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十章 难欢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又与罗余泽行礼:“罗真人,好久不见了,”又看向宋玄异身侧一干人,问道:“这几位师兄是?”等着罗余泽或宋玄异给他介绍龙门宗诸人。【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然而除了宋玄异冲在常曦的面子,主动跟陈寻招呼外,龙门宗其他弟子对陈寻的态度,则是冷热不一。

    有人站在那里好奇的打量陈寻,暗感此人并无特别之处,竟叫陶师如此器重;有人脸上却有不屑之色,眼神扫过陈寻,就转开看别处。

    没有一人再站出来,主动与陈寻寒暄。

    “罗师兄,此间若无要紧事,我们就先行离开了。”一名身穿云纹天青色法衣的剑修,眼睛也未瞅陈寻一眼,就直接跟罗余泽告辞,要离开天柱峰。

    龙门宗在此地百余弟子,元丹境共有四人,此人是四名元丹真人之一。

    此人冷傲姿态以及元丹境的修为,倒没有怎么叫陈寻在意。

    倒是他身后所负一柄巨剑,古朴之极,所镌刻的秘纹竟然与天钧烈阳盾有几分相似,陈寻暗感这柄古剑极可能是其从天钧秘境获得的法器。

    见此人与宋玄异一样,都身穿龙门宗真传弟子法衣,陈寻心想龙门宗真传弟子里有十二人修成元丹,此人应该是谁?

    不过,此人既然身为龙门宗十二大真传弟子之一,身边总归不会缺少极品法器,他将这柄看上去不怎么起眼的古剑背在身上,莫非天钧秘境所出的法器,还有我还未曾琢磨透的地方?

    陈寻眼神游离,实是在琢磨此人身后所背的这柄古朴巨剑,然而落在罗余泽等人的眼里,还以为陈寻不满赵惟楚踞傲的态度,已将不满表露到脸上来。

    赵惟楚叫人盯着身后的剑不放,心里极其不悦,心想此人当年不屑到龙门宗修炼,还以为天资多么出众、修为能高人一等,未曾想修为不高,脾气真是不小。

    赵惟楚剑眉一挑,不悦的说道:“听说你也是西北域的剑修名家,莫非想一试我钧阳剑之威?”

    云崖气氛陡然紧张起来,常曦只是冷眼看着满心瞧不起陈寻的赵惟楚,并无意替他们居中转圜。

    罗余泽心知陈寻也是不受气的狂傲脾气,赶紧插进来打圆场,说道:“钧阳剑赵惟楚,是我龙宗门的剑痴,看到剑修名家,都想拉住较量一番,也不知要看看场合。”

    “赵师兄误会了,”陈寻哂然一笑,将天钧烈阳盾从须弥戒中取出,说道,“我有位师兄,五十年前曾入天钧秘境,获得此盾,与赵师兄身后所背古剑,符纹极为相似,以致我刚才看走了神。我修为低微,远不是赵师兄的对手,赵师兄可不要难为我。”

    陈寻心里一叹,心想,六宗的真传弟子,还真没有几人不眼高于顶的。

    他就算不看陶景宏真君的脸面,他也不至于在这火烧眉头的节骨眼上,看谁不顺眼,就跑上去大打一番。

    赵惟楚眼神扫过天钧烈阳盾一眼,眉头微蹙,并无意解释他身后所负古剑的来历,说道:“我等来此,是为诛魔历炼,你既然无意比试,那我等就先行告辞了……”

    见赵惟楚如此态度,纪烈、赤松子皆眉头微蹙,心里大为叹气,但他们数十万里迢迢,赶来增援涂山,亦不能说他们什么。

    宋玄异眼神扫过陈寻,倒是颇为客气的朝众人抱拳告辞:“后会有期。”当下就与其他龙门宗弟子,随赵惟楚,化身百余道虹影,往南掠去。

    ************************

    没有想到宋玄异、赵惟楚等人说走就走,罗余泽满脸无奈苦笑。

    他这些年在西北域都护府任职,就留在千魔沙海北面的老龙潭,但自十一年前,陈寻被夏相宜伏杀,陷身焰海以来,他都没有再见陈寻见过一面。

    不过这些年来,他也逐步认识到陈寻在西北域的重要性,其他不说,三百辆山河战车在老龙潭摆着,谁敢说陈寻不重要?

    但想到他初次到梧山见陈寻时,也满心不愉快,也就难怪赵惟楚、宋玄异他们初次见面,会对陈寻心生不屑,急于离开天柱峰了。

    宋玄异、赵惟楚,自然不畏得罪陈寻,但罗余泽心里清楚,陈寻是不受气的性子,双方刚见面就闹得不欢,那接下来的事,要怎么开出口?

    陈寻见龙门宗还有十数人,没有随宋玄异、赵惟楚等人一走了之,为首之人也有元丹境修为,客气的问道:“这位师兄?”

    “龙门宗器修夫子游,见过陈阁主!”夫子游与宋玄异、赵惟楚不同,跟陈寻客气的揖礼道。

    陈寻不再以沧澜侯自居,那他此时的正式身份,就是夔龙阁的阁主。

    陈寻与夫子游行礼,见他身后,还有十余人,心想他们或许都是龙门宗的炼器师,才没有随宋玄异、赵惟楚等人去千魔沙海。

    没有宋玄异、赵惟楚等人,这边倒宽敞起来。

    赤松子安排弟子,招呼龙门宗的其他人到云崖偏殿休息,他与纪烈、常曦,还有陈寻,请罗余泽、夫子游进秘室议事。

    “这几年,坠星海的妖族也蠢蠢欲动起来,陶师不得已要留在澹山坐镇,策天府这次也没有从东南域、东域征调弟子。此次还是宋师弟、赵师弟他们主动请缨,率诸师兄弟往援涂山。宋师弟他们不编入都护府,陶师的意思,,原本是要他们暂居天柱峰历炼,但没想到他们急于进千魔沙海诛魔去了……”罗余泽尴尬的解释道。

    陈寻与纪烈对望了一眼,心想,原来陶景宏是希望宋玄异、赵惟楚等人北上,能增强天柱峰的防御力量,那他们刚到天柱峰落脚就匆匆离开,看来是打心底瞧不起神宵浩然宗的穷破样。

    陈寻心里只是一笑,瞧不起就瞧不起呗,此时的天柱峰虽为神宵浩然宗的山门所在,却又是四宗及沧澜侯府抵御魔族的第一线,也确实破落了一些,完全看不到有半点宗门气派。

    只是夫子游等人没有随宋玄异、赵惟楚等人离开,陈寻颇为意外,难不成他们反而能高看天柱峰一等?

    看到陈寻眼里的疑惑,夫子游笑道:“玄异、惟楚他们是到涂山历炼来的,屁股坐不住,我却是受陶师所命,将这两座天星截龙阵交给陈阁主……”

    夫子游从腰间解下十余储物袋,递给陈寻。

    天星截龙阵,威力不能跟天地法阵相提并论,但也不在一百二十八柱山河封禁法阵之下,恰是天柱峰一直都迫切需要,却始终得不到的顶级封禁法阵。

    天柱峰、沧澜新城,若能有两座天星截龙阵加强防御,就能将四宗还胎境弟子还算充足的优势发挥出来,至少能将这两处要地的防御力提高数倍。

    就算有数以十万计的魔物涌来,四宗与沧澜侯府在这两处要地也有决一死战的余力。

    陈寻确没有急于将这十余储物袋都接过来。

    按照道理,陶景宏真君应该知晓他已经将沧澜侯禅让给纪东泽了,两座天星截龙阵,夫子游理应交给纪烈或赤松师伯才对。

    见陈寻拢手不动,夫子游心想果真不愧是陶师器重的人物,直接说明来意:“除了两座天星截龙阵外,我们还带来不少其他法阵、法器,以提高天柱峰的防御,就是希望陈阁主日后能推演一套,与截龙战车配套的聚灵禁制,传给龙门宗……”

    “哦,这个好说。”陈寻笑着将储物袋都接过来,就算龙门宗这次不拿两座天星截龙阵出来,陶景宏请他推演一套新的聚灵禁制,他又岂能推辞?

    见陈寻都不推辞,就将十余储物袋接过去,夫子游心知他必有十足的把握,心里暗暗感慨。

    若非陈寻当年闭关三年推演出新的聚灵禁制,罗余泽三年就守在陈寻坐关的洞外,他绝不会相信陈寻在炼器上竟有如此之深的造诣。

    如此之深的造诣,云洲诸多炼器宗师里,也屈指可数吧?

    宋玄异、赵惟楚等人,看不惯陈寻修为低微、生性狂傲,当年竟然不知好歹拒绝陶师邀他入龙门宗,却不知他确有狂傲的资格。

    神宵宗鼎盛时,还胎境弟子有两万余人,但天元境以上弟子、护法、长老统统加起来,也就两百余人而已。倘若神宵宗当时就有足够多的山河战车,就意味着神宵宗天元境以上的战力数量,将爆增十倍。

    “推演新的聚灵禁制,非数日能成,我此时也只能将此事先记在心底,”

    陈寻不知道夫子游心里在想什么,又直截了当的问罗余泽,

    “此时策天府已知有百余天妖魔将进入云洲,就蛰伏在魔墟口煞阵之中,老龙潭那边到底有怎样的安排?”

    “具体的计划,我也不知,”罗余泽据实相告,说道,“玄都教的太上长老苦庵真君已到老龙潭坐镇。都护府那边不打算要天柱峰这边直接出兵参与,但攻破煞阵之后,必有数以十万计的魔物四散逃溃,届时希望四宗与沧澜侯府,能守住天柱峰至苍龙脊一线,莫叫魔物流散,屠戮苍生……”

    陈寻看向纪烈、赤松子,见他们都没有什么意见,他也不说什么。

    老龙潭那边,这次将他们排斥在外,都不想用调四宗及沧澜府的兵马压上去当炮灰,说明老龙潭那边在进攻魔墟口煞阵之前,应能聚集足够强大的碾压力量。

    如此也好。

    陈寻他们仅是担心形势恶化、一发不可收拾,以致沧澜数千万苍生难保,并无意去跟老龙潭那边去争抢什么战果。

    虽说他此时对百余天妖级魔将也极其眼馋,但更重要的还是先将这场危机化解掉为好。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