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八章 真相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见陈寻竟然将翼魔元神成功炼入精魄,甚至还保留翼魔元神的灵识未识,纪烈、赤松子都异常震惊。【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他们此前仅希望陈寻能从翼魔元神的记忆碎片里,能获得一星半点的有用信息就足够了。

    而更叫众人震惊的,就是竟然已经有百余天妖级的魔将进入云洲,此时就藏身魔墟口的煞阵之中。

    化形蛇妖战力之强,给众人的印象极深。

    陈寻当初与常曦、赵承恩他们,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蛇妖诛除。

    天妖级魔将,应该要比他们此前所遇到的蛇妖更强大。

    不仅千魔境的特殊环境,更能淬炼魔族的妖躯,使之更强横、强大,更主要的是魔族在千魔境早成气候,魔族从出生就能够直接修炼更完整的魔道玄功。

    归附梧山的那头神狼与犼兽。

    玉柱峰一役时,这两头异兽虽然早就修成元丹,战力或比还胎境巅峰武修稍强一些,但绝对不是天元境强者的对手。

    这两头异兽先是留在龙湫潭,后随北山众人迁到苍龙脊,这几年来在常真的座前接受调教,开始修炼夔龙炼阳术附带的诸多神通。

    这两头异兽,看上去还是元丹级妖兽,实力则已经能压制寻常的天元境武修;而一旦能像翼魔赤海那样,神魂强大到修炼元神的程度,实力就直逼元丹境武修了。

    天妖级魔将,实力就算比云洲法相境强者稍差一些,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百余天妖级魔将,就藏在魔墟口的煞阵之中,这怎么能叫人不震惊?

    “陶景宏真君反复确认过,魔族所辟的空间通道,应不能让天妖级魔将通过,这些魔将,是怎么进入云洲的?”赵承恩震惊问道。

    “这个就要问赤海了?”陈寻看向翼魔赤海。

    他将赤海元神炼入精魄之中,赤海的妖躯也不能浪费了,故而众人眼里的翼魔傀儡,跟擒获前没有什么两样,双目同样赤红,只是变得老实无比而已,没有此前那凶厉噬血的气息透漏,狰狞丑陋的嘴角,还流露一丝苦笑。

    “魔帅赤火明叫它们自毁煞丹,待进入云洲之中,再重新修炼……”

    大家都倒吸一口凉气,陶景宏与策天府的判断没有错,但绝想不到魔族要远比他们所想象的更深谋老算。

    天妖级魔将是不能通过还不够稳固的空间通道,倘若天妖级魔将自毁元丹,它们进出云洲将不再受限制。

    “难怪拖延十余月,魔族都无异动,实是它们在拖延时间,等这批天妖级魔将重新修成煞丹!”谷问天也是背脊寒意直窜。

    “我去南边,将实情相告都护府。”胡太炎说道。

    “伏炎、姜矍等人,就算无法破解魔帅赤火明所施的魔印禁术,眼前魔族故意拖延的形势,必叫他们起了疑心。我们想说服他们相信此事不难,甚至都不用赤海出面,难的是,怎么保证他们知道消息后,不会立即开溜、逃回南岭去?”陈寻问道。

    胡太炎愣在那里,心里也知道陈寻所说之事,极有可能会生。

    真要叫这百余天妖级魔将躲在煞阵里,重新修成煞丹,后果不堪设想。

    陈寻他们想防止局势恶变,唯一能想到的办法,就是不惜一切的代价,将魔墟口煞阵撕开,将还未重新修成煞丹的天妖级魔将扼杀成摇篮里。

    他们是这么想,也会不惜一切代价这么做,但姜矍、伏炎等人,会不会有决死的勇气,与魔墟口煞阵集结的百万魔物,拼死一战?

    “绝不能指望他们!”赵承恩恨恨的将拳头捏紧,要是伏炎、姜矍能有一点值得信任的地方,他们也绝不会别起炉灶。

    “那我们怎么办?”谷问天也觉束手无策,以四宗力量,根本不足以硬撼百万魔物。

    纪烈从储物袋拿出一枚鹤状灵符,说道:“陶真君返回龙门宗之前,曾给我两枚灵符,可以随时通报消息……”

    天妖级魔将想要重新修炼煞丹,也非朝夕能成之事,时间上还能允许大家从容部署,若此事能得陶景宏真君出面协调,策天府或许也会从六宗征调更多的人手,进攻魔墟口煞阵。

    纪烈将一缕神念封印到鹤状灵符中,鹤状灵符就化作一道流光,往东南疾掠而去。

    ***************************

    千魔沙海形势危恶,陈寻暂时就在天柱峰住了下来,没有再回苍龙脊。

    天柱峰周围,就四处灵脉,就算有聚灵法阵汇聚两三百里方圆内的天地元气,这点灵气也远不够这么多弟子、蛮武修炼所用。

    陈寻与常曦到天柱峰北面三百里外,找了一处无人灵脉。

    将随身携带的玄阴重水阵拿出来布下,将散溢的灵气都罩住,以便能有充足的灵气,供他与常曦修炼。

    “这翼爪边缘都呈暗金色,差一步,都能炼成本命法器了吧?”

    常曦将赤海的骨翼拉开来,敲了敲骨翼边缘上暗金色的纹路,听着铿铿的金属声,这质地绝不比顶级的入阶法器稍差,颇为可惜的说道。

    “就是啊,”好不容易见到一个识货的主,赤海恨不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扑过去,完全没有看到常曦眼里的贪婪,“我都跟主人说,求他收我当役魔,绝对要比一头翼魔傀儡强出百倍,主人偏偏要糟踏好东西!”

    越是想,赤海越觉得自己命运坎坷。

    “唉,这六只爪子要是能再强一些,都可以炼到我的春风化雨剑中去。到时候春藤能带六只爪子,该有多威风啊,”常曦沉吟的许久,最后还是将赤海的骨翼丢开,“算了,差了一点,还是看不上眼。”

    赤海吓了一跳,这才知道这婆娘原来是可惜这个,赶忙从常曦身边跑开。

    虽然他的元海,被陈寻炼入精魄,成了傀儡战魂,但他对自己原来的身体,还是很有些感情的,可不希望看到差一步就能炼成本命法器的六只暗金爪子,真被人剁了去炼制什么法器。

    陈寻取出虚元珠,就将赤海收入虚元珠中。

    “不要啊,我怕黑!”赤海灵性未灭,还没有身为傀儡战兵的自觉,他就觉眼前一暗,还以为陈寻要将他收入空无天日的储物袋中,下意识就惊叫起来。

    神识一顿恍然,赤海才觉身处一个奇异的空间当中,没有日月星辰,但四壁透着莹莹清亮,空间里绝对不暗,下方是一团方圆四五十丈的迷雾。

    他振翅刚要往远处飞离,不想老夔元神就盘旋在他的头顶上方。

    赤海吓得赶紧敛翅降落下来。

    蜃雾能迷人兽心智,不过赤海元神为陈寻炼入精魄,就带有陈寻的神魂气息,不会为蜃雾所迷,只觉坠入一团白雾中而已,清新的空气沁入他的体内,他都忍不住想大吸一口,转念又想,他不是一团驱动傀儡妖躯杀敌的精魄,怎么可能还会有想吸呼的冲动?

    赤海在一株参天灵树底下坐下,抬头看着树身里隐隐若现的玄符秘篆,心里暗想,这到底是哪里?

    过了许久,赤海才觉这空间的灵气至纯至正到极点,正缓缓渗入他的体内。

    “怎么回事,”赤海吓得跳起来,展翅飞上高空,大叫,“我怎么还能吞吸灵气?”

    “大惊小怪,”老夔厌烦的睁开一只雷电巨眼,瓮声说道,“此时灵地初生,所生的天地元息,虽然还没有到孕育先天神魔的程度,却也至纯至正之极。你灵性未失,就能籍此修炼,不难重新修炼到灵肉相融的程度……”

    “灵地初生,灵肉相融?”赤海只是修为低微的小魔将,哪里听得懂这些名词,但下意识知道这灵地里的天地元息极其珍贵,当即像只蝙蝠似的,利爪抓住一棵灵木的树桠子,倒挂着吞吐虚元灵气。

    赤海头朝下,才觉蜃雾之中,隐隐还有一百两头傀儡,吓了一跳,心想主人实力好强……

    ************************

    陈寻与常曦说着话,还没有入寂修炼,故而赤海在虚元珠内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心眼窥视之下,老夔的一番话叫他心神一动。

    灵肉相融。

    魔狐傀儡收入虚元珠中,有灵肉相融、生灵性的趋势;妖蛇元神驱动的那头魔狐傀儡,甚至已经达到初步的灵肉相融。

    他将赤海收入虚元珠中,就想将赤海元神精魄在虚元灵气的滋润下,与他原先的妖躯灵肉相融,这么一来,赤海也将有可能**率领十一头翼魔傀儡,组成玄衍战阵!

    那阿公宗图他们,进入虚元珠中,能不能冶愈灵肉分离所造成的暗疾?陈寻心里暗暗琢磨。

    阿公宗图以及苏竣元等人,为了能穿上玄衍灵甲、组成玄衍战阵与敌搏杀,都在八年前统统由常真从外部,用秘术将他们的神魂从灵脉强行剥离出来进行凝炼。

    虽然他们神魂修为,飞跃似的进入元神阶段,但灵肉强制分离所造成的暗疾极其严重。

    他们此时,所剩寿元最多不会过十二年。

    即使很多人,都无法在这场大战中活下来,但想到阿公宗图所剩寿元仅剩十二年,陈寻心里依旧不好受。

    若是虚元境灵地初生的元息,能促进灵肉融合,阿公宗图、苏竣元他们因灵肉强制分离、强逆元神所造成的暗疾,会不会就有可能不治而愈?

    想到这里,陈寻神色振奋,立即将一缕神念封印到传音符中,往天柱峰投去,让宗图、苏竣元他们立时到这边的山谷找他。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