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章 无名剑修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阳泉境内从西往东、通往海疆的一条官道上,两辆马车缓缓行来,车辙压着官道上的碎石辚辚作响。【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二十多个青甲武士,护在两辆马车的两翼。

    这些武士所穿制式鳞甲,甲襟处都镌着玄奥繁琐的篆符,天气阴霾,甲襟处的篆符都透漏淡淡的光芒,与这些武士腰间所挎的长刀,都隐约牵动天地间的神秘力量。

    一名武士扛着一杆战旗,青黑色的战旗写有“阳泉白虎营”等数字古篆,他们正是阳泉郡赫赫有名的白虎营锐卒。

    为首的武将,骑着一匹神俊异常的青鳞马,身负一杆红缨长枪、一张墨绿色的巨弓,看样子像是白虎营的尉将。

    东南域的阳泉等郡,地处海疆前沿,屡屡有巨怪从坠星海闯来,宗门、宗族也无法庇护周全。

    诸郡则选郡中良家子弟编练白虎、金猊等卫营,通常都驻防重镇要塞之地,防卫海疆,即使是一名再普通不过的尉将,都非还胎境强者不能担任。

    此时白虎营一名尉将率领二十余锐卒,竟为护送这两辆看上去普通之极的马车,可见马车虽然平凡普通,马车里所坐的人则非同小可。

    “大人,此时离阳泉还有三百多里路,天色将晚,怕杜夫人吃不住辛苦,我们是不是找个地方落脚,待明天再赶路?”一名脸形削瘦,却满脸精明干练的青甲武士,拔转马头来到尉将面前,粗哑的嗓门,就像破铜片似的,跟尉将请示道。

    “孙将军,这点辛苦,妾身还能受得住,就巴望着能早一日回到阳泉。”马车里传出一个婉转动听的声音,言下之意是希望能连夜赶路返回阳泉。

    听着车里人出声说话,瘦脸武士脸有不虞,他刚才说得委婉,他们离阳泉就剩最后一程,连夜赶路辛苦倒也罢了,就算此行没有人“惦念”着他们,他们离海边已经是极近,这段日子近海不平静,时有巨怪趁夜闯入陆地,也会带来许多不必要的凶险。

    是继续趁夜前行,还是到前面的镇子找个地方歇脚,却非瘦脸武士所能决定。

    尉将淡淡的吩咐道:“黑三,你带几人到前路探路,若有什么异常,及时回禀。我们继续赶路,天亮之前就能赶到阳泉城了。”

    “一路都亏孙将军照顾周全,到了阳泉城后,妾身一定会重重酬谢大家。”马车里的女子想到明日天亮之前就能赶回阳泉城,心里倒似松了一口气,感激的说道。

    “多谢杜夫人,这是末将应该做的。”尉将淡然谢道。

    黑三带着三人驰马前行,孙姓武将还特意在两侧都部署一名远哨。

    此时天色渐晚,官道上也看不到半点人踪。

    穿过一处镇子,夜色已经降临,此前探路的瘦脸武士黑三又打马驰回。

    “前面有什么异常?”孙姓武将问道。

    “两侧的村寨都关门闭户,官道上没有什么路人,倒是有个青年剑修,与家奴走散,此时跟我们一样,急着要连夜赶去阳泉城找家奴汇合……”黑三回禀道。

    “剑修?”听黑三说到前面竟然有一名剑修也连夜赶去阳泉城,孙姓武将顿时警惕起来,脸色微沉问黑三,“你没有问清楚他到底什么来路?”

    “说是剑修,我看就是没有经历什么世道的公子哥,看着有真阳境中期的修为,但手底下稀疏得很,跟家奴走散就跟失了魂似的。”黑三说道。

    黑三虽然也仅有真阳境八重修为,但他颇看不起世家出身的子弟。

    不要说真阳境中期修为,就算是世家真阳境九重巅峰的子弟,温室里生长的花朵,没有经历过什么腥风血雨,真要上场搏杀,哪里能与白虎营的精锐武卒相提并论?

    “你带那人过来见我。”孙姓武将不大放心,吩咐左右提高警惕,让黑三将那名青年带到跟前来,他亲自看过才能放心。

    归海阁在晋海聚集好几名还胎境强者,都脱不开身,特地重金请白虎营派人护送杜夫人回阳泉,实是归海阁担心途中会有人对杜夫人不利。

    谁知道前面这名修为低微的剑修,是不是不利归海阁的那撮人所扮?

    过了片刻,黑三领着上人走过来。

    青年身穿乌青色长袍,相貌平凡,文文弱弱的牵了一匹瘦马,学宗门剑修弟子,将一柄无鞘铁剑背在身后,腰间系着一只黑布包裹,竟有淡淡的灵蕴透出。

    青年看上去年纪不小,差不多有三十岁的样子,风尘仆仆,脸上带有倦容,应是赶了很多路的样子,说是剑修,不如说更像是游学的书生。

    青年似乎这一路上受过不少挫折,没有什么傲气,给带到孙姓武将跟前来,就赶忙上前行礼。

    “你叫什么名字,到阳泉所为何事,官牒可带在身边?”孙姓武将一挥手,打量了青年书生几眼,要他将通关过城的官牒拿出来给他验看……

    “敝人宗勋见过军爷。宗勋修行无成、习文无功,时逢家道中落,不得不抛头露面打理生计。听人说阳泉海客云集,宗勋就想着进阳泉找艘海船一起出海,搏一番富贵,以便后半生能不为生计所苦。不曾想还没有进阳泉呢,就跟家奴走散了。”青年将行走诸郡证明身份的官牒,双手奉上,交给孙姓武将查验。

    查验官牒无误,孙姓武将指着青年腰间鼓囊囊的黑布包裹,问道:“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青年露出为难之色,见孙姓武将脸色坚决,才不情不愿的将黑布包裹,却是一只铜葫芦。

    铜葫芦密布的篆纹在暮色下透漏淡淡的灵光,黑三看了眼珠子都禁不住的一敛,没想到这青年其貌不扬,身上竟有这么一件宝物,难怪如此低微的修为敢荒效野外的乱闯,原来还是有些凭仗。

    他刚才走眼,竟然没有看出来,幸亏孙将军眼睛毒,心里又想:这人只是用黑布包裹铜葫芦,也应没有什么恶意才是。

    “这只铜葫芦是宗某家传之物,此行带在路上护身,绝非打家劫舍得来,用黑布包裹起来实是怕落入有心人的眼底,还请军爷明查。”青年说道。

    “你这件法器用黑布包裹起来,只能瞒过普通人的眼睛,”孙姓武将见这青年看似小心谨慎,实际全无出外游历的经验,也就不再盘问他,将官牒还过去,说道,“这条官道,夜里不大太平,你还找个地方住下,不要以为凭借这件法器就能万事无忧。”

    “孙将军,或可让这位宗爷,跟我们一起去阳泉,路上也有所照应。”这时候,坐在马车里的女子又传出声来。

    “多谢官家小姐。”青年行礼道。

    “妾身夫家姓杜,宗爷莫要客气,”马车里女子说道,“宗爷说要从阳泉找艘海船出海搏一番富贵,可曾想好做什么营生?”

    青年微微一怔,才知道马车里不是寻常家眷女子,说道:“家道中落颇为突然,宗某也是措手不及,只听说海客出海,常常奇珍异宝带回,到底干什么营生,宗某还没有想好。”

    杜夫人见这青年有件不俗的法器,就有起拉拢之心,孙姓将军不便说什么,但听这青年竟然什么都没有想好,就想着出海闯荡,他心里则是一笑,暗道有这青年想法的,不知道有多少葬身鱼腹了,也真是没有见过什么世道。

    “你这铜葫芦看样子挺吓人的……”坐在马车里的杜夫人见这青年心机不深,就想打听铜葫芦法器有何妙用。

    就在这时,一声惨叫声响起,紧接着十数声破空尖啸传来,官路左侧浓黑如墨的夜色里,十数点黯淡灵光就像破开虚空似的,眨眼间就从极远处射到近前!

    “符箭!”

    孙姓将军动作丝毫不慢,一杆红缨长枪拍杆而起,落在他手就挽出数朵的枪芒,将轰射马车的数支符箭击碎。

    符箭作为一次性的消耗品,威力要比寻常真阳境弟子所用的玄符强得多;由弓手藏身千丈外伏杀,极难事先察觉。

    相比较之下,还胎境修士想要御使法器伏杀,还要贴身接近三五百丈的距离之内才行。

    孙姓将军这一下堪比接住两三名还胎境修士的联手一击,任他修为再强,也是被震得气血浮动,灵力有所不继。

    就算如此,孙姓将军也只能将射向马车的数支符箭接过,离马车稍远的数名白虎营锐卒,纷纷被符箭射中要害、栽倒在地。

    不待孙姓将军缓一口气,一丝极其微小的异响从身后传来,叫他心神惊悸,心知有绝大威机不声不响逼至脑后。

    孙姓将军就想着这个叫宗勋不可能这么凑巧跟他们一样赶夜路去阳泉,抽枪就往他的胸口刺去,当场就想将他捅杀,先解决身侧的威胁再说。

    孙姓将军转身之际,却见那青年满脸惊愕,他才发现那青年此时祭出铜葫芦法器不假,但并没有偷袭他的意思,而是从铜葫芦里射出一蓬银色飞砂,在半空化成一条银色索链,将一支无声射来的符箭缠住……

    这青年祭出铜葫芦,替他挡住这必杀一箭,却腾不出手来挡他刺出的一枪,胸前门户大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这一枪往胸口刺下去。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