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四十一章 援军晚至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助突围修士往金辰堡撤去,陈寻他们也是且战且退,确保魔族无法从两翼包抄合围。【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而距金辰堡百里范围,也是封禁法阵的极限攻击范围,灵气所汇聚的百丈灵蛟,亦给众人极大的支持。

    而距金辰堡越近,灵蛟则越凝实强大,退到三四十里范围内,灵蛟就能单独抵挡一头罗刹魔将;这也是顶级封禁法阵应有的威力。

    这时候魔族也停下追击的步伐,没有撤回魔墟口,而是翻越西面的崇山峻岭,直接往南面的老龙潭赶去。

    金辰堡距老龙潭,虽然才六百余里地,但金辰堡南面的山谷及两侧的崇山峻岭间,都是数以百万的魔物。

    陈寻他们与老龙潭那边的联系彻底被切断,除非能有人穿过魔族的重重封堵,才有可能知道老龙潭那边的战事进展。

    翌日入夜,就有少数修士从南面突围而来,逃进金辰堡来,带来苦庵真君遇袭重创、老龙潭糜溃失陷的消息。

    这些修士能逃到金辰堡都是九死一生,并不很清楚老龙潭溃败的详情。

    魔族主力攻陷老龙潭,没有分兵北上,实是策天府的援兵已经进入涂山。

    半日后,就有百余艘飞舟跨越东侧的崇山峻岭进入千魔沙海。

    策天府的援兵终于是到了,但晚了半拍,没能挽救老龙潭的败局。

    三艘长达两百丈的玉墟浮舟,直接飞到金辰堡北面的谷口,数百里方圆的风云卷动,鱼鳞状的铅色乌云飞快的从四周合过,层层叠叠的聚合,数道风柱最先释出,山崩地裂,数丈粗的巨木也在瞬眼间被连根绞断……

    下一刻,漫天的冰雪,就像千刀万刃遮蔽百里方圆,将在谷口外监视金辰堡动静的数万魔物吞噬其中,数以百计的强大剑修从玉墟浮舟里御剑而出,化作一道道色彩瑰丽的流影剑虹,插入暴风雪中,诛杀往南逃窜的魔族。

    看着以策天府主姜明台为的数十人,从三艘玉墟飞舟踏云而下,金辰堡这边也打开封禁法阵的禁制,迎接姜明台等人进入金辰堡。

    前日逃往铁松堡的金风道人、姜彬等人,也火赶到金辰堡,与策天府主姜明台汇合。

    “我等未能及时援应老龙潭,还请府君问罪!”突出重围后,一直都留在金辰堡休养的樊氏老祖樊金刀,与赤松子、纪烈、褚月真人、罗余泽等人,上前跟姜明台请罪。

    陈寻则与常曦、宋玄异、赵惟楚等人站在诸弟子队列里,看着这一切。

    此时,他们已经知道有关老龙潭败局更详细的消息。

    数以百万的魔物涌入老龙潭,就遮天蔽日的将老龙潭重重包围,镇魂山河阵拆下来,仓促之间,都护府竟然仅有两座三十二柱山河封禁法阵、一座六十四柱山河封禁法阵能临时布设外围的三条灵脉之上。

    两天两夜的鏊战,虽说伤亡极其惨重,但老龙潭那边有苦庵真君及二十余法相境强者坐镇,形势还能勉强维持住,不至于崩溃。

    形势突转直下,实是在知道策天府援兵将至的消息之际,苦庵真君疏于防备,在掩护阵法师布设镇魂山河阵时遇刺。

    刺客不是他人,而是神宵宗十数年前从涂山东岭擒获、此后都关押在天刑峰的那头魔狐天妖。

    神宵山被魔龙乾余骨摧毁后,与十数万弟子一样,山里无数珍禽异兽以及神宵宗历年来所镇压的诸多妖兽魔物,都被魔龙吞噬,大家都以为那头九尾魔狐早就死了。

    事后,陈寻他们与赤眉真君、谷阳子闹得不欢而散,都疏乎了去追察蛛丝马迹。

    谁都没有想到,那头九尾魔狐在天刑峰被摧毁时就逃了出来,还化形扮成天刑峰劫后余生的一名女弟子,追随赤眉真君、谷阳子他们进入涂山南岭。

    赤眉真君一心想着恢复修为,无时无刻都在闭关修炼,而谷阳子等人又没有能看穿九尾魔狐的化形术。

    到涂山南岭后,又在谷阳子的有意纵容下,九尾魔狐所变的女弟子嫁给姜彬为妾,近年来一直都留在老龙潭。

    若非九尾魔狐出手刺杀苦庵真君,被苦庵真君击毙,露出原形,只怕谁都不会想到泄秘的内奸,竟然是选帝侯姜彬的枕边人。

    苦庵真君虽然将九尾魔狐击毙,但九尾魔狐实有法相境巅峰的实力,心存死志刺杀苦庵真君,苦庵真君挨它一下,当时也是遭受重创。

    苦庵真君遇刺重创,老龙潭的形势就陡转直下,三座封禁法阵相继被撕破,就连在老龙潭部署了将近三分之一的镇魂山河阵,亦被汹涌如潮而来的魔族摧毁。

    仅伏炎、姜矍、赤眉真君、谷阳子等百余人,携带镇魂山河阵的残件,保护遭受重创的苦庵真君冲出重围,与赶到东岭的策天府援兵汇合。

    然而数以万计的修士、十数万计的真阳境弟子都丢在老龙潭,成为数以百万计魔物的大补丹药,很可能百余天妖级魔将,会籍此修成魔煞血丹……

    姜矍等人,即与部分援兵南下,返回元武新城,加强那边的防御。

    策天府主姜明台,与苦庵真君、赤眉真君、伏炎等人汇合,仓促间也难与气焰甚嚣尘上的魔族决一死战,则从东岭外围绕行,赶来千魔沙海,看形势有无挽回的可能。

    姜明台头戴雷云冠,身穿绣有四爪金龙的蟒袍,脸色如铁,湛湛神目扫视众人,说道:“你们以绝大勇气、牺牲,攻陷煞阵,坚守金辰、铁星、铁松诸堡,西北域形势没有彻底崩溃,你们当为功。老龙潭之惨败,非你们不援之过,实是本府君晚来一步。”

    此时与姜明台一起往援涂山的,还有一位策天府的天人境强者,穿一身暗金色的战甲,身上透出的滔天气势,就像一团团紫色焰火在身周的虚空里滚动,但此人进入大殿后,就都坐在青玉所雕琢的玉座上闭目养气,似乎对外界一切事都不感兴趣。

    除了苦庵真君脸如金纸外,赤眉真君花费十余年苦修、好不容易恢复到法相境中期的修为,这次再遭受重创。

    不过,姜明台倒是尊重他天人真君的地位,请他与苦庵真君一起,都坐在上的青玉莲台宝座上;谷阳子则脸色惨淡的坐在台下,此时都不敢与陈寻他们对视。

    这次失利,最大的责任就在他们与元武侯府的身上,此时策天府主此时没有追究责任的意思,但谷阳子知道这个把柄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揪住往死里痛打。

    熹武帝朝所辖的疆土数十万里纵横,天人境强者不足二十人,此时就集中四人,帝朝对西北域的形势不可谓不重视,但奈何姜明台等人还是晚来了一步。

    四位天人真君,两人遭受重创,姜明台与金甲战将的个人战力是够强,但他们仓促出行,百艘飞舟所集结还胎境以上的修士不足万人,在老龙潭失陷后,他们没有大型法阵可以依仗,亦不具备与百万魔族主力决一死战的实力。

    唯一所幸的,就是四宗弟子以绝大牺牲将煞阵攻破,除了能切断百万魔族与千魔境的联系外,策天府援兵也得以在千魔沙海暂时立足,不至于进入涂山后,连个落脚之地都没有。

    陈寻与常曦等人,与诸宗修士坐在一起,洗耳倾听姜明台等人在大殿上安排接下来的战事。

    此时所集结的力量,不足以与百万魔族决一死战,所谓安排,就是四宗弟子退守天柱峰,将金辰堡、铁星堡等封禁法阵让出来,由策天府援兵驻防。

    目前只能借千魔沙海外围的灵脉法阵暂时立足,封堵魔墟口,切断百万魔族与千魔境的联系,等待策天府组织第二波援兵进入西北域……

    当然,姜明台亦拿出大量的法器、丹药,犒赏四宗弟子苦战攻破煞阵之功。

    虽说姜明台无意一再强调,但谁都明白,四宗弟子付出这么大的伤亡,攻破煞阵的意义到底有多大。

    陈寻起身,随纪烈、赤松子向策天府主姜明台等人辞行,好早早安排四宗弟子从金辰堡撤出事宜。

    姜明台湛然神目望来:“陈寻,夔龙阁所炼制青焰莲箭,还剩几许?”

    “夔龙阁十年炼制青焰莲箭十万枝,耗九幽铁三百六十万斤,此战皆损耗殆尽,仅剩寥寥两千余支。不然,我们前日也不会拖到最后一刻,才助姜世子、金风道人、金刀上人他们突围。”陈寻淡定的说道,眼神瞥了坐在一旁的姜彬一眼。

    听到说夔龙阁为炼制青焰莲箭,十年耗费三百多万斤的九幽铁,在座众人皆倒吸一口凉气,都情不自禁的看向罗余泽,都猜测若无龙门宗暗中支持,四宗怎么可能不动声音,就从云洲收集到如此之多的九幽铁?

    罗余泽心里苦笑,陶景宏真君确实属意要他照应梧山一二,但如此之多的九幽铁,多半是夔龙阁与云洲诸炼器宗门暗中交易,实与龙门宗没有什么关系。

    就算是龙门宗,库藏都没有储存这么多的九幽铁。

    九幽铁虽然要比赤精铜珍异千倍,但用于铸剑炼器,用途却没有赤乌金广泛,此前也没有得到特别的重视。

    不过此战过后,不管其他炼器宗门有无炼制青焰莲箭的秘法,九幽铁受到的重视程度,必然会大幅提升。

    姜明台点点头,示意陈寻可以退下,心里则想,接下来恐怕要先将云洲所有产出九幽铁的矿脉都严格控制起来再说。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