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一章 岛城之封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二十一章岛城之封



    这么多的散修,都能齐心协力联合起来,绝非四名元丹真人轻易能破,但他们本身就是乌合之众,在心理防御被破之后,就再无可能拧成一股绳对抗强敌。【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网值得您收藏。。

    同一宗门的弟子,除了更能戮心同力之外,想要对抗强敌,更多的还要依靠法阵,或者组成战力极强的玄奥战阵。

    陈寻、东华真人他们再强,也不能将所有的散修都留下,但更多的散修也意识到,在御气飞行上,他们不仅远不及元丹真人迅疾。

    在茫茫大海上没有落脚之地,体内灵力、灵元所能支撑他们御气飞行的时间,更仅有元丹真人十几、几十分之一,他们倘若在茫茫大海上,漫无头绪的逃命,最终就算不被四位元丹真人逐一追杀击毙,也极可能误闯哪头妖兽的老巢,成为妖兽的腹中美食。

    想要活命,唯有往黑石城方向突围。

    黑石城是赤星宫与济月国的地盘,那边禁止散修在光天化日之下厮杀恶斗。

    就算赤星宫留在黑石城的元丹真人以及黑石城的守卫军,阻止不了石龙子、东华等元丹真人胡作非为,但他们混入黑石城的百万人群之中,也能更轻易摆脱石龙子等人的追杀。

    数百散修虽然无法联合起来,但一起往南突围,声势依旧极大。

    陈寻也不敢一人,封堵数百散修往南突围的通道。

    他修为再强,数百上千件法器一起往他身上招呼的滋味,可不好受。

    最先联合起的六艘散修海船,到此时都还没有分散,正趁乱往南突围,想退往黑石城,石龙子、东华等人更是无法肆无忌惮的封堵散修的退路围杀之。

    这六艘散修海船,同时也在不断的招呼其他散修加入他们,加强往南突围的力量。

    陈寻也没有力气将上千散修都杀干净,今日痛下辣手,只是给这些欺凌弱小、光天化日之下就敢肆意劫掠的散修一个教训。

    看到数百散修都集中起来往南面的黑石城突围,他就从侧翼咬住不放,拿出一件葫芦法器,喷出数道银砂,化作银辉闪烁的数道索链,往最外围的法器缠去。

    “那不是宗勋兄弟的传家法器吧?”

    归海阁很快就有弟子认出那件能喷银砂的葫芦法器来,但他们眨眼间就想明白过来,这件银砂葫芦必定是“宗勋”葬身海底之后,落入石龙上人之手。

    想起被海盗所杀的“宗勋”,归海阁还有好些弟子唏嘘不已,就见当空那一道道银砂所化成的索链,似数条灵蛇在半空灵动无比的飞舞,缠住一件法器,就很快切断法器与原主人的神魂感应,落入石龙上人的手里……

    看此情形,归海阁弟子满脸震惊,他们修为虽然低微,但一些道理还是懂的。

    滴血祭炼后,修士与法器形成神魂感应,能通过灵识、神识控驭法器,就算将修士击毙,想要抹去附在法器之上的神魂气息,都是一件颇为困难的事情。

    在激烈搏杀时,击碎他人法器容易,想要凭空切断他人的神魂感应,将法器夺过来,更是极其困难。

    而陈寻所炼制的银砂葫芦,虽然远不及捆仙索那般威力强大,却是陈寻近年来唯一尝试炼制的地阶法器,银砂所化的神力索链,有束缚神魂的异能。

    一旦法器被银砂所化的神力索链缠住,极难挣脱。

    东华等人,从右翼逼近往南面黑石城突围的散修,看到石龙子竟然能如此轻易抢夺他人法器,也是异常震惊。

    他们都身具元丹境修为,杀死三五散修,夺取法器,轻而易举,想要凭空去夺他人的法器,不是不可能,但绝对没有石龙子这般像捡粒花生米扔嘴里这么简单。

    不过看眼石龙子如此作为,东华等人也深受到启发。

    这么多散修都聚集起来往南突围,数以百计的法器御使出来,在外围形成的保护罩,不比最顶级的防御法阵稍差。

    他们想再击杀内侧的散修,变得极其困难,稍有不慎,他们也有受伤甚至殒落的可能,但他们今天的目的,也不是真的就要杀了这些散修替天行道。

    凭借无上的法力,在外围争夺这些散修手里的法器,才是正经。

    聚众往黑石城方向突围的散修,则是苦不堪言。

    他们此时不得不全力祭出法器抵挡石龙子、东华等人,绝不敢叫血鸦逼近三五百丈内喷出那能融肉蚀骨的血光炎流,也不敢叫东华等元丹真人的百丈剑芒劈到身侧来,但他们御使法器的距离越远,灵识、神识对法器的控制越弱,越容易让元丹真人将法器抢去。

    他们也都看明白了,什么狗屁的替天行道,石龙子、东华这些孙子,仗着元丹境修为,摆明就是过来黑吃黑的。

    然而,他们除了欲哭无泪,能说什么?

    有些散修见数十年心血倾注其中的法器被夺,心灰意冷,索性就将剩下的储物袋都交上,放弃抵抗。

    陈寻、东华等人,将法器、储物袋隔空抓来,也任这些散修离开。

    *********************

    纠缠到天亮之时,黑石城的轮廓再次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

    这次四名元丹真人抢|劫上千散修的追逐战,也将全黑石城的修士惊动。

    黑石港上空,密密麻麻的都飞满在黑石城落脚的散修,以及附近闻讯赶来看热闹的宗门弟子。

    黑石城守卫军十数艘战舰则在石岛外的海域严阵以待,两座石岛的封禁法阵也都启动,像是两道横跨百里的七彩虹桥,横卧在赤江口外的海面上。

    作贼心虚的散修,哪里敢接近石岛封禁法阵的范围?

    不要说他们这些散修了,就算法相境巅峰强者妄图接近石岛封禁法阵,击杀都不费吹灰之力。

    就是看着黑石城守卫军数艘设有防御法阵的战舰,往这边破浪驶来,这些散修也是心惊胆颤,谁知道赤星宫及少奚氏的弟子,会不会也突然对他们痛下杀手?

    “石龙道友、东华道友……”

    一道虹影从一艘鲸首巨舰中纵贯而出,身形在半空停住,是一个身穿褚红色战甲的青年武将,相貌丰朗神俊,双目湛湛有神,似深渊寒泉透漏丝丝缕缕的星点寒芒,六杆式样一模一样的银色战戟,古朴之极,环立其周身悬立。

    青年武将隔着万丈虚空,扬声说道,

    “少奚康敢问四位道友在黑石海追杀这些散修,所为何事?”

    少奚康身为黑石城主,虽然极少露面,但进入黑石城的散修,却罕有人不知道他的姓名。

    身为济月国主少奚氏一脉的族人,少奚康是少奚氏年轻一代罕有的修炼奇才,六十岁就晋入元丹境,受封靖海侯、黑石城主。

    数十年来,他在石黑城深居潜出,修为日益精深,外界都传言他有望能在百年内修成真身法相,继任济月国主之位。

    “这些修士,一个人模狗样,在其他任何一地,都堪称一地之雄,今日却在黑石城行劫掠苟且之事,叫我与东华、横舟、浮山三位道友撞上。我们苦劝他们收手,不要欺凌弱小,无奈他们充耳不闻,我们才不得不痛下杀手、替天行道,好还济月海域一片安宁!”

    陈寻从怀里取出一只卷轴,扬声说道,

    “事情始末,石龙都封存这枚水印卷轴之中,还请少奚城主明察……”

    看到少奚康率赤星宫弟子及黑石城护卫军的精锐出海来,东华真人心头还有些犯忤,却没有想到,石龙子如此无耻,竟然早就准备好水印卷轴,将这些散修为非作歹的证据都拓印下来……

    这些年来,这些散修在黑石城以北的海域为非作歹,少奚康与赤星宫的弟子,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飞渡重洋,黑石洋作为往坠星海深处挺进的主要中转站,大量的散修及宗门弟子云集,数量要比想象中多得多,同时也不乏天元、元丹强者,赤星宫及济月国也没有能力严加约束。

    同时,大量的散修及宗门弟子云集,也给赤星宫、济月国带来巨大的利益,他们也不愿意严加约束,导致大量的散修、宗门弟子聚往别处落脚。

    赤星宫与济月国立下的规矩,就是黑石城及石岛附近的海域,严禁修士争斗残杀,其他地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大家也早就习惯将黑石城以北的海域,视为法外之地,哪里会想到今日有四名元丹真人站出来“替天行道”?

    只是这世界以强者为尊,四名元丹真人站出来重立“规矩”,其他散修能说什么?

    少奚康接过陈寻掷来的卷轴展开来,注入法力,就见卷轴汇聚周遭的云气,迅速在他身前形成一幅宽逾十数丈的巨大水幕云镜,将诸多散修昨日意图劫杀归海阁弟子、反被石龙子、东华等人劫杀的一幕原原本本的重现出来。

    无数散修看到,心里都大喊“无耻”。

    虽然济月国与赤星宫有意将黑石城以北的海域纵容为法外之地,但也不能公然助纣为虐。

    少奚康眉头微蹙,他事实上早就清楚黑石城以北海域所发生的一切,看到石龙子等人追杀千余散修逼近黑石城,才不得不知悉赤星宫弟子封锁江口,避免混乱蔓延到黑石城。

    一旦黑石城内云集的上万散修,都混乱厮杀起来,这场大祸极可能将黑石城彻底摧毁掉。

    少奚康要想阻止混乱蔓延下去,就要勒令石龙子等人收手,但石龙子等四名元丹真人,抓住这些散修劫掠弱小的把柄,少奚康就要考虑他能不能承担起“助纣为虐”的罪名?

    少奚康正迟疑间,陈寻传音说道:

    “我与东华道友也是路见不平,才大开杀戒;少奚城主若能勒令这些胆大妄为的散修,接受黑石城的惩处,我们倒能省去许多事。”

    少奚康心里一动,看向万丈之外的陈寻,迟疑起来,心想石龙子以往声名不显,十余年没有在黑石城露脸,修成元丹后才露锋芒,没想到竟也是老谋深算之人……

    少奚康心想,石龙子的建议无疑是对黑石城最为有利,难道万宝楼的收拢,已经起到效果,石龙子有意投靠少奚氏在济月岛立足?

    少奚康虽然自觉还不能完全掌握石龙子的心思,但也果断将水印卷轴收起来,朝着负隅顽抗的散修扬声厉喝:

    “尔等在我黑石城烧杀劫掠,罪不容恕,尔等若束手就擒,接受黑石城的处置,我少奚康在此对天立誓,定会依循黑石城律,给你们公正的惩处;胆敢不从者,休怪我少奚康也冷面无情……”

    负隅顽抗的散修都傻了眼,还以为突围冲回黑石城,就能逃脱石龙子等人的追杀,没想到赤星宫弟子及黑石城的护卫军早在江口严阵以待,等着他们钻进来好瓮中捉鳖。

    形势已很明显,就算黑石城的兵马不出手,他们不能躲入黑石城避祸,在茫茫大海之中被四名元丹真人追杀,又能坚持多久?

    而在黑石城上方半空,密密麻麻飞满上万散修,不知道有多少人也有“替天行道”的心思。

    相比较之下,黑石城对逾矩散修的惩处,还算温和,交纳赎罪金就可以既往不咎,总比在茫茫坠星海被元丹真人追杀要强得多……

    有人牵头,上千散修都纷纷向少奚康这边缴械投降,听处黑石城的处置。

    ************************

    少奚康也不敢将上千散修都关押起来,那样简直就是将一只大马蜂窝抓在手里。看到没有哪个散修再敢反抗,他当场就将赵红绫喊到跟前来,讯问详情,好给这些散修一一定罪。

    上千散修,最终都被处以十数万到数百万斤赤精铜不等的赎罪金。

    赤星宫与少奚氏,也不愿将天下散修都得罪干净,以法器、丹药拆抵,这些散修只要交纳足额的赎罪金,就当场释放。

    多出的法器、丹药也都完好无损的奉还,甚至都不提逐出黑石城之事,闹腾了大半天,最终将这场纠纷平息掉。

    临了,少奚康又邀陈寻、东华等人,以及赵红绫等人,到他的靖海侯府饮宴,以酬谢他们如此“尽心”维护黑石城的秩序。

    数位娇颜美艳的少女,在庭中翩翩起舞,轻纱遮掩玉体,玉|肌雪足若隐若现,仙音渺渺,萦绕耳畔……

    青玉案摆满山珍海味、琼浆玉液。

    端坐主人长案之后的少奚康,示意皆有还胎境修为的侍者,将数只用锦绸覆盖的玉盘端上来,冲坐在左侧的陈寻笑道:

    “石龙道友,修成元丹,是大喜之事。我也是近日才知悉此事,一直想邀石龙道友到府里来一聚。这瓶海兽元丹,聊表心意,还请石龙道友莫要推辞……”

    少奚康揭去一只玉盘上的覆锦,就见玉盘上放着一只血玉雕琢成的透明玉瓶,不说里面八枚龙眼大小的海兽元丹,就是这只血玉瓶都价值连城。

    陈寻哈哈一笑,说道:“少奚城主,真是客气了……”当下却是毫不客气的将这瓶元丹收入囊中。

    当下,少奚康又给东华等三位元丹真人送上谢礼,都是品质丝毫不差的六枚海兽元丹。

    海兽元丹,于元丹真人修炼都有极大益处,与敌搏杀时,更能快速补充法力消耗,价值不菲。

    陈寻拍向东华道人的肩膀,大笑道:“东华道友,这替天行道的买卖如何,还怨我前些天在万宝楼出言不逊否?”

    东华道人不怕陈寻敢在城主府内骤然出手,但看陈寻跟他勾肩搭背,心里仍然有难抑制的厌恶,更不习惯陈寻将今日之事说得如此**裸。

    旁边的浮山道人笑道:“以往我等对石龙道友也颇有误会,却不想石龙道友实是古道热肠之人。东华,你与石龙道友那点误会,今日也应冰释前嫌了。”

    听得好友提醒,东华道人心想也是,黑石城这次收割赎罪金,就价值数亿斤赤精铜,足抵黑石城数年的收入,少奚康这次拿出二十多枚海兽元丹来酬谢,实是给他们的分润,而这次背后最大的功臣,不就是石龙子吗?

    东华道人瞥眼看向坐在下首的赵红绫,心里暗道:莫非归海阁早就受石龙子控制,在万宝楼如此大方的出手抢下聚灵山河车,实是石龙子下的饵?

    这么去想,东华道人倒是豁然有悟,暗道石龙子这人实在难缠得很,惹上这样的强敌,实在不智。

    而除了案上这瓶海兽元丹外,想到已经被他收入囊中的数十件颇为不错的法器以及还没有来得及看到数十件储物袋,东华道人心想再纠结此前的小恩怨,心胸也确实有些太狭窄了。

    只是东华道人不习惯陈寻太**的嘴脸,事情真要传出来,对他有家有底的人,实在算不上什么好名声,尴尬笑道:“在万宝楼,说起来是东华的不是。”

    陈寻哈哈一笑,拿起案上的玉盏,说道:“该我跟东华道友谢罪。”

    两人举杯一饮而尽,算是冰释前嫌。

    陈寻放下玉盏,说道:“外人都说我石龙子是睚眦必报、心胸狭窄之徒,我石龙子说我不是,外人也不会相信。就连我昨日出城时,东华道友都误会我会对归海阁弟子不利,今日我就当着少奚城主及东华诸位道友的面,收赵红绫为记名弟子。今日,那些胆大妄为的散修,胆敢欺负老怪我的记名弟子,咱们杀他们一个人仰马翻,也不算欺凌弱小……”

    陈寻如此说,东华道人越发肯定此前事就是他下的饵,心想石龙子还真是了得,收一个记名弟子,就能大肆劫掠一番,而他们收获颇丰,已经上了石龙子的贼船,黄泥巴掉裤裆里,不是屎也是屎,当下只能与少奚康一起,恭喜陈寻今日收得佳徒……

    赵红绫当即就走上前来,跪拜在陈寻案前,行拜师大礼。

    陈寻哈哈笑道:“你杀我徒儿,今日又拜我为师,算是还我一个徒儿,咱们恩怨也算两清了……”

    东华道人听了陈寻这话,暗想石龙子修炼血影魔功,性子也真邪得很,杀徒之恩怨,竟能这么清算?又想,只怕赵红绫这个记名弟子,在石龙子眼里也完全没有什么地位吧?

    陈寻将银砂葫芦从怀里取出,缓缓往赵红绫身前飞去:“这件法器伴随为师多年,今日赐给你,希望你能勤加苦修,早日晋入天元,到时我就正式将你收入门下……”

    东华道人见识过陈寻用这件银砂葫芦去抢夺散修的法器,心想石龙子倒也慷慨,或许这件法器没有想象中那么强。

    “弟子到鬼头礁,定会牢记师尊的教诲。”赵红绫跪在案前说道。

    听赵红绫这么说道,少奚康等人都是一惊,问道:“杜夫人要率归海阁弟子,去鬼头礁落足?”

    “是的,少奚城主,”赵红绫早得陈寻授意,面对少奚康那双能看透人心的眸子,也能坦然视之,说道,“我夫君杜良康受赤星宫所邀,这些年来一直客居赤星宫。归海阁在阳泉难以立足,此时就剩这点弟子愿随红绫迁来济月落脚,但生计、修炼都成困难。红绫就想将途经鬼头礁的海图公布出去,这样,就会有大量的海船途经鬼头礁驶往黑石城,归海阁在鬼头礁落脚,维持生计也相对容易一些。”

    少奚康猜测极可能是石龙子想在鬼头礁开辟宗门,才授意赵红绫率归海阁弟子先去落脚。

    这么一来,赵红绫前些日子在万宝楼出手拿下聚灵山河车,就解释得通了。

    在聚灵山河车问世之前,宗门非要据灵脉、灵穴建立,山门之内才会有充裕的灵气供弟子修炼。

    一辆聚灵山河车就相当于一处小型灵穴,有十辆八辆聚灵山河车,实际就解决了宗门弟子修炼的灵气难题。

    石龙子想在济月岛落足,但哪里会有一片方圆千里的无主之地,给他建立山门?

    鬼头礁仅礁岛就有千里纵横,周围万里海域又无其他宗门势力盘踞,位于从阳泉往黑石的必经海路上,若能解决灵气供给,确实也算是开宗立派的良地。

    石龙子修成元丹,寿元增至千年以上,此时考虑长期落脚的根据地,一点都不叫人意外。

    少奚康此前通过万宝楼,以灵脉之地相诱,希望石龙子能为少奚氏所用,也是基于这样的考虑,没想到石龙子早有定计,就是不知道赵红绫率归海阁弟子到鬼头礁落脚,是自愿,还是受石龙子所要挟。

    陈寻见少奚康目光游离,说道:“鬼头礁也是黑石城的地盘,你们要去鬼头礁落脚,还需得到少奚城主的首肯才是。”

    “还请少奚城主应允。”赵红绫又向少奚康行礼道。

    黑石城以北海域的分散岛礁,皆受黑石城辖管,这话不假,但黑石城的势力范围,还远没有延伸到两万里之外的鬼头礁去。

    千万年来,鬼头礁历来都是无主之地。

    然而陈寻、赵红绫如此说,少奚康也是砰然心动。

    济月国以赤星宫为尊,之后才是国主少奚一脉,再往下就是分封的大城城主;诸多中小宗门及上千城寨,则隶属于大城节约。

    黑石城虽名为城,但辖管赤江下游数千里方圆的土地,以及黑石城以北海域的大小岛礁。

    倘若遭遇外敌,黑石城范围内的诸多宗门,都受黑石城主府的节制、调遣。

    这也是赤星宫与少奚氏允许散修在济月建立宗门的前提条件。

    不尽一些义务,谁会让你在济月割土为王为侯?

    石龙子提出鬼头礁置入黑石城的名下,将来他倘若在鬼头礁建立宗门,自然也是就算隶属于黑石城的势力。

    想到有机会延揽一名元丹境强者,少奚康怎么会不兴奋?

    不过再转头一想,少奚康又觉得石龙子有些滑头,他现在首肯下来,黑石城就要对鬼头礁尽到保护的义务,但石龙子此时还仅仅是让赵红绫率归海阁弟子到鬼头礁落脚,不能算石龙子正式在鬼头礁建宗立派,他对石龙子本人自然就无节制、调遣的权力……

    少奚康又想,要招揽一名元丹境强者,不付出些代价是不可能的,笑道:“鬼头礁海路若能繁荣起来,于黑石城有百利而一害。归海阁若能三年内在鬼头礁建成岛城,我就封你为岛城之主……”

    “红绫多谢靖海侯……”赵红绫给少奚康行礼道。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