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章 灵池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眉头微蹙,没想到宋玄异、陶思月等龙门宗弟子,竟然在此时出现在鬼头礁,看他们身上灵甲残破,有几人神色委顿,多半是一路御空飞行强闯过来。【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看他们咬牙切齿的诛杀落水海盗,陈寻猜测他们这一路应是吃了不少的苦头,或许半道有弟子伤亡殒落也说不定。

    龙门宗十二大真传弟子,宋玄异名列第四,战力之强,不比常曦稍弱,单打独斗,陈寻远不是他的对手。

    虽然在千魔沙海曾并肩作战过,但陈寻并不觉得他与宋玄异就有多深的交情,又担心此时让杜夫人浮回海面,极可能会被宋玄异看出蹊跷来。

    趁着宋玄异等人掣使剑光、剑气,正全力诛杀落水的海盗之时,陈寻收敛心神,伸手抓住杜夫人柔滑的手腕,任海底汹涌的暗流将他们两人的身体卷住,往远处拉扯。

    坐在海船上见附近的海面风平浪静,湛蓝的海水就像是嵌入天地间的巨大碧水,但潜入海底,才知海底的暗流诡异凶险,汹涌的水漩暗流,像一道道无形的绳索,将人紧紧束缚住,往鬼头礁深处的海域拖……

    陈寻暗感奇怪,自然之风水,都顺地势而流淌,海底洋流通常只会沿着礁岛的边缘往一个方向流动,断没有直接将人及鱼兽直接往礁岛根部拉扯的道理。

    陈寻想挣脱水漩暗流的束缚,自然是简单之极,但他不想被宋玄异等人撞破行踪,又要悄无声息的离开这片海域,只能任这些怪异的暗流将他们往鬼头礁的深处拖去。

    渐渐靠近鬼头礁深藏在海底的礁盘,湛蓝色海水的颜色渐渐变深,陈寻能看见离礁盘更近的海水瞬间冻结起来,又瞬间被漩流巨大的拉扯力撕成粉碎。

    除了陈寻他们外,还有许多落水海盗、归海阁弟子的尸体以及无数弱小、无法挣脱暗流水漩吸扯力的鱼兽,都被暗流卷到附近来,但靠近礁盘百丈范围,就会在瞬时间被冻住,然后被漩流绞成粉碎。

    看住礁盘底部百丈范围内的水温低得惊人,而礁舟洞穴的水流吸力也大得惊人,陈寻心里也是震惊不已,甚至看到有好几件灵甲被水流卷入洞口,也这样被绞成粉碎。

    陈寻缓缓接近礁盘,但他伸脚刚踏进满是碎冰的海域,瞬时间气血就差点被极其浓郁的玄寒煞气冻结,体内灵元在飞快的消耗,才勉强保持百骸不被玄寒煞气侵入,而杜夫人的修为低微,又叫他封住五识,娇躯瞬时就被冻上一层蓝汪汪的寒冰……

    陈寻没想到在这深海底,一步之遥差距竟如此巨大。

    一步之外,虽然漩流惊人,但只要有还胎境修为都能轻易争脱,而一步之内,玄寒煞气浓郁,哪怕就算是元丹境强者都不敢滞留片刻。

    陈寻只得先将杜夫人收入虚元珠中,他附在一处礁石上,犹豫着要不要靠近一些探个究竟。

    赤海在虚元珠里,看到陈寻将个美人送进来,兴奋得大叫,拉来蛇无心围过来,低头看杜夫人的裙裳都湿透,湿贴的裹在娇躯上,丰乳、纤腰、肥|臀的诱人曲线纤毫毕露的逞现出来,脸蛋叫阴寒煞气侵有些发白,却是那么的精致娇媚,赤海嘴里的口水都差点滴到杜夫人的小脸上。

    “老夔,你说主人将这个女人送进来,是准备让我们红烧呢,还是清蒸啊?”赤海留着哈濑子,问老夔。

    老夔甩尾将赤海抽出千丈远。

    “老夔,能不能给我剩点大腿上的肉!”赤海可怜巴巴的说道,但不敢凑上前来跟老夔抢食。

    陈寻不理会赤海在虚元珠里胡说八道,疑惑的问老夔:“这边的地势怎么如此奇怪,一步内外差距怎如此之大?”

    “这是天然形成的一座灵池。”老夔说道。

    “灵池?”

    “鬼头礁盘底部有一眼玄寒煞脉,但鬼头礁的地形,却又恰相当于一座巨型的汲灵法阵,将煞脉源源不断产生的玄寒煞气锁死在距礁盘百丈范围之内,是不是就像一座灵气池子?”老夔说道。

    陈寻恍然大悟,心想天地之间还真是无奇不有,没想到鬼头礁竟然是一座天然形成的汲灵法阵。

    左青木所创及他之后推演的聚灵法阵,能汇聚天地灵气,而汲灵法阵则另一种能将天地灵气锁住、进行储存的阵法禁制。

    鬼头礁底部的玄寒煞脉也许算不上有多强,但源源不断产生的玄寒煞气都被鬼头礁特殊的地形锁死在这片区域内无法散溢出去,数万年、数十万年累积下来,玄寒煞气将精纯到何等地步?

    “此地距济月诸岛不过两三万里海域,济月诸岛的强者,怎么可能没有发现此地?”陈寻疑惑的问道,“鬼头礁怎么搞得乌烟瘴气?”

    鬼头礁作为天然的灵气池子,内部的玄阴煞气浓郁得超乎想象,对修炼玄阴|道诀功法的修士而言,可谓是修炼的圣地。在济月开国之前,赤星宫在这片海域就存在上万年之久,不至于没有发现这处灵地。

    “鬼头礁的地形太特殊了,看漩流往礁盘内部流动,里面可能还有一处水眼,”老夔说道,“鱼兽尸骸被吸入鬼头礁底部,产生大量的尸煞同样被锁死在这一小区域内。这座灵池实际上早就被尸煞所污染,就算赤月岛的修士早就发现此地,也无法用来修炼……”

    陈寻贴着礁盘底部潜行数十里,看不到半点人工雕琢的痕迹,尝试将神识延伸进去,就见礁盘的内部孔窍四通八方,漩流更是湍急险恶,层层叠叠都是鱼兽或遇难海民的尸骸,简直就是一座巨大的海底坟场,尸煞早就将海水染得浓黑如墨,甚至比魔墟口泄出的魔煞还要凶厉百倍!

    陈寻没想到鬼头礁竟然是这么一处绝地,难怪济月国的海民将其称之为鬼头礁。

    虽然鬼头礁内部的玄寒煞气无法利用,但鬼头礁如此特殊的地形,对陈寻来说,则是可遇不可求的一次机遇。

    天痕地势,道蕴天成。

    人族修士所悟的术法神通、阵法阵势,起源无不是师法天地。

    鬼头礁既然是一座天然的汲灵法阵,陈寻怎么会错过,不好好研究一番?

    陈寻打定主意要在鬼头礁留一段时间,但不确认之前逃跑的红胡子与石龙上人会不会返回,他先从海底浮上去,将身子藏在鬼头礁浅水黑灌丛中,观察外面的形势。

    说来奇怪,灵池所涉及的范围仅限于礁盘根部,倒是水眼吞吸海水,带动海面上的空气倒灌,一些禽鸟飞过,也会被吸扯下来,灌木丛里也落满层层叠叠的鸟兽尸骸。

    宋玄异等人早就将落水海盗诛杀干净,他们此时正站在归海阁的海船上落脚歇息,看情形他们是要搭乘归海阁的船去济月岛。

    杜良庸等人则马不停蹄的打捞落水的伤者、归海阁弟子的尸体……

    杜良庸更是数度亲自潜入水。

    陈寻知道杜良庸潜入水是寻找妻子赵红绫的下落,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但他只能无动于衷的看着这一切。

    三天之后,归海阁的海船终于重新扬帆前往济月岛,这片海域又恢复一如既往、鬼域一样的平静。

    两道流影从远处天际掠来,在鬼头礁的上空停住身形。

    红胡子、石龙上人两人见机溜得快,没有成为宋玄异剑下发泄的亡魂。

    石龙上人却是无所谓,这次不能杀了杜良庸,以后有的是机会。

    几十年拉起来的部属,就这样被杀了一干二净,红胡子则是欲哭无泪。

    “有什么好伤心的?你坏事干绝,带着一群人,看着声势极大,还有落脚之地,其实是个累赘,迟早有一天会被人杀上门来,你逃都没有地方逃去,”石龙上人见红胡子还恋恋不舍的看着脚下的鬼头礁,催促道,“你赶紧收拾一下,我们不能耽搁太久。龙门宗的那几个杂碎,自谓替天行道,却个个心狠手辣,难保他们不杀个回马枪。”

    想到宋玄异那几人气势如虹的凌厉剑芒,红胡子心头发忤,但听到石龙上人连声摧促,他心里更是嘀咕,石龙上人催促他将藏在鬼头礁崖洞里的家底都起出来,会不会藏有别的心思?

    红胡子自以为单打独斗,远非石龙上人的对手,但此时要摆脱石龙上人,也太着痕迹了一些,垮脸笑道:“带着一群儿郎虽然累赘,但这些年所获甚丰。刚才逃命,石龙上人您老没有弃我而去,我这些年在鬼头礁积攒不下财货,石龙上人等会儿可不要跟我推辞,请拿走一半。”

    “好说,好说,”石龙上人说道,“我要杀杜良庸,还需要你助我,你就算什么都不给我,也不用担心我会对你不利。”

    红胡子嘿嘿一笑,就往鬼头礁那根最高的一座石崖飞去……

    石龙上人跟在后面,心想红胡子藏东西还真有一套,他此前几次站在那座石崖上都没有发现异常,没想到红胡子真将这些年所积累的财货都藏在那里。

    红胡子飞到石崖顶解开禁制,咔咔声中,石崖的底部就露出一口丈许高的洞穴来。

    红胡子看到洞底所堆的几只大檀木箱子丝毫无损,心里盘算着此处所藏的财货能不能满足石龙上人的胃口,倒没有注意到有什么异常。

    石龙上人防备红胡子有可能会对他不利,心里一直保持警惕,踏入崖洞的一瞬间,就觉心神略有恍惚,暗感不妙,祭出血云铲的同时,身形就往后暴退,却不想红胡子没有什么异动,汹涌如恶浪的杀机却从身后扑天盖地的覆来。

    石龙上龙动作也是极快,心念转动间,身上就透漏一层滢滢血光,转身看到一道儿臂粗细的雷柱就朝他当胸劈来:

    “你也给我进去吧!”r1058

    varwosoadfig={cid:"23130",aid:"1036"};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