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九章 母女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六千字大章,祝兄弟们,新年快乐……)

    赵红绫为免露出破绽,先以手头归海阁的财物交付了定金,就返回海船驻泊的港口。【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归海阁的海船,内有四座小型防御法阵,所驻泊的港池又是受赤星宫的保护,归海阁弟子平日就住在海船之上,实要比上岸更稳妥。

    只是这也非立足长久之计;海船极为猜小,弟子及亲族千余人挤在狭窄的船舱里,极为难受。

    此次随赵红绫迁往济月岛的,还有另外其他五名还胎境修士,此时都是归海阁的执法长老。

    此时都知道赵红绫在万宝楼,竟要以四千万赤精铜拿下聚灵山河车,都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待赵红绫回来,慌忙就将她拉进秘室议事。

    “归海阁就那么点家当,夫人不至于想将最后这艘海船卖了,去换那辆聚灵山河车吧?”

    “把这艘海船卖了,也凑不足四千万斤赤精铜啊!”

    几名执法长老虽然语气都不是很客气,但赵红绫知道他们也是为这事所急,她在走进万宝楼之前,也完全没想过要将这辆聚灵山河车拿下。

    赵红绫说道:“我少时外游历,曾在海岛上获得一份秘藏,这些年都当私房钱存了起来没有动用。此时大家都随我流落到济月,助我与夫君团聚,这份秘藏自然要拿出来重振归海阁……”

    赵红绫将陈寻暗中交给她的储物袋拿出来,大块的赤精铜、赤乌金锭堆积在船舱里,几乎要将整艘海船都压沉下去。

    几名执法长老眼珠子都快掉落下来,仅赤乌金就足有上百万斤之重,足够换取那辆聚灵山河车,而这只能装下这么多东西的储物袋,就绝非还胎境修士所能拥有。

    “有这批私藏,我们想在黑石城立足就简单多了……”

    “赤江上去,有一处临水石岭,可筑坞池,我们将聚灵山河车换下来,就可到城主府去买下那座石岭立足……”

    寻常散修,压根就不要想在济月岛能轻易获得一处灵脉,但济月岛地广万里,荒山石岭极多,归海阁以后还是要靠水为生,想在济月岛立足,自然也是要尽可能占一处临水、能建坞港之地。

    赵红绫说道:“妾身倒有一个想法,不知道五位长老意下如何?”

    “夫人请说。”

    “我们人少力微,留在济月岛也会被其他宗门排挤,难有发展。我们去鬼头礁落脚,如何?”赵红绫说道。

    “……”五名执法长老都倒吸一口凉气,诧异问道,“夫人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我们这点微弱修为,哪有资格在那里落足?”

    “倘若有聚灵山河车,我们就可以守岛修炼,同时也能抵御强敌,寻常海盗倒是不用怕的,”赵红绫说道,“而元丹境强者,也不会强抢我等而落下把柄,受人追杀……”

    “但鬼头礁孤悬海外,何以为生?”

    “我们就剩这点人手,短时间内也没有办法再以行船为业,”赵红绫说道,“倘若我们将行经鬼头礁的海图公布出去,大量海船必将从鬼头礁中转往返阳泉、黑石之间,我们在鬼头礁落足,生计自然不成问题。其次,诸多海客门派,往后会多依赖鬼头礁海路往返济月,必然不会希望看到鬼头礁再为海盗占据,甚至就连黑石城,都会给我们会予以很多的支持……”

    赵红绫她自己对到鬼头礁立足,心头都犯忤,情知稍有不慎,就是亡宗灭族之祸,以他们这点修为,根本就没有逃脱的可能,但前辈如此要求,虽然极为凶险,却又不违背他们的心志,她就不便拒绝。

    若不是凶险异常,前辈哪里会将价值连城的聚灵山河车送给他们?

    而储物袋里,除了巨量的赤精铜、赤乌金外,还有大量真阳境弟子、还胎境修士还籍此修炼的灵丹,远比归海阁鼎盛期所有家底都要富足。

    赵红绫看得出五名执法长老都陷入沉默,没有直接出口反对,实是给她这个“夫人”的面子。

    多大的头戴多大的帽,赵红绫这个想法是极好的,但根本不是归海阁这点人手所能承担的……

    “我们是不是暂时还留在黑石城,等阁主从赤星宫归来,再筹划发展大计?”一名执法长老终是忍不住否定赵红绫的意见,但也没有敢用多强烈的语气。

    现在是夫人将私藏拿出来,重振归海阁,诸多大事自然要以夫人为主。

    赵红绫也是苦涩,强扭得瓜不甜,要是强迫他人一起去鬼头礁,归海礁仅剩的这点弟子,必然会再度分裂,但无法说服诸长老,她在前辈那里又无法交待。

    “你们可以兵分两路,一部分人留在黑石城买地置宅,一部分人去鬼头礁落石,倘若哪边有事,还有一个退路……”

    赵红绫蓦然听见陈寻的声音在她的灵海响起,心知前辈必在附近,听到他们在秘室里议事,她迟疑的问道:“归海阁弟子本身就极为有限,分成两处,到鬼头礁那边更无法立足……”

    “你们留在黑石,连修炼都成问题。我想,只要有退路,凡俗亲族能留在安全之地落足,几位长老应是愿意去鬼头礁驻守的……”陈寻通过神念,跟赵红绫说道。

    “鬼头礁于前辈,为何如此重要?”赵红绫在心底问道,“红绫不便吐露前辈的秘密,但良庸从赤星宫返回,红绫也需要给良庸一个交待?”

    “鬼头礁是修炼之圣地,但千万年来,礁内因特殊的地形,而积累大量的尸煞,其真面目无人能识得。我在鬼头礁设有一些法阵禁制,能炼化礁内尸煞,但需要有人能替我驻守两三百年……”陈寻希望归海阁弟子替他守礁,自然也不会将鬼头礁的秘密全然隐瞒不说。

    陈寻又说道:“倘若你们决定去鬼头礁立足,我到时自会将我的身份告诉你们,亦可收你们母女为徒。你们若是不想去,我也不怪你们,那辆聚灵山河阵,权当是给你们的礼物……”

    听到陈寻说欲收她们母女为徒,赵红绫砰然心动,归海阁这些年处境如此艰难,说到底就是没有一个强硬的靠山,仅靠杜良庸一人支撑,十分困难;而她与彤儿若能同时拜入前辈门下,相信前辈也不会再将身份瞒过良庸,她以后就不用在良庸面前为难。

    就连五位执法长老都感受到赵红绫心神震荡,迟疑的看着她,还以为他们的态度,叫赵红绫大为不满,忐忑的说道:“要是这事让我们再想想?”

    赵红绫点点头,掩饰的说道:“我们大家都再想想这事,明天再做决定不迟;此外,我想去鬼头礁立足,也有其他的一些凭仗……”

    五名执法长老都点点头,心知夫人这些年维持归海阁不易,虽是女流之辈,但有勇有谋,要不是她,归海阁早就叫扇子崖吞灭了。

    五名执法长老离开后,赵红绫推开秘室的舷舱,见海水辽阔,却完全不知道前辈藏身何处,问道:

    “前辈暗中出手,消弥归海阁灭宗大祸,红绫甘愿为前辈赴汤蹈海,万死不辞。只是,归海阁实力太过低微,鬼头礁又是不受半点约束的混乱之地,归海阁此次露财于外,到时候不知道会有多少邪修闻着血腥味扑杀上来,红绫就怕能力不足,坏了前辈的大计。”

    “就像你刚才所说,我暗中还会诸多部署。此事于归海阁而言,是有极大的凶险,但倘若没有三四成的把握,我也不会白费这番心思。”陈寻说道。

    陈寻现在有灵元珠,可以在虚元灵地修炼元丹,不畏结丹异相被人窥见,倒不怎么怕身份才泄漏出去。

    倘若赵红绫退缩,他就只能从梧山抽调人手过来驻守鬼头礁。

    将鬼头礁内部的尸煞炼化掉,鬼头礁内灵池就剩下精纯到极点的玄寒元液。

    如此精纯的玄寒元液,人是没有办法直接进入其中修炼,但放入元丹,花费数百年甚至更久的时间,就可以凝聚元液结成价值连城的寒元珠。

    又或者哪一天,陈寻将灵池法阵成功推演出来,炼制灵池法器,不仅能蓄积灵气,更能从鬼头礁内部将那些无比精纯的玄寒元液直接取出……

    到时候鬼头礁所绽放的光芒,将直接亮瞎龙门诸宗的眼睛。

    陈寻要是直接从梧山抽调人手,像铁心桐、苏灵音、雷万鹤等人,声名都颇为响亮,只能以赴坠星海历炼的名义,在鬼头礁短暂停留。倘若他们长期驻守鬼头礁,鬼都能猜到鬼头礁藏有能令夔龙阁等四宗心动的秘密。

    现在只有归海阁到鬼头礁立足,能不动声色的将鬼头礁控制住。

    十数日后,归海阁弟子与万宝楼完成分割,将聚灵山河车装入海船,又从黑石城购入大量的补给,扬帆出海,前往鬼头礁。

    归海阁区区六名还胎境修士,带着价值连城的聚灵山河车出海,而赵红绫在万宝楼出手如此阔绰,谁也不知道归海阁这艘海船里是不是还藏有更多的宝货。

    黑石城散修云集。

    这些散修,在云洲无法立足,多半是犯下作奸犯科之事,不为宗门所容。

    他们这些人,行事素来没有什么顾忌,平时在黑石城出不出手,全看对方值不值得他们出手。

    只要有足够的诱惑,哪怕出手无法再在济月岛安身,大不了再换个地方落脚。

    归海阁这头肥羊,不要说普通的散修了,就连在黑石城落脚的几名元丹境散修,都颇为心动。

    陈寻飞往万丈高空,聚来一缕乌云,遮闭身形,就往黑石城外飞去。

    还胎境修士,御空飞行,只能扛住三四百丈以下的罡风,天元境修士虽然能勉强飞上万丈高空,但消耗极大,陈寻藏身万丈高空的乌云之中,倒不怕他人能发觉他的行踪。

    此时,黑石城北面的湛蓝海面里,差不多有三十多艘海船,肆无忌惮的跟在归海阁弟子的船后往北驶去。

    这些海船上散修云集,其中不乏天元境巅峰修士牵头;这些人的德性,未必就比红胡子那伙海盗强上多少。

    他们此时没有直接动手,一是离开黑石城还不够远,他们顾忌赤星宫及少奚氏会派强者出面干预,一是这次盯上归海阁这头肥羊的人太多,谁抢先出手,谁就有可能成为众矢之的。

    陈寻嘴角泛起冷酷之极的笑,心想将这些人都收拾掉,归海阁弟子在鬼头礁落足,就会安生几分。

    陈寻刚要飞下云头,潜入海中,黑石城里此时又有三道虹影飞出。

    却见在万宝楼闹得极不愉快的东华真人,与一高一瘦两名元丹境修士,往他这边飞来,陈寻在半空滞住身形,冷着脸问道:“东华小儿,你是不是处处都要与老怪我作怪?”

    “石龙子,是你想多了,”东华真人脾气和霭的嘻笑道,“那天在万宝楼,你斥我威胁归海阁老弱妇孺,没有元丹真人的风度。今日看到石龙子你跟在归海阁的船后,我们就过来看看,石龙子你是不是好心想保护归海阁的老弱妇孺出海?”

    陈寻没有想到,东华真人跟上去,却是盯住不让他对归海阁的弟子出手,也真是叫他哭笑不得……

    而叫东华真人等盯上,陈寻就没有办法潜入海中,暗中|将这些心怀不轨的散修都干掉,真是叫他头痛。

    聚灵山河法阵在海面上汇聚四周天地灵气,数十里方圆的风云都在不停的变幻、卷动,聚灵法阵的玄奇,当真叫无数散修叹为观止,也更加坚定他们出手抢夺的决心。

    在归海阁的海船上空,始终有一头青色巨蛟聚成,蛟鳞闪动青亮的光泽,宛如实体,面目狰狞,巨目盯着那些尾随其后的海船。

    北行三千余里,终有人忍不住出手。

    两艘船身涂满乌漆的棱形海船,从斜里插上,进逼归海阁弟子的两翼,一时间数十件法器闪烁灵光飞出,全往那头灵气汇聚的巨蛟杀去。

    陈寻心里冷笑,看此情形,心知搭两艘棱形海艘的近百名散修,已经联合起来,仗着人多势众,就想祭用法器极力将巨蛟缠住,然后再派人直接杀上归海阁的海船……

    东华等三名元丹真人,也在万丈高空用数缕乌云遮住身形,他们对海面上发生的一切都视如无睹,只是跟在陈寻身后不离开。

    陈寻问道:“怎么,你们今天是专门来阻拦我出手的?”

    “今日天气晴好,本尊与两名道友出游,与石龙子你何干?”东华真人冷声笑道。

    身为元丹境强者,又是济月宗门之尊,东华真人自是不屑干打家劫舍的事情,但归海阁与他们无亲无故,他们也没有什么心情去打抱不平。

    要不是石龙子在万宝楼处处与他为难,东华真人都不会邀两名好友来看这场热闹;而倘若石龙子忍不住对归海阁的弟子下手,他们就可以站出来“替天行道”,以解心头之恨。

    看石龙子那日在万宝楼出手如此阔绰,东华真人有理由相信,石龙子修成元丹,必是得了大的际遇机缘,囊中说不定还藏有很多真正能叫人心动的宝货。

    陈寻不会去指责东华等人生性残酷,修行不断追求更强的修为、更高的境界,谁都会生出视弱小如蝼蚁的心态,就算是他,看到凡俗间的生死别离,绝大多数时都是无动于衷的。

    只是东华真人专门跑过来碍他的手脚,就遭人恨了。

    陈寻一言不发,撤出遮挡身形的乌云,就往海飞掠去。

    陈寻以疾风之道凝结第三枚元丹,即便真阳境弟子都能修炼的御风术,他施展起来就快如流星。

    陈寻直往归海阁的海船冲去,他在半空中,血鸦就脱体而出,极瞬之间暴涨一丈有余,更是有滔天血光透漏四溢,像一枚血日从天而降,将万丈湛蓝海水都映染成赤红一片……

    看到陈寻按捺不住出手,气势凶厉的往归海阁海船扑去,东华真人也极是振奋,待要祭出灵剑往陈寻身后劈去,好友横舟真人传音道:“东华,稍慢!”

    东华真人颇为不解,另一名他邀来的元丹真人笑道:“你此时杀了石龙子,等会儿好不好意思对归海阁的那些小修弟子下手?”

    东华真人哈哈大笑,指着两名好友摇头而笑,心想他们的心思真是诡得很。

    确实,他们若行打家劫舍之事,叫人抓住把柄,以就难在济月岛立足。

    而倘若归海阁弟子都为石龙子所杀,他们又杀石龙子为归海阁弟子报仇血恨,那归海阁的宝货自然就顺理成章的落入他们囊里,没人敢说他们的不是。

    东华等三名元丹真人,如意算盘打得滴溜响,却未想从陈寻体内冲出的那头血鸦,在扑至归海阁弟子头顶的前一刻,突然折向,杀向左翼的那艘棱形海船……

    那艘海船上的散修,看到石龙子突然现形,都吓了一跳,但都以为这位元丹老怪突然杀出来,是抢夺归海阁船上的宝货,他们没有想过要跟元丹境强者虎口争食,心里难免沮丧,但也有人心里暗想,倘若联手将这个石龙子一起干掉,这一趟收获是不是更加超乎想象?只是这些想法还刚刚冒头,这些打劫归海阁弟子的散修,怎么都不会想到,石龙子身形未至海面,竟然转身就直接御使那头血鸦往他们扑杀过来。

    这些散修的法器都还没有收回,血鸦张开两尺长的巨嘴,滔天魔焰似的血光炎流,就像血红的洪水冲堤而出,往他们的头顶覆来。

    有两名天元境修士,实力颇强,及时掷出两件极品入阶法器,将血光炎流挡住,人在瞬时飞出海船,但陈寻岂容他们两人轻易逃脱?

    雷音剑阵等诸多强大术法,陈寻不宜当众施展,但对付两名天元境初期的修士,他都不需要祭用雷音剑阵,更不需要老夔、赤海他们从虚元珠里出来助阵。

    陈寻身形一闪,就像他周身的光影一阵曲折模糊,他就直接挡在一名天元境修士的身前,平淡无奇的一拳,就朝那人的胸口轰去。

    陈寻此拳看似平淡无奇,轰及那名天元境修士的一瞬时,拳头上已经聚满耀眼的血光,一拳就将这名天元境修士身穿的灵甲打得寸寸龟裂。

    这名天元境修士从半空坠落,灵甲骨裂后,肉身就变成一堆烂肉洒入海中,引得海里鱼兽纷纷跃出海面争食……

    东华真人骇然失色,顾不得藏身乌云后,震惊喝问:“石龙子,你意欲何为?”

    “这些邪修欺凌弱小,老怪我看不过去,今日诛邪杀寇、替天行道,东华小儿敢有什么意见。东华小儿,你他娘给我听着,你等三人若敢与邪魔盗匪一伙,挡着不让我替天行道,他日休怪老怪我杀你们满门,不留一个活口!”陈寻哈哈大声,声线激起无穷气浪,万丈之内的云气都被他的笑声撕裂……

    东华真人傻在那里,就见石龙子化身虹影,往四处逃散的散修杀去。

    这些散修不能聚拢在一起,哪里可能是元丹境强者的敌手?

    陈寻手起刀落,一人一鸦,飞快的收割这些散修的性命,他每杀一人,就将那人的储物袋搜出,与灵甲、法器一起都抢过去据为己有。

    这孙子哪里是在替天行道,分明是趁火打劫?

    然而,东华真人偏偏不能说他的不是,这孙子黑吃黑,偏偏还扛着替天行道的大旗。

    东华真人郁闷之极,看向两位好友。

    这两名元丹真人则摇了摇头,他们三人联手未必能将石龙子一人一鸦留下。

    石龙子今日大开杀戒,占了打抱不平、替天行道的大义名份,他们要是联手击杀石龙子,杀得了倒也罢了;杀不了留下把柄,残局如何收拾?

    石龙子是一条疯狗,定会将他们的宗门搅得鸡犬不宁。

    这样的风险,是他们不能承受的。

    “原来替天行道也这么爽啊!”陈寻扬声大笑,海水受他法水牵引,聚起百丈崖山一样的巨浪,停在他的脚下,他朝归海阁绝大多数都发蒙犯傻的弟子扬声道,“赵红绫,今日归海阁助我杀个痛快,老怪我就不再跟你们归海阁计较旧仇!”

    赵红绫也没有想到陈寻会突然现身大开杀戒,但听陈寻要她们助他黑吃黑,赵红绫哪里还不知道要怎么做?

    归海阁其他弟子虽然都没有缓过神来,但都习惯听从夫人的号令,原本还用巨弩对准陈寻,以防他对归海阁的船不利,此时则纷纷掉转巨弩,往散修海船射去。

    尾随出海的散修,根本没有想到会被归海阁弟子的反击,他们所搭乘的海船,大多数都是临时借来,哪用会有什么防御法阵或者巨弩?

    右翼那艘棱形海船,数十散修还能凭借密集的法器,将血鸦挡在千丈之外,但此时归海船祭使那头灵气所聚的巨蛟夹攻过来,仅支撑片刻,就有人扛不住腾身飞出海船,要各自逃命。

    那艘棱形海船很快就将巨蛟掀翻,实力弱小的散修,血鸦张开巨口就吞下。

    血鸦是血肉精华凝成的虚灵体,外形就像滔天血光凝聚而成。

    除了头颅部位乌蒙蒙一片,外人看不见陈寻炼入血鸦的第二元神形态外,整头血鸦就像一块巨大的透明血玉雕琢成。

    血鸦将人吞下,大家眼睛都能看到这人的全身血肉,几乎眨眼间就被血鸦化去,最后剩一具骸骨以及灵甲、灵袍、储物袋等血鸦所无法炼化的东西掉落下来。

    陈寻任骸骨落入海中,喂食鱼兽,但那些灵甲、法器以及储物袋,都毫不客气的隔空抓来,还专门将一只大袋背在身后,去装这些大大小小的储物袋。

    谁能想象血影秘术如此邪性,谁能想象石龙子竟然如此胆大妄为的反过来打劫他们?

    盯着归海阁这头肥羊的上千散修,各自搭帮结伙,分乘三十多艘海船出海,他们彼此相互提防,但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会成为元丹真人眼里的肥羊?u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