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七章 魔族残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感谢健康第一、感谢佟不顾、感谢luowuqi的慷慨捧场)

    站在魔煞黑云之中的六头罗刹魔将,皆三眼双角,两只布满螺旋魔纹的尖角,就像乌黑角矛,两只魔眼闪烁着磷火一样的蓝芒,而额头正中的第三只魔眼,则闪烁血一样的赤红煞芒。【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魔眼红芒闪烁,即使隔着两千多丈的距离,周遭魔煞黑云滚滚、遮天蔽日,陈寻犹能看清那只魔眼周边的细小空间,似在不尽的坍塌、又在不断的生成,想到刚才幽冥之眼生成的瞬时,幽冥之眼不仅将苍古巨龙击散,四宗还有数百弟子被吞噬化作血雨散下……

    “诸罗刹大人,额头所生的第三只魔睁,才是真正的幽冥魔眼,亦是诸罗刹大人修炼的肉身法宝,修炼到大成,能吞天吞地……”赤海的妖躯被黑色焰流撕裂,大半骨翼被焚成灰烬,虽说元神精魄没有受损,他也跟死了似的躲在虚元珠内不再出来……

    肉身法宝?

    魔族皆走神魔炼体的修炼路数,到一定的境界后,会将肉身妖躯的一部分当成本命法器修炼,即为肉身法宝。

    翼魔赤海也是将他的骨翼、利爪当成肉身法宝修炼,利爪堪比最顶级的入阶玄兵,骨翼振动,飞行之速,亦远非寻常的荒禽能及,但照赤海的说法,他还远没有修炼到大成……

    当然,赤海非要等到灵肉再度融合之后,才有可能继续修炼肉身法宝。

    六头罗刹魔将的幽冥魔眼,虽说都还没有修炼到吞天食地的大成境界,陈寻暗感,以他的低微修为,正面叫幽冥魔眼的赤红煞芒扫一下,不死也要脱层皮。

    留守魔墟口的魔残,集结残兵精锐,是作最后的拼死一搏,还是想突围出去?

    罗余泽手心也是捏一把汗。

    这六头罗刹魔将,体形看上去要比妖气凝成的罗刹恶鬼要小得多,但透漏的滔天凶厉气焰,实际上,妖气在其体内,更为凝炼精纯,这六头罗刹魔将,个个都堪比法相境巅峰强者。

    此前,妖气凝成的六头罗刹恶鬼,也差不多有法相境初期强者的战力。

    一个法相境初期,一个法相境巅峰,战力实有着天壤之别。

    宋玄异、赵惟楚,能各自挡住一头妖气凝成的罗刹恶鬼,两人联手,却远非一头罗刹魔将之敌。

    修成肉身法宝的罗刹魔将,实力要远比想象中更为强大。

    罗余泽亦能看出两千箭阵残剩的青焰莲箭有限;神宵浩然宗弟子伤亡惨重,此时接引浩然之气凝聚的苍古巨龙,相比初时,所凝聚的天地之势以及不断射出的天道神雷,威力都下降近半,魔族残兵要最后拼死一搏,他们还要怎么打?

    就算他们无畏死生,将这六头罗刹魔将拼残,倘若此时再有一支魔族精锐从老龙潭返回,他们一干人所剩无几,又凭什么守住魔墟口,不叫魔族夺回?

    纪烈踏剑飞回虚元珠前,大口吞吸虚元灵气,恢复消耗怠尽的丹元,眼睛却浑不在意的瞥向六头罗刹魔将,问陈寻:“这六头罗刹魔将,是要与我们拼命一搏吗?”

    “或许是,或许不?”陈寻说道。

    “此战倘若有人活命,记得在我的墓碑上写下力斩罗刹魔将的战绩……”纪烈笑道。

    “我看斩杀一两头罗刹魔将,远不能算纪宗一生骄人战绩的巅峰啊!”赵承恩所率的蛮武,都已经拼残,就将残部交给苏守思统领,他伤痕累累拿着一柄残剑,到前阵来拼杀魔物,笑着拿纪烈打趣。

    战到此时,即使战前有极深的怨恨,宋玄异、赵惟楚与陈寻、常曦等人亦能心平气和的相处,负剑看着汹涌而来的魔物,难免会心惊肉跳,但道心始终如一,岿然不动,暗感真是唯有经历生死苦战,道心才有突破的可能。

    这也难怪西北域这些年被打残、打破,年轻一代的高手却雨后春笋涌出,道理说到底也极简单,修行看根骨资质,更看心性心志。

    西北域这些年来的残破、一而再、再而三的魔劫、魔灾,实叫西北域修士的道心经受磨砺,而愈发澄明通透。

    修炼途中,种种瓶颈的突破,最缺的不是灵地丹药,实是澄明通透的道心……

    苏棠脸色惨白的站在陈寻的身边,灵元枯竭的她,此时连站立都觉乏力。

    她的修为终究是不如元丹境强者,数年修成的元神,在刚才的恶战后被一道贯脑魔音击溃,身上亦是伤痕累累,灵甲破碎。

    若非常曦及时出手相救,她整个人都要被一头罗刹恶鬼吞入腹中。

    常曦衣裙残破,露出血迹斑驳的玉臂,陈寻将身上的玄衍灵甲脱下来给她穿。

    百余傀儡妖躯,大多数在煞阵魔爪所化的黑色焰流中被摧毁,陈寻的修为还不足以到阵前冲杀,众人也更需要他留在阵中,指挥弓手箭阵,祭使虚元珠源源不断的释出虚元灵气,以最大的限度补充消耗,将魔煞冲散。

    大量虚元灵气泄出,虚元珠内,虚元灵地就剩下最后数丈方圆,凤血木所炼制的山河法阵都已经崩垮,此前移植进虚元灵地的灵树、灵草,在灵地崩垮后,就直接化为虚元灵气泄出,就剩最后一株青梧幼树,亦知冥顽不知的维持虚元珠内灵地与灵气的平衡。

    照这样的情形下去,不需要半个时辰,虚元灵地就会彻底的崩垮、湮灭,青梧幼树也会死去……

    不过,四宗弟子承受如此惨重的伤亡,都没有萌生退意,陈寻自然不会恤及虚元灵地崩溃、青梧幼树枯死……

    青鸾幼鸟蔫不拉叽的站在苏棠的肩头。

    虽然青鸾幼鸟此时喷吐的青焰流火,已经相当精纯,但终究还极为幼小,远非到吞吐天焰炼化灵元的境界,在这样的恶战中,难以发挥多大的作用。

    神狼筋断骨残,此时战事稍息,半趴在浆血之中,都无力气再拖拽战车;此前一直与神狼为伴的犼兽,已经战死,尸骸都叫数头冲入前阵的魔族撕成碎块。阿青与双尾火狐,留在元武新城,它们都还没有长成,就算进战场,能发挥的作用,甚至都远不及那头青鸾幼鸟……

    ************************

    眼见六头由妖气凝成的罗刹恶鬼融入罗刹魔将体内,姜彬亦是胆颤心惊,他挥手勒令都护府诸前锋部将,停下向煞阵进逼的步伐,向他靠拢。

    两三千弓手齐射青焰莲箭,竟然有堪比天人境真君全力一击的威力。

    这一事实,叫姜彬看到胆颤心惊,暗感夏相宜伏杀陈寻之后,他们没有急于以讨逆诛贼的名义进攻梧山实在正确无比,不然的话,元武侯府的兵马将第一个尝到青焰莲箭千箭齐射的灭世威力。

    也难怪父亲处心积虐,想诛除陈寻而后快。

    此子的存在,对元武侯府在西北域的发展,威胁实在是太大了。

    老龙潭的魔族主力未除,姜彬也不可能在这时,侧击四宗弟子的侧翼。

    就算他有这个心思,但除了直属元武侯府的人马外,其他六宗以及西北域诸宗的弟子,甚至包括金风道人在内,怎么会听他同室操戈的号令?

    而策天府日后为安定人心,也不可能不追究他的责任。

    倘若四宗弟子与留守魔墟口的魔族残兵先拼个鱼死网破,他再出面收拾残局,除了四宗与沧澜侯府全军覆灭的责任追究不到他头上来之外,攻破煞阵、夺下魔墟口的大功,也必将归属他一人。

    姜彬看向金风道人,见他脸上亦有迟疑之色,心想他此时多半不会想冲入煞阵,与那六头罗刹魔将力战吧?

    姜彬打着如意算盘,传令收拢兵力,只待四宗弟子与魔族残兵彻底鱼死网破之后,就是他发动最后总功的时机,然而稍待片晌,他就感觉形势有所不对。

    虽然大量的低级魔物还在不断的往四宗弟子涌去,但越来越多的高等魔族,却与那些低级魔物脱离,聚到以六头罗刹魔将为首的大小魔将周边……

    魔族这架势,明明是要暂时放弃魔墟口,往南突围,与老龙潭的魔族主力汇合!

    姜彬醒悟过来之际,南面的魔骸之海就像水波一样分开,散开一条直指金辰堡的大道。

    这一刻,姜彬吓得手足冰凉,就连金风道人亦是吓得脸色惊惶,他们将南面进入煞阵的三四千修士收拢过来,恰处于魔族往南突围的必经之路上。

    左右皆是魔骸之海,他们想往后撤也都来不及。

    此时,魔墟口外围那座漆黑高耸的魔殿内,有数个身穿黑袍的身形飞上半空,就见为首的黑袍身形摇动血色战旗,以六大罗刹魔将为首的魔族残兵,即往南扑去……

    姜彬眼前顿时一片漆黑,心生绝望:

    以元武侯府黑甲骑将为核心,南面所集结的三四千修士,虽然有意保存实力,但也鏊战一天,灵力、灵元都消耗极大。

    他们分散逃跑,绝大多数人,都不及魔族残兵中千余翼魔飞得快,更何况六头罗刹魔将战力无穷;元武侯府苦心培养的三百骑将黑甲骑将,皆是地战武修,稍有不慎,正面被魔族残兵冲溃,必将全军覆灭。

    修士的血肉之躯,对魔族来说,是大补丹药,他们若无抵抗之意志,魔族残兵绝对不会轻易放弃如此之多、如此之精纯的大补丹药。

    而魔族残兵的如意算盘,也必是打算先击溃南面实力尚存之敌,之后,无论是与北面的四宗弟子决一死战,还是继续南下,与老龙潭的魔族主力汇合,都将占有主动的优势……

    唯有结阵死守,尽一切可能挡住魔族残兵的疯狂扑袭,只要熬到四宗弟子从北面的低等魔物包围杀突出来,魔族残兵必然会仓惶南逃。

    姜彬与金风道人对望一眼,神念交流,亦知这是他们唯一的选择,不然的话,就算他们两人能逃出重围,又如何面对宗门、侯府?

    倘若老龙潭那边再守不住,他们就将彻底的沦为孤家寡人。

    他们集结近四千修士,有百辆山河战车,有能组成山河战阵的三百精锐黑甲骑将,有两名法相境强者,实力不比南面四宗弟子弱多少。

    四宗弟子也能冲杀煞阵,他们自然也能抵挡住魔族残兵最后的疯狂反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