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一章 海蛇鳞皮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说个羞愧的事,我误以为昨天是周末,少更了一章,今天补上……)

    “前辈,这是在什么地方?”赵红绫茫然无知的问道,看天际透出清莹的光亮,但无日月星辰,绝非她所熟悉的云洲世界。【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杜夫人,此时在我洞府法器之中。”陈寻说道。

    一些强大的洞府法器,本身就是一方充盈灵气的巨大世界,寻常人看不到虚元灵地无时不刻都在进行新的演化,是分不清洞府天地与有灵世界区别的。

    陈寻挥手施法,在赵红绫面前打开一方明镜,将虚元珠外的景象映照进来,赵红绫才发现他们并没有离开鬼头礁,实际就身处鬼头礁的一处崖洞里,只是洞府法器另有玄奥空间而已。

    赵红绫没有猜测陈寻掩饰身份,多半是躲避比他更强大的仇家,但见他掩藏行踪之余,犹暗中相助归海阁弟子逃脱大难,知道他是作风正派的修士,心里就没有太多的畏惧,壮着胆子说道:“我夫君误以为红绫藏身海底,伤心欲绝,必会影响体内毒伤。红绫若立天道大誓,绝不对任何人泄漏前辈的行踪,还请前辈让红绫前往济月岛,与夫君团聚。”

    与杜良庸、赵红绫相处有七八个月,陈寻认可他们的人品,不然的话也不会冒险让赵红绫在虚元珠内醒来。

    赵红绫能立下天道誓言,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杜阁主体内毒煞未除,本不宜出门远行,这次怎么会不远数十万里,赶往济月岛?”陈寻好奇的问道,见赵红绫脸有犹豫,他又说道,“我就随口一问,若有什么不方便之处,就当我没有问过。”

    “倒没有不能对外人言的,”赵红绫说道,“赤星宫数年前发现一处秘地,需要精通机关阵势之学的修士破解阵法禁制。我夫君粗通机关阵势之学,也受到赤星宫的邀请。除我夫君之外,云洲还有颇多修士收到赤星宫的邀请,也就没有什么好保密的。却不知扇子崖从何处得来这个消息,他们担心我夫君借此机会与赤星宫打好关系,以后归海阁会独占阳泉与济月诸岛的海路贸易,才不择手段的破坏,甚至不惜请出毒龙尊者的弟子,对我夫君暗中下毒……”

    一些散修大能坐化之后,身后在宗门之外所留下的洞府秘地,通常都布设强大的阵法禁制。

    这些强大的阵法禁制,若是强力破解,伤亡必定惨重。

    而这些阵法禁制没有人主持,就只会循照固定的规律运行,变化不会太复杂,只要精通机关阵势,就可以慢慢的找出规律进行破解。

    赤星宫传闻有三名法相境强者,在济月国地位之崇高,有如高高在上的神灵,但赤星宫不以炼器闻名,宗门内即使有几名炼器师、阵法师,想破解散修大能所遗留的洞府禁制,还是极难,只能广邀外援。

    陈寻此前扮成真阳境散修,自然没有机会找杜良庸切磋机关阵法之学,但看归海阁三艘海船的布置,若都是出自杜良庸的手笔,说明杜良庸在机关阵法上确是有所擅长的。

    赤星宫在济月岛地位崇高,倘若杜良庸真替赤星宫成功破解禁地的机关禁制、立下大功,归海阁与济月岛的关系必将亲密异常,这绝非扇子崖所希望看到。

    陈寻此前不关心归海阁与扇子崖的恩怨,没想到背后还有这么复杂的故事,又问道:“杜夫人怎么也到济月岛去?”

    “我与良庸所生的彤儿,生来就染恶疾。夫君接受赤星宫的邀请,是为换取赤星宫炼制的一种灵丹。破解阵法禁制需要数年甚至数十年的光阴,但彤儿所染恶疾却随时都会恶化,我们这次去济月岛,我夫君会暂时留在岛上,而我得了丹药会立即返回阳泉……”赵红绫说道。

    “原来是这么回事,”

    陈寻这才恍然明白是怎么回事,先天恶疾最难救治,改命灵丹与其他能改变修炼资质的灵丹一样,都是云洲最为珍惜的天阶灵丹,而石蛇莲等灵药,仅仅是将人的修炼潜能激发出来,比天阶灵丹要差一个层次。

    陈寻心知杜良庸若不能成功破解秘地禁制,只怕要将他自己卖给赤星宫才能还此人情,没想到杜良庸、赵红庸身为修行之人,爱犊之心却如此真切,此行应是做好永别的心理准备,跟赵红绫说道,

    “那你立下天道誓言,此间的秘密,就连杜阁主也要瞒着。知道太多,对你们夫妇有害无益。待附近有海船经过,你可以伪装成受伤,被过路海船所救,待他日有缘再见,我另有他谢……”

    “多谢前辈体谅。”赵红绫施礼道,当下就对天道发誓,绝不泄漏她所知的一切事,绝不会探究陈寻的身份与行踪。

    他们虽然身处虚元珠中,但陈寻还是能感应到浩然天道的一丝波动。

    修行越是精深,天道大誓的束缚越强,轻易违誓,就会遭受心魔大劫。

    当然,修为浅的,天道大誓的束缚就弱了,凡人指着老天骂娘都没有关系。

    陈寻还是颇为相信杜良庸、赵红绫的人品,知道他们实际要远比宋玄异等人值得信任得多。

    赵红绫不会主动将他的秘密说出,而立下天道大誓,旁人若想从她的神魂搜查他的秘密,也会受到天道大誓的反噬。

    “若是方便,我想交换归海阁的一份详细海图。”陈寻又说道,宋玄异等人飞渡海域都如此狼狈,若能有一份阳泉到济月岛之间的详细海图,就方便太多了。

    赵红绫见储物袋还在身上,情知陈寻若想要,完全可以自行拿去,忙将她随身携带一份详细海图拿出,说道:“前辈出手相助,归海阁才幸免覆灭大祸,这份海图是红绫应谢前辈的。”

    “此前相助,算是归海阁载我的船资,一码归一码,我也不习惯欠谁的人情,”

    陈寻哈哈一笑,将海图接过去收入须弥戒中,掏出一枚海兽的气血元丹递给赵红绫,说道,

    “这枚气血元丹,虽不能改命换体,你服用下去,于你修为颇有助益,但要记住一点,谎话得编圆了。”

    六头海兽的尸体,事后都叫陈寻找到,但就采到一枚气血元丹,也算不上多高,但对修为才还胎境初期的赵红绫来说,却是大补丹药。

    赵红绫完全可以说她与海兽的尸骸被海底乱流卷到一起,才意外获得这枚海兽元丹。

    赵红绫自然知晓元丹的珍贵,喜不自禁的接过来,连声感谢。

    陈寻又说道:“以你的资质,应有修成灵元的潜力,但修炼道法差了一些,是以没有太大的成就。我此时要掩藏行踪,不能传你功法,但你要记住一点,若无开辟九条灵脉的希望,不要轻易突破……”

    **********************

    海客门派都有自家弟子以血泪摸索出来的独门路线,非是一定要经过鬼头礁才能前往济月岛。

    事实上,常常大半年都未必能有一艘海船通过鬼头礁。

    红胡子等海盗据守鬼头礁,干的也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的买卖。

    等了十数日,不见有海船经过,赵红绫又心切与杜良庸相聚,陈寻就护送她飞到数千里外,送她安然无恙的搭上一艘过路海船,才返回鬼头礁。

    这附近海域离济月岛颇近,已经没有太强横的妖兽。就算遇上强横海兽,被迫在海上恶战,济月岛附近能认出他来的修士已经是极少,陈寻行事也就没有太多的顾忌。

    随后数日,陈寻又将红胡子海盗在鬼头礁上埋藏财货的几处秘|洞都挖出来。

    济月国靠海吃海,从附近海域所获得的奇珍异宝颇多,但诸岛缺乏炼器的金石材料,也缺乏精擅炼器的炼器宗门,从鬼头礁所挖出的海盗秘藏,就清晰的反应出济月诸岛国与云洲诸郡海路贸易的特征。

    数百锭重逾万斤的赤精铜锭,上千柄灵剑法器的坯材,大量可以用来炼制法器的海兽鳞皮筋骨,以及大量装满可以入药炼丹的海兽膏血器脏的铜瓶、玉瓶,红胡子这伙海盗还没有找到机会脱手,堆满好几处秘|洞。

    炼器材料都收入虚元珠囤积下来,此前为炼制赤海号消耗得许多,这次刚好能补足回来。

    一些低级海兽的膏血器脏,陈寻都丢给赤海、蛇无心食用。

    赤海、蛇无心在虚元珠里还没有完全达到灵肉合一的境界,相当于元神精魄与妖躯百骸之间存在一层后天形成的玄壁,但已经进行一些最基础的修炼。

    他们食用这些膏血器脏,妖躯气血真阳还得到极大增强,就能加速修炼。

    老夔则必需先要在残骸上重朔肉身,待形成新的百骸窍脉之后,才能进行最基础的修炼,道路更为艰难。

    不过陈寻禁制赤海、蛇无心生食这些膏血器脏,教导他们一些简单的炼丹法门,用九兽炼阳炉将这些膏血器脏与一些灵草药物相合,炼制成丹药后服用。

    一为充分吸收这些膏血中的真阳药性,更为磨去赤海、蛇无心的噬血魔性,省得他以后疏乎,他们跑出去犯下食人的天道大祸。

    红胡子这伙海盗,最珍贵的秘藏则是一张海蛇鳞皮。

    海蛇鳞皮里外都布满暗金色的妖纹,而将鳞皮剖开来,能看到妖纹实是立体的渗入鳞皮的每一细微之处……

    暗金色妖纹繁复、玄奥异常,陈寻将这张海蛇鳞皮置入最为精纯的青莲焰中炼化,差不多要二三十息的时间才能烧穿一点,天生就是最顶级的地阶灵甲。

    陈寻相信这头海蛇异种,本身的血脉就不比海中蛟龙稍差,又堪堪修炼到化蛟的境界,实力更是强横无比,非法相境巅峰强者或绝强宗门势力不能斩杀。

    陈寻很难相象这张海蛇鳞皮,会落入红胡子海盗的手里。

    老夔判断,这张更可能是异种海蛇化蛟时蜕下的鳞皮,意外被渔民或者实力弱小的势力所得,最终又意外落入红胡子海盗手里。

    整张海蛇鳞皮铺开足有六丈宽、二十丈长,在炼器宗门手里能制成上百件最顶级的地阶灵甲来。

    陈寻短时间内不会返回梧山,心里则想,若是用整张海蛇鳞皮将赤海号包覆起来,岂不是都不要防御法阵,赤海号就能承受法相境强者的重击破坏?r1058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