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三章 妖族少女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二十三章妖族少女



    通常说来,除非有重宝问世,不然的话,元丹真人很少连续两次在鉴宝会上露面;没有那么多的闲工夫。【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m.乐文移动网

    陈寻上次劫掠散修所获极丰,赠给归海阁弟子的法器、丹药,仅是一小部分,他就等着这一次的鉴宝会,将大量抢夺来的法器,换成他所急需的修炼资源。

    赵红绫以及归海阁一名陈姓长老,随同陈寻走进万宝楼的鉴宝石殿,早就入场的修士,齐刷刷的都看过来。

    此时,黑石城的修士也都认定归海阁是投附石龙子旗下的小宗门,至于石龙子为何要扶持一家与他有杀徒之仇的小宗门,也没有人会去纠结。

    要是事事都合理法,邪修还怎么称得上是邪修?

    陈寻看见除东华等旧识外,就连罕在万宝楼露的靖海侯、黑石城主少奚康,也坐在贵宾席上,大步走过去,招呼道:“靖海侯爷、东华道友,好久未见。”

    “石龙道友,好久不见。”少奚康立身招呼。

    少奚康虽贵为济月国靖海侯,但身为元丹真人,都是站在芸芸之上的绝世强者,世俗的权势就不能算多重要的筹码了。

    少奚康身边坐着一位少女模样的女修,身穿鹅黄裙衫,身姿娉婷有致,轻纱遮住秀靥隐约若现,修长晶莹的颈项,透着骄傲而迷人的气质。

    她那双仿佛渊泉深邃的眸子,藏在轻纱之后,瞥了陈寻一眼,却没有半分要招呼的意思。

    陈寻想透过轻纱,看清此女的相貌,未曾想他的神识刚触及轻纱,遮在轻纱之后的那双美眸就透漏若有若现的一点杀机,就像一片燎原的天炎,将他刚才透进去的神识直接扑灭掉。

    陈寻心里吓了一跳,没想到上回藏身鉴宝台石壁之后的法相境强者,竟是眼前这个乍看很不起眼的少女!

    若非他想看清她的相貌,都认不出她来。

    陈寻心理素质也是极强,不知道坐在旁边的东华真人,有没有认出此女的气息来,他大咧咧的坐下,跟东华道人说道:

    “这次万宝楼得到两辆聚灵山河车,归海阁就需要一辆,剩下一辆绝不跟东华道友您争,”又极熟络的伸手去拍了拍东华道人腰间鼓囊囊的储物袋,笑道,“东华道友,你这次的腰包真是充足啊,真可谓‘马无夜草不肥,人无横财不富啊’,道友这半年又干了不少替天行道之事吧……”

    东华道人虽然没少干“替天行道”的事,但他的脸皮哪里有陈寻这般厚?

    他感受身后诸多修士投来的眼光,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早知道石龙子这样的邪修沾不得,沾上就是一屁股屎,洗都洗不掉……

    除了九十七柄入阶灵剑留待以后修炼小千剑阵外,陈寻将上次掠动散修所得的入阶法器、丹药等物,都打包处理给万宝楼,折算成两亿斤赤精铜,更将他用不上的九件地阶下品、中品法器,通过这次的鉴宝会出售。

    东华道人脸皮真厚,也绝不会将抢夺来的法器拿到鉴宝会上拍卖,只会悄悄处理掉。

    恶人还需恶人磨,半年前一番折腾,却是叫黑石城附近的海域安宁不少,但很多自诩作风正派的修士,还是极为不宵陈寻等人的行径。

    只是绝大多数修士,修为低微,就算对陈寻等人行径满心不屑,当面却不敢有丝毫的流露。

    坐在少奚康身边的那名少女,却无顾忌,秀挺的鼻子冷冷一哼,对石龙子此时流露出来的嘴脸,极其不满。

    “此女身上有妖气!”老夔藏身虚元珠中,通过神念与陈寻交流。

    半年前的鉴宝会上,少女藏身石壁之后,陈寻当时与东华真人争执,此女透漏杀念以示警告。

    当时为免身份暴露,陈寻与老夔都没有想着去探察此女的底细。

    此时,这少女就坐在少奚康的身侧,与陈寻相隔数丈。

    陈寻怕引起对方的警觉,正襟危坐;老夔肉身就剩一具骸骨,但元神有着天人境巅峰的修为,云洲都没有几人能及,他藏身虚元珠中,将此女探察了一番,却不虞会被发觉。

    听老夔这么说,陈寻暗暗心惊。

    上古之时,人与神魔交|媾是常有之事。

    当世身具荒古血脉之人,就是其后裔子弟,有着远比常人更高的修炼资质。

    只是数十万年、数万代人相传,身具荒古血脉者,他们身上的先祖神魔血统已经极其稀微。

    除非窥其魂海异相,已经没有办法能分辨他们身上是否还具有神魔或妖族的气息。

    老夔说此女有妖气,要么她是化形天妖所扮,要么她是妖族与人类结合后所生的子嗣,身上有着极明显的妖族血脉……

    陈寻细想也不奇怪,万宝楼在黑石城出现也就三五十年时间,表面上跟赤星宫及少奚氏都没有什么瓜葛,但除非背后有极大的宗门势力支持,不然极难在这么短时间内,在黑石城发展出这么大的势力来。

    陈寻此前就在猜测万宝楼背后的宗门是谁,却没有想到竟跟妖族有牵扯。

    陈寻看了少奚康一眼,见他与此女关系颇为熟络,虽然听不见他们秘音在交流什么,但看他们相望时眉眼藏有笑意,心想少奚康应知此女的底细,难道少奚氏暗中与妖族勾结?

    *************************

    鉴宝会热热闹闹进行了半夜,陈寻也如愿获得一辆聚灵山河车跟数瓶妖兽宝血。

    陈寻交割过财货,待要与赵红绫及海归阁陈姓长老到离开万宝楼之际,少奚康身边的一名随扈跑过来,请他进白玉塔饮宴。

    陈寻将那辆聚灵山河车交由赵红绫及陈姓长老带走,他随少奚康的随扈走进白玉塔中。

    少奚康的随扈在前面,陈寻心里则想,白玉塔是万宝楼的中枢所在,封禁法阵也设在白玉塔中,少奚康能在白玉塔内宴客,无疑说明他与万宝楼的关系,要比外人所流传的,要密切得多。

    陈寻拾阶而上,登上白玉塔的顶楼。

    身在塔楼外,见此塔身形秀小,不过十余丈高;然而身入塔中,陈寻才觉塔中空间要远比想象中巨大。

    旋绕而上的白玉台阶,一染不尘,抬阶而上,微映人影,足足有九百九十九级,陈寻心里暗暗震惊,没想到此塔竟然也是一件洞府法器,有屈折变化空间之异能。

    玉璧有遮闭神识之效,陈寻除了随少奚康的随扈拾阶登塔之外,远法窥测这座白玉塔内部到底设有多少阵法禁制。

    高塔之巅,是一座四面开阔的大厅,能一无遮拦看到城北的象山,万家灯火皆在塔下。

    十数青玉长案,少奚康与蒙面少女居中而坐,东华、浮山、横舟等九名元丹真人也都早陈寻一步,受邀入座;唯有陈寻跟万宝楼交割财货的时间稍长了一些。

    “想必诸位早就知道赤星宫早年在外海发现一处秘地,这些年则是调动人手,想要解除阵法禁制,进入秘地之中探寻珍宝,”

    少奚康稍作寒暄,就很快就进入正题,说道,

    “此事本与少奚氏无关,但赤星宫探寻秘地进展不顺,又由于在坠星海滞留时间太久,惊动附近的妖族,不得不从少奚氏抽派人手增援、以防不测。我少奚氏国少人稀,族中也没有什么强者,敢问诸位是否有意与少奚氏、赤星宫共探秘地……”

    陈寻默不作声,万宝楼很早就流露出招揽之意,此时经少奚康挑明,期间过去半年之久,说起来少奚氏也不急着增援赤星宫,他也不清楚,秘地附近海域出现的妖族,跟少奚康身边坐着的这位妖族少女,是不是同出一族,是不是有更深的牵扯。

    东华、浮山等人也都露出迟疑之色,赤星宫除三尊之外,还有数十位元丹境强者,连赤星宫都力有未逮,需要寻求外援,可见秘地不是那么好进的。

    而此时赤星宫又惊动秘地附近海域的妖族,自是变得加倍凶险。

    他们平时都有宗门供奉,甚至还直接控制数座到十数座不等的城寨,实在没有必要为这种事搭上性命。此次济月岛又非遭受外敌侵犯,赤星宫与少奚氏无权征召他们共御强敌。

    “秘地离济月多远,此时赤星宫有哪位尊者在那里主持?”一个黑面修士出声问道。

    “秘地名珑山,外观似一座浮岛,每隔千年就会在坠星海出现,常年笼罩迷雾之中,不为世人所窥。珑山在坠星海不是什么绝秘,但坠星海漫漫数百万里,谁也不知道珑山秘地千年之后会出现在哪里。赤星宫这次也是侥幸发现珑山秘地所在,大约离开济月岛有十数万里。诸位倘若有意随少奚氏增援秘地,少奚康自会将详情相告。此时赤星宫冷月尊者、铁芒尊者都在秘地附近……”少奚康说道。

    “老怪我丑话要说在前面。我们随靖海侯你跑过去看看可以,若有能力帮忙,我们自然不会白跑一趟闲着;倘若探寻秘地远超我等修为,靖海侯可不能怨我们抽身离开……”陈寻瓮声说道。

    “诸位只要立下天道大誓,不将此次秘地现踪的地点外泄,你们想离开,少奚氏、赤星宫绝不会为难诸位,”少奚康说道,“诸位但凡随少奚康与燕岚前往秘地,不管事情能不能成,少奚氏都有上品地阶法器相赠……”

    仅仅是去看一眼,就能得一件上品地阶法器,不要说东华、浮山等人,陈寻都有些心动。

    地阶法器分下、中、上及极品四类,存世最多的是下品、中品地阶法器,上品、极品地阶法器数量就锐减,不比天阶至宝多多少。

    万宝楼若有一件上品地阶法器问世,没有上亿斤赤精铜,谁都不要想收入囊中。

    就算陈寻自称多宝道人,也绝不会嫌地阶法器多。

    坐在少奚康身侧叫燕岚的少女,见众人已经意动,举起皓如霜雪的手轻轻拍了三下,很快就十名美艳侍者各端一只玉盘登上塔顶。

    每只玉盘都放有一件地阶法器,看所透漏的灵光,确是中品地阶法器无疑。

    十位女侍,走到陈寻等人跟前停下来。

    十只玉盘所盛放的法器各不相同,但看东华等人的脸色,陈寻也能知道这个叫燕岚的少女,已经摸透众人修炼的功法,所赠的法器都是众人所急需。

    而更叫陈寻吃惊的,站在他身前的女侍,玉盘里放着一柄三尺玉剑。

    陈寻进入济月岛,为冒充石龙上人,一直都没有祭用剑诀杀敌,一时间不知道这个叫燕岚的娘们,是怎么发现他实际是名剑修,还是说她早就知道他真实的身份……

    “石龙道友所祭使血鸦气焰犹盛,令众人生畏,但我总能感觉石龙道友身上透漏一丝若有若元的剑意,相信这柄玲珑玉剑,更能叫石龙道友满意?”少女轻启檀口说道。

    “好说……”陈寻心里一惊,心想他还没有在大逍遥剑意的明识种子结丹,少女就算有法相境修为,怎么可能感应到他体内的剑意?

    陈寻转念想到另一件事,他打劫的法器,除了九十七柄灵剑都收入虚元珠中外,其他法器、丹药都打包丢给万宝楼处理,此女多半是据判断他在收集灵剑。

    陈寻心里一笑,没想到此女心计颇深,还想用此计诈出他的虚实,心想以后还是要离这婆娘远一些,嘴里却是笑道,

    “这柄玉剑看着像是娘们用的,老怪我可不喜欢这么秀气的剑,靖海侯若能换一件法器相赠,老怪就豁出命去,陪靖海侯跑这一趟。”

    少女藏在轻纱后的玉脸微僵,冷眼看向别处,似乎不愿再搭愿这个不知好歹的“石龙上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