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章 鬼头礁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七章鬼头礁



    陈寻扮成真阳境散修,就没办法像还胎境修士那般,御气飞入空中,眺望鬼头礁,但他私下里捉住一只海鸟,炼入精魄,代替他的眼睛,从高空俯瞰辽阔的海面。【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爱玩爱看就来网。。

    鬼头礁,实是一片方圆千里的礁岛群,看着像是一头横躺在海水里的恶鬼。最大的一座礁岛,约两三百里方圆,形状看着就像是一只骷髅鬼头,岛上覆盖黑色的灌木林,边缘浅水里礁石嶙峋险恶,恶浪汹涌……

    礁岛以外的海水湛蓝如玉,而礁岛群内围的海水却是深黑一片,礁岛深处有阵阵阴风煞气透漏,海风拂过礁岛群,似乎都变得黏稠沉重起来,有禽鸟无意间闯入礁岛深处,很快就扑楞着翅膀无力的坠落下去。

    无数禽鸟尸首,层层叠叠的堆积礁岛上,腐烂的血肉,更是叫这阵阵阴风煞气越发的凶厉。

    陈寻没有想到,这一片礁岛郡竟然是一座天然能汇聚阴煞毒瘴的煞阵。

    那些腾空观察礁岛的还胎境修士,看此情形,背脊都生寒气,都知能据礁岛生存的海盗,多半是修炼阴煞毒瘴的邪修。

    换在其他地方,他们或许不畏这些邪修,但在礁岛附近,人家占据天时地利,于他们就极为不利了。

    礁岛群以西的海域,风急浪恶,水势极其凶恶,一道道乌沉沉的巨大旋风,挟带雷电,轻易就卷数百丈、数千丈高的水龙,三艘海船只能从礁岛群东面相对平静的海域通过。

    看着礁岛内没有什么动静,大家心里都默默祈祷,希望这伙海盗早就出海掠袭其他海船了,而错过他们这一波。

    陈寻所控制的海鸟,顶着凛冽的巨风,飞在三四千丈的高空中,所眺望的范围要比其他御气飞上百丈天空的还胎境修士远得多。

    就在前面两百里处的海面上,数以百计的海盗正静静站在数头巨大海兽的背脊上,等候三艘海艘循着既定的必经之路一头撞过去。

    陈寻控制海岛稍稍飞低一些。

    静伏在海水的数头海兽,每头都有二十数丈长,背脊平阔,像是浮在海面上的船板,四周却又长满的乌黑棘刺,像一杆杆精铁铸造的刺矛倒插在侧背上,巨嘴扁而宽大,雪亮的巨齿在湛蓝的海水闪烁寒光,八条细长的巨足缓缓的划着水……

    站在海兽背上的海盗,都袒胸露乳,像铁疙瘩一起隆起的肌肉上密密麻麻都是怪异的魔纹,跟镌刻在法器之上的玄符秘篆一样,隐约牵动天地间的神秘力量。

    赤海修炼到一定境界后,能将妖躯当成本命法宝修炼,骨翼、利爪生出暗金色的妖纹,能借天地之力。

    不仅赤海等魔族可以如此,云洲诸多惯以强横妖躯与敌搏杀的妖兽,在修炼到一定境界后,都会将妖躯最强部位修炼成本命法宝,但很显然,这些海盗身上的魔纹,却是纹上去的。

    陈寻听阿公宗图生前说过,西荒深处也有不少蛮荒部族的蛮武,会在身上纹刻蛮纹,实际是将自己的肉身当成符器、法器炼制。

    这种办法,能在最短的时间大幅提高蛮武的战力,但这种通过后天在肉身上纹制蛮纹、强行汇聚天地之力的作法,有着极严重的弊端。

    蛮纹在短时间内看似能极大强化蛮武的肉身,但百骸窍脉深处却无时无刻不被过于暴烈的天地之力所摧残,通常三十岁过后,肉身就会垮下来,在痛苦煎熬中死去。

    陈寻看这些海盗赤露的胸背间密密麻麻都是魔纹,透漏极重的煞气,几乎都以真阳境巅峰以上的战力,他眉头微蹙,归海阁想凭三艘海船强闯过去,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这群海盗中,有十数人实力最强,都穿着玄甲护身,但都极其剽悍的露出半片膀子,身上所纹的魔纹更为细密,几乎个个都堪有还胎境巅峰的实力。

    而在这群海盗身后,还有一名体形壮硕的身影,身穿一件朱红色的道袍,透漏极强的气息,竟是一名天元境后期的修士。

    陈寻所控制的海鸟飞得略低了一些,引起朱袍修士的注意,抬头一道赤芒就打了过来。

    陈寻为了掩护身份不暴露,自行将海鸟体内的精魄震散,任那道赤芒将海鸟打成一团烂肉从空中坠落。

    朱袍修士长袖一挥,一股吸力就将旋风似的将三四尺长的鸟尸卷了过去,见鸟尸没有任何异常,看不出有被附魂的样子,想不透刚才被窥视的感觉从何处而来,蹙着眉头喃喃自语道:“真是奇怪了,难道是这头呆鸟都生出灵性了……”

    朱袍修士颇为后悔,要是这头呆鸟生出灵性,这么击毙就有些可惜了。

    “石龙上人,你发现什么了?”一名身穿海兽皮甲、脸上长满红色虬须的海盗,见朱袍修士拿着一团海鸟的烂肉蹙眉而看,飞过来问道。

    “没有什么,本尊就是看这鸟不顺眼。”朱袍修士将海鸟丢下海中。

    “石龙上人要是有什么不顺心,待干过这一票,我可以率儿郎随石龙上人,进济月岛杀个痛快。”

    朱袍修士蹙眉说道:“本尊此行助你,是要杀朱良庸、赵红绫为我惨死的徒儿报仇。除此之外,与你们没有其他干系。杀上济月岛,红胡子你不要命就罢了,不要拉上我。赤星三尊闭关修炼,但那些个元丹真人,随便撞上哪个,你红胡子手底下这点人,能填人家的牙缝吗?”

    “我听说白水洋的仙人遗址又露出海面,赤星三尊说是闭关修炼,指不定借口闭关,人早就去白水洋去发掘仙人遗址了,”红胡子海盗嘿然一笑,“白水洋那边的肥肉,咱们分不到一块,只能想办法去济月岛分一杯羹了。”

    *******************

    “这一战,没有办法打啊!”老夔元神修为要比陈寻强出极多,不需要通过控制傀儡海鸟,就能知道周围两三百里方圆的一切动静,他藏身虚元珠内,通过神念与陈寻交流。

    陈寻看向站在身边的归海阁众人,心知他若想继续掩藏身份,归海阁跟诸多随行的海商护卫,很难抵挡住这群海盗的强攻。

    归海船三艘海船,还胎境修士有三十人,但还胎境后期修士仅五人,其他二十多人多仅有还胎境初期修为。

    朱良庸修为也没有完全恢复,实力仅与还胎境后期修士相当。

    他们这些人一拥而上,都未必是那个朱袍修士与红胡子海盗首领的对手。

    三艘海船虽然有十二座小型的防御法阵,但海盗所御的数头海兽亦不容小窥,数头海兽从侧面猛扑上来,十二座小型防御法阵能抵挡多久?

    陈寻摸着下巴,心思转动极快。

    五个月来搭乘海船出海,与归海阁众人相处颇为愉快,要是什么都不做,就看着归海阁老小数百人丧命鬼头礁,陈寻也于心不忍,但他要怎么做,既能助朱良庸他们击退海盗,又不暴露身份?

    很快,朱良庸等人也发现前面海域的异常,想要改变航向,从外侧绕过。

    海盗的反应更为敏锐,很快就分剩数头海兽,破浪袭来。

    一道虹影更是迅疾无比,就像流星驰来,在千丈外停住身影,朱袍修士站在一片乌云之上,祭出月牙铲状的法器,闪烁血光,眼睛凶恶的盯住三艘海船,等海盗从两侧包抄过来,再发动攻击。

    看见朱袍修士,朱良庸脸色剧变,手抓住船舷,扬声喝道:“石龙上人,你在阳泉也是有名有姓之人,今日竟与恶寇为伍,不怕传出去,龙门宗会悬拿你的首级吗?”

    “把你们杀干净,不就什么消息都传不出去了吗?”红胡子身形稍慢,但也很快飞到朱袍修士的身侧,手里所持竟然一柄巨大的石斧,似早就将三艘海船视为囊中之物。

    “我只为我惨死的徒儿报仇,朱良庸、赵红绫,你们倘若割颈自刭,今日归海阁与红胡子的恩怨,我绝不参与。”朱袍修士阴沉着,一字一顿的说道,他人虽在千丈之外,但声音飘来,众人听了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阴寒。

    红胡子嘿然一笑,说道:“我只为船上财货,你们将海船跟财货留下,归海船与石龙上人的恩怨,红胡子我也绝不参与。”

    “朱月莲为扇子崖唆使,袭杀我妻,死有余辜,石龙上人你也是修行有为之人,难道连这点道理,都需要人教?”朱良庸沉声喝道。

    红胡子这伙海盗虽然难缠,但他们犹有一战之力,但他怎么都没有想到石龙上人竟然也早就在鬼头礁候着他们,脸色阴晴不定,更担心此事未必就有石龙上人为其徒报仇这么简单。

    “废话少说,你们若不能将财货留下、割颈自刭,就凭手里的法器说话。”红胡子挥动手里的石斧,就见古朴之极的石斧透出一道石斧形状的虚影,极瞬之间黑光闪烁,石斧虚影就暴涨到二三十丈巨大,就往船头劈来

    海船法阵及时启用,四周海水涌动,十数根透漏寒气的雾柱从海水中升腾而起,极瞬之间在船首聚合一面雾盾挡在劈来的石斧虚影之前。

    轰然一声,雾盾就被击散,化作无数冰渣子落入海水,然而石斧虚影却未完全消失,甚至更为凝实,化作一道黑光巨斧继续往船首辟开。

    朱良庸身侧的四名归海阁执法长老,一起祭出法器,才合力将这道黑光巨斧击散,天地元气则在这一刻剧烈的波动。

    这一击就试出双方实力的强弱,归海阁的四名执法长老都有还胎境后期修为,脸色浮白,显然刚才硬生生扛住红胡人的石斧一击,绝不好受。

    虽说三艘海艘共有十二艘防御法阵,但这样强度的雾盾挺多凝聚百次,之后需要三五天才能重新汲足耗尽的灵气。

    看着数百海盗都聚集到两头海兽背上,空出来的四头海兽从左右逼近三艘海船,大家脸色都不好看。

    如此巨大的海兽,体形竟然不比海船稍小,极速游动时,汹涌的巨浪就像石崖一样立起,这种海兽随便一扑都不比红胡子刚才挥斧一击的威力稍差,三艘海船能挡住几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