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五章 三千箭阵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煞阵就在千丈之外。【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

    藏身煞阵之中的魔族,又岂容四宗弟子轻易接近煞阵?

    两百只骷髅鬼头,吞噬融合,很快形成六头首足俱全、形体完整的罗刹恶鬼。

    每一头罗刹恶鬼都有四五百丈高,像是高耸的山崖悬立在半空,都生有三眼双角、青面尖牙,虽是妖气所化,但怒瞪的眼窝子里红芒震动,透漏凶煞气焰,气势竟比法相境强者都强;狰狞丑陋的巨脸上,每一片所覆的鳞甲都纤毫不差的呈现出来。

    此时犹不断有无穷妖气汇聚到这六头罗刹恶鬼体内,更有六面血色巨幡,从煞阵中射出来,落入罗刹恶鬼的手中。

    六杆血幡相合的霎时间,虚空之上就像睁开一只巨大的血红之眼,又像是再度打开一扇地狱之门,无穷尽的吸力狂卷而来,要将地面上所有一切都扯入血红巨眼中吞噬。

    “幽冥眼!”赤海尖叫起来,惊惶的拍打骨翼,以最快的速度脱开血红巨眼的幽冥眼所覆盖的范围。

    陈寻不知道幽冥眼是什么神通,抬头就看到浩然之气所凝聚的苍古巨龙,就在眨眼之间,被幽冥眼绞成粉碎。

    苍古巨龙被击散,反噬之力叫赤松子暴吐一口血,他身边的神宵浩然宗弟子,无不因反噬之力而七窍流血,更有数百人被这比飓风更猛烈百倍的吸扯巨力卷起,坠入血红巨眼之中……

    常曦一剑化作百数春藤,也只能将百人从幽冥眼的吞噬中拉出来。

    数百弟子,很快就化作猩红血雨飘落下来。

    陈寻衣甲,满身都是血染。

    纪烈灵剑化作百丈剑芒,往一头罗刹恶鬼杀去。

    虽说每一头罗刹恶鬼,都不比纪烈的实力差多少,身陷六头罗刹恶鬼的合围,以纪烈的实力亦支撑不住多久时间,但纪烈没有选择。

    常曦亦将一口丹元喷在春风化雨剑上,化作一根巨大无比的春藤,缠住一头罗刹恶鬼。

    大家都知道,绝不能让魔帅赤火明再有机会,借六头罗刹恶鬼施展这个叫幽冥眼的魔道神通。

    这哪里是幽冥眼啊?明明是地狱之眼。

    浩然之气所化的苍古巨龙都在眨眼间被幽冥眼绞在碎片,只怕天人境巅峰强者的全力一击,也就如此威力吧。

    赤松子抹去嘴角鲜血,从容的脸容亦显狰狞,再度摧发浩然玄功,诸弟子也浑不顾身受反噬重创,七窍血迹未尽,都纷纷归位,共同接引浩然之气,再次将苍古巨龙飞快的凝聚起来,接住三头罗刹恶鬼的攻势。

    纪烈、常曦、神宵浩然宗弟子所接引凝聚的苍古巨龙,在半空中挡住六头罗刹恶鬼的攻势,但地面、半空的魔物、魔族,犹像汹涌的黑色潮水一般,往四宗弟子冲来。

    苏竣元、宗图等十二人,以玄衍灵甲联结,像坚不可摧的磐石,但面对汹涌而来的魔物黑潮,仅能遮闭不到二三十丈的空间。

    四宗弟子,用一天时间,推近到煞阵千丈之外,虽然像礁石一样屹立于狂风怒浪之中,但汹涌而来的魔物魔骸魔族的黑潮更加凶烈。

    四十辆玄雷战车,已经战毁逾半,四万精锐蛮武阵亡愈半,四宗弟子以及这十年来陆续投附来共御魔宵的散修,四千余人,亦有上千人倒下。

    罗余泽、宋玄异、赵惟楚亦率龙门宗弟子等数百修士,从侧翼穿插到四宗弟子侧翼,尽可能替四宗弟子减轻侧翼的压力。

    煞阵就在千丈之外,罗余泽就等着看陈寻最后还有什么手段,他们已经身陷魔骸之海的重围之中,陈寻若无更凌厉的手段,这一战非但不能将煞阵攻破,他们中绝大多数人,也都将无法活着突围……

    姜彬、金风道人等人,终究是不能信任,他们虽然都没有停止对魔骸之海的攻势,但并没有尽最大的能力去进逼煞阵,始终都停留在魔骸之海的外围。

    形势一旦彻底恶化,他们明摆着就会第一个弃阵后撤。

    罗余泽看向陈寻,陈寻则蹙眉盯着千丈之外的煞阵。

    煞阵之内除了魔帅赤炎明外,不会再没有其他天妖级魔将留守。

    一座封禁法阵,还胎境修士主持,天元境修士主持,抑或元丹境修士主持,所能演化的术法神通,实有着天壤之别。

    通常来说,封禁法阵唯有法相强者主持,才能发挥最强的威力。

    煞阵虽然达不到天地法阵这一级数,却也能与云洲最顶级的封禁法阵媲美。

    天妖级魔将,就算短时间内难以重新结成煞丹、恢复修为,但他们主持煞阵,必能将煞阵所演化的魔道神通臻至极境,绝不会比魔帅赤火明借魔骸之海所演化的血幡罗刹魔阵威力稍差。

    煞阵就在千丈之外,陈寻亦顾不得太多,成与不成,此时都必须将最后的底牌打出来。

    “苏竣元,守护前侧上翼!”陈寻扬声说道。

    苏竣元闻声即与宗图等人腾空而起。

    纪烈、常曦、苍古巨龙抵挡六头罗刹恶鬼,此时能提供最强防御力的,就是他们身穿玄衍灵甲、组成玄衍战阵的十二人。

    胡太炎、谷问天亦率弟子往前阵聚集,无数法器、灵剑腾空而起,仿佛乌云一样,遮闭陈寻头顶的天空。

    赤松子挥手聚集云气,在四宗弟子阵列的上方,形成八阶云台。

    陈寻此时祭出虚元珠,数十翼魔傀儡振翅飞出,在法器、灵剑所组成的防御之下,再度形成一层遮闭,继而四列弓手在铁心梅等人率领下,从虚元珠中鱼贯而出,站上赤松子施法用云气凝结的八阶云台,人人都手持巨弓,身后都背负两只箭囊……

    “青焰莲箭!”

    看到这一幕,罗余泽瞬息间明白过来。

    他虽然没有亲眼见过青焰莲箭的威力,但到西北域后,也偶尔听闻他人说起过陈寻所能炼制的青焰莲箭。

    青焰莲箭齐射,威力并非简单叠加。

    每一箭就是一记青焰莲爆术法,能击退还胎境后期修士,然而九箭齐射的威力,就要比九名还胎境后期修士联手一击强出数倍,甚至要超过天元境巅峰修士的全力一击。

    而百箭齐射,就能破最顶级的防御法阵。

    如果是千箭齐射呢?

    不,如果是三千箭齐射呢?

    看着身穿金刚玄甲的三千精锐射手,飞快站上云台,罗余泽亦是心荡神移,心里这三千精锐射手所组成的箭阵,才是四宗花费十年时间训练出来的核心战力吧?看他们身手如此敏捷跟井然有序,想必是苦炼多年。

    三千箭阵一直雪藏至今,没有怎么展露獠牙,就为在最关键之时,发挥石破天惊的作用。

    罗余泽亦是指挥手下修士、弟子,祭使法器、灵剑,尽一切可能将三千箭阵遮闭住,免遭煞阵及魔族的进击。

    魔族亦非蠢物,就算不识得青焰莲箭之威,看此架威也清楚四宗弟子已经拼命做最后一搏。不是鱼死就是网破,魔族亦不可能再留有一丝的后手,自然是竭尽全力去击溃四宗弟子的阵形,使四宗弟子难以凝聚最强的攻击力……

    滚滚魔煞黑气仿佛无数妖龙在半空纠缠翻滚,转瞬间化作十数只乌黑魔爪,每一只魔爪都有百丈大小,就像有数头魔龙藏身煞阵之中,气势汹汹抓来。

    看到这一幕,罗余泽也是胆颤心惊,每一只巨魔黑爪都有法相境的威势,煞阵竟然比他之前所想象的,要强大得多。

    此时,更多数百数千头翼魔,从左右两翼扑卷而来,决心要将三千箭阵撕裂……

    “拔箭、拉开弓弦,看我手势,射!”

    铁心梅挥手前指,一缕剑光脱手而出,往煞阵前方疾射而去,三千支青焰莲箭,亦无丝毫的停顿跟犹豫,皆循剑光之轨迹射去。

    三千射手,这十年停下其他的修炼,只修灵识、射术,十年辛苦只为一个目标,就是将射发、引爆青焰莲箭的频率保持绝对的一致。

    双方最强的攻击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引发。

    煞阵所演化出来的十数只乌黑魔爪,每一只都有百丈巨大,每一只都堪比魔龙巨爪那么凶厉。

    不过,主持煞阵的魔帅心里清楚,魔爪虽然凶烈到极点,但四宗弟子大多奋不顾身,眼见魔爪扑来,就已经有十数人奋不顾身的往魔爪扑去,就是想拼掉性命,也要将这十数魔爪拖住一瞬。

    十数魔爪亦是在极瞬之间就生发无穷变化,化作千万道黑色焰流,倾泄而下……

    “爆!”铁心梅同时发令。

    一年前,焰海暴烈的那一刻,前线防御上的诸多法阵,几乎都在瞬时间被青焰流火撕裂。

    魔物亦终于尝到防御法阵被焰海撕裂的滋味。

    煞阵在瞬眼间重新有十数黑色魔爪聚成,但三千支青焰莲箭在距离煞阵还有百丈距离,赶在黑魔巨爪抓来前爆开。

    无比暴烈的焰光,像一座星辰在眼前爆开。

    罗余泽先是看到十数煞阵凝聚的魔爪被焰光撕得四分五裂,接着黑色煞云滚动的煞阵在极瞬之间被撕出百丈宽的巨大裂口。

    千丈范围内的魔骸无不被猛烈的气浪推倒,无数被轰碎的残骸碎骨,像被狂风卷起来的黑雪,四散溅射。

    只是在煞阵撕裂之前,所释出千万道黑色焰流,绝非那么容易承受。

    苏竣元、宗图所组的玄衍战阵,被黑色焰流撕裂;陈寻好不容易积累下来的数十头翼魔傀儡,被黑色流焰撕裂;两千余法器、灵剑所组成的防护网,同样亦没有能封住黑色焰流的冲击,近半数的法器、灵剑在瞬时间毁于一旦……

    陈寻心魂与翼魔傀儡相通,翼魔傀儡连同精魄战魂被打暴,他元神亦在承受着一波接一波的强烈反噬,鲜血狂喷。

    虽然绝大部分的黑色焰流都被挡住,但亦千百道直接冲杀箭阵,几乎在眨眼间,就有近千射手被黑色流焰焚为灰烬。

    煞阵堪比最顶级的封禁法阵,在千丈这么近的范围内,所演化的最强攻势,不会比天人境强者全力一击稍差。

    唯一所幸的,煞阵在这一刻被他们成功的撕开,反噬巨力必然会震毁不少阵器,他们终于可以直接进攻魔煞墟口的核心之地了……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