不再理会陈寻。

    “看来,少奚氏为摆脱赤星宫的控制,竟然真与青鳞妖族暗中勾结,”老夔藏身虚元珠中,却将万宝楼主的神色变化都看在眼底,透过神念与陈寻交流,“这妖女差不多就要恢复修为,这件事还相当棘手啊……”

    陈寻对坠星海妖族并无成见,但以少奚康为首的济月九侯,真与青鳞妖族暗中勾结,图谋珑山异宝,最终会叫他都难脱身,就不能不慎重对待此事。

    陈寻待要继续找话题试探万宝楼主,此时虚元珠中风云突变,就见杜良庸闭关之地灵气腾涌,形成一片片鳞状灵云,往杜良庸的头顶涌去……

    陈寻心里一喜,没想到杜良庸这么快就要修成元丹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