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五章 赤海号战船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翌日,三艘海船载着数百海客,就从梅子岭扬帆出海。【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给安排在第三艘海船上。

    同船都是阳泉郡各地的海商,大多数人都不是第一趟搭归海阁的海船出海,彼此间十分熟络。

    不管是海商本人,还是随行的仆役、脚夫、护卫,大多数最高不过真阳境修为;整艘船上,加上归海阁的三名执法长老在内,还胎境修士仅有九人。

    船上空间狭窄,底层舱室都叫货物挤占,剩下不多的舱室,满船的仆役、脚夫、护卫,甚至包括那些在阳泉城腰缠万贯、一掷千金的海商,都只能凑合着共挤舱室。

    归海阁待陈寻极为客气,与九名还胎境修士的待遇一样,给他安排了一间**舱室。

    舱室虽说极为狭小,仅三步见方,但以乌檀为饰,颇为华丽,床案桌椅皆全,舱窗用透明的琉璃封闭,人在舱室内就能眺望湛蓝的海天。

    陈寻用数枚玄符布下小小的禁制,在这狭小的舱室里倒也逍遥自在。

    三步见方的舱室,足以让陈寻布设一座四柱山河阵防止他人意外闯入,但他此时扮成真阳境散修,诸事都要合乎他此时的身份。

    用数枚玄符所布下的禁制,主要还是防备他人打扰跟窥视。

    还胎境修士真要强闯,这样的禁制都未必能挡住对方三五息的时间,但这么长的时间,足以让陈寻将一切都遮掩得滴水不漏。

    同层船舱的还胎境修士,上船后都用禁制封闭舱室,躲进来闭关修炼,若无事情极少出来走动。

    海途漫漫,一切都顺利的话,赶到第一站的离火岛,也应在两个月后。

    将一切准备妥当,陈寻就钻入虚元珠中,仅分出一缕神念留在舱室里,以备不患。

    此时虚元灵地加上玄龟吞吐蜃雾所化的水域,已有一百五六十丈方圆。

    灵地崩垮过一回,此时又重新种满花草树木,百亩大小的湖泊,也是覆满莲菱等水生灵草。

    陈寻离开梧山之前,还将十数万具魔物的尸骸都封印起来装入虚元珠中,如今每日会控制好炼化千余具魔物血肉转为虚元灵气。

    但虚元灵地种满灵草灵木,以及老夔、蛇无心、赤海等修炼消耗,都是极巨,虚元灵地就难以再继续扩张。

    而待这十数万具魔物尸骸都炼化掉,除非陈寻能找到新的供给灵气的路子,不然的话,灵草灵木会停止生长不说,老夔、蛇无心他们也不能再在虚元珠里修炼。

    在灵地的中心,挨着青梧树,有一樽用九幽铁铸造的炼炉。

    这座炼炉仿照九兽炼阳炉铸制,直径仅六尺,以九兽尾足立地,仅一人高矮,却足足耗用三十万斤九幽铁才铸成此炉。

    陈寻摧动法力凭空塑成一只罗刹魔爪,将重愈数万斤的兽首炉盖揭开,顿时就有一蓬青色的焰流从炉里冲天而起,吓得凑过来看热闹的赤海,振翅就往远处飞逃。

    这是陈寻从千魔沙海搜集到最为精纯的青莲焰,非九幽铁不能盛。

    赤海妖躯虽然强横无比,但沾染一点青莲焰,暗金色的骨翼就会在眨眼被烧蚀出难以愈合的创口来。

    青梧树不愧是世间少有的奇木,挨得虽近,但不畏青莲焰的炙烤。

    青莲焰仿佛永世不灭的天炎奇火,在九兽炼炉里熊熊燃烧着,陈寻用法力所塑的巨手,将左右堆积如山的魔物骸骨,都扔到炼炉里用青莲焰焚炼。

    虚元珠会消解魔物的血肉,但巨量的骸骨都留下来也甚是骇人,陈寻每天必做的一样功课,就是将魔物骸骨扔到炼炉里混同赤精铜矿石进行焚炼。

    这是玄衍诀所载的古炼法,融入魔物骸骨精华的铜料,用之铸制战车,要比赤精铜强出十数倍……

    越是强大的法器,对材料的要求越是苛刻,才能在方寸之间汇聚毁天灭地的能量。

    一些强大的战车,即使非核心禁制,用料也不能有丝毫的马虎。

    千魔沙海一役,夔龙阁所炼制的玄雷战车,四壁厢板以及轮毂都是用赤精铜加上等的灵木制成,但面对如潮水汹涌而来的魔物时,玄雷法阵防护无法做到面面俱到,赤精铜所铸成的战车本体又难以提供更强的防御力,导致近三十辆玄雷战车在攻入煞阵前被摧毁。

    除了核心禁制外,铸制一辆战车,要耗用十数万斤赤精铜;如此巨量的消耗,也很难用其他更高级的珍贵材料替换。

    如今往赤精铜渗入魔物骸骨的精华,所铸制的战车本体,不借助防御法阵,就能抵御天元境巅峰强者的攻击,重量甚至不会增加分毫……

    海途漫漫,陈寻就想着借这个时间,为自己铸造一艘战船,以便日后能在坠星海行走方便。

    客居归海阁的两个月,陈寻将这艘战船的诸多细节,都想透彻了。

    现在上了海船,绝大多数都关在舱室里闭关修炼,虚元珠内的灵气有限,陈寻就着手铸造战船。

    老夔协助陈寻将铜液从炼炉中导出来,在半空中铸成一块块成型的船板……

    两个月的时间飞快而过,一截截船板拼装起来,陈寻再单独用青莲焰熔炼缝隙,使之完全形成一个整体,一艘长八丈的战船雏形,就停落在虚元湖的岸边。

    战船造到这一步,还仅仅是雏形。

    归海阁的海船在第一站离火岛仅仅停了两天,补充淡水跟食物后,又继续扬帆远航……

    离火岛虽然有数百里方圆,但孤岛在妖族纵横的海域是难以独存的,故而没有什么人聚集居住,仅仅是往来海船以及修士飞渡坠星海的一处落脚点。

    离开离火岛后,陈寻还是整日躲在虚元珠里,继续完善战船,将一些阵法禁制炼入战船之中。

    整个战船看着不大,但仅船体就重愈三四百万斤,丢入湖中,堪堪能浮起来,稍遇风浪就会被打沉下去。

    陈寻将四枚浮空禁制嵌入船底,差不多能抵得上两百万斤的浮力。

    虽说云洲所炼制的浮空禁制,最强能让百丈巨舰御空飞行,但陈寻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推演新的聚灵禁制。

    这四枚融入聚灵法阵的浮空禁制,还是常真生前炼制,原先想用来炼制四辆能御空飞行的战车。

    随着魔墟口形势的恶化,少量的飞行战车就算炼制出来,意义也不大,这四枚浮空禁制也就一直都没有用上,叫陈寻这次带了出来。

    陈寻又将一座巽风法阵炼入底舱。

    巽风法阵威力比玄雷阵、玄阴重水阵还要差一些,却是夔龙阁从未炼制、云洲也未出现的法阵。

    陈寻将其用于这艘战船,就是不想别人能从中看出什么来。

    此外,陈寻还将一枚缩物阵法禁制,炼入战船。

    缩物阵法禁制是星铁魔躯上拆下来的,陈寻此时还没有能力炼制,这种阵法禁制,能将三四丈的星铁魔躯缩小成核桃大小,便于携带。

    此前也是没有什么大用,陈寻带了十数枚在身上,以备需要时所用。

    虽说虚元珠完全能容下这艘战船,但以后难免会在他人面前取用战船,加缩物禁制能多一层伪装,让他人看不透虚元珠的虚实。

    此后,陈寻又用近一个月的时间,在船体内外镌刻大量的玄符秘篆,这些玄符秘篆就像给战船层层叠叠的覆上金刚玄甲,用来增强船身本体的强度及破风乘浪的性能。

    前前后后的总计耗用五个月的时间,陈寻才在虚元珠内,最终将战船造成。

    赤海敛翅停在用血旗魔幡改造过的桅杆上,兴奋的鼓动巨大的羽翼,呱呱叫道:“这战船真漂亮啊,主人有不有想好给战船取个响亮的名号?”

    “这个,我倒没有想过,你有什么好主意?”陈寻见赤海眼珠子里黠光闪动,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主意。

    “叫赤海号怎么样?”赤海兴奋的叫道,“主人扬帆出战,定能杀得坠星海血流赤碧,赤海可是个好名头。而四宗仅诸尊知道小魔的贱名,他们听得赤海号在坠星号威风凛凛,自然就知道主人一切安好,在涂山不用担心什么……”

    “赤海号这个船名倒也不错!”陈寻说道,“赤海号缺一面巨帆,将你身上那对骨翼拆下来,正好能用上!”

    “不要!”赤海哪里想到战船命名权要用他身上这对骨翼去换,振翅就要往远处逃走。

    陈寻只是笑盈盈的看着赤海在虚元珠里能逃到哪里去。

    赤海给陈寻看了心底发毛,振翅又飞回来,倒挂着附在桅杆上,展开暗金色的骨翼,说道:“主人,你看赤海附在桅杆上,是不是能伪装成船帆?这样能行,就不用主人辛苦,将骨翼从赤海身上拆下来了……”

    “还行!”陈寻摸着下巴,看着赤海倒挂在桅杆上,远看跟船帆倒是极像,说道,“现在叫赤海号才名符其实嘛!”

    常年藏在虚元珠中修炼,赤海元神与他本身的妖躯,灵肉已经融合到能开始修炼的地步,已经不再在寻常意义上的战魂傀儡,他此时可再不敢随意损坏肉身。

    不然的话,以他此时极慢的修炼速度,未非花费数年时间,才能恢复肉身所受的创伤……

    过了半晌,赤海确认陈寻只是吓唬他,又活灵活现起来,将在林中漫不经心修炼的蛇无心、魔女红茶都找回来。

    以往他们在虚元珠内,以天为庐、以地为席,都没有一个固定的住处,现在造成这艘战船,就有了可以落脚的住处。

    蛇无心还是憨头憨脑的样子,虽然说灵肉融合程度最高,但灵智仅与七八岁的雏童相当。

    与蛇无心、赤海相比,魔女红茶在虚元珠中的变化最大。

    陈寻最初将魔女红茶摄入虚元珠中,她的妖躯足有五六十丈巨大,但随着红茶残魂渐渐与灵肉相融,红茶的妖躯竟然缓缓缩到仅剩原先一半大小。r1058

    varwosoadfig={cid:"23130",aid:"1036"};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