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七章 身份败露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h1>第三十七章 身份败露</h1>

    珑山天地法阵无人主持,到底是死物。【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万宝楼主被陈寻压制在炼神塔中不得出来,千里范围之内,就以两头蜃妖的气息最强,无比密集的雷柱都往它们身上轰杀过去。

    这两头蜃妖,此时都现出百丈妖身原形,灯笼似的血色巨眼,极其复杂的打量了陈寻好几下,却也不敢再在这片被雷瀑笼罩的山岭停留,趁着还有一口残息,就化作残影往千里之外逃命。

    千里都在雷瀑的笼罩范围之内,两头蜃妖即使能逃出去,不死也得剥层皮下来。而数以千计、万计的铁甲蜃鳄,以及千里范围之内,大大小小的珑山荒兽,更是被无尽的雷霆轰杀得尸横遍野,躲入山谷深涧之中,不敢露头。

    很快,这附近山岭的满天雷霆就渐渐削弱下来,但珑山的雷霆禁制没有就此停息。

    除了他们这处之外,赤星宫诸修进入珑山的滩谷营地方向,雷柱犹在暴烈而密集的持续着,像是雨瀑自天而降,要将珑山东南角彻底的撕成粉碎。

    滩谷营地离这边也仅三四百里,自然难逃殃及池鱼之祸,极目逃眺,就见青色木城在极远处绽放万丈青芒,正顶着满天的雷霆,缓缓往外侧的雾海移动……

    不仅要抵御满天的雷霆,还是抵御雾海巨浪的冲击,木城也是岌岌可危,透出的青芒时弱时强,极不稳定,随时都有解体的可能。

    没有蜃雾的遮挡,陈寻神识能延伸三四百里之外,能看到避入木城之中的诸修,也都纷纷祭用法器,抵挡雷柱的轰劈,助木城减轻压力。

    好在滩谷营地已是雷区的边缘,木城缓动虽然缓慢,花费两天时间,还是一步步冲出雷瀑的笼罩范围。

    很快东南角的雷瀑也就停息下来,就剩陈寻立身之处,粗如儿臂的雷柱,犹一道接一道的如雨瀑降下,将百亩方圆的山谷都完全遮闭起来。

    珑山的雷霆禁制不彻底停下来,千里范围之内,人兽妖魔皆不敢露头。

    不用担心珑山天地法阵所汲取的灵力会过快耗尽,陈寻自然也不会轻易错过接引雷霆之力炼体的良机,但也不敢对被困七珍炼神塔中的万宝楼主及三十余青鳞妖将,掉以轻心……

    *********************

    七珍炼神塔内部实是封闭的洞府空间,万宝楼主被困其中,法力再强,却不能祭用七珍炼神塔御敌,然而她也感觉到这挨千万的石龙子始终有一道气机,死死锁住炼神塔的“玄窍门庭”,不给她有一丝可趁之机。

    “此子非同小可,绝非名不见经传的石龙子……”

    万宝楼主转回头,一位面貌苍老的青鳞妖将,拾阶登上七珍炼神塔的最顶楼。

    “雷伯……”万宝楼主难受的说道。

    要不是她大意轻敌,以老祖的部署,以她及三十余王族精锐妖将的战力,绝不可能陷入如此窘迫的境地。

    “看此子所祭用法器,以及贴身相随的灵兽、侍魔,倒跟传说中的沧澜侯颇为相似。”面容苍老的青鳞妖将,神识延伸出炼神塔,随时关注着山谷里的动静。

    “传说沧澜侯擅炼器及傀儡术,虽为西北域四宗核心人物,但个人修为平平,而他身边那头灵狐不去说,那两头侍魔,也不像是神魂受制的妖躯傀儡……”万宝楼主疑惑的问道。

    到此时,她自然知道这个挨千万的石龙子,来历绝对不凡。

    在云洲那么多的元丹境修士之中,实力足以挤入前十之列,也绝不可能是乏乏之徒,但跟传说中的沧澜侯、夔龙阁主,还是有太多的地方对不上号。

    “据说沧澜侯在梧山获得上古传承而崛起,”青鳞妖将雷伯说道,“既然是上古传承,不要说三五件天阶法器了,术法神通也绝不可能仅限于炼器、傀儡术两种……”

    “那他为何要千方百计的掩藏行踪?”万宝楼主问道。

    “燕岚,你身在其中,反倒看不真切了,”青鳞妖将雷伯见燕岚已经被愤怒扰乱了心思,不得不直接点醒她,“你再好好想想,有关这个沧澜侯的传说……”

    万宝楼主陷入沉思之中,脑子里将云洲所有知名人物的资料,飞快的过了一遍,半晌才张口问道:“雷伯是说沧澜侯叛出神宵宗一事?”

    云洲人族元丹境强者,也有两三千人,记住这么多的资料,对有极深元神修为的强者而言,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雷伯说道:“赤眉真君等神宵宗的残孽,无法拿秉承浩然天道、创立浩然神宵宗的赤松子等人怎么样,但始终都视沧澜侯为叛宗逆子。此前赤眉真君就遣人袭杀过沧澜侯,就算失败一次,也不会轻易收手。此时姜氏策天府全力助赤眉真君恢复天人境修为,沧澜侯真就敢安心留在梧山闭关修炼吗?倘若沧澜侯没有留在梧山,假借闭关之名,掩藏行踪云游坠星海,实在没有什么难理解的。”

    “……”万宝楼主没想到是她恼羞成怒之后,竟然连这么简单的细节都没有想明白,内心更是羞愧,颔首愧道,“多谢雷伯提醒,燕岚心性还是没有修炼到家。”

    “是或不是,你直接问他,想来以沧澜侯的身份,也无需万般抵赖。”雷伯说道。

    万宝楼主心想也是,与其百般猜测,不如直接出口试探真伪。

    ***************************

    打定心思,万宝楼主就将神识透出炼神塔,凝聚分身。

    看到万宝楼主在炼神塔外凝聚分身虚影,陈寻笑问道:“燕岚姑娘有大半天没吭声,又忍不住想我了?”

    万宝楼主的分身虚影,张口就厉声喝问:“沧澜侯,这场闹剧,你还要折腾到何时?你千方百计掩藏行踪,也殊为不易,就不怕你的行踪,被赤眉真君及元武侯的人知道后再难遁形吗?”

    陈寻抵挡不断降落的雷柱的同时,还始终将一道气机,锁住炼神塔的玄窍门庭,以防万宝楼主及青鳞妖将冲杀出来。

    没想到万宝楼主到这时终于识破他的身份,陈寻哂然一笑:“燕岚到这时才猜到我的身份,还真是蠢啊!”

    “你!”万宝楼主真身藏在炼神塔中,没想到陈寻被识破身份,非但不惊,反而嘲笑她蠢,气得差点将满口的贝齿银牙咬断,心里只是默默的想,沧澜侯禽兽不如,这只是他施展的攻心计,莫要再上他的当。

    “我掩藏身份,不过是想云游历练时不受干扰,可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陈寻嬉笑道,“虽说赤眉真君恨我入骨,但跟燕岚唯有出得了炼神塔才能咬到我一样,赤眉真君也得恢复天人境修为,才能威胁到我。我这人是有好日子先过,燕岚姑娘想拿这事威胁我,还真蠢得可以。完全打错算盘啊……”

    “你在云洲得罪赤眉真君,在坠星海得罪我青鳞一族,不怕天下之大,从此就没有你的容身之地?”万宝楼主强抑心里的羞恼,厉喝道。

    “青鳞诸妖,真要能在坠星海称王称霸,何必缩头缩尾的偷着上珑山?”陈寻哈哈笑道,“燕岚姑娘,你也知道,用我的行踪威胁不了我,咱们有这闲情逸致,还不如探讨一下,青鳞诸妖进入珑山的图谋!”

    万宝楼主转回头见雷伯微微摇头。

    “此子心思敏捷,你说多错多,”雷伯说道,“燕岚,你也无需跟他纠缠下去,只要你伤势恢复过来,我与十三先出去挨他一击,你自有制住他的机会。”

    万宝楼主,神情凝重的静下心绪。

    千里范围之内,也就剩他们所在的这处山谷还暴露在雷瀑的攻击范围之内。

    她只要从炼神塔露面,这满天的雷霆势必会瞬时转移到她身上来,而陈寻气机始终又锁住七珍炼神塔的玄窍门户。

    她就算没有受一点伤,也很难承受这双重的暴烈打击,唯有牺牲一两员妖将,骗过陈寻的攻击,她才有机会走出炼神塔,重新掌握局面。

    见万宝楼主分身虚影散去之后,半天没有动静,陈寻又感慨道:“燕岚姑娘的身子还真是又白又嫩呢,要不要我送一套衣裳进去,省得等会儿出来,又白白便宜了我?”

    静寂无声的炼神塔顿时颤跳了一下,能想象万宝楼主在炼神塔中是何等的暴怒,“哗”的一声,重逾万钧的炼神塔将脆弱的山石压得“哗哗”的剥落。

    先是青鳞一族与蜃妖的恶战,接着又有无尽雷瀑轰下,这左右两三百里的山岭,早就面目全非,到处都深逾百丈的地缝裂谷。

    此前炼神塔从山脊滚下来,卡在这处地缝之中动弹不得,但随着山石的进一步崩坍,这道地缝的口子越裂越大。

    这时,更深处似也有岩层在“咔咔”的断裂,让人怀疑这座绵延两三百里的山岭,随时都会整个的垮塌掉。

    “主人,您真是太无耻了。燕岚姑娘说不定都已经被主人您活活给气死了。快给赤海说说,燕岚姑娘的身子到底嫩成什么样子,咬一口,会不会满嘴流油?”

    赤海藏在深坑里不敢露头,听了陈寻的话,心痒痒的,口水都差点滴下来,直恨刚才没能探出头看到一眼,没有具体的样子让他充分想象燕岚姑娘是何等的美味,看石坑边有一幅撕裂的法袍,伸出爪子捡过来,凑到鼻前闻了一下,说道,

    “这破布上还留有燕岚姑娘的体香呢,主人您要不要也闻一下?”

    卡在地缝口的炼神塔又是一阵剧烈的颤跳,“轰”的一声巨响,能听见大片的岩层往下垮坍,过了片晌,才“彭彭”的回音传上来。

    陈寻没想到这座山岭底下,竟然有一座深不见底的石穴。

    赤海得意的桀桀怪笑,只当燕岚姑娘已经快被他跟陈寻联手气疯。

    陈寻看到炼神塔往石穴深处滑落下去,脸色却是大变……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