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四章 魔骸之海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今天还是一大章,有月票的兄弟,记得投给我……)

    熊熊燃烧的青焰,一蓬蓬、一簇簇,仿佛无数闪耀的星辰,密布千魔沙海,照得夜空通明如昼,唯有煞阵遮闭的天空,汹涌的魔煞妖气,浓如墨汁,像无数缠绕在一起的黑色魔龙在半空翻滚……

    鏊战年余,云洲每有修士或弟子阵亡,都竭力将尸骸带走安葬,也会将一些高级魔物或生发灵智的魔物尸骸带走,取筋骨甲皮用于制器、制甲,但低等魔物的尸骸,在煞阵周边的沙地上堆得到处都是。【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才过去数年时间,这些低等魔物的尸骸,筋血皮肉都叫魔煞侵蚀、剔尽,留下层层叠叠、形状怪异的青黑色骸骨,有数十万具之多,仿佛骸骨之海拱护在魔墟口的外围,平时就叫煞阵倍添诡异、凶厉的气氛。

    这一刻,有数百头的巨大骸魔,从煞阵走出来。

    这些骸魔个个都有五六丈高,全身皮肉全无,更像是巨大的人形骷髅,透漏凶厉、诡异的气息,灰白的骸骨,就像被寒煞冻了千年的灰色岩石,黯淡,没有一点光泽。

    骸魔没有血肉筋皮的缓冲,走动时关节处“咔咔”作响,就像缺乏润滑油的巨形机械,身形却快如鬼魅,眨眼间就分散到无尽骸骨之中。

    每头巨型骸魔都手持一根黑色的骨杖,浮凸出金黄色的秘纹,繁琐、晦涩,令人望之心悸。

    过去一年,都没有见有这种魔物出现,然而从骸魔空洞的眼窝子里那两团幽火,也难看出其是否生有灵智,更像是谁炼制的傀儡巨傀儡,只是体形略显太巨大了一些。

    阵阵洪亮的秘咒响起,仿佛尖锐刺耳的魔音彻天动地,叫煞阵之上的黑云像浇沸一样翻滚起来,又像无数阴雷煞雷贴着沙地滚动,骸魔手持的骨杖似乎被秘咒点亮,此时乌亮闪耀起来,射出无数灰迹暗芒。

    这些灰迹暗芒,落到沙地上的无尽尸骸身上,这些血肉皆无、绝无半点生机的无尽尸骸,竟都跟复活过来一样,空洞洞的眼窝子里闪动幽红的光芒,从干燥的沙地缓缓爬起,以数百骸魔为核心聚拢,像是千军万军,将煞阵层层包裹在内。

    此间有无尽魔煞从煞阵汹涌而出,像是无数黑色的细流,在无尽尸骸大军间缠绕穿棱,而每过一刻,无尽尸骸眼洞里的那点红芒就强盛一分……

    看到这一幕,陈寻也是暗暗心惊,这这煞阵外围的魔物尸骸竟然在快速的吞吸魔煞,体内的力量同时在急剧的增强。

    “不可能,不可能,赤帅怎么可能也进入云洲?”翼魔赤海就像是被谁踩住尾巴似的,惊叫起来……

    “魔帅赤火明吗?”。陈寻镇定自容的转回头问翼魔赤海。

    “这就是赤帅的魔骸之海,赤帅进入云洲,完……”赤海尖叫起来,俄而又捂住喉咙,惊恐的看向直接掐断他继续胡说八道下去的陈寻,仿佛再吐一口字,陈寻就会毫不犹豫的斩灭他的元神。

    魔帅赤火明若是留在千魔境,想隔着空间通道,要指挥这样的大战,必有诸多不便的地方,故而赤火明进入云洲,陈寻一点都不意外。

    天妖级魔将能通过自毁煞丹的方式进入云洲,魔帅赤火明自然也必有手段进入云洲,但只要魔帅赤火明没有涅盘境的修为,没有纯阳道器护体,想进入云洲,必然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魔帅赤火明虽然极可能也是将体内的煞元散尽,才得以进入云洲,短时间内也绝无可能恢复修为,但修为境界还在,能接煞阵或天地之力,施展极其强大的魔道神通,依旧不容小视。

    眼前无尽魔物尸骸就是明证,这无尽尸骸就像复活似的站起来吞吸魔煞,跟云洲常见的傀儡术又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除了无尽的魔煞从煞阵滚滚涌出外,陈寻的神识依旧敏锐的捕捉到,无尽魔物尸骸在吞吸魔煞之中,有更为精纯的妖气从体内透出,以数百骸魔为核心汇聚,数以百计的双角四眼、青面獠牙的骷髅鬼头,竟在半空中缓缓凝聚成形。

    这一刻,陈寻亦明白,魔骸之海,实是与玄衍战阵、山河战阵极类似的魔道神通,通过神念,喝斥赤海:“再大呼小叫,乱我军心,我就斩下你的头颅,祭旗!”

    “主人,我被你炼入精魄,这具妖躯严格说来,不是我的啊。”赤海说道。

    陈寻无语,刚才赤海吓得大呼小叫的,这会儿竟然跟他纠缠这些细节问题来,问他道:“赤火明通过魔骸之海,凝聚骷髅鬼头的术法,是什么来头?”

    “我在千魔境,就见过红茶大人有一件叫罗刹血幡的魔宝,红茶大人通过它,能够控制数百尸骸,能够演炼血幡罗刹魔阵,最多凝聚六头罗刹恶鬼,个个凶厉无比。但赤海真没想到,血幡罗刹魔阵在赤帅手里,威力竟然强到这种地步。主人,千万不要拖到让这些恶鬼成形。不然的话,每一头骷髅恶鬼都将可能有超越云洲元丹境巅峰修士的实力,我们这一仗,根本就没有胜算啊。”

    无尽之魔骸,都是低级魔物的尸骸,生前实力低微,但妖气所汇聚的罗刹恶鬼骷髅头,飘荡在半空中,透漏凶煞噬血的气息,此时就不比天元境强者稍弱。而随着无尽魔煞继续源源不断的通过数以十万的魔骸之海,转化为精纯到极点的妖气,这些骷髅鬼头也还在不断的增强当中。

    在很短的时间内,每一个鬼头的体形也都暴涨到十丈有余,有如实体,飘荡在煞阵外围的半空,鬼哭魔啸,撼人心魄……

    陈寻看向纪烈、赤松子,魔帅赤火明现在就已经强到这地步,要是恢复修为,这数百骷髅鬼头,不是瞬息间就要爆长到百丈以上?

    都不用赤海提醒,大家心里都清楚,绝不能让这些妖气凝聚的骷髅鬼头最终凝成实形……

    常曦的元神修为,已经到一念化百的境界,陈寻他亦能一念控制数十傀儡妖躯,但看到眼前此情此景,他知道,魔帅赤火明的修为境界,远非他与常曦此时能比。

    魔帅赤火明,能透过数百骸魔,将一缕魔念化作亿万,将无尽魔物尸骸都联结起来,演炼血幡罗刹魔阵,它就算自损修为进入云洲,一座犹抵千军万马。

    纪烈祭出身后所负的灵剑,剑芒裹动金色光流,见风就长,霹雳啪啦的暴响声中,瞬间之间化为千丈剑光,往身前魔骸之海暴烈而去,绞起无穷碎骨翻飞,一剑之间,就斩灭两只骷髅鬼头。

    纪烈一剑揭开大战的序幕……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偕行!”

    神宵浩然宗弟子吟唱袍泽之歌。

    无尽浩然之气从虚空沛然释出,在神宵浩然宗弟子阵列的上空,汇聚成一头千丈巨大的苍古巨龙,长吟短啸,随赤松子挥手所指,往无尽魔骸之海,狂卷而去,龙身转动、左右横扫,数百道天道神雷霹雳啪啦的轰出。

    此时浩然之气所演化的天道神雷,与魔龙乾余骨闯入云洲时的天道雷劫,还不能相提并论,但无尽魔骸以及骸魔妖气汇聚的骷髅鬼头,跟魔龙乾余骨更远不能相提并论。

    天道神雷“霹雳啪啦”一阵乱轰,兼之苍古巨龙左右横扫,青黑色的魔骸之海顿时就被打出一个巨大的缺口。

    这就是神宵浩然宗的浩然衍天阵,是赤松子参悟浩然天道所证得的神通,没有玄衍战阵那么复杂或变化多端,只要集结秉承浩然天道的百名弟子就能施展。

    秉承浩然天道、守护苍生,说起来简单,但神宵浩然宗自神宵山野悟得天道,进入涂山北岭十年,西北域陆续有数千仁人志士进入涂山,加上神宵浩然宗共赴诛魔大计,然而修炼天道神雷正法入门者,不过三百余人。

    此时四宗可以说是孤注一掷,神宵浩然宗这次稍有实力的弟子都悉数上阵,以赤松子为首,组成浩然衍天阵,接引浩然之气,威力自是沛然莫御。

    此外,四十辆玄雷战车,环围神宵浩然宗弟子阵列的两翼,各自牵动十丈见方的乌云悬在百丈空中。无数电蛇似的雷光在乌云中滚动,像是狂怒的魔蛟,一道道儿臂粗细的雷光电柱吞吐而去,将一具具魔骸撕成碎片……

    十数剑修、武修组成玄衍战阵,穿插玄雷战车阵列之间,而在战车与神宵浩然宗弟子之间,胡太炎、谷问天率三千余修士、弟子,在灵甲之外都身穿黑袍,同样亦步亦趋的前行。

    他们与四十辆玄雷战车,共同守御神宵浩然宗弟子的两翼,冲入魔骸之海。

    神宵浩然宗弟子组成浩然衍天阵,可以接引浩然之气;玄雷战车汇聚天地灵气,灵力之来源可以说是无尽无穷;剑修、武修组成玄衍战阵,亦能最大限度的节约体内灵力、灵元的消耗。

    其他道修、灵修,从灵气充裕的防御法阵中出来,施展术法神通,一旦灵力、灵元消耗过度,就只能靠有限的丹药进行补充。

    此时天地间魔煞滚滚,他们甚至都要摒住呼吸,完全不敢吞吸天地元息,补充灵力消耗。

    撕开魔骸之海,还仅仅是战事的初端,在接近煞阵的那一刻,才会迎来真正的生命决杀。

    普通修士灵力、灵元都要节省着用,当下只是将法器祭起,暂时不会大肆的参与对无尽魔骸及骸魔的剿杀。

    而在数千修士组成的大阵之后,赵承恩、苏守思、谷承卓、铁心桐、古剑锋,率领四万精锐蛮武,分成四股钢铁洪流,从侧翼冲杀有如汪洋大海的魔骸。

    破甲重锋矛,千杆万杆,卷动的刃光仿佛天柱峰之上的雪光;金刚玄甲在青莲焰光的映照下,更是汇起千顷湖光……

    看着这一幕,罗余泽暗暗心惊,同时心里也生万丈云气。

    数以百万计的魔物已经涌到老龙潭的外围,魔族这次也是倾尽全力,不破老龙潭,绝不可能半途而废返回;都护府在老龙潭同样组织数万修士进行拦截,恶战已经提前爆发。

    而在一天时间内,四宗也是将所有能集结的力量都集结起来。

    除了元武新武保留极为有限的防御力量,请夫子游率龙门宗炼器师、阵法师协防外,蒙山宗、千剑宗、神宵浩然宗、夔龙阁几乎所有能出动的修士,都无畏生死集结到铁星堡来,甚至将四宗山门大部分的封禁法阵、防御法阵都拆下来,分成两千余件顶级的入阶法器分给弟子们。

    普通的法器,一次汲足灵气仅能支撑一柱香甚至更少的时间,但同时备有多件法器以及数以十计、百计的玄符,持久作战的能力必然成倍的增强。

    不成功则成仁,没有任何的侥幸,对矢志守护亿万苍生的四宗弟子而已,也再没有第二种选择。

    面对陈寻、纪烈、赤松子、谷问天等守护苍生、舍我其谁的气概,罗余泽怎能不心惊、心服?

    姜彬、金风道人,也从南面悍然发起攻势,百辆山河战车,分成十二组,分由数十修士、数百弟子簇拥,杀向魔骸之海。

    山河战车,汇聚天地灵气,滢莹青芒自战车八角战幢透漏而出,凝成须爪俱现、鳞片俱全的百丈灵蛟。

    山河战车,守,可以将二十丈见方的狭小区域,守得固若金汤,攻,灵气所化之蛟,可杀数里外的强敌。

    每一组十二头灵蛟,在半空翻腾,青气滚动,像巨大的剪刀,将魔骸之海的边缘绞出数个缺口,杀得魔骸碎骨,如黑雪翻飞。

    姜彬挥舞夔龙战旗,独率百余黑甲骑将,由十数山河战车庇护侧翼,绞杀魔骸更如雪流翻腾。

    金风道人脚踩一柄巨剑,徐徐紧随战阵之后。

    他不像赤松子,能与神宵浩然宗的弟子联结浩然衍天阵,源源不断的接引浩然之气,但他身为法相境强者,依旧是与纪烈一样,都是攻打煞阵个人战力最强的数人之一。

    他们也要留些刹手锏,以应付接下来可能会有凶厉变化。

    罗余泽身侧的宋玄异、赵惟楚等人,确如陈寻所说,老龙潭那边的战事,他们就算集结赶过去,也不能增加多少胜算,但他们若能拼尽全力,将煞阵攻破,并坚持到策天府援军赶来,才有可能避免形势彻底崩坏。

    虽然宋玄异与陈寻闹得要大打出手,但此际他若拍拍屁股、袖手而走,日后必然会受众人耻笑,宗门那边也交待不过去,此时也都沉默不语,随诸多修士,往魔骸之海推进,从侧翼减轻蛮武的压力,将魔骸之海的缺口继续撕大、撕裂……

    陈寻、常曦,则陪同纪烈站在阵列的最前端,他们暂时还没有出手,但他们心里清楚,魔族在煞阵之内,必然还留有诸多凌厉手段,他们数人守在阵前,就是要保证神宵浩然宗弟子阵列不会被意外冲溃、撕裂。

    千余神宵浩然宗弟子秉承浩然天道,从虚空中接引至正至纯的浩然之气,所汇聚千丈苍茫之巨龙,一路所向披靡,差不多将魔骸之海近半的攻势接了下来。

    二三百头妖气汇聚的骷髅鬼头,已经暴涨到近二十丈大小,像是地狱恶犬一般,呼啸魔音,疯狂的往他们这边攻来。

    苍芒之巨龙摆尾一扫,就将数只骷髅鬼头打散成无尽的魔煞妖气翻滚四散,庇护四宗弟子的大阵,不受到这些髓髅鬼头的直接攻击。

    而四十辆玄雷战车源源不断的释出雷光、雷柱,不尽的轰杀魔骸,将这些魔骸轰杀成碎片,轰杀成碎渣,使之再无法吞吸魔煞释出妖气、再次汇聚骷髅鬼头……

    胡太炎、谷问天等人也率修士先后出手,将近处那些体形巨大的骸魔拖到近处进行围杀。

    这些骸魔明显是魔骸之海的节点,每杀一头,魔骸之海的威力就会减弱一分,能汇聚成形的骷髅鬼头就会减少一个。

    此时,有无数魔物开始从煞阵之中涌出,很显然,此时在魔墟口坐镇的魔帅赤火海,绝对不会让四宗弟子轻易就接近煞阵……

    遮天蔽地的翼魔,奇形怪状,就是巨大的蝙蝠群,汇同地面的魔骸、魔物从两翼往四宗弟子大阵冲来,此时仅靠四十辆玄雷战车,已经无法将两翼守得滴水不漏,诸修士开始补到两翼的外侧,用法器、玄符,与魔骸、魔物厮杀。

    这时候,赵承恩、谷承卓、铁心桐、苏守思率精锐蛮武,更是拼命从两翼往前突冲,无数骁勇善战的蛮武,以血肉之躯,减轻侧前方四宗弟子大阵的压力,掩护四宗弟子大阵,往前,再往前,突进。

    难道四万蛮武都消耗光,也要确保四宗弟子大阵冲杀到煞阵跟前……

    陈寻此时将赤海从虚元珠中放出,令其混入翼魔之中,在将魔物第一波攻势打退之后,陈寻想让赤海也混进煞阵中去。

    赤海刚飞入煞阵,就被主持煞阵的天妖魔将察觉,滚滚煞云陡然生变出数只巨大魔爪,黑鳞密覆、爪甲似铁,就朝赤海恶狠狠的抓来。

    赤海在跟随陈寻后,一直都无法将玄衍战阵的变化参悟透,其他什么神通所学也是甚少,但陈寻的分影诀与云龙九变在极短时间内就能修炼熟炼。

    眼见就要被煞阵所演化的魔爪捉住,赤海那巨大的身影在极瞬之间分数道残影,其本身籍此闪过黑爪的捕捉,逃到煞阵外。

    赤海在煞阵内就停留了一瞬间,但这一瞬间,陈寻借赤海所看到煞阵内的情形,亦是足够多。

    陈寻回头顾望,身后这么多人,实在不知道战后能有多少人活下来……

    煞阵内还有数十万计的魔物以及数以万计的魔族严阵以待,绝不会坐看他们攻破煞阵,将其绞成碎渣;这些魔物、魔族光杀死还不够,倘若不将其肉身绞成碎渣,它们的尸骸就会融入魔骸之海,进一步加强血幡罗刹大阵的威力。

    赤火明的魔道玄功,想想还是真可怖啊,倘若叫其恢复修为,实力更会强到何等的地步?

    随着涌入的魔物、魔族越来越多,四宗弟子大阵每前进一步就越发的艰难,上万蛮武已经躲在血泊之中。

    被防止他们的尸骸,被裹入魔骸之海,压阵的四宗弟子只能忍痛用火符将他们的尸骸烧成灰烬。

    十二辆玄雷战车被摧毁,两翼的防御漏洞越来越大,四宗不断有弟子倒下,或被强横凶残的魔物拖走,或在半空当中就被数头翼魔分尸,零碎血肉像雨一样洒下来。

    看着无穷无尽的魔骸之海,罗余泽都觉得绝望。

    他们每杀一头魔物,却会叫凝聚骷髅鬼头的魔道大阵增加一分,而要想将魔物绞杀粉碎,就要多耗费数倍的灵力、灵元。

    他们没有能汇聚天地灵气的法阵战车,只能靠丹药补充灵元、丹元消耗,或者仅可能使用平时积攒下来的灵符杀敌。

    只是战到此时,魔骸之海不见有缩小多少,还更有十数只骷髅鬼头凝聚百丈巨大。

    魔族仅凭这十数百丈骷髅鬼头,就已经与浩然之气凝聚的苍古巨龙对抗,数百道天道神雷都不能将一只百丈骷髅鬼头击碎,这一仗还有多少希望?

    “罗真人,罗真人……”

    罗余泽抬头见接替陈寻沧澜侯位的纪东泽,脚踏金倪神兽,与十数剑修的护卫下,杀散薄薄一层横在他们之间的魔骸,赶来与他汇合。

    “沧澜侯有何事指教?”罗余泽揖礼问道。

    虽说纪东泽是晚辈,但纪东泽是四宗共推的沧澜侯,此时没有可以留守沧澜城,却赶在千魔之海,与众人同生共死,罗余泽觉得对他行揖礼,没有什么心理上的负担。

    “陈寻托我告诉你,四宗弟子性命都押上去,只为云洲亿万苍生搏一线生机,绝非是妄趁匹夫之勇,而没有其他的谋算跟凭仗;还请罗真人助我四宗弟子扫清左翼的障碍……”纪东泽说道。

    “他们想慷慨赴死倒也罢了,竟想将其他人都拖上。”宋玄异冷眼说道,他连陈寻都看不上眼,对所谓的沧澜侯纪东泽,更是连正眼都懒得瞅一眼。

    “宋师弟,你倘若贪生怕死,此时就走,没有人会说你半分,你亦无诛魔、守御涂山的职责。”罗余泽厉色说道。

    宋玄异瞪了罗余泽一眼,倒也没有说真就转身走人,又不便与罗余泽恶语争执,心里堵了一口气,朝赵惟楚大叫道:“惟楚,我们今日就看看此竖子到底有何什么狂妄的资本,能力挽云洲之狂澜!”

    一道剑芒自宋玄异身后升腾而起,瞬眼间化作百丈青紫剑芒,像蛟龙入海一样,插入左翼的魔骸之海;赵惟楚也丝毫不落后,一柄钧阳剑仿佛骄阳,暴出万丈烈光,与宋玄异一前一后,绞杀魔骸碎骨似浪,顿时间就被撕裂出来一道千丈长的裂口。

    两人也各自找上一头百丈骷髅鬼头,十数剑横劈暴斩,竟然硬生生的就将无穷妖气凝聚的百丈骷髅鬼头斩碎……

    两人战力之强,叫其他元丹真人看了瞠目结舌,暗感这两人真不愧是龙门宗十二大真传弟子,同时元丹境修为,这两人都堪比法相境强者了,要是他们出自西北域,西北域元丹第一人的头衔,都未必会落到纪烈的头上……

    看宋玄异、赵惟楚能尽全力诛杀魔骸、魔物,受他们这点闲气又能如何?

    纪东泽朝罗余泽行了一礼,即往别处联络其他镇守真人,希望他们能一起发力,减轻四宗弟子大阵两翼的压力……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