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章 出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宗勋见过杜宗主、杜夫人……”

    陈寻随执事弟子,走进内院富丽堂皇的大厅里,见阳泉郡三大海客门派之一的归海阁当家人杜良庸,脸色腊黄的坐在云床上,走上前行礼道。【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能感应到两侧用屏风遮掩的厢房里,有四名还胎境后期的修士,正警惕的关注这边的一举一动,看来归海阁是对他这个来路陌生的散修,还很有一些不放心。

    亦或者归海阁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杜良庸遇袭,身中奇毒,近身瘫痪在床,他们如此小心戒备,也不叫人觉得奇怪。

    陈寻跟杜良庸恭敬行礼,眼睛里看不出什么神彩,还显得有些拘束,但眼瞳之后所蕴敛的神光,就像是另外睁开的眼睛,看得出杜良庸确是身中奇毒,数股阴黑毒煞如蛆附骨的附在他脉窍之间,又像生出无数的细须子,扎入他的百骸血肉,侵蚀他的气血精华。

    杜良庸原本修成灵元,是阳泉郡境内屈指可数的天元境初期的强者,但就是这异毒,叫他无法炼化一丝灵元聚入灵海之中,从他的眼瞳判断,他的神魂也极黯弱。

    隔了片晌,杜夫人就拿一种墨绿色的丹丸给杜良庸服用。

    这种丹丸虽然有补益气血之效,但陈寻看杜良庸除能稍稍振作精神外,别无益处,而毒煞不断有新的气血可以侵蚀,在杜良庸体内变得越发凝炼。

    陈寻暗感以杜良庸自身的修为,应是没有能力将毒煞从体内拔除出去……

    替杜良庸拔除体内毒煞,对陈寻来说是轻而易举之事,但看杜良庸暂时也无生命之忧,陈寻才不会冒身份暴露的危险出这个头。

    再说了,归海阁能在阳泉城立足,与流花楼、扇子崖三足鼎立,背后应有更强的宗门势力支持。

    杜良庸背后的宗门势力,若能派出一名元丹境强者,替他拔除毒煞,应是轻而易举之事。

    谈话间,听杜良庸话意里流露招揽之意,陈寻当即就毫不含糊的拒绝,避免生出不必要的误会,叫归海阁在他身上生出太多的期待。

    陈寻说道:“杜宗主、杜夫人盛情相邀,宗勋感激不尽。家道中落,此次搏一番富贵而为维持生计,仅仅是宗勋出海的初衷。数月来离家远行数万里,宗勋才知道以往坐守家中修行,实是井底之蛙。此番出海,宗勋也是决意想籍能增长见识,以助修为。宗勋年愈三旬,此时立志修行已有些晚了,但还请杜宗主莫要劝我……”

    见陈寻心意已决,杜良庸不便再劝,让侍女奉上相谢的礼物,以谢途中援手之情,说道:“归海阁原先这个月底就有海船出海,但因这番变故,可能还要拖上一段时间,还要请宗兄弟在阳泉等上些日子。”

    见杜良庸心态颇为平和,陈寻却要高看他一头,暗想换了其他天元境强者,哪怕是宗门蓑败之时,对修为低微的真阳境散修,也绝难有这样的好脾气。

    陈寻站起来,行过礼就告辞,不打扰杜良庸修养病体。

    “良庸,你觉得宗勋这人如何?”待陈寻离去,杜夫人搀扶杜良庸进内室休息。

    “看他眼瞳没有什么神采,但气度颇佳,予人气质也颇为怪异,我自许擅观人之术,好些都看不明白。兴许他真是不经世道的世家子,而这数月游历,叫他的心性受到些磨砺,才予人这样的印象……”

    杜良庸细想陈寻给他的印象,总觉有奇怪之处。

    “下一趟出海去济月国,非同小可,良庸,你既然都看不透宗勋的根脚,还要让他搭船出海吗?”杜夫人问道。

    “现有谁身上没有一点不足为外人道的秘密?”杜良庸哂然一笑,说道,“既然他对归海阁没有恶意,即使有他的苦衷不便说出,我们又需一定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他于归海阁有恩,也值当捎他出海。你找两个老海客,跟他多聊聊海上的凶险,免得他出海后全无所知。”

    “其他事,我自会安排,只是你身上这毒煞要如何拔除,你当真不回山门,求你那两个师伯出手相助?”杜夫人关切的问道。

    杜良庸苦叹道:“师尊坐化后,我处处不听他们的安排,先是离开山门,回杜氏接手经营归海阁,还娶你这个敌宗之女为妻,生下彤儿。我回山门,求他们二人助我拔除毒煞,多半只会遭受一番奚落。我此时性命无忧,毒煞总有机会拔除,我绝计不会屈服去求他们……”

    “下趟出海非同小可,事关归海阁千年基业,你这样子怎么出海?”杜夫人问道。

    “出海凭智不凭力,否则的话,以我这点修为也不够看,”杜良庸说道,“有四老助我,不会有什么事的,这么多年都闯过来了。”

    归海阁给陈寻安排静修的院子,有一丛竹林,与其他院子隔开,十分的幽静。

    陈寻是既来之则安之。

    既然他的身份能为归海阁认可,就能暂时在阳泉城内立足下去。

    而有了这个身份,即使归海船短期内没有海船出海,他也可以搭乘其他的海船离开云洲大陆。

    虽然不能招揽陈寻为客卿,杜良庸颇为遗憾,但还是将一份海图作为谢礼,送了过来。

    坠星海广袤无垠,即使是云洲与济月诸岛国之内的内海区域,亦有数十万里辽阔,不比熹武帝朝控制的疆域稍小。

    如此辽阔的海域,所栖息繁衍的妖兽,数量之巨远超乎想象。

    虽说在济月等岛,也有人族修士建立的宗门、国家,但一些实力强如人族天人境强者的妖兽,在坠星海更是聚成妖族势力,这才是为云洲东南域、东域最为头痛的心腹大患……

    云洲有龙门宗、玄天教守御东南域、东域,能抵御妖族进犯内陆,但人族修士在海外所建的宗门、岛国,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不时有岛国被妖族吞灭的消息传来,阳泉郡也早就见怪不怪了。

    阳泉等郡的海客、海商,乘海船出海,会经历怎样的风险,自然是不言而喻。

    不过,绝大的风险也孕育绝大的机缘。

    不要说茫茫坠星海奇珍异宝数不胜数,济月等岛国的物产,多有云洲奇缺之物,运到云洲诸郡贩|卖,多能获十倍,甚至百倍巨利。

    也常有诸宗弟子,无视坠星海的凶险,潜入深处修炼,不少人籍此获得突破的机缘,但殒落者更是不计其数。

    坠星海更为详细的海图,皆是归海阁这样的海客门派不传之秘,杜良庸让人送来的海图仅仅是简本。

    就算是简本,也是无数海客用生命探索出来的珍贵情报,非陈寻此时所扮的真阳境散修能轻易获得。

    阳泉城周边虽然不是什么修炼灵地,却是附近数千里海域,地形最佳的良港。

    无论是归海阁、扇子崖,还是流花楼,背后实际都有更强的宗门势力支持。

    除了这三家之外,还有数十家规模大小不一的海客门派,聚集数万海客、海商在此谋求生计,使得阳泉城要比内陆的城池热闹得多。

    每逢有海船靠港,商旅云集,都想第一时间抢购海客带回来的奇珍异宝。

    三月一次的阳泉坊市,更是热闹无比,甚至还会有修士不辞十数万里辛苦,远道赶来看阳泉有无宝物值得收入囊中。

    陈寻扮成修为有限的散修,自然不会去凑这些热闹,要看热闹的坊市,等出海到济月等岛国,有的是机会。

    他安心在归海阁的别院里住了两月有余,杜夫人才派人过来通知他,归海阁近期会安排数艘海船出海,让他做好准备……

    陈寻扮成一个与家奴走散的散修,除了一匹瘦马,行囊都跟家仆走丢了,能有什么好准备?

    跟归海阁的老海客讨教经验,陈寻花两天时间置办了些物品,赶在出海前一天,进入归海阁在阳泉城外的梅岭堡。

    梅岭堡是归海阁在阳泉城外的重地,所占据的梅子岭东麓灵穴,虽然很不起眼,都未必够还胎境中后期修士闭关修炼,却是阳泉城附近极为难得的数处灵脉、灵穴之一。

    梅子岭山势伸入海中,南麓地形下陷,形成一处天然的港池,这里也是归海阁独有的坞港。

    陈寻进入梅岭堡时,坞港正停泊着三艘海船。

    三艘海船都差不多大小,长约三十余丈,浮在湛蓝如镜的海面上。

    船首都用乌木雕出一座巨大的海兽像,巨帆像海兽收敛起来的黑色骨翼拢在一起。

    高高耸立的桅杆包覆一层赤精铜,密密麻麻的镌刻玄符秘篆,使整根桅杆像熔金铸铁似的跟船身融为一体,普通的风浪根本就不可能将桅杆摧折。

    整艘海船都用坚厚的巨木制成,船身内部更有淡淡的灵光透出。

    以陈寻的眼力自然不难看出,除了船身表面所覆的赤精铜镌刻有种种妙用的玄符秘篆外,这三艘海船内部还藏有小型防御法阵;而且每艘海船内部所携带的防御法阵都有四座。

    防御法阵在山门之外,最大的问题就是难以持续使用。

    没有聚灵禁制,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在同一艘船上多准备几座防御法阵,以便一座法阵灵气耗尽,其他法阵可以轮换使用。

    三艘海船藏有十二座小型防御法阵,陈寻却没有想到,归海阁的势力比想象中要强一些,又或者此次出海非同小可,以致归海阁将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到这三艘海船上了……r1058

    varwosoadfig={cid:"23130",aid:"1036"};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