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章 老夔的希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六章老夔的希望



    道修追求更精纯的灵元,随着灵元、灵力的进一步凝炼,修为而随之精进,肉身倒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首发哦亲

    妖魔一族,天生就是神魔炼体,就算修成元丹、煞丹,也惯以强横肉身与敌搏杀,妖力、妖元又很难进一步凝炼,越着修为的精进,妖躯会越发庞大。

    事实上,魔女红茶生前的实力,要比罗刹魔将更高,法相境都快要修炼圆满,但妖躯仅有罗刹魔将的一半高矮,说明魔女红茶后期修炼的魔道玄功,更接近于道修。

    魔女红茶残魂与妖躯渐渐灵肉相融,所初步觉醒的修炼本能,也应该更接近他后期所修炼的魔道玄功,虚元境作为新生的有灵世界,所生发的灵气更有无上妙用,进一步促进其妖躯缩小,未来有可能会跟常人无异。

    不过,此时的魔女红茶,仍然有二十多丈,懵然无知的望着脚下的战船,都担心一脚会将这艘战船踩垮了。

    赤海也是无谓的兴奋,他就算将骨翼收敛起来,都有六七丈高矮,赤海号全长仅八丈,哪里能容得下他住进去?

    赤海缩头收足,钻入狭窄的船舱睡了半天,终究是憋不过气,又钻了出来,抱怨陈寻应该将虚元殿直接装进来,不至于他们连个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陈寻不理会赤海,虚元殿装进来,虚元境所生发的灵地,都不够消耗十天半个月的。

    为了节约可怜的虚元灵气,陈寻手里还有十二枚小魔将元神精魄,都没有急着与妖躯融合。

    他这次远行,除了他修炼元丹之外,更主要的目的,还是为了老夔。

    老夔的残骸就在梧山深处,那里的山岭被古仙道虚的紫宵神雷统统轰碎,形成一座巨大的山湖,结冰覆雪,老夔的残骸就静静的躺在湖底的碎石泥沙之中。

    千魔沙海苦战之后,陈寻就将老夔的残骸从山湖找出来,收入虚元珠中。

    老夔最初是希望陈寻能将他的残骸炼化掉,以便他寿元耗尽、魂散魄灭后,能重入轮回。

    虚元珠作为新生的有灵世界,蛇无心、魔女红茶、赤海能在虚元珠内灵肉相融,这也意味着将残骸寻回,老夔的元神能与残骸融合,重塑肉身……

    老夔能重塑肉身,就能逐步恢复到天人境巅峰的强横修为,寿元也将恢复夔龙一族天人境巅峰所应有的十万岁,不用担心百年后就会魂散魄灭。

    只是老夔的骸骨,足有千丈之长,密密实实的盘成圈,也跟虚元灵地差不多大小。

    老夔想要元神与残骸灵肉相融,所消耗的虚元灵气,可能是魔女红茶的百倍、千倍,可能是赤海跟蛇无心的万倍、数十万倍,更不要说白骨之上重生筋骨血肉了……

    陈寻不会用虚元珠吞噬无尽的生灵,炼化虚元灵气。不要说这么做,会与浩然天道有违,可能没等晋入天人境就会遭受无尽雷劫的轰杀,也有违陈寻的本性。

    他就想着,此次进入坠星海,主要还是想寻找一处与涂山天焰类似的绝煞之地。

    接下来数日,陈寻主要还是留在虚元珠中,继续炼制赤海号。

    一天,陈寻在虚元珠中教导赤海控制巽风法阵的禁制,他留在外面的一缕神念感应到有人接近舱室。

    陈寻刚从虚元珠中出来,外面就有人扣门问道:“宗爷,可还在修炼?”

    陈寻不动声色的撤去禁制,打开舱门,却是归海阁杜良庸的一名弟子站在外面的过道里:“我正读杜宗主所赠的《博海志》,有什么事情吗?”

    “快到济月岛了,杜师请宗爷过去说话……”

    陈寻心神稍有恍惚,没想到仅从阳泉出发到济月岛,在途中就耗用五个月之久。

    归海阁的海船,设有特殊的御水、御风法阵禁制,乘风破浪前行极速,日行千里完全不在话下,五个月的时间,他们差不多行进了愈二十万里遥远路程。

    这条航路是归海阁十数代弟子用血跟泪摸索出来,不仅避开一些强横的海兽妖族,也避开凶险之极的险水恶滩,就连坠星海最为常见的飓风都没有遭受,一路有惊无险的走到现在。

    归海阁自杜良庸以下,看似修为都不能算有多强,但人家天生就是吃这行饭的,换了其他法相境强者率队,这一路都远未必能有如此的平静。

    **********************

    陈寻登上杜良庸所在的首船,三艘海船的还胎境修士以及海商中的头面人物,都被杜良庸请了过来。

    杜良庸体内的毒煞虽然没有拔除干净,但用别的法子压制住,杜良庸恢复了些修为,不再像初见那般消形骨立,眼瞳也恢复神采。

    娇媚清艳的杜夫人,更是神采熠熠的坐在杜良庸的身边。

    陈寻也是到最后一刻才知道,此番出海,不仅归海阁的精锐尽出,杜良庸夫妇也一起出动,看得出归海阁这趟到济月岛有着重要的目的。

    这些事,都跟陈寻无关,他就想着到济月岛之后,稍作停顿,确认无人能识破他的身份,就飞渡,进入更荒远的海域……

    在一座相对宽敞的大厅里,待众人都陆续到齐后,杜良庸清了清嗓子,扬声说道:“海兽妖族也分领域,而我等修为低微之人,在强大妖族眼底,就像蝼蚁,我们此行小心谨慎,从不同妖族领域的边缘区域穿过,因此能一路有惊无险的走到现在,再有几日行程就能抵达济月岛。不过,在前方我们所必经之路上,有一片叫鬼头礁的礁岛,近来叫济月岛的一伙海盗占据,通过时可能不会那么平静,大家还需早些做好准备?”

    东南域及东域,是龙门宗、玄天教的势力范围,其下更有无数中小宗门,纯粹靠打劫海商为生的海盗,很难有生存的空间。

    即使有,也是宗门弟子外出历游、增长见识经验的极佳目标,很难生存多久。

    而远在二三十万里之外的茫茫海域,天高皇帝远,又没有哪家宗门能强大到号令济月诸岛国,彼此间残杀不休,又有许多在云洲大陆难以立足的散修在济月等岛落脚,形势就越发的错综复杂,一些离济月岛不远的荒岛、荒礁,就时常有海盗盘踞……

    “我们就不能从鬼头礁外围绕过去吗?”一名穿锦衣的肥胖海商问道,看他眼睛藏着畏惧的神色,想必是早知道盘踞鬼头礁这伙海盗的恶名。

    “这条海路,是我归海阁数代子弟慢慢摸索出来的,可以说是前往济月岛最安全的一条海路。要是偏离这条海路,途中会遭遇怎样的凶险,就完全不能预料了。”杜良庸耐心的解释道。

    听了杜良庸的话,陈寻也是暗暗点头,心想修为低微的人想横渡坠星海,唯有这个办法可行,他当年也是照这个办法进入湖泽荒原。

    陈寻暗想他到济月岛后,最关键的还是先要找几份详细的海图研究一下,这样才能避开一些不必要的凶险。不然的话,以他的修为,就算有老夔、赤海他们相助,遇到天妖级的妖兽,也丝毫没有胜算,更不要说坠星海深处,强如天人境的妖兽也不在少数。

    其他人听了杜良庸的话,也多点头称是。

    坠星海可不是那么容易乱闯的,强横妖兽视他们为蝼蚁,根本不屑为几艘从边缘区域过境的小海船大动筋骨、远行数千里进行袭杀,但倘若他们无意间闯入哪头妖兽的老巢,这些妖兽就绝不会吝啬动一动手指头,将他们掐灭了。

    鬼头礁的海盗虽然凶残,但凶险再大,至少他们还有抵挡的实力,此时偏离归海阁弟子所熟悉的海路,真不能算是什么明智之举。

    很快,大家就统一意见,决定强闯鬼头礁,不改路线。

    从阳泉城出发前,众人依仗海船或战或守都有演炼,这一路上都有惊无险的通过,很多人心思都松懈下来,此时有进一步强调的必要。

    众人分头离开,杜良庸特地留陈寻说话:

    “宗兄弟修行进展很快啊……”

    “以前困守家中,坐井观天,修行缓慢,年过三旬都一事无成。此番出游,于宗勋受益真是良多,”陈寻很是感慨的说道,“进阳泉城前,所得一本秘诀,数月苦修,竟小有所成,以前怎么都突破不了的瓶颈,竟也是不知不觉间闯过去了。”

    陈寻在归海阁客居两月,出海五月又整日在舱室里闭关,他假装修为在这期间臻至真阳境巅峰,倒显得合情合理,不至于叫他人起什么疑心。

    杜良庸颇为高兴,心知陈寻所说在阳泉城外所得的玄诀是月莲上人的《石龙解》,月莲上人的师门是一个修为颇为强横的散修,归海阁不畏此人,但陈寻得到石龙解的事情不宜声张出来,彼此心里有数就行。

    他想到陈寻这数月来修行如此神速,看得出他也是极有资质之人,只是此前闭门造车,见识没有打开,心志没有得到磨砺,才修为有限,心想他此番出海若得机缘,晋入还胎境应非难事,就算不能为归海阁拉拢,保持良好的关系,以后也能互为强援。

    当然了,更关键的是陈寻此时修为就有很大突破,加上他家传那件厉害法器,他们强闯鬼头礁时,就得一强助。

    杜良庸留陈寻单独说话,是想请他最后几天,住到首船来。

    杜良庸心想,他的修为还没有完全恢复,强闯鬼头礁时,若有有那件银砂葫芦醒合他的火狡灵弓杀敌,必能发挥出更强的杀伤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