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一章 寒煞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逆着暴风雪,往天柱峰山顶飘去。【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山顶的积雪,已经被寒煞冻成坚冰。

    寻常峰峦,两三千丈往上,都为积雪、冰川覆盖,经年不消。

    涂山虽然要比梧山、固山、蒙山等旁系山脉,更加高耸险峻,但以往覆盖天焰,绝岭山巅常年都不知道冰雪是为何物。

    十一年前,涂山天焰缩小成千里方圆的焰海,涂山南北两端的绝岭,开始叫冰雪覆盖,但在接近焰海的区域,气侯依旧炎热。

    焰海崩裂后,恰逢十年一期的寒潮生发,除去灵脉法阵覆盖的区域与千魔沙海外,天柱峰南北的雄山峻岭皆成冰雪世界。

    乌沉如铅的雪云,像个大罩子将天柱峰山顶遮住,狂乱的狂风雪将视野遮住,神识亦无法透远。

    陈寻抬头看了看天,此地已经是涂山的绝岭之巅,他晋入天元境后,一直都没有放弃淬炼肉身,但以他的修为,站在天柱峰绝岭之巅,犹感到寒煞刺骨,心知绝大多数的魔物,都应耐不住绝岭之巅的寒煞。

    陈寻将翼魔赤海从虚元珠中放出来。

    “好冷!”赤海从虚元珠中出来,就打了一个寒战,萎萎缩缩的展开巨大的骨翼。

    魔墟是烈炎赤火之地,到处都是被地火撕裂、炙烤的大地,高等魔族甚至不畏天焰焚烧,对寒煞的承受力却差。

    只是赤海元神早就被陈寻炼入精魄,他此时能有生理上的感觉,说明灵性未失的他,进入虚元珠吞吸虚元灵气修炼,灵肉融合的速度,要远比其他傀儡战兵快得多。

    此时风雪漫天,元丹真人的神识都受到极大的限制,陈寻担心会有魔物趁机穿过天柱峰防线,流窜到涂山西北麓腹地,屠戮蛮荒族人、吞噬生灵。

    “九劫炼体,非寒煞、天焰不能淬炼金身,这点冷你得受着。”陈寻踏上赤海的骨翼,一人一魔就从天柱峰山巅极速升起,穿过暴风雨,升到灰沉如铅的雪云之上。

    赵承恩盘膝悬坐高空之上警戒敌情,一枚术法凝成的巨大圆镜就停在他的胸前,监视着千魔沙海之内,千里方圆一草一木的动静。

    看到陈寻上来接替他,赵承恩站起来弹弹脚,笑道:“你再不过来,我在这里可就要被冰僵了。”

    赵承恩修为之高,自然不会再被冰僵了,但亦能证明如此高度的至纯寒煞,叫他极其难受。

    “今年寒煞远胜往年,魔族必然厌之。从千魔沙海出去,从蒙山宗西侧的宽谷,可以直接进入气温相对没那么凶厉的低岭区,那处宽谷的防御,我们需要再加强……”陈寻跟赵承恩说道。

    赵承恩点点头,寒潮生发之后,涂山绝岭之巅就遍布寒煞,修为稍低的人就承受不住,绝大多数的魔物也应是如此。

    他们随后调整防线部署,重点盯防那些寒煞相对没有那么凶厉的深峡谷壑。

    陈寻口诵拗口之极的法诀,无数青莹莹的毫光从四周虚空渗出,汇聚到他双手所结的法印上来,很快一面直径约有三尺的圆镜,就在陈寻手上成形。

    常曦那枚天照镜早已毁去,除非能从星铁魔躯拆到相类似的阵法禁制,不然他此时还没有能力凭空炼制地阶法器,但天照镜所能演化的几种术法,却十分实用,这种山河浮光术,视施术者修为高低,神识可以照见百里到千里不等的动静。

    除了山河浮光术外,陈寻修炼傀儡术,他的神魂与傀儡精魄息息相应,他的神识能附在傀儡身上,这些傀儡就能代替他的耳、代替他的眼,监视方圆数百里的动静。

    两相结合,就算蚂蚁想进入天柱峰的范围,都不要想能瞒过他的眼神。

    见陈寻虽然还没有修成元丹,但灵元之精纯,都不在普通的元丹真人丹元之下,赵承恩笑道:“你的修为又精进许多啊?”

    “上回将赤海元神炼入精魄,我虽受魔道禁术反噬,但伤势痊愈后,灵元就更为凝炼,这可以说是不破不立的道理!”陈寻与赵承恩说着话,同时将三十五头翼魔傀儡,从虚元珠放出来……

    除了令赤海率一队翼魔傀儡,前进到铁星堡后线警戒之外,陈寻将其他翼魔傀儡都分布在两翼,下了警戒的指令,就不再分神控御。

    铁星堡是神宵浩然宗此前放弃的残垒,之后由玄都教的一名元丹真人率数百修士驻守。

    都护府有意限制天柱峰参与千魔沙海剿魔战事的作用,过去一年,调集大量的资源重筑铁星堡。

    除了一座六十四柱山河封禁法阵外,方圆不过五十丈的铁星堡寨墙,都是浇铜汁铁水铸成,再镌刻大量的金刚玄符进行强化。

    这样的坚垒,整个前锋防线上也仅有三座。

    铁星堡的存在,天柱峰能发挥的作用就被限制到极小,但在很多进入涂山参与诛魔的散修眼前,天柱峰虽然就位于千魔沙海的边缘,但亦算相对稳定的后方。

    每日战事结束,却有不少散修退到天柱峰来修整。

    赵承恩撤了山河浮光术,与陈寻讨论修为上的一些事,未过多久,就见浮光镜映照数点流光从南面急掠而来。

    这数点流光在云层之下,逆着暴雪飞行,除了浮光术能照见外,陈寻、赵承恩神识皆感应不到。

    这样的鬼天气,就连魔物都躲在煞阵里不出动,修为稍低的散修,都往山下疏散,看不清楚来者是人是魔,陈寻令赤海率一队翼魔傀儡前去拦截。

    这也是陈寻修炼傀儡术的便利,换了赵承恩,就要先通知山下的弟子前往探看。

    陈寻神识通过赤海,看到数名女修,往天柱峰方向飞来。

    见她们身穿龙门宗弟子法衣,陈寻心知她们是到天柱峰临时歇脚,就令赤海率诸翼魔傀儡飞回来。

    “这些魔物竟然胆敢潜到天柱峰附近!”

    这数名龙门宗女修,看见十数头翼魔在视野边缘露了一下影踪,就急速往后掠去,当即祭出灵剑,十数道剑光匹练,就往赤海泄来!

    “诸位师姐,我是梧山陈寻,非是魔物!”陈寻透过赤海发声,喉咙里像是夹了一片破布,声音干涩古怪的跟龙门宗女修解释误会。

    “魔物竟然口吐人言,蛊惑人心!”为首的龙门宗女修,穿一身娥黄色宫装,身姿婀娜,胸脯高高耸起,透漏惊人动魄的魅力,她身上透漏淡淡的灵光,将暴风雪逼在十丈之外,不得欺到身前,脸蛋娇艳如花,粉嫩如玉,然而一双星月美眸却透漏几许煞气,似非要将赤海等翼魔傀儡斩落剑下才肯罢休。

    此女虽然还未修成元丹,但所御剑气极其凌厉灵动,数跳转折,就像一条赤黄色的灵光巨蛟横穿暴风雪,极瞬之间就逼近赤海身前,斩杀过来。

    陈寻此时也知压根不是什么误会,这数女就专门来找他霉头的。

    他懒得理会这些龙门宗的女修,当即令赤海断后,其他十一头翼魔傀儡,急疾回归他身侧。

    此时赤海与十一头翼魔傀儡,距他有百余里之遥,他元神修为再强,也无法隔着百余里组成玄衍战阵,给龙门宗数女教训。

    赤海元神被他炼入精魄之后,实力有所下降,在灵肉彻底融合之前,许多天赋神通无法施展,但他那生出暗金色异纹的妖躯,堪称神魔炼体一个新的极致,赤手就将那女修劈来的剑光抓碎,散成无数赤黄碎光。

    那女修不依不挠,口诵法诀,无数赤黄碎光重新凝聚成剑光匹练,再度往赤海斩去,又邀其他犹豫不决的师姐妹一起出手,围杀翼魔赤海。

    “主人,要不是你炼了我的元神,这么多婆娘,我一定将她们的衣裳扒个干净,给主人您既饱眼福,又解恨。”赤海犹念念不忘被陈寻炼化元神这事,一边振翅狂逃,一边跟陈寻嘀咕这事。

    数女追杀赤海,很快就到天柱峰山巅的云层之上。

    这数名女修虽然都仅有天元境修为,但她们身为龙门宗的真传弟子,所修玄功、所御灵剑,无不是云洲顶级,实力要远强过一般意义上的天元境剑修。

    赤海虽有堪比元丹境武修的强横妖躯,在这数女眼前还有些不够看,逃到陈寻身边,已经是伤痕累累,身上那一道道暗金色的玄符都被打裂。

    赤海受此重伤,简直是折他一臂,换作平时倒也罢了,如今大战在际,这数名龙门宗女修还如此任性,陈寻心里起恼,取来雷陨剑,沉声冷冷的道:“诸位师姐,是冲我陈寻来了吧?”

    “你不敢找赵惟楚试剑,我陶思月今天就要看看你,到底有何能耐,竟然对我老祖之邀不宵一顾!”陶思月摒指定住剑光,横在云层之上,仿佛一轮骄阳,闪烁赤黄色的耀眼光芒,剑光里更透漏无穷无尽的龙吟虎啸之音,震荡寒煞,可见她刚才对赤海还是留有余手的。

    陈寻冷冷一笑,没想到这些大宗门的弟子,脾气真是大得可怕,稍有不顺心之事,就跟结了生死之仇一样,喊打喊杀。

    他手中雷陨剑平淡无奇的往前一刺,不见他注入丝毫灵元,就见剑首荡极细一圈龙鳞纹状的气浪,往前极速递进。

    以天元境的修为,一拳轰出无尽气浪,是轻而易举之事;轰出的气浪往四周极速扩散,能将百丈以内的石木崩裂,这也是天元境武修应有的战力。

    然而陈寻这一剑荡的气浪,凝而不散,就像一线灰迹,又像一条毒蛇,极瞬之间就咬住陶思月所御剑光……

    剑光破碎,灵剑被打出原形,好端端的一柄赤虹金倪剑,竟然被陈寻随手一剑荡出的气浪打出米粒大的缺口。

    陈寻冷眼盯住陶思月苍白的脸蛋,不宵的说道:“陶师姐何时能破了我这一剑,再来找我试剑不迟。在这之前,陶师姐还没有找我试剑的资格……”

    “你!”陶思月没想到陈寻如此狂妄,银牙气得将要咬牙,拿出储物袋,要将老祖所赐的法器掏出来,给这小子一个教训。

    “陈寻,你快过来,魔墟口有动静!”

    陈寻出手教训这些龙门宗的女弟子,赵承思则透出浮光镜盯着千魔沙海的动静。

    陈寻身形一荡,就到浮光镜前,就见魔墟口煞阵有无数黑点如潮水般,往南涌出,他心里惊骇,转身问陶思月等人:“你们从千魔沙海回来,可曾发生异常?”

    陶思月等人虽看陈寻不顺眼,今日打定主意要找他的晦气,但也知事情有轻重缓疾,掠到浮光镜前一看,就见数以十万计的魔物正从煞阵涌出,也是骇然,说道:“我们今天在千魔沙海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有丝毫的异常。”r1058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