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八章 九劫炼体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看东华真人满脸怨恨的坐回去,不再多说一句恶言,陈寻猜想他刚才也应受到藏在石壁之后那人的警告。【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陈寻心里暗叹,若非不能暴露身份,他倒要看看鉴宝台石殿之后那人的修为到底有强。

    他修成三枚元丹,看似体内丹元没有增强多少,但修成元丹后,他对疾风之道、暗日魔意以及玄冥秘意的领悟又精进了一层。

    对道的领悟,玄之又玄,到底能多大限度的增加个人战力,唯有与足够强横的敌手搏杀,才能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

    此时,陈寻只能假装气鼓鼓的坐回青玉案后,将气息凶烈的血鸦收入体内。

    原先有几人还想争一争聚灵山河车,但叫陈寻这一闹,岔开了心思,心想四千万赤精铜的出价,也未免太高了一些,在场的元丹真人,大多数是济月北部诸宗门的祖师级人物,也不想在黑石城落下一个欺压弱小女修的名声。

    这么一来,这辆聚灵山河车,就顺利落到赵红绫的手里。

    赵红绫手里自然没有数千万斤的赤精铜,不过万宝楼这边也是宽容,鉴宝会结束时只需先交纳一成的定金,会给一个筹款的期限进行交割。

    看到陈寻与东华真人依旧怒目相向,万宝楼在鉴宝台上的执事长垩老,调整了一下鉴宝秩序,笑对陈寻说道:“接下来这五瓶银翼蛟鱼血,石龙前辈一定会非常感兴趣?”

    银翼蛟鱼是坠星海所出的一种妖兽,混有蛟龙血脉,筋骨制器、膏肉炼丹,尤以血液更为珍贵。

    化形天妖级别的银翼蛟鱼血,堪比血脉纯正的蛟血。

    这种宝血,对神魔炼体之人,是异常的珍贵。

    同样,陈寻若能将这数瓶银翼蛟鱼血的精华,炼入血鸦体内,血鸦也必将变得更加凝实、强大。

    在石龙上人被逐出师门、飞渡生洋到济月岛落足之前,邪修血影子早就是济月岛成名数百年的元丹真人。

    济月岛主要宗门,对血影子当年所依仗的《血影秘术》,还是颇为了解。

    至于血影子为何横死荒岛,血影秘术及血影法袍因何到了石龙子手里,济月没有几人关心,东华真人就算与血影子有几分交情,但也不会公然替邪修报仇血恨。

    此时听万宝楼的执事长垩老听说,接下来拿出来的是五大瓶银翼蛟鱼血,贵宾席间的诸多元丹真人,又禁不住往陈寻这边看过来……

    陈寻倒没有太激动,眯起眼睛,就见万宝阁的弟子托起数只约半人高的青铜瓶,登上鉴宝台。

    “五瓶银鳞蛟鱼血,每瓶一千斤,五瓶总计五千斤。无论是神魔炼体,还是用来炼制丹药,银鳞蛟鱼血都是不可或缺的奇物。这五瓶血都是采自一头结丹期的银鳞蛟鱼,诸位若有趣,则要一起收入囊中。底价一千万斤赤精铜,加价一次五十万斤赤精铜……”

    东华真人侧头看了陈寻一眼,毫不意外的应了价:“这五瓶宝血看着好像是石龙道友势在必得之物,不过本尊山里养了一头幼兽,也喜食这血腥之物……”

    旁边众人面面相觑,东华真人又不是神魔炼体的武修,银鳞蛟鱼血于他用处不大,说是为山里两头虎兽买血,实是跟石龙子卯上了。

    陈寻一改适才的咄咄逼人,只是淡然而笑,心知东华真人是欺他身为一个散修,又刚刚修成元丹,囊中应无太多的财货,又看准银鳞蛟鱼血是他势在必得之物,才故意刁难他,以报刚才的仇怨。

    “银鳞蛟鱼血是个好东西,不仅可以用来凝炼血鸦、赤海、小蛇也可以用来淬炼妖躯。你是玄元圣体,若能有银鳞蛟鱼血这样的宝物,现在就可以九劫炼体秘法,修炼金身了。”老夔藏身虚元珠中,透过神念与陈寻交流。

    九劫炼体与雷音剑诀一样,都是夔龙炼阳术衍生出来的玄诀,道理很简单,就是用风火雷等劫煞淬炼肉身,最终修炼成九劫金身,实是云洲所能见到的,最为强横的神魔炼体秘法之一。

    夔龙生前将九劫炼体修炼到第六重,妖躯经雷劫多次洗炼,才在古仙道虚的紫宵神雷下,保在骸骨没被摧毁,元神及时逃脱。

    不然的话,天人境神兽,哪里能经得住梵天境古仙人紫宵神雷的轰杀?

    陈寻想到当年西北域都护府在老龙潭的地下湖中,斩杀两头结丹灵蛟,元武侯世子姜彬得以十年如一日浸泡蛟血、淬炼肉身,之后实力暴增数倍,相信他所修炼的,也是与九劫炼体相类似的神魔炼体秘法……

    九劫炼体,淬炼肉身,修炼到极高境界,就能跟赤海他们一样,将肉身修炼成本命法宝。

    而人族修士,肉身孱弱,最畏三灾九劫,想要风火雷劫淬炼肉身去修九劫金身,本身就是不要命的玩法。

    陈寻想起最初在乌蟒时,暴雨后所捡到的那头乌鳞狡,也就是妄想接引天雷淬体、被雷火击毙……

    元丹易结、道意难修。

    陈寻也不知道他何时才能臻至元丹境圆满,他可能会在元丹停滞数百年、甚至上千年之久,而这期间他想要进一步的增强实力,就只能从神魔炼体上想办法。

    真阳、还胎、天元、元丹、法相、天人,实际上是道修的六重境界。

    人族道修,想到超脱生死,唯有一步一个脚印的跨越这些境界,最终才能晋入涅盘;例外极少。

    陈寻受玄元圣体的限制,元丹境很难修炼到圆满。

    而他倘若抛开道修之法,将九劫金身修炼到第六重,修成神魔之躯,就算无法像涅盘境修士那样超越死生大关,也跟像其他神兽妖魔一样,活得极其长久,不受人族寿元的限制,实力也将在寻常天人境强者之上。

    两条路都极其艰难,但陈寻想突破玄元圣体的桎梏,实际上是多了一个选择。

    陈寻暗中点点头,心知他此时确是要准备修炼九劫金身了,见他人已经将五瓶银翼蛟鱼血叫价到一千五百万斤赤精铜,他抬手示意,将价码直接叫到两千万斤赤精铜。

    陈寻也没有去看东华真人。

    他刚走进大殿,东华真人就挑事,陈寻嚣张以待,实是想借东华真人,将他修成元丹的事实公布于众,接下来他才可以更好以石龙上人的身份,在坠星海混下去。

    现在这个目标已经达成,他实在没有必要再跟东华真人纠缠下去。

    以前他小心谨慎,是怕别人从他修炼元丹异相中,发现玄元圣体的秘密,而他此时可以借灵元珠、元液,躲入虚元珠中修炼元丹,就算被人识破身份,也没有那么多的顾忌了。

    再有人争买,陈寻直接再以五百万斤赤精铜往上加价。

    东华真人也没有敢再跟陈寻斗气,就怕陈寻突然不再加价,他以那么高昂的代价,拿下这五瓶于他没有什么大用的银鳞蛟鱼血,只会沦为笑柄。

    陈寻最后以两千五百万斤赤精铜,将五瓶银鳞蛟鱼血都收入囊中。

    “石龙前辈,鉴宝会后,万宝楼会收取十分之一的定金,事后会有十天时间,让石龙前辈去凑其余的钱款……”万宝楼的执事长垩老,秘音传话,善意的提醒道。

    陈寻心里一笑,不置可否,心知大殿里绝大多数人,都认为他刚刚修成元丹,囊中一定修涩得很,但元丹真人里,能比他财大气粗的,还真没有几人。

    接下来的鉴宝会,陈寻还拿下两柄可炼制地阶灵剑的坯剑以及十瓶其他妖兽宝血,总计花去上亿斤的赤精铜。

    鉴宝会后,万宝楼的弟子,将一干竞争法器丹药的修士,带进大厅后的小楼进行交割。

    在过道里,陈寻喊住赵红绫,说道:“我徒儿有什么遗物,还请归还给我;其他事,我不跟你们归海阁追究,省得他人说老怪我以大欺小……”

    陈寻这样的态度,他人看了也不奇怪,心里都在想,石龙子这大概是想在济月岛落脚了吧?

    散修、邪修,可以不讲规矩,但想在济月岛立足,甚至想广招弟子建立山门,还像以往那般任性妄为,其他元丹境强者,甚至法相真人,都会极乐意站出来替天行道的……

    赵红绫从储物袋中,掏出几件物品,当成朱月莲的遗物交给陈寻。

    老夔确认万宝楼那位藏身幕后的法相境强者没有窥视这边,陈寻接过东西之时,随手将一只储物袋暗中递给朱月莲。

    赵红绫等人实力太弱,此时就让他们到鬼头礁落足,无疑是他们去送死,陈寻自然要额外替他们准备一些东西……

    从红胡子海盗的秘藏里所得大量财货,陈寻他也用不上,就将赤精铜等云洲所出的物产,都归到一只储物袋中,交给赵红绫去处置。

    陈寻走到一间宽阔的大厅里,取出一只储物袋,将大量可用来炼制法器的海兽骸骨,都堆到地上,问万宝楼的执事长垩老:“我也不是很清楚这些骸骨价值几何,万宝楼给估个价,若有不足,我再拿其他的来拆抵……”

    万宝楼执事长垩老见陈寻倒出这么多的海兽骸骨,心想石龙子这些年还真是杀了不少海兽修炼血鸦,倒也不怕罪孽缠身、会削弱自身的气数。

    万宝楼收购炼器材料都有价码,执事长垩老有天元境修为,自然将这数以百万的不同价码都熟记心中,扫过一遍,就大概知道这堆海兽骸骨价值足抵上亿赤精铜。

    执事长垩老还是让数名弟子进来造册计价,以示公允,他则陪陈寻坐在那里饮茶休息。

    “石龙前辈修成元丹,可曾想过要在济月岛开辟山门?”执事长垩老小心翼翼的问道。

    “怎么,万宝楼手里有几处灵地欲对外出垩售?”陈寻问道。

    “济月岛剩下不多的灵脉、灵穴,都为国主一脉少奚氏及赤星宫所控制,万宝楼哪里能做得了这么大的买垩卖?”执事长垩老掩饰的笑道,“但倘若石龙前辈,为少奚氏、赤星宫立下大功,或能获得灵地封赏……”

    “还有这事?”陈寻有了兴趣,倾直身子,问道,“要怎样才能为少奚氏、赤星宫立下大功?”

    济月岛纵横万里,主岛加上周边诸岛,灵脉也只有千余,都在赤星宫、少奚一族以及济月大小数百宗门的控制之下,散修想在济月岛获得一处灵脉立足,绝非易事。

    陈寻自然不会去想在济月岛立足之事,但听执事长垩老的口气,赤星宫似乎正通过万宝楼招揽散修强者,陈寻暗感或许赤星宫发掘禁地一事有关,但执事长垩老的话语间,又有意无意将少奚氏与赤星宫并列,事情透着许多蹊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