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章 红绫醒来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石龙上人的反应也是极速,看着儿臂粗细的一道雷柱轰过来,身上透出的茫茫血光,就在胸前汇成一面血光小盾。【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血光盾一尺见方,血光凝实有如实体,盾面上密密麻麻凝聚的都是玄奥的符纹,轰然与儿臂粗细的雷柱撞在一起,血光盾被打歪到一旁,但也将威力奇大的雷柱击碎,在空气里滋滋的炸响。

    石龙上人胸口气血浮动,没想到从背后偷袭之人实力如此之强,他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一步,被完全逼进崖洞里。

    黑黢黢的崖洞,景色陡变。

    哪里是崖洞,明明是另一方天地。

    有天有地,有莲菱生长的湖泊、有芳草如茵的坡地,有灵木秀颀的密林……

    这要是袭敌所布下的幻阵,未免太真实了一些。

    石龙上人看向在他之后走进崖洞的青年,见他绍九柄碧光莹莹《无〈错《的灵剑悬立,心里更是惊骇。

    剑阵?

    剑阵与法阵一样,实是修士在灵海凝聚阵法禁制,控御灵剑、发挥无上威能。

    还胎境后期的修士,洗炼开辟多条灵脉,理论上就都能修炼剑阵。

    只是剑阵主要是以自身灵力、灵元摧动,非法力雄浑强大者不能御使。

    通常唯有天元境中后期、体内灵元浑厚到一定程度的修士,才会尝试修炼威力强大的剑阵。

    若无地阶等强力法器,有些天元境巅峰强者,也会将一些小型防御法阵随身携带,当成御敌的利器祭用。

    道理都是相通的,只要自身灵元足够雄浑强大,以自身灵元摧动法阵运转,四柱山河阵当然可以携带上战场与敌搏杀,威力不在一般的地阶法器之下。

    所谓的地阶法器,只不过是将复杂玄奥的阵法禁制炼入一件法器当中而已。

    “你是什么人,这是什么地方?”红胡子为免石龙上人误会杀局是他所布,抢先冲着青年扬声厉喝,祭用石斧就是一道黑光斧影劈过去。

    石龙上人当然不会误会红胡子,以红胡子的性子,要有这样的手段,早就耀武扬威去做大买卖了。

    陈寻悬空浮立,平静的看着红胡子劈来的黑光斧影。

    石龙上人有天元境巅峰的修为,陈寻想独力收拾他,还要费一番手脚,红胡子区区天元境初期,陈寻都懒得动用剑阵,只是摧动一柄灵剑,就将黑光斧影劈散。

    “你们在我的洞府之中,想要出去容易,只要你们两人能联手打败我就行。”

    陈寻在鬼头礁数日,早就发现红胡子暗藏财货的崖洞,就想着红胡子倘若返回鬼头礁,第一时间必会进藏宝洞看财货是否还在,他就在这崖洞里守株待免,没想到将红胡子与石龙上人一起逮到。

    他们此时所处,就是在虚元珠内。

    倘若在鬼头礁上空打斗,陈寻担心会惊动过路的修士,此时将红胡子、石龙上人逼入虚元珠中,陈寻既不用担心会暴露行踪,更不担心石龙上人或者红胡子能凭借遁术逃走。

    红胡子也是光棍一个,情知此事难以善了,就摧动手中石斧,挥劈出茫茫斧影,黑光幢幢,都要将虚元境本就不那么敞亮的天空遮闭成黑夜。

    石龙上人满心惊疑,暗感他们若是被困在洞府之中,他们是要杀了眼前之人才能脱困,但再差的洞府也是天阶至宝,内部必是阵法机关重重、杀机森然才对,怎么会如此平静?

    石龙上人怎么都想不到,他们实际身处生机蓬勃的有灵世界之中,但见红胡子已经摧动杀招,他手里也不稍慢,无数血影流光从体内释出,在头顶三尺虚空中,凝聚一头血色三足巨鸦,张口就喷出一道道血光炎流,往陈寻射去。

    见石龙上人、红胡子不负他所望,确是有些保命的门道,陈寻也不再保留,又有二十七柄雷音灵剑从须弥戒释出,层层叠叠的悬浮在他的绍。

    雷音剑阵第四层。

    陈寻以前专注修炼玄衍战阵,是因为面对汹涌而来的低等魔物,诸多战魂傀儡通过玄衍战阵联结起来,更利于群战。

    三到四组战魂傀儡通过战阵,将灵力、灵元汇聚到一点一面,每一点、每一面上的攻击力及防御力都会急剧飚升,但组成玄衍战阵的战魂傀儡身形转变之速度不会难以提升,玄衍战阵的变化转动就会受到限制。

    真正与强敌单打独斗之时,玄衍战阵就会暴露不够灵活的弊端来。

    雷音剑阵才是单打独斗、搏杀强敌的更强法门。

    陈寻以前还从来施展过雷音剑阵第四层,但他修成元神之后,神识之强大,甚至都远在一般的元丹境强者之上,此时自有御使第四层雷音剑阵的实力。

    御使剑阵、法阵,最考验修士的神魂修为,唯有神魂修为足够强大,才能将神识延伸到剑阵、法阵的第一处细微角落,演绎法阵、剑阵无上的变化。

    虽然第一次施展雷音剑阵第四层,但随着茫茫剑气升腾而起,一道道电蛇雷光在剑阵四周汇聚,陈寻暗感神识还有继续延伸下去的潜力。

    又是九柄灵剑从须弥戒释出,加入到剑阵中来。

    雷音剑阵第五层。

    神识还有延伸下去的潜力。

    又是九柄灵剑从须弥戒释出,加入到剑阵中来。

    雷音剑阵第六层。

    此时,陈寻才觉得心神有些吃力,没有再勉强施展雷音剑阵第七层。

    随着茫茫剑气升腾汇聚,剑阵四周汇聚的电蛇雷光越来越密集,层层叠叠,仿佛浅金色的雷光电网,将陈寻护在核心,红胡子、石龙上人疯狂攻来的黑光斧影、血光炎流,触之就纷纷崩解……

    这些电蛇雷光看似细小,尺把来长,但条条都呈淡金色,显示陈寻御使雷音灵剑,已经将雷系法力凝炼到一个新的境界。

    看到五十四柄灵剑裹在陈寻绍,石龙上人就肝胆欲裂,且不管眼前这人体内的灵元,能不能支撑如此强大的剑阵,但就神魂修为,就要比他所结交的元丹境强者强过数倍……

    “杀!”陈寻可不管石龙上人心里怎么想,虚元灵地还很脆弱,经不住太剧烈的灵力波动,他祭出最强杀招,就是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诛杀两名强敌。

    陈寻见红胡子、石龙上人拿不出更强的手段给他喂招,无数淡金色的雷光电蛇在他胸前汇聚,飞快凝炼成一缕暗金色的剑芒,仿佛一颗流星,从长空划过,就以无可抵挡之势,往红胡子、石龙上人的首级抹去……

    赵红绫醒过来时,正好看到石龙上人、红胡子两人首级被剑芒割断,人与首级都从半空坠落下来,随之就有数道青色的炎火将他们的尸首包裹起来,很快就焚烧成灰烬。

    一头凶厉无比的六爪翼魔从林子里扑腾着巨大的骨翼|飞出来,在半空呱呱直叫,大声抱怨:“赤海憋了都有一年,好不容易能捞到能吃的,主人怎么就将他们焚成灰烬了?”

    那个叫宗勋的青年,似乎完全无畏这头六爪翼魔,一脚就将气息比元丹境强者还要强横的六爪翼魔踢飞千丈远。

    “这是怎么回事?”

    赵红绫发现自己躺在一艘巨船的甲板上,自她在海水里被击昏过去,之后所发生的事情全无记忆,宗勋的修为什么时候强到这种地步,难怪一切都是自己在做梦?

    这时一个巨大的身影从空中俯看过来,赵红绫吓了一跳,惊坐起来,眼前巨大的身影完全就是一个少女,只是身高得惊人,仅一张脸就有两丈巨大。

    虽然这张脸大得惊人,但眉眼鼻唇却又出奇的精致、漂亮,还透漏天生的媚惑!

    神魔!

    唯有神魔才能长得如此巨大。

    “哦哈,我的小肉肉醒过来了!”赤海被陈寻踢了一脚,心理完全没有留下什么阴影,看到赵红绫醒过来,就兴奋的飞过来。

    赤海腹下双爪抓住着船舷,炎火一样的眼瞳跟灯笼似的探过来,伸出鲜红的长舌头舔着长满细齿的嘴唇,恨不得先在杜夫人娇嫩的脸蛋上舔两下、过把瘾。

    赵红绫差点被吓晕过去,脸色惨白的看着眼前这一切。

    “赤海太调皮了,杜夫人没有被吓着吧,”陈寻飞过来,袖手卓立船头,笑盈盈看向赵红绫,说道,“我不欲他人知道我的行踪,才掩护身份搭乘归海阁的船出海。未曾想一路都风平浪静,没有遇到什么波折,经过鬼头礁时,却叫这群海盗坏了事……”

    “我们并没有识破你的身份,你完全可以悄无声息的走掉,你捋我过来,是为何意?”赵红绫声色俱厉的问道,娇弱的身子下意识的往后缩,心里实是恐惧到极点。

    陈寻挥手聚来一团云气,下一刻,这团云气就化成一面明镜,将十数日前在鬼头礁东面海域发生的一切,重新呈现在赵红绫的眼前。

    赵红绫这才知道海盗所控制的四头海兽突然发狂,实是陈寻暗中施法所为,若非陈寻暗中相助,归海阁的弟子早就被石龙上人与这伙海盗击溃,绝难有几人能够幸免于难。

    看到宋玄异等人赶到,赵红绫彻底明白,陈寻只是不想在宋玄异等人面前暴露身份,才悄然带她从海底离开。

    “红绫错怪恩公了。”赵红绫站起身来,敛身施礼道歉。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