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七章 七处禁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此时从木城法阵护罩里,射出数缕寒芒,先在半空聚成圆形虚影,下一刻,天地间的玄阴之气疯狂涌入圆形虚影之中。【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木城上方,很快就凝聚成寒气四溢的一轮圆月,就往黑鳞巨爪照去。

    就见一道闪光,黑鳞巨爪四周就飞快的凝出霜雪,可见被这寒月一照,黑鳞巨爪四周的气温降得多低。

    黑鳞巨爪也因此变得极其脆弱,似被极度严寒冰僵在半空中,寒月再朝黑鳞巨爪撞去,黑鳞巨爪就寸寸龟裂,很快就变成无数的细碎灵光散于虚空之中……

    “冷月尊者的寒月法相!”站在木城上的赤星宫弟子看此情形,顿时就有人欢呼起来。

    山河法阵汲取灵气汇聚的蛟龙,可以说是法相神通。

    神宵浩然宗弟子组成衍天阵,接引浩然之气,汇聚的苍古巨龙,也是法相神通。

    数千、数万妖族组成大阵,以无穷妖气凝聚的巨妖,也是法相神通。

    雷音剑阵修炼到九重境界,亦能汇聚夔龙法相。

    但这些法相,都是靠修士自身法力以及法阵、法器汲取灵气后所转换的法力塑成,虽有无上神通,但法力供给一旦中断,法相就会破碎。

    唯有晋入法相境的强者,在身外所凝聚的真身法相,才能源源不断的汇聚天地元力,演化无上神通。

    法相境强者修炼到此境界,施展术法神通,已经超越百骸肉身的限制。

    这也是法相境强者站在芸芸诸修之上的根本所在。

    陈寻御使九重境界的雷音剑阵,也能挡住黑鳞巨爪一抓,但修成法相的蜃兽巨妖,不断化形黑鳞巨爪抓来,他又有多少法力能支撑下去?

    黑鳞巨爪碎裂,那轮圆月就不断往四周的蜃兽照去,漫天霜雪飞舞,在极瞬之间,乱石滩外围十数里方圆,都在瞬息间变成冰雪世界,奇寒使那些强横异常的蜃兽,都变得行动迟缓。

    而被寒芒直接照射的蜃兽,除非极其强大的个体,绝大多数都寸寸龟裂,再被轻轻一击,就散成一地的冰渣子。

    高崖密林后的巨吼似雷霆滚动,一只黑鳞巨爪再度从虚空探出,将半空那轮寒月抓住。

    隔着百余丈距离,陈寻看冷月尊者神色凝重,情知她此时还想维持寒月法相不碎,就只能与藏在高崖密林后的那头巨妖比拼精神异力……

    不过,木城上数十元丹强者、两百余天元境修士,都不是摆饰,哪可能袖手旁观冷月尊者与那头巨妖以力拼力?

    要是他们连这小小的乱石滩都占不下来,还有脸进珑山探珍寻宝?

    木城还没有完全摆脱巨浪的冲击,防御法阵不能直接攻击岸崖上的兽群,但看到冷月尊者与那头巨妖僵持住,木城还有铁芒尊者坐阵,大家都纷纷御空飞出木城,祭出法器,往兽群狂轰乱打过去。

    剑芒、雷柱、炎火、寒霜、冰锥交织……

    一根根巨大的锋利岩刺从地底钻出……

    石崖像熔化了一般,火红的岩浆往崖下的兽群倾泄而下……

    数以万计的蜃兽很快崩溃逃走,那头藏身高崖上的巨妖也悄无声息的退走。

    陈寻将血鸦收回体内,又拿出储物袋,将满地的死尸碎肉都装进去。

    除了豢养灵兽的修士外,其他人更多的翻捡蜃丹等用来炼丹炼器的材料,死尸碎肉都不无用处。

    陈寻只是叹息不能将虚元珠拿出来,将这些满山满谷的蜃兽碎尸都装进去。

    *******************

    木城缓缓逼近乱石滩,悬停在乱石滩外的浅海上。

    陈寻等修士踏上珑山的土地,顿时就觉得乱石滩要比他们刚才看到的要大出许多,暗感珑山可能受到某种空间禁制的约束,实际要有三四千里宽广。

    滩谷这边有两道石岭的山脊斜伸入浅海中,形成天然的防波堤,巨浪难以成形,木城犹可以不断的吞吸海水、汲取灵气。

    珑山看着不是云洲天然形成的岛山,但绵延三四千余里,具备完整的山川之形,珑山之中依旧有许多能生发天地灵气的灵脉、灵穴存在。

    乱石滩前的凹谷之中,就有一处不弱的灵脉,赤星宫十数年就在滩谷里布设封禁法阵、建设营地。

    为防止木城横穿雾海时出现意外,冷月尊者、铁芒尊者率诸多元丹境修士,亲自出雾海与援兵汇合。

    没有想到,蜃兽抓住他们离开滩谷营地短短数日时间里,差一点就将滩谷营地攻下来。

    走进滩头营地,陈寻依旧没有看到杜良庸,找到少奚康打听:“我记名弟子赵红绫的夫君杜良庸,十多年前受赤星宫所邀,进入珑山,怎么在这里都没有看到他的人?还是说,早就成为蜃兽腹中之食了?”

    “珑山有七处禁地,赤星宫集结诸修所破解的开阳宫,仅是七地之一,约在滩谷营地北一百余里外,”少奚康所知的内情,自然要比陈寻多得多,这时候大家都进入珑山,没有木城谁都无法轻易离开,有些机密自然无需再隐瞒下去,“赤星宫已经破解开阳宫禁地的外围禁制,进入禁地之中,但内部的核心禁制,却还没有解开。杜良庸等精通机关阵法之学的修士,此时都留在秘地之中,继续破解禁制,其他人都退到滩谷营地,等候消息……”

    “那些蜃兽,就没有办法进入禁地?”陈寻问道。

    “那些蜃兽若能进入禁地,掌握珑山的中枢大阵,石龙道友,你觉得我们还有机会靠近珑山吗?”少奚康笑道。

    虽说此地汇聚六十余元丹真人,但真正隶属赤星宫与少奚氏的弟子,仅二十人,其他元丹真人,诸如龙门宗真传宋玄异,都是应赤星宫与少奚氏所邀,登上珑探寻秘宝。

    少奚康知道石龙子虽然才修成元丹,但仅作为身外化身的血鸦,就有元丹境中期巅峰的实力,是值得他大力拉拢的对象。

    少奚康见陈寻还有诸多困惑不解,说道:“上古蜃龙被珑山中枢大阵困锁,但珑山自上古时期就存在坠星海中,每千年浮现一次,数万年亦有不少大能强闯秘地。虽然没有一人能将中枢大阵破开,却叫那头蜃龙有机会从中枢大阵泄出少许元神精魄与海兽|交孕,繁衍出漫山遍谷的蜃兽一族……”

    十数万年前,就有修士强闯珑山。

    据这些上古修士留下的记载所述,上古蜃龙以元神精魄与海兽|交孕,共育七名子嗣;七名子嗣,又与种种误闯珑山的海兽|交|合,繁衍出数以百万计的后代,也因此分成七族。

    七族蜃兽,不乏修成法相境的巨妖,但彼此间厮杀不休。

    赤星宫占据滩谷、建立营地,所面对的这一族蜃兽,还是较弱的一支;这十数年来,虽然频受骚扰,却是有惊无险的渡过。

    **************************

    翌日,陈寻就提出要去开阳宫禁地看一看。

    元丹真人都有上千年的寿元,此时已经有足够的寿元兼修他术,精擅机关阵法者也不在少数。就算陈寻不主动提出来,赤星宫这边也会安排他们进入开阳宫禁地,看有没有能解开内部的禁制。

    他们这批过来的人,或有人能破解开阳宫禁制也说不定。

    除了济月九侯与陈寻这批元丹真人,宋玄异等先期抵达珑山的修士,也有百余人,一起随冷月尊者赶往开阳宫禁地,加强破解禁制的力度。

    蜃兽主力都撤出两百里以外去,陈寻他们沿岭脊御空飞行,往北一百五十余里就到一处极其宽阔的山谷里。

    整座山谷叫一片霞云遮住,内蕴无穷雷霆之力,是封住开阳宫禁地的外围禁制。

    山谷外围看不到有一丝缝隙能入;谷地除了表面一层松软土壤外,地下的岩层则异常坚厚,似有额外的禁制封堵他人穿土而过。

    冷月尊者将一枚信符掷入霞云之中,霞云很快就像打开门户似的,露出一个大洞来。

    陈寻这才知道,赤星宫不仅已经破解开阳宫禁地的外围禁制,甚至都还掌握外围禁制的阵眼。

    陈寻随冷月尊者、济月九侯进入外围禁制,才看到里面是一座十里方圆的深谷,巍峨壮观的开阳宫就位于深谷的底部,像是嵌入一座千丈高的巨峰之中,仅门庭大殿露在外面……

    陈寻一眼就看到满头白发的杜良庸。

    十数年前相别时,杜良庸还不足百岁,以天元境五百年寿元来说,杜良庸还相当的年轻。

    陈寻没想到他受邀进珑山破解阵法禁制,寿元都差不多要耗尽了。

    除了杜良庸外,还有十数修士盘膝坐在一块巨石上,正用算筹推演着什么,他们也都满脸憔悴,生命力都严重透支……

    然而集十数人之功,十年来还是未能真正踏入开阳宫一步。

    “杜良庸!”陈寻御空飞到谷底,扬声喝道。

    杜良庸心思沉浸于阵势的推演之中,蓦然听见有人喊他的名字,精神一阵恍惚,看到身穿血影法袍的陈寻,记起归海阁弟子被屠戮的仇恨,目光骤然凌厉起来,取出火狡灵弓横放膝前,冷声说道:“石龙子,没想到你也登上珑山了。”

    “别动手,别动手,”陈寻见杜良庸杀气腾腾的拿出火狡灵弓,忙举手示意,“赵红绫已拜入我门下,你要逼我杀了你,赵红绫非跟老夫我拼命不可!”

    杜良庸满脸惊谔,怎么都不相信眼前的事实。

    “那日在鬼头礁,你杀归海阁那么多弟子,杜夫人怎么会甘愿拜你为师?绝对是受你这邪修胁迫!”陶思月紧跟着飞过来,倒先质问起陈寻来。

    宋玄异紧随陶恩月飞来,身后的灵剑发出细微的雷鸣之音,真要动手,想必能极瞬之间斩出;而冷月尊者根本不理会他们之间的私人恩怨,走到一旁询问阵势破解的情况……

    陈寻不理会陶思月,从怀里取出一封信函,要给杜良庸递去:“这是我徒儿给你的秘信,你看过就会明白一切……”

    “谁知道你有没有使诈?”陶思月伸手就要将秘信抢过去。

    陈寻翻掌拍数重血影,将陶思月逼退,桀桀笑道:“小女娃子,龙门宗弟子就一点家教都没有吗?”

    赵红绫给杜良庸的秘信里,涉及他的身份之秘,他岂容陶思月无礼夺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