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二章 归海阁立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二十二章归海阁立基



    (兄弟们,手里还有保底月票?)

    翌日,赵红绫与归海阁五名执法长老到象山秀竹峰拜见陈寻。【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就爱上网。。

    数间竹舍,依溪而建,小河流水,丁咚作响,陈寻袖手而立,感受这天籁之声,待赵红绫他们走到近前,他才缓缓转过身来。

    赵红绫拜石龙子为师之事,很快就沸沸扬扬传遍黑石城,归海阁五位执法长老心思却是忐忑不安。

    以前的恩怨不提,归海阁想在济月立足,能不能得到元丹真人的庇护,意义是完全不一样的,只是这个石龙子行事未必太邪性了些。

    石龙子此时能以归海阁为饵,诱杀数百散修,他日必能为其他利益,毫不眨眼的将归海阁牺牲掉。

    这样的邪修,又岂是半点值得归海阁投附的?

    只是他们在济月根基不稳,在黑石城以北海域看到石龙子的狠辣手段,不要说赵红绫甚为坚持,五位执法长老也完全不敢得罪这位行事浑无顾忌的邪修。

    五位执法长老忐忑不安的随赵红绫走入紫竹林,待见站在石溪前的高大身影转过身来,却见是曾在归海阁客居数月、后坠海为海盗所杀的落魄散修宗勋,他们都傻在那里,完全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既非石龙子,亦非宗勋,”陈寻看着满脸震惊的众人,说道,“我乃梧山陈寻……”

    “前辈是纵横西北域的沧澜侯!”一名执法长老失声叫道。

    “沧澜侯已是前尘往事,我修为低微,也不敢自称纵横西北域。我此时只是一介散人,在坠星海历游,寻求道缘。我以往树敌颇多,不希望他人知道我的行踪,才百般掩饰,也希望你们不要向他人透漏我的身份。”陈寻说道。

    “不得陈师允许,我等绝不会泄漏陈师的身份。”赵红绫说道。

    虽然陈寻早就将沧澜侯位禅让给纪东泽继任,但云洲诸域犹将他视为真正的沧澜侯。

    神宵宗破灭之后,陈寻、常曦、赵承恩、方啸寒是神宵宗所残存真传弟子中,最为知名的四人。

    龙门宗祖师陶景宏邀陈寻、常曦客居龙门宗修炼,陈寻拒之,后在沧澜梧山创立夔龙阁,为西北域炼器第一宗门;曾受陶景宏及西北域都护府之邀,在涂山南岭闭关三年,炼制聚灵山河车而名闻天下。

    西北域御魔诸战,陈寻更是功绩显赫,先自立沧澜王,后受策天府册封沧澜侯,也是云洲数千年来,也是异姓天元境修士受封郡侯的第一人。

    据传陈寻早就在梧山闭关,大家都没有他竟然掩藏行踪,十数年前就已经到了坠星海。

    投附沧澜侯陈寻,跟投附邪修石龙子完全是两个概念,五名执法长老再无半点抵触,纷纷跪下行礼,立誓绝不泄漏陈寻的行踪。

    陈寻从怀里掏出数只储物袋分别递给赵红绫等人,说道:“这些散修为非作歹,胆大妄为,我才决意给他们一个教训。除了这些法器,你们此时都能勉强祭用外,我再传你们几篇道法玄诀。你们待到鬼头礁落足,要潜心修炼,尽可能庇护鬼头礁附近海域的安宁。除归海阁弟子要大力培养外,也要尽可能联络那些作风正派的散修。鬼头礁实是一处封印的灵脉,我在礁岛上布设有几座法阵,等将内部的尸煞炼化掉之后,灵脉就可以重新启用,为归海阁奠定基业……”

    云洲无人能识得灵池地形,或者说就算识得灵池地形,也根本没有手段能取出灵池所蓄积的元液。

    鬼头礁在本质上,跟一座封印的龙湫潭灵脉没有太大区别,地形一旦被破坏,内部千万年所积蓄的元液都会散溢出去。

    陈寻需要归海阁替他驻守鬼头礁,几名执法长老将与赵红绫在鬼头礁长期修炼,该让他们知悉的秘密,陈寻也没有必要再隐瞒。

    陈寻伸指虚点,将凝神咒、九气炼阳诀、归元诀等筑基期的道法,直接通过神念,打入赵红绫等人的神魂深处,供他们日后潜修时自行参悟。

    五位执法长老都接过储物袋。

    这些储物袋上的神魂印记,陈寻早就抹除,他们很容易就重新滴血祭炼,将灵识透入储物袋中,看到里面所藏,都吓傻在那里。

    每只储物袋里,除了一件地阶下品法器、一件顶级的入阶灵甲外,还有数瓶丹药,更有一枚珍贵无比的海兽元丹。

    云洲修士,多如繁星,天元境修士都未必能人手一件地阶法器。

    海兽元丹虽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修炼资质,但作为地阶灵丹,却能将人的修炼潜力最大艰度的挖掘出来,普通的元丹少说也要上千万斤赤精铜,根本不是普通的还胎境修士所能享受。

    有了这些法器、海兽元丹,就算他们的修为境界短时间内无法突破,但个人战力必然都将爆增数倍,绝非昔日能比。

    而陈寻所传授的筑基道法,能助他们打下更深厚的根基……

    五位执法长老除了感激跪谢外,也不知道要如何表示此时激动的心情,但表示陈寻有任何吩咐,他们都万死不辞。

    在给赵红绫的那只储物袋里,陈寻更是额外放入十八枚九转金丹。

    归海阁随赵红绫南迁济月的弟子里,有三十余人都有真阳境巅峰修为,有了这些九转金丹,近期内就应有五六名弟子能冲破玄窍,晋入还胎境。

    以赵红绫等人的实力,驻守鬼头礁还是太弱小了一些,不大力培养忠于归海阁的嫡系子弟,就算大量招募散修,也难免会有客大欺主之祸……

    这些法器、丹药,都是陈寻这趟劫掠散修所得,散出去毫不心痛。

    秀竹峰原是陈寻在象山租借的洞府,他拜别少奚康时,少奚康极为慷慨,将秀竹峰送给了他。

    白送自然得收下,陈寻在济月岛也算是有一处正式可落脚的地方。

    过了数日,赵红绫将独女杜彤,五位执法长老又从亲族里各挑选一名资质尚可的子弟,送到秀竹峰来。

    归海阁名义上是将这些弟子送到秀竹峰,替陈寻看守洞府;在外人眼里,则将杜彤等人视为归海阁送到石龙子身边的人质。

    唯有赵红绫等人心里清楚,能留象山秀竹峰,杜彤等人不仅要比到鬼头礁落脚安全得多,修炼能得到陈寻的亲自指导,更是诸多还胎境修士做梦都不敢奢想的好事。

    杜彤都已有十七岁,身体长开来,比她娘赵红绫还要清艳数分。

    她生下来就染恶疾,直到杜良庸受赤星宫所邀,才换得改命冶疾的宝丹,十岁开始修炼,筑基要比其他弟子晚得多,才修炼到真阳易血境,资质却是颇佳……

    ********************

    接下来数月,陈寻却未留在秀竹峰,而是随归海阁的海船,秘密回到鬼头礁。

    鬼头礁主岛,面积最大,但煞气极重,修为稍低者难以立足。

    归海阁选择紧挨鬼头礁东翼的一座环形礁岛新建宗门。

    这座礁岛位于诸礁的环围之内,水道暗礁林立,能阻拦强横海兽闯入;岛上树木参天,土壤肥沃,更有一座内湖,挖一道河道与外海相通,归海阁那艘放置聚灵山河车的海船,可以直接驶入内湖。

    归海阁就沿这座内湖建造水闸、坞堡;弟子亲族,也能在岛上垦荒种植粮食;礁岛外侧也可以修建避风港,容纳过路海船在此暂时停歇,补充淡水、食物……

    有归海阁在此立基驻守,陈寻又多炼制几座炼阳法阵,置入鬼头礁内部。

    这种以九气炼阳诀为基础炼制的法阵,能将鬼头礁内部的玄寒灵气,转为玄阳真火,继而炼化尸煞。

    临了,陈寻又将他早前置入鬼头礁内部的数十枚元丹都取了出来。

    归海阁在此立足,但无法阻止元丹境以上的强者,窥探鬼头礁内部的情形。

    此时的鬼头礁,跟封印的灵脉没有太大区别。

    就算有元丹境强者看出鬼头礁内部的情形——陈寻也相信过去这些年,必然有不少元丹境强者在鬼头礁歇脚——也不至于会强占一处封印灵脉,但是元丹能凝聚元液、结成灵元珠的秘密泄漏出去,情况就会不一样。

    虽说元丹凝聚元液,或许需要数百年才能结成灵元珠,但对传承数千年、数万年的大宗门来说,是完全有这种耐心的。

    陈寻现在做这番部署,看上去就像是他要先将尸煞炼化干净,然而重新开启这处灵脉,以此为基业开宗立派。

    一处孤悬海外的灵脉,就不值得那些大宗门大动干戈,跑过来强抢鬼头礁了。

    归海阁又有五名弟子在服用九转金丹后,冲破玄窍,晋入还胎境。

    其中一名弟子叫陈畅,年仅二十岁,原是归海阁一名陈姓执法长老的侄孙,却身具荒古血脉,晋入还胎境初期就洗炼开辟四条灵脉,资质极佳,就算在神宵宗、龙门宗都有资格直接录为内门弟子。

    陈寻也将陈畅收为记名弟子,传授他夔龙炼阳术与玄衍诀,更用两枚品质极佳的海兽元丹,帮他筑实道基……

    扇子崖将归海阁逼走阳泉之后,势力大增,阳泉另一家海客门派流云楼很快就支撑不住。

    流云楼宗主与门中两位太上长老,被扇子崖派人袭杀之后,数百流云楼弟子,也被迫搭剩数艘海船,率两千余亲族出海,想到迁往济月岛避祸。

    流云楼弟子在鬼头礁停歇时,归海阁在鬼头礁已经初成规模,想到进济月没有强者庇护,生存极为艰难,三名有还胎境后期修为的流云阁长老,就以客卿的身份,率诸弟子并入归海阁,在鬼头礁定居下来。

    万宝楼半年一期的鉴宝会再度在黑石城举办,这一次,万宝楼不仅事前将符贴送到秀竹峰,还将万宝楼这半年来收罗到的宝物编成目录送过来。

    这次又有两辆聚灵山河车会在鉴宝会上竞拍。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