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五章 死别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走入虚元殿,寄附星铁魔躯的常真,元神此时已经是孱弱不堪,仿佛风中之烛,生命之火随时都会熄灭。【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过去七年,陈寻与老夔被困焰海,梧山实际就是靠常真一人支撑。

    他带领周阳、左青木他们在这几年,一共炼制十六座玄阴重水阵、三十辆玄雷战车;将完整的阵法禁制从残破的星铁魔躯拆下来,籍此炼制出五百余件地阶法器、灵甲;在梧山南北麓解除灵脉封印、主持修建十七座城寨;同时炼制数以十万计的丹药,同时还指导左青木、周阳、姜冰云、铁心桐、古剑锋、宗崖等人修炼,用秘术助苏竣元等人强行塑造元神。

    此时夔龙阁自左青木以下,四十余炼器师、百余弟子,可以说集中了四宗以及沧澜学宫弟子里,最具炼器资质的人,都是常真亲自挑选,十年来精心培养。

    这些年来,这么多的事都压常真一人身上,极大透支他所剩不多的寿元。

    “我也该归祖灵之地了,”见陈寻走进来,常真双手置于膝前,认真的说道,“此间事都交给你与老夔了,我也无憾。”

    虽然天人境以上的修为,神魂遁入轮回后,有觉醒前世记忆的可能,但常真的族土,与云洲相隔无数天域,常真死后,神魂想回祖灵族地转世,希望极其渺茫。

    陈寻猜测谷阳子等人手里,多半还会用赤阳殿残片炼制的法器,他此时已经将沧澜侯的权柄交了出去,四宗又拧合在一起,他没有什么牵挂,就打算与老夔联手,伏杀谷阳子或者谁,夺取一两件赤阳殿残片,给常真续命。

    常真不让他们去搏险,而他对生死早已看淡。

    若非担心老夔独自难以谋大事,他在一万年前就会撒手而去了,不会寄附在星铁魔躯中忍受万年之久的孤寂。

    此时的夔龙阁虽然还很弱小,但由陈寻接手,常真亦无遗憾,说道:“不是不将我族之事说给你听,倘若我等在此私谈族事,我族悟透天地大道的大能,极有可能会生出感应。到时我族大能,横跨无数天域追到云洲,讨回虚元殿,实非云洲之福。我在族中资质愚钝,玄衍诀也仅悟透第四层,对你的修行再没有更大的帮助。然而,你绝不可轻言放弃,亦不要为世俗权势牵绊。待你突破元丹境的瓶颈,老夔就会将我族之事,说给你听……”

    陈寻修为突飞猛进之时,皆受益于常真的教诲。

    想到常真即将撒手而去,此时还不忘谆谆教诲、交待后事,陈寻满心激荡,在常真跟前跪下,说道:“我入神宵宗,掌教郭真人待我为嫡传,然而我有诸多事皆瞒着他,直至他老人家死,我都没有真心诚意喊他一声师尊,心里抱愧至今。常先生于我有授业解惑之恩,不想再留遗憾,请师尊受陈寻一拜……”

    陈寻当下叩了三个头,抬头泪水已流下两颊。

    “好,好,我去之无憾了,”常真颤巍巍说道,“老夔,你送我一程吧……”

    常真、老夔走入里面的大殿,陈寻长跪望着空荡荡的巨殿。

    许久过后,里层大殿传荡龙吟虎啸之音,巨殿虽然深埋地下,殿顶依旧有风云卷动的异相,陈寻知道常真最后孱弱不堪的元神就此崩解而去了……

    而除左青木寥寥数人,梧山苍龙脊绝大多数人甚至都不知道这些年是常真在幕后支撑这一切。

    接下来数月,千魔沙海的战事陷入胶着之中。

    左青木等人修炼玄衍诀第一、第二层法诀有成,特别是修炼凝神咒都有所成,不用担心灵智会受魔煞侵蚀、陷入邪途。

    陈寻在苍龙脊,也就将炼制精魄以及修炼身外神魂、元神等秘术,作为夔龙阁的秘传,都传授左青木及夔龙阁的其他弟子。

    当然,普通弟子仅仅传授炼制精魄、控御傀儡等术,而修炼第二神魂、身外元神等秘术,仅传给左青木、雷万鹤等少数人;目前也仅有他们数人有资质修行。

    陈寻有守护苍生之念,但无意成为一方霸主。

    夔龙阁就算招收有炼器资质的弟子,之后也会将大部分修炼有成的炼器师,派到千剑、蒙山、神宵浩然宗以及沧澜侯府专司炼器等事,苍龙脊这边只会留下少量精锐弟子。

    如此情形下,苍龙脊及白狼城的守御力量就相对薄弱了。

    而单纯想靠梧山城内外八座法阵防御,很容易会被敌人找到致命的漏洞。

    雷万鹤、左青木等人皆不擅搏杀战技,若遇魔物围攻,所能发挥的实力,或会不及修为境界要差过他们的宗崖、古剑锋等人。

    左青木、雷万鹤等人修炼身外元神及傀儡术,则是快速增强苍龙脊防御战力的最佳手段。

    不要说洗炼隐脉了,还胎境后期能洗炼十二灵脉的天经通资质,整个云洲加起来也就三五十人。

    就西北域,年轻一代里,也就陈寻、方啸寒、常曦三人具此资格。

    左青木、雷万鹤他们都无法直接御使十二头甚至更多的傀儡妖躯,演炼玄奥无端、战力强横的玄衍战阵,但他们一人同时控御七**头傀儡妖躯都不成什么问题。

    这意味着左青木等四十余炼器师、百余弟子,必要之时,能控制三四百头强横的傀儡战兵,参与防御梧山城的战事。

    而数百头生前都有天元境巅峰武修实力的魔物妖躯,恰恰是陈寻在千魔沙海恶战的最大收获之一;此外还有数百枚煞丹,神宵浩然宗那边全无用处,都叫陈寻拿了回来。

    陈寻炼制精魄不担心会损元神修为,早就炼制数以百计的精魄,与数百头魔物妖躯数月来一直放在虚元珠中滋养灵肉。

    此时陈寻将这些傀儡妖躯拿出来,只要左青木他们将自己的少许神魂命元炼入现成的精魄,就能控制御敌。

    而左青木、雷万鹤等人,修炼第二神魂以及身外元神等秘术,后续更可以用九劫炼体等秘法,对这些魔物妖躯作进一步的淬炼,甚至可能将魔物妖躯炼制成身外化身。

    就算他们日后修成元丹,这些魔物妖躯作为身外化身,都将他们身边最强、最忠心的护卫。

    每个月陈寻都会去一趟天柱峰,将神宵浩然宗弟子杀死的魔物装入虚元珠,带回苍龙脊。

    魔物甲皮与筋骨,都是炼器制弓制甲的绝佳材料,都护府那边也在大量的收集。

    只是他人绝想不到,陈寻除了收集魔物甲皮筋骨用于炼器外,还将这些魔物的血肉用作滋养虚元灵地的养料。

    陈寻精力还是要放在炼制法阵上,仅老夔一人在虚元珠中,炼化魔物血肉消融后附带的魔煞,速度有限。

    每月大约数万头低级魔物,在虚元珠内消融为至正至纯的虚元灵气,灵地也在一亩两亩的扩大。

    此处,虚元珠最大的变化,就是陈寻将那头蛰伏龙湫潭灵脉愈万年的玄龟收入虚元珠中,玄龟在吞吸虚元灵气后,能吞吐蜃雾。

    蜃雾能迷惑人兽心智,是玄龟觉醒的天赋神通,玄龟在虚元珠中,相当天然形成一座幻阵,而更关键的,有雾就能生水。

    而蜃雾所生之水,与从外界摄入虚元珠中的水截然不同,而是虚元境的原生之水,可在虚元境之上进行水雾云气转化,可在虚元灵地形成水泽溪泉……

    此前,除了凤血木等极少数灵木,置入虚元珠中不会被融解外,待虚元灵地形成水泽溪泉,石蛇莲、龙血藤、奇金草等灵草、灵木,都可以移种到虚元珠中。

    除了魔物血肉之外,陈寻炼器之余,会直接将虚元珠投入玄阳火穴之中,他藏身虚元珠,以阴阳璇元之神通,直接吞服煞丹,用玄阳之火炼化。

    可以说用玄阳之火炼化煞丹所含的魔煞元息,也可以反过来说用魔煞炼化玄阳之火。

    总之两种极性截然不同的灵气,在陈寻灵海所化的玄冰与焰海阴阳交汇处,不断的融合、生成至纯至正的灵元,又经百骸灵空释出虚元境中,化为虚元灵气……

    此时涌入云洲的,还是以低级魔物为主,数百头、数千头低级魔物中,才会有一头修炼煞丹的魔族,就算如此,四宗近十个月来,轮番进入千魔沙海诛杀魔物,前后猎夺煞丹不下千枚。

    煞丹纯粹是魔族凝炼魔煞修成,用处有限,但陈寻取来炼成虚元灵气,却颇为有效。

    千枚煞丹引玄阳之火炼化,兼之持续不断的炼化魔物血肉,虚元灵地在十个月后,终于扩大到五十丈方圆。

    一日,陈寻与左青木等人正在地宫炼制玄雷战车所用的六雷法印,数名神宵浩然宗弟子乘坐一艘浮舟,携来赤松子的符书,紧急赶到苍龙脊来见他。

    赤松子在符书里没有说发生什么紧急事,只是要陈寻见信立即动身赶去天柱峰议事。

    苍龙脊距天柱峰不路两千里,陈寻仅需一个时辰就赶到天柱峰。

    看到纪烈、谷问天、常曦等人都让赤松师伯喊了过来,陈寻耐着性子走进议事的石殿,才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赤松子从怀里取出乾坤袋,翻手一倒,却见一名六爪翼魔从里面滚出来。

    六爪翼魔人首禽身,往前尖突的脸狰狞丑陋,两颊覆盖青黑色的鳞甲,额头往前高高的隆起,就像是生了一只怪角。

    骨翼与六只利爪的尾端,生有暗金色的密纹,是与陈寻他们此前所见六爪翼魔最大的区别所在。

    这头翼魔,五识都叫赤松子封住,神魂不知的躺在石殿地面上;陈寻蹲下来,拿手指敲了敲翼魔的爪子,“铿铿”作响,就像是敲在一块赤精元铜上,显然这头六爪翼魔,比他们以往所见的,更高级、更强横。

    陈寻将神识从翼魔的眉心处透入,窥见其百骸灵空处竟然有一座黑光升腾、凶相毕露的元神法相,吓了一跳:“竟是一头修成元神的魔将了!怎么抓到的?”

    四宗一直试图擒获一头修成元神的魔族,以便获得魔墟口煞阵内以及千魔境更多的信息,陈寻没想到拖了十个月,赤松师伯他们才成功抓获这么一头。r1058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