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九章 我们要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二十九章我们要走



    “听本尊一言,石龙真人、宋真人,你们都暂且收手。【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爱玩爱看就来网。。”

    冷月尊者见石龙子如层层巨浪相叠的拳势,有如连绵起伏的雄山崇岭,竟将宋玄异的剑气之海生生压制住,也是暗暗震惊,没想到名不经传的石龙子,竟然掌握将拳势相叠的大神通,情知两人再僵持下去,总有一人会先撑不住。

    石龙子,一介散修,废就废了,没有什么后遗症;倘若宋玄异生出什么意外,却是一件麻烦事。

    而且龙宗门几位天人境真君,法力通天,能推演一切前因后果,他们想隐瞒此间的真相都不可能,追究责任起来,谁知道龙门宗会不会找到借口、趁机就将济月岛占下?

    冷月尊者秀眉微蹙,此时不得不出声劝阻二人,随后挥手射数缕寒芒,就在血光拳影与剑气之海的上空,凝聚寒月法相。

    她知道石龙子、宋玄异两人此时想收手都难,她凝聚寒月法相,是想石龙子、宋玄异两人将无尽拳势、剑势都往寒月法相泄去,化解两人石破天惊的一击……

    陈寻看了宋玄异一眼,不看僧面看佛面,他以后还要见陶景宏,还真不能将宋玄异废在这里,两人同时牵动拳势、剑势往半空中的那轮寒月泄去。

    拳山、剑海、寒月一起破碎,搅动的天地之力,当即将遮闭十里方圆的雷霆霞云,撕得支离破碎……

    诸多修士虽然没有受波及,但看到这一幕,心里都极度震惊,三人联手竟然都能将开阳宫外围的霞云禁制轰开?

    宋玄异身为龙门宗嫡传元丹真修,或许还有更强的手段,但他竟然被石龙子赤手空拳逼成平手,这样的结果,大家实在是难以置信。

    东华真人都恨不得揉两下眼睛,怀疑是不是在梦中,同时也是吓了一身汗。

    他曾以为联手浮山、横舟两位道友,定能将石龙子降服,此时心里满是侥幸,幸亏一直都忍住没有出手,不然真不知道还有没有命站在这里。

    宋玄异身为龙门宗十二大真传弟子之一,有堪比法相境的实力倒也罢了,这个石龙子什么时候强到这种地步了?

    血影子的血影魔拳,什么时候有如此威势?

    石龙子十数年未见,到底又遇到怎样的机缘?

    宋玄异脸色极其难看的退到一边。

    陶思月等十数龙门宗弟子,又惊又怒的守在宋玄异的身边,他们防备石龙子有可能暴然出手,但他们心里同样震惊,怎么都想不到,高高在上的四师兄,竟然会被名不见经传的小小邪修逼到丹元近乎耗尽的地步?

    陈寻不像宋玄异那么要面子,从怀里掏出一把丹药,像嚼蚕豆一般,“吧唧”有声的咽入腹中,补充丹元消耗,冷声说道:“龙门宗祖师陶景宏素有风骨,能令天下修士折服,没想到冒出你们不知家教的弟子出来,真是丢尽龙门宗的脸面,今日我就算替陶宗师教训你们几个!”

    “你!”陶思月怒极拔剑,指着陈寻的鼻子破口就要怒喝,但想想宋师兄法力未复,她怎么都不可能是眼前这嚣张邪修的对手。

    “石龙子,你莫要逞口舌之利。你若觉此战不够痛快,我们明日可以再决一生死。”宋玄异阴沉着脸说道。

    “我替徒儿赵红绫捎信给杜良庸,你们这几人没家教的东西,动手抢夺不说,还喊打喊杀,是龙门宗教出来的家规吗?”陈寻对龙宗门这些弟子早就看不顺眼,以前看在陶景宏、又在千魔沙海同生共死的面子上,不便说什么,现在他是邪修石龙子,逮到机会自然骂个痛快。

    他骂得越凶,他人越不会想到他就是与龙门宗渊源极深的陈寻。

    再者,今日不痛骂他们一顿,他们留在危机四伏的珑山之上,只怕连“死”字怎么写都不知道。

    “你们这些大宗弟子,对别人说打就打,说杀就杀,丝毫不觉有过;今日被我教训一顿,个个都跟死了娘似的,就跟我有不共戴天之仇了?一群自以为是的蠢货!”陈寻指着咬牙切齿的宋玄异,不屑的喝斥道。

    宋玄异脸涨得通红,被陈寻骂得无话反驳。

    在他看来,这世界以强者为尊,本身没有什么道理可讲。

    他倘若能将石龙子打死打伤,在场诸多修士,没有谁会数落他的不是,反而会有一群人夸他不亏是龙门宗真传弟子,只是现在他要怎么反驳石龙子的斥骂?

    “杜良庸,你过来。”陈寻招手让杜良庸到他跟前去。

    杜良庸心里厌恨石龙子,但看过石龙子刚才与宋玄异一战,也只能忍气吞声的走过去,却突然听见石龙子又用秘音跟他说话:

    “你看红绫秘信时,不要有任何惊容露出?”

    杜良庸心里纳闷,接过书函,见上面确实是他与红绫约定好的秘印,心里更惊讶,不知道他被困珑山这些年,归海阁到底发生怎么变故,竟然叫红绫率归海阁弟子投附旧日仇敌。

    ************************

    杜良庸看过秘信,难抑心里的震惊,双手都微微震颤,怎么都没有想到背后的真相,竟然是如此曲折!

    陈寻隔空将书函从杜良庸手里夺回,随手化火烧成灰烬,问杜良庸:“你可听我命令行事?”

    “一切谨遵上师吩咐。”杜良庸不欲他人看出破绽,深深的低头说道。

    在别人眼里,只当杜良庸此时受到石龙子的胁迫。

    看过刚才一战,在场诸修士没有谁会为杜良庸出头。

    冷月尊者也不会为生命力将近耗尽的杜良庸撑腰,将一名堪比法相境的绝世强者彻底推到少奚氏那边去。

    “那你收拾收拾,我们离开这里吧。”陈寻说道。

    众人皆是震惊,没想到石龙子要杜良庸听他的命令行事,竟是要他一起离开此地。

    “石龙道友,你这是何意?”冷月尊者秀目望来,石龙子就算随便找个借口,当场将杜良庸杀了,她都视若无睹,石龙子到珑山的第二天,竟然就要将杜良庸带走,她怎么都猜不透石龙子是什么用意。

    “宋玄异刚才有杀我之心,你们大家都袖手旁观,叫我怎么还敢放心跟你们共事?”陈寻见冷月尊者相貌和善,心知她心思却未必和善,宋玄异出手找他的麻烦,说不定她的功劳,冷淡说道,“靖海侯邀我等入珑山,也早就答应过,只要我们保留珑山的秘密不传出去,去留都随我们。莫非赤星宫想要反悔?”

    叫陈寻拿话问住,冷月尊者皱起眉头。

    进入珑山的元丹真人,仅三分之一是隶属于赤星宫、少奚氏的弟子,其他人都是受邀而来。

    答应好的条件自然不能反悔,不然的话,其他四十多名元丹真人怎么可能弃自身安危不顾,还继续与赤星宫、少奚氏共进退?

    “石龙道友,你误会了,说好的事情,赤星宫自然不会阻拦你们离开,”冷月尊者说道,“但你也看到,木城进出雾海极为不易,只怕短时间内无法专程送你们出雾海,还希望石龙道友能够谅解……”

    “那我们就先在珑山逛逛,你们什么时候出雾海,知会一声就行。”陈寻袖手说道,决计不跟赤星宫的人一起行动。

    石龙子这么说,冷月尊者也无言以对。

    即使珑山之中再凶险异常,人家去意已决,他们也不便强劝,不想其他人寒心,就只能示意弟子,将遮闭天幕的雷霆霞云打开一角,任石龙子带杜良庸离开。

    少奚康见石龙子说走就走,也知道此时强留,说不定会惹他翻脸,说道:“珑山蜃兽密布,凶险异常,滩谷营地随时都欢迎石龙道友回来。此前,本侯对石龙道友的一切承诺,依旧有效……”

    陈寻原本对少奚康没有什么好感,但刚才诸人种种反应他都看来眼底,少奚康虽有他自己的算盘,却是唯一有心想阻止宋玄异的人,也算不枉同行之谊。

    陈寻想了想,跟他说道:

    “珑山七处禁地,这禁地的外围禁制是**的,相对容易破解,但开阳宫内部的禁制,就不知道跟其他六处禁地是不是有所相连。我估计留在这里,也难有大的收获,才想着去别处看看。靖海侯,你可不要误会我对少奚氏有什么意见……”

    陈寻想得简单,少奚氏真要自决王权归属,实力又比赤星宫弱小一些,相对也会更重视拉拢散修,而冷月尊者这些颐指气使惯了,就算有心跟他们联手,也会被他们当成下人对待。

    冷月尊者脸上露出寒意,不说一句话。

    “那是,那是。”少奚康笑道,他虽有收拢石龙子之意,但在冷月尊者还不能太明目张胆,需要收敛一二。

    他心里又暗暗琢磨石龙子这句话,暗想石龙子的话确有几分道理,七处禁地的核心禁制若是暗中相连,他们不窥全貌,就想破解开阳宫一处的禁制,只怕是缘木求鱼。

    哪怕再多耗十数年,都不会有成功的机会……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