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二章 先发制人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陶景宏年逾两千岁,与郭松、赤松子是同时代的人物,虽说在云洲硕果仅存的十数天人境真君中,算是年龄极小,但陶氏自陶景宏往后,在东南域不知繁衍了多少代。【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陶思月是陶景宏的十七世孙,血缘关系已经是十分疏远,不过陶氏后人里若有天资出纵者,在龙门宗依旧会受到优待。

    陶氏受惠于陶景宏,在东南域崛起,也是传承愈两千年的大宗族,就算没有老祖陶景宏及龙门宗的庇护,宗族内也有一法相、五元丹六真人,远非二三流的宗族、宗门能及。

    陈寻随手一剑,赤虹金倪剑就崩坏米粒大的缺口,一柄好端端的地阶灵剑,威力硬生生的损掉三四成。这是陶思月性命并修的本命法器,这次损伤,怕是要重新祭炼两三年才能恢复如初。

    陶思月对陈寻恨得牙痒痒的,但也知道就算她与陈寻同是天元境巅峰,有无悟得道意,有着天壤之别。

    悟得道意,才堪称天元境圆满,假以时日寻得一处可以静修的灵地,修成元丹只是时间问题。

    悟得道意、修成元神,除了灵元不及元丹真人所修的丹元凝炼、磅礴外,在修为境界上已无本质的区别,至少不会被元丹真人压制得没有还手之力。

    陈寻随手一剑,看上没有注入丝毫的灵元,却将无上道意凝入其中,借天地之力毁她的赤虹金倪剑。

    陶思月虽然知道她与陈寻之间,隔着一道道意的鸿沟,可能需要她花费数十年苦修才有可能跨越,而且她铁了心想找陈寻晦气之前,也预料到此人如此狂妄,还能在西北域活这么久,自有他狂妄的资本,但她远远没有想到,陈寻这一剑所凝聚的道意,会是如此之强,竟予她有将天地锁住的错觉,刹那间都忘了闪避,或在那瞬时,根本无法闪避。

    不然的话,赤虹金倪剑也不会受这样的损伤。

    宋玄异、赵惟楚二三十年前就修成元丹,他们两人,二三十年来锐志磨砺道意,道意所凝之势,也未必有锁百丈天地之威吧?

    魔族悍然出动,此时火烧眉头,陈寻哪里会再顾及陶思月的小心思?

    赤松子、胡太炎率神宵浩然宗弟子主力,要坐镇天柱峰大本营;赵承恩、苏守思等人统率一万精锐蛮武,在南麓封禁防阵内随时待命。

    陈寻、常曦率六组能演炼玄衍战阵的剑修、武修,分乘七辆玄雷战车,随纪烈赶往铁星堡,就近观望魔墟口的魔物异动。

    这已经四宗及沧澜侯府能集中起来最强的机动力量。

    六组剑修、武修,都以天元境强者率队,玄兵战甲皆是地阶法器,都堪与元丹境后期强者一战。

    其中又以苏竣元、宗图等十二人最强,攻击力谈不上多强,但作为最顶级的地阶法器,玄衍灵甲十二套一组,以玄衍战阵联结,接天地之力,防御力堪能承受法相境强者的攻击,出入魔物之海,有如岿然不动的礁石。

    七辆玄雷战车,共有六十名还胎境巅峰弟子藏身其中御使,更是强如七名专修雷系术法的元丹真人。

    更不要说,纪烈半步踏入法相境,大逍遥剑浸淫百年苦修之功,战力绝不在伏炎、苍牙子、元武侯姜矍等人之下;常曦一柄春风化雨剑,早已晋入一念御百的境界,更不要说虚元珠内藏有百余强大傀儡战兵,老夔一根捆仙索使得神出鬼没,虚元珠更有种种妙用……

    只是陈寻心里清楚,他们集结起来的力量看似极其强大,但面对从煞阵汹涌而出的魔物之海,犹渺小如一粟。

    千魔沙海,还有数以万计的青焰流火分散各处,没有熄灭,也看不出熄灭的样子。

    狂暴的风雪,降落到距离地面千丈之内,就消失一尽,千魔沙海还是那么的酷热、干躁,与天柱峰周边的冰雪天地,仿佛两个世界。

    陈寻他们仅用一柱香时间,就驰及铁星堡。

    驻守铁星堡的元丹真人是玄都教的弟子褚月真人。

    铁星堡虽然坚固,但极为狭小,陈寻他们不会挤到铁星堡里去,就在距铁星堡二十里的距离停下来。褚月真人亲自赶过来,与陈寻他们汇合,与纪烈等人行礼:“纪真人、翠微仙子、陈阁主……”

    陈寻虽然没有修成元丹,但负责守御铁星铁一年时间来,褚月真人心里自然清楚陈寻在沧澜的作用及地位有多高。

    既然陈寻受夏相宜伏击,身陷焰海七年而不死,就有足够的资格赢得西北域诸宗门的重视。

    此外,四宗及沧澜侯府,与伏炎、元武侯府姜矍的关系极为恶劣,以致别起灶炉,不听都护府的号令,伏炎、姜矍也视四宗及沧澜侯府为眼中钉,但对于玄都教出身的褚月真人来说,实在没有必要与四宗及沧澜侯府视同水火。

    实际上,褚月真人非但没有同四宗及沧澜侯府视同水火,私下交情也颇为不错,都护府那边有什么大的动静,褚月真人都会及时告之。

    不仅西北域诸宗,玄都教也都希望西北域能有制衡元武侯府的势力存在,这样才最符合北域首宗玄都教的利益,这实际叫玄都教成为西北域、北域首宗。

    西北域大量天资出众的弟子以及天材地宝,自然而然的就往玄都教汇聚。

    褚月真人,对陶思月等人的态度反而要冷淡一些。

    龙门宗的实力、底蕴虽然要强过玄都教,但同为六宗之列,龙门宗又远在东南域,褚月真人确无兴趣去讨好龙门宗这些眼高于顶、视西北域如蛮荒的弟子。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纪烈看浮光镜所映照的魔物,就像绵延百余里的黑色洪流,涌到南面的金辰堡,没有直接进攻金辰堡,而是一分为二,化作两股洪流,绕过金辰堡,继续往南挺进。

    这一幕,叫众人目瞠口呆,远超百万之数的魔物,这明明是放弃魔墟口煞阵,倾尽全力去攻打都护府位于沧澜大裂谷北侧的重地老龙潭。

    元武新城,位于南岭的深谷盆地之中,距离魔墟口超过三千里。

    这些年来,涂山除有限的区域外,陆续都叫积雪、冰川覆盖。

    除了天元境巅峰修为的强者外,普通修士想顶着如此猛烈的寒煞,在涂山绝岭之巅,奔行三千多里的距离,亦是极困难的事情。

    而从西北域及云洲汇聚而来的人与物资,若是先往元武新城汇聚,再转输到千魔沙海来,有诸多的不便。

    十年前,都护府在沧澜大裂谷中段以北的山岭腹地溶洞里,在一座地下湖时发现两头战力比天妖级魔将更强的结丹蛟龙,将其地称之为老龙潭。

    斩杀这两头蛟龙之后,都护府发现那处的地下溶洞,除了岩层犹其的坚厚,方圆百里范围内,更有十数条灵脉汇聚,是少有极适合建造大型城寨的灵地。

    近十年来,都护府倾尽全力建设老龙潭。

    都护府经营老龙潭,不仅能分四宗及沧澜府在涂山北岭之势,就算将魔墟口彻底封印掉,也会赖在那里不走;同时确实也极方便组织前锋防线。

    唯一的弊端,就是离魔墟口太近,相距仅八百余里,还有一道深三千余丈的阔谷,能从千魔沙海直接通过去。

    元武侯府为挽回声望,也将西北域唯一的一座镇魂山河阵,从元武新城拆来,布设在老龙潭。

    都护府此番想强攻魔墟口煞阵,从六宗及西北域中小宗门进一步征集过来的修士,也都集中在老龙潭。

    包括玄都教的太上长老苦庵真君等人逆天强者,此时都在老龙潭坐镇。

    百万魔物竟然撇开金辰堡、铁星堡等前锋防线的坚垒,直接进攻老龙潭,怎么能叫陈寻、纪烈他们不震惊?

    魔族难道都得了失心疯,竟然妄图以百万魔物硬撼布设有天地法阵的老龙潭?

    不要说老龙潭所布设的天地法阵,可能借千里天地之力,堪挡涅盘境至尊强者的攻击,苦庵真君、伏炎、姜矍等一干天人、法真境强者,率数万还胎境上的修士,十数万真阳境弟子,集结在老龙潭,就绝非百万魔物轻易吞没。

    陈寻蓦然想到一事,震惊的问褚月真人:“都护府是不是计划将老龙潭的镇魂山河阵,拆到金辰堡来?”

    褚月真人闻言亦是心神震荡,说道:“我听说都护府确有此意,但到底何时拆,何时南移到金辰堡重新布设,除了苦庵真君、伏炎将军及几名法相真人,并无他人知悉详情啊……”

    封禁法阵,防御时要抵挡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要保证足够的防御力,防护灵罩通常会维持方圆数里到十数里不等的狭小范围内。

    而倘若封禁法阵,要将汇聚的天量灵气集中到一点,转为攻击之势,即使延伸到百里之外,攻击力犹不弱于元丹境巅峰强者;数里之内,攻击力则不弱于法相境强者。

    这就是护山法阵之威。

    镇魂山河阵,属于天地法阵级数。

    守,可将百里之地守得固若金汤;攻,攻势延伸千里之外,依旧可杀法相境之敌。

    从金辰堡到魔墟口相距两百余里,都护府若将这座镇魂山河阵布设在金辰堡,即使在灵气供给会稍略不足,亦将强力支撑都护府重兵强攻魔墟口煞阵。

    陈寻亦不难猜到都护府会将镇魂山河阵撤下来南移,但何时拆、何时南移,绝对是都护府机密中的机密。

    不要说天柱峰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就连镇守铁星堡的褚月真人也不清楚详情,魔族怎么可能抓准出兵强攻老龙潭的机会?

    要说苦庵真君以及伏炎、姜矍等法相真人暗中与魔族勾结,陈寻也绝不相信。

    姜矍是贪权势,但魔族是要彻底的吞噬云洲,魔龙乾余骨闯入云洲,一天之间就吞杀数千万生灵,姜矍这些人再蠢,都不至于蠢到与魔谋皮去。

    再者,亿万魔物倾泄而出,云洲所有的生灵都将被吞灭,姜矍、姜彬就算登上帝位,又有何益?

    陈寻不相信苦庵真君及伏炎、姜矍等法相真人会有人泄密,但就眼前的形势,魔族必然是获得极关键的消息,才会悍然出动,先发制人……r1058

    s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