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章 云山霞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三十章云山霞海



    从开阳宫山谷出来,陈寻避免惊动蜃兽,也不御空飞行,与杜良庸沿岭脊翻山穿林往北走,进入蜃兽控制的区域。【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就爱上网。。

    虽不比外围的雾海,珑山的峰岭林谷间,还是有不少蜃雾飘荡。

    蜃雾能迷人心智,掩住口鼻,也不能阻拦蜃雾侵蚀百骸窍脉,只能借法器抵御。

    杜良庸起初担心陈寻不可能带他悄无声息的进入蜃兽一族控制的山岭,未曾想陈寻拿出一枚灵珠,释出一团与蜃雾看不出有什么区别的雾气,将他们身形裹住,再进入这满山满谷的蜃雾之中,心智竟然没有再受到丝毫的影响……

    在深山老林里穿行两百余里,陈寻相信冷月尊者的水镜术再厉害,也难从迷雾遮掩中追踪他们的影迹,就找了一处隐蔽的绝岭崖洞停下来。

    “陈师百般维护归海阁,良庸感激不尽。”走到崖洞深处,不虞他人能窥见,杜良庸当即屈下双膝,就要跪在陈寻面前行礼。

    “鬼头礁一别十数年,杜兄相貌怎么衰老成这样?”陈寻忙将杜良庸搀住,看他满鬃白头的样子,这时候才有机会问他详细的情形。

    “每隔一段时间,赤星宫就会派人攻打开阳宫,目的是要惊动开阳宫的禁制,以便我们能从禁制运行的轨迹中推演破解之法,”杜良庸感慨说道,“这本身就是极耗脑力之事,我们十数年沉溺其事,赤星宫不时又有刺激脑力的奇丹供给,不知不觉就已经衰老成这样子了。”

    陈寻这才知道赤星宫给杜良庸等人所服的丹药,虽然有刺激脑力的奇效,却要以耗费命元为代价。

    当年为治幼女恶疾从赤星宫取药,杜良庸就想到要付出极大的代价,这时候说及此事,语气极淡,没有半点的怨天尤人。

    “你放开心思,容我观你灵海,看有无缓解之策……”

    陈寻离开济月岛时,赵红绫虽然只是托他捎一封书函给杜良庸,但从赵红绫的眼睛里,他知道赵红绫还是极度盼望能一家团聚的。

    这些年来,陈寻门下才收了两个记名弟子,原以为只要他能从珑山顺利脱身,将杜良庸带回济月,不会有什么问题,哪里想到,杜良庸在珑山十数年,生命力竟然透支到这地步,已经没有几年好活?

    陈寻现在要观其灵海百骸,是要看能不能找到延续他寿元的办法。

    他们一时半会还离不开珑山,怎么都要想个办法,让杜良庸活着跟赵红绫还有其女杜彤见上一面。

    杜良庸面对盘膝而坐,见陈寻目光湛湛,眉心更有淡淡的灵光敛聚,暗感这就是传说中的天眼通?

    陈寻神识从眉心射出,从杜良庸略显昏涩的眼瞳透入,像一道光柱将杜良庸的灵脉百骸照得雪亮,看见窍脉百骸已有萎缩之相,生命力确是严重透支,再往深处观照,却见杜良庸灵海所在,却是一团云蒸霞蔚的异相,神魂意魄皆敛入其中……

    没想到杜良庸不仅修成元神,元神法相还是极为罕见的云山霞海。

    陈寻暗感可惜之际,蓦然惊觉云山霞海之中有一点灵性十足的毫光透出,不是十分明显,却无疑是道意在灵台所结的明识种子,震惊问道:“杜兄这十年间也悟得道意了?”

    “赤星宫的丹药虽耗寿元,却不能不说是良方,我困守山谷,每日破解阵法,闲时观云望海,十数年如一日,竟也有得,可以说是朝闻道、夕可死矣,此行无憾啊。”杜良庸在心间感慨道。

    陈寻有时候不得不承认,赤星宫炼丹可以说是一绝。

    难怪区区一个二流宗门,却与少奚氏拥有如此之多的元丹境强者,竟然有刺激脑力的奇丹,想必也会能延续命元的宝丹,就不知道这些丹方是不是当年赤星子从珑山所得。

    “我可是答应过杜夫人,要将你带回去的,”陈寻没有想到杜良庸进入珑山十数年,竟然修成元神,还悟出道意,这就已经将修炼元丹的所有障碍都已经扫除、打通,接下来凝结元丹则是水到渠成之事,振奋的说道,“你只要修成元丹,就能再添五六百年的寿元,想死可也没有那么容易。”

    “陈师莫要拿良庸开玩笑,”杜良庸苦笑道,“良庸倘若还有二十年好活,或有一线希望,但良庸最多就剩三五年的寿元,就算现在能找到潜修的灵地,云洲也没有三五年修成元丹的先例……”

    “谁说云洲没有三年内修成元丹的先例?”陈寻哈哈一笑,反问道。

    杜良庸本不指望能活着走出珑山,但见陈寻如此信心笃定,也禁不住生出无限的希望,问道:“云洲真有先贤能在三年内修成元丹?”

    “说先贤,那就是诅我早点死啊。”陈寻哈哈笑道。

    “啊,”杜良庸没想到陈寻说的就是他自己在三年内修成元丹,震惊片晌,才连呸数声,说道,“我这乌鸦嘴,没想到却诅上陈师了。”

    陈寻从怀里聚出一枚灵元珠,递给杜良庸看,说道:“我助你在我洞府法器之中凝丹,但你不要将这些个秘密泄漏出去……”

    “良庸自先师坐化后,一直无经指导修行,还请陈师将良庸收入门下传业解惑。”杜良庸长跪道。

    “你我性情相投,你修成元丹也指日可待,我们还是以平辈相交吧;修行自可相互切磋,”陈寻说道,“我之所以在济月,将杜夫人收入门下,也是为震慑宵小,以防不利归海阁。”

    陈寻坚持与杜良庸平辈相交,他在崖洞设下禁制,才取出虚元珠,与杜良庸一起移入虚元灵地说话……

    魔龙闯入云洲,神宵宗门破灭,是千年未遇的魔灾。

    虽然几经涂碳,西北域的玄门宗派势力被削弱得到极点,但赤松子、纪烈、常曦以及陈寻等人的声名却传遍云洲各域。

    很多人都清楚沧澜侯、夔龙阁宗主陈寻手里有一件洞府法器,杜良庸却没想到他有朝一日,能亲自走入这洞府法器之中目睹真容,心里唯剩震惊。

    在鬼头礁时,陈寻曾将灵池内大量没有化成尸煞的鱼兽碎尸转移到虚元珠中,虚元灵元也是渐渐扩大到二百丈方圆,灵地、灵泊更占一半。

    赤海金鳞船泊于岸边,赤海六爪抓住当成船桅的血旗魔幡,一双透漏金芒的厉眼,瞅着失神的杜良庸,问道:“赵红绫的夫君,怎么看上去像个呆子?”

    杜良庸这才回过神,不知道水边这一魔一狐还有那身高四五丈的女巨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上前稽首施礼道:“良庸见过诸位前辈。”

    “这呆子竟然唤我们前辈啊,哈哈,真是笑死赤海了。”赤海笑起来,就跟拿小刀划玻璃一样刺耳,乐不可吱的问蛇无心,“老蛇,这个晚辈,咱们认不认?”

    “主人称他兄长,你要认他当晚辈,就是占主人的便宜。”蛇无心一本正经的说道。

    “真是无聊,亏你生前还是化形大妖,”赤海无趣的说道,骤然振翅飞到杜良庸的身前,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我叫赤海,是这里的老大。你要在这里修炼可以,但以后我若是吩咐,你都得听着……”

    陈寻走入虚元灵地,见赤海耀武扬威的冒充老大,一指剑光就朝他的头脑弹去,赤海吱呀怪叫,吓得振翅乱飞。

    陈寻与杜良庸笑道:“我为掩饰身份,赤海、蛇无心、红茶都不能抛头露面,在这小珠子里憋坏了,难得见上个陌生人,难怪有些顽劣……”

    杜良庸难掩心里的震惊,尴尬的笑笑,心里想宋玄异刚才被陈寻逼成平手,或许还有人觉得他冤得很,许多龙门宗的厉害手段都没能用出来,却是不知陈寻藏着没用的手段更是惊人。

    无论这一狐一魔,还是身高四五丈的女巨人,哪一个没有元丹境巅峰的战力?更不要说迷雾遮闭的深处,还有更强的气机透出,不知道是哪位前辈高人,深藏在这洞府法器里潜心修炼。

    杜良庸听说陈寻擅长傀儡术,炼制的傀儡极其强大,但眼前这一狐一魔以及女巨人,灵性十足,且有不弱于常人的灵智,更是陈寻所收伏的灵兽异妖,才知道陈寻能在西北域有如此之高的声色,确实是名符其实。

    陈寻邀杜良庸到水边草地住下,将汲取元液凝丹的种种要点说给他听,避免他少走弯路,在尽可能短的时间里,一次就修成元丹。

    陈寻估计杜良庸有六枚寒元珠凝丹就足够,但为保万一,还是将所剩的十六枚寒元珠暂时都放到杜良庸那里,还专门在虚元灵地的中心布下一座玄阴重水阵,避免顽性不改的赤海、蛇无心无意间干扰到杜良庸修炼……

    灵元珠所蓄元液,要比云洲现存灵脉所能提供的最精纯灵气,都要精纯数十倍。

    杜良庸此时找到九脉汇聚的奇形灵脉潜修,二十年内或有可能修成元丹,但直接汲取灵元珠中的元液修炼,顺利的话,甚至都不用半年就能修成元丹。

    陈寻凝结第一枚元丹,耗费两年时间,实在是他对整个过程不甚熟悉,凝丹时走了很多的弯路,之后结第二枚元丹,就仅用了半年时间,第三枚元丹甚至都用不到三个月。

    元液的最大价值就在这里。

    旁人要在灵地修炼数个时辰,才能完成一天的功课;吞吸炼化元液,仅需要一柱香就能完成一天的功课。

    旁人从初入一个境界,到将这个境界修炼圆满,可能需要数年、十数年之久;而有足够的元液吞吸炼化,可能只需要十天半个月。

    只要有足够多的元液,涅盘境之前修炼途中最大的关卡,也就剩下道心的锤炼与道意的感悟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