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八章 蜃妖联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不知道石穴里会有什么,听不见碎石塌落的回音,就知石穴极深,他怕炼神塔滑到石穴深处,会脱离珑山雷瀑的攻击范围,这绝非他想看到的局面。【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陈寻当下也毫不犹豫,手持烈阳雷盾,身形化作一道惊虹,就跟着扑下去,就见石缝之下,果然是一座黑漆漆、深不见底的天坑巨洞。

    陈寻不知这巨坑因何生成,又为何藏在山岭之下,就见巨坑约有千丈宽阔、深却不见底,隐隐有涛浪之声传来,暗感这座巨坑,极可能将珑山整个的穿透。

    陈寻身形比炼神塔坠落更快,极瞬之间,他人已在炼神塔的下方,当即就将烈阳雷盾所聚的紫电光弧,化作一道雷柱轰劈过去,想将炼神塔轰出天坑,继续暴露在雷瀑的攻击范围之内。

    只要炼神塔暴露在满天雷的攻击范围之内,不管是身受重创的万宝楼主,还是那三十余青3鳞妖将,只要敢从炼神塔中出来,陈寻凭借烈阳雷盾聚集雷霆之力的异能,就都能立足不败之地。

    陈寻如意算盘打得极妙,奈何青鳞妖族也不愚蠢。

    就在雷柱轰及炼神塔的瞬时,一道模糊身影从炼神塔中闪出,直接撑出一面浮闪青色玄光的巨盾,挡在雷柱之前。

    这道身影连同巨盾,一起被击飞出去,撞塌一片石壁;炼神塔则继续往巨坑底部坠落。

    巨盾四分五裂,一具三四丈巨大的妖躯现形出来,密布青鳞的巨大鱼尾,被打得血肉模糊、断了半截,满身妖鳞像灰烬一样洒落。

    却非万宝楼主本人,而是一头满脸皱皮的青鳞老妖。

    青鳞老妖受雷柱一样,就已经在生死边缘挣扎,却犹凶悍无比的往陈寻扑来。

    陈寻猜到会有这种可能,但也容不得他作别的选择。

    烈阳雷盾所聚的紫电光弧已经耗尽,重新聚集需要时间,看到青鳞老妖往他扑来,陈寻张口吐出一枚暗日撼神玄印,就往青鳞老妖体内打去。

    青鳞一族,妖躯极其强悍,承受如此暴烈的雷柱,都能残而不死,陈寻很难在万宝楼主及更多的青鳞妖将扑出来之前有,将其彻底击杀。

    他从暗日魔道所悟的撼神玄印,却是能直接破灭神魂的神通,陈寻就不信这头青鳞老妖的元神,能跟他的妖躯一样强悍。

    “雷伯!”

    看到雷伯被一道玄光从眉心打入后,残余的气机在瞬时就被四分五裂的撕碎,她再也感应不到雷伯神魂的存在,万宝楼主情知雷伯的元神已经那道玄光杀得神亡魂灭,凄厉惨叫着从炼神塔中扑出,顾不上伤势严峻,张嘴就吐出一道青郁玄光,势要击杀陈寻为雷伯报仇血恨。

    陈寻只来得及将烈阳雷盾横在身前,整个人被打得横飞出去,“哗啦啦”,撞塌一片石壁,浑身筋骨差点被打得四分五裂,这才看清万宝楼主吐出的那道玄光,竟然一枚青郁元丹,悬在半空极速旋转,云气蕴成、霞光绽放。

    丹成九品,生霞光云气者,为上上之资。

    陈寻没想到这个叫“雷伯”的青鳞老妖,在万宝楼主心目中地位不轻,竟然能让万宝楼主吐出元丹来找他拼命。

    万宝楼主妖身秀颀,仅比陈寻略高稍许,娇靥迷媚,有着令天下女人都疯狂嫉妒的修长玉颈,只可惜身上不着丝缕,但聚来一团云气遮掩,陈寻再看到那丰白坚挺**的真容。

    万宝楼主那密布青色鳞片的妖尾藏在云涡若隐若现,浮立虚空。

    炼神塔此时也停止下坠,重新生出淡淡的霞光。

    陈寻可没有跟万宝楼主拼命的念头,看到又有两道身影从炼神塔中闪出,情知再留片晌,他就会被万宝楼主与三十余青鳞妖将围困在这巨坑之中难以脱身。

    他毫不犹豫祭出虚元珠,释出一道霞光,将青鳞老妖摄入虚元珠中,身形一个模糊,留下十数道残影,错开万宝楼主与青鳞妖将的击杀,下一刻他已经飞出天坑巨穴。

    在陈寻追炼塔神扑入天坑巨穴的片晌短时,珑山雷霆禁制因失出气机牵引,就停止运转。

    满天的雷瀑消失一尽,重新恢复成亘古不变的霞云,遮在三四千丈高处的天空上。

    陈寻抬手又将藏在石坑中不敢露头的红茶、赤海、蛇元心都收入虚元珠中,这时十数青鳞妖将也随后从天坑中飞出,手持古戟枪矛,就往他这边围杀过来。

    不管万宝楼主有没有恢复修为,陈寻都不敢跟这十数青鳞妖将纠缠,仗着云龙九遁的盾法神通,身形快速闪动,极速往北逃窜。

    下一刻,炼神塔闪烁万丈霞光,从天坑疾射而出,就往陈寻身后追来。

    见万宝楼主不能再具形真身法相,甚至都不能化变人形,陈寻稍稍安心一些,但也无法安心多少。

    就算万宝楼主重伤未愈,无法现出真身法相,但凭借这座堪比纯阳道器的炼神塔,也足以将他杀成残渣;何况万宝楼主还有三十余青鳞妖将相助。

    陈寻不要命的往北逃窜,万宝楼主誓要杀他为雷伯报仇,祭起炼神塔,率领三十余青鳞妖将,紧追不舍。

    珑山才三四千里纵横,万宝楼主就不信陈寻能逃脱生天。

    陈寻也没有指望能摆脱万宝楼主的追杀,仗着云龙九遁的神通,半柱香的时间,身形已在五六百里开外。

    能不能摆脱万宝楼主的追杀,已不重要。

    雷瀑覆盖千里,这边曾是雷瀑攻击之外的边缘区域。

    那两头蜃妖逃脱生天后,虽然被无尽雷霆打残就剩半条命,都没有办法再化变人形,但还纠集数千残兵败将,守在这边的山岭里。

    陈寻遁逃过来,就是想借这两头蜃妖,摆脱万宝楼主对他的追杀。

    果不其然,这两头蜃妖看到万宝楼主紧追其中,当即妖目凶光毕露,舍弃陈寻,就直接带领数千蜃兽,往炼神塔扑去。

    前后才过去三天时间,两头蜃妖的妖躯,还遍布被雷柱轰击的伤痕,玄黑细鳞大片的剥落,但百丈妖躯若隐若现的藏身蜃萎中,扑上来就将炼神塔缠住,直接以强悍的妖躯,对抗堪比纯阳道宝的炼神塔。

    万宝楼主未受伤时,也只能发挥炼神塔十之三四的威力。

    她先后两次受陈寻雷击重创,连真身法相都无法具形,此时勉强祭用炼神塔,也只能与两头伤残的蜃妖斗个旗鼓相当。

    虽说万宝楼主,还有三十余青鳞妖将相助,但数以千计的蜃兽,更是不要命的从四周山岭扑上来,其中也不乏铁甲蜃鳄这样的妖兽。

    看样子,这两头蜃妖除了要为无数被雷瀑无情击杀的蜃子蜃孙报仇血恨之外,多半还想要夺下这座威力无比的炼神塔。

    陈寻在左翼的一道山脊上停下来,饶有兴趣的看着青鳞妖族再与蜃兽混杀成一团,不时将左右被雷瀑击毙的蜃兽尸骸,收入虚元珠中。

    陈寻不能专为了炼化虚元灵气,而大肆残杀坠星海的妖兽,这有违他修炼的浩然天道。

    就算他不屑浩然道意在灵海破灭,但大肆杀虐也有违他的心性,也会为以后的修为凭添不必要的雷劫魔碍。

    但青鳞一族与蜃兽残杀所剩以及被珑山雷霆击毙的蜃兽尸骸,陈寻就没有假惺惺再客气什么,摄入虚元珠中炼化成虚元灵气,也是助它们超度早入轮回。

    只是陈寻也没能逍遥得意多久,就有一团蜃雾从北面极速掠来……

    滚滚蜃萎上,站着十数身形,为首者是一名身形巨大的壮汉,手持古戟,绍十数头异兽,皆龙首象身蛇尾,侧腹都生有铁翼一样的短鳍,一看就知道是另一族有蜃龙血脉的蜃族强者。

    “海老大、海老二,铁鳍过来助你们一臂之力!”壮汉在十数里外的山脊上停下来,扬声喝道。

    两头蜃妖妖目游离片晌,扬声喝道:“铁鳍,你今日若能助我除掉这些异敌,我蜃鳄一族,奉你铁鳍为主,又有何不可!”

    “好,海老大、海老二,你们有这样的想法,那是再好不过。千年一个轮回的雷霆劫难,我们珑山七族也早就受够了,就应该联合起来,诛杀异敌……”壮汉扬声大叫。

    陈寻闻声色变,他将万宝楼主诱到这边来,还想坐观虎斗、好收渔翁之利,没想到这两族蜃妖竟然不商量一下,就毫不犹豫的要联合起来。

    此时两族蜃妖联合起来,他再没有袖手旁观的可能,咴咴怪叫道:“燕岚姑娘,这下子麻烦大了,咱们的仇怨,是不是再放到一边……”

    万宝楼主没见过这么不知廉耻的人族修士,实不知他在西北域那么强盛的威名,是怎么闯出来的,恨容满面,冷喝道:“你坏我族大计,杀我雷伯,你觉得我们俩的仇怨,还能放到一边吗?”。

    “雷伯?你说那头老鱼妖啊,”陈寻桀桀一笑,说道,“那头老鱼妖还剩半条残命没死,只是被我击散元神、封住五识!你若不愿联手,那我留老鱼妖的性命也就没用,等逃出去,正好熬一锅鱼羹,滋补一下老怪我受伤的心!”

    “雷伯未死?”万宝楼主不相信的问道。

    陈寻将封住五识的青鳞老怪放出虚元珠,给万宝楼主看了一眼,又说道:“你答应我们暂时联手,我现在就可以将老鱼妖还你。等熬过此劫,出了珑山,咱们有仇算仇、有怨算怨,可好?”

    “好,你若不再坏我族大计,我们的仇怨可以等出了珑山再算!”万宝楼主咬牙说道。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