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四章 禅让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两章合一……)

    接下来十数天,陈寻他们以十二辆玄雷战车为依托,组织数百人手,小规模的参与在千魔沙海所进行的拉锯战,表示也尽了相应的责任,但他们的主要精力则放在天柱峰西麓,据灵脉重新布设三座防御法阵。【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此前策天府,仅给了神宵浩然宗两座山河封禁法阵,一座在焰海崩裂时被青焰流火摧毁,一座就布设在天柱峰的南麓。

    魔物如黑潮涌来,六十四柱山河封禁法阵,也只能有效防护两千丈方圆的范围。而此前的恶战,早以证明,一旦被迫退到这么狭小的范围内坚守,灵脉以及聚灵法阵所能从百里方圆汇聚的灵气,都远远不足以供应上千弟子的消耗。

    天柱峰西麓、西南麓的三处灵脉,都要利用起来布设法阵,才能抵御魔族更猛烈的进攻。

    梧山那边还不能炼制封禁级法阵,但玄阴重水阵,就防御力而言,不比低级的山河封禁法阵差不多;而借水势还能演绎诸多的术法变化,可击杀魔物。

    辅以十二辆玄雷战车,赤松子、胡太炎、赵承恩,就能率神宵浩然宗弟子,将天柱峰守得固如金汤,使神宵浩然宗真正的成为封堵魔物北进的擎天巨柱。

    此处已经是涂山绝岭最深处,周遭的山岭都有七八千丈、万余丈高,天柱峰与周遭的山岭比,还要再拔出三四千丈高来。

    每天除了必要的修炼,陈寻都会与纪烈、赤松子、常曦、赵承恩他们登临天柱峰绝岭,在这里可以清晰眺望南面的千魔沙海,西北域都护府与魔族的战事正陷入胶着。

    除了从梧山获得两百套聚灵禁制外,策天府亦将大量的炼器师调入西北域都护府,其中就有好几位炼器宗师,早就与元武侯府将两种聚灵禁制破解出来进行仿制。

    这些年来,西北域都护府,总共炼制了三四百辆山河战车。

    兼之龙门、玄天、天都等六宗的弟子,以及从西北域诸宗征集的弟子,西北域都护府共集结两万还胎境以上的修士。

    都护府此时所具备的实力,甚至不弱于神宵宗鼎盛之时,目前虽然无法将魔族据魔墟口布设的煞阵攻破,但在千魔沙海的拉锯战中,倒是能占据上风,每天所能剿杀的魔物成千上万。

    姜彬率百余黑甲武将组成山河战阵,出入魔潮,如入无人之境。

    一时间西北域都护府士气大振,声望骤增;西北域同时亦有更多的修士蜂拥而来,投入这场极有希望大获全胜的诛魔之战。

    陈寻知道,魔族肉身淬炼的潜力,要比人类武修整整高出一个层次。

    魔墟的面积,实际要比云洲还要广阔十数倍,这些低级魔物,在魔墟数量之巨,数以百亿、千亿计。

    西北域都护府成千上万的剿杀低级魔物,哪怕将这些低级魔物的残骸铺满千魔沙海,都没有什么意义。

    此时唯一叫人心安的,就是魔族还无法炼制更强的天地法阵,没有办法进一步的打开空间通道,让天妖级以上的强横魔将进入云洲。

    战事胶着下去,看上去西北域都护府还颇占上风,士气极盛,亦是他们四宗拧合在一起,调整持久战略的最后时机。

    这一天,谷问天又赶到天柱峰商议迁宗之事,陈寻就邀众人再登天柱峰,将他这十数日来的考虑,说给众人听:

    “我想东泽接替我,继任沧澜侯之位,将担子挑起来。”

    “啊……”纪烈、赤松子等人都颇为吃惊,梧山数千万蛮荒族人、十万蛮武,此时都聚集在陈寻的旗下,梧山亦汇聚四百还胎境修士,陈寻完全有资格成为一方霸主,不知道他为何突然做这样的决定?

    “南面那些人,视我为眼中钉,也清楚只要能将我杀死,梧山就会立时变成一盘散沙,不足为虑。到时候,三千万沧澜民众除了依附他们,另无其他选择。我要是继续守着沧澜侯的位子不放,元武侯、赤眉真君、谷阳子,还会接着想方设法的杀我。我现在将沧澜侯的担子交出去,他们就算恨我入骨,反而不会再急切伏杀我了……”陈寻说道。

    “这个理由太勉强了一些吧?”纪烈笑道。

    “怎么能说勉强呢?不然的话,我事事要为大局考虑,要忍气吞气与这些人为伍周旋,也挺为难我的。而我同时要专注于修炼以及炼器法阵、法器,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处理世俗事务,这些年其实都是挂了一个虚名,”陈寻说道,“三千万人之安危,系于我一人之身,这些年实际也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千剑宗、蒙山宗都迁入涂山,我自然要将这么重的责任推给纪宗主、谷师叔你们了。我相信,纪宗主、谷师叔都是能以天下苍生为念的人……”

    赤松子、纪烈、胡太炎都是一意求道之人,对世俗权势不会恋栈不舍,若非西北域蒙受大难,他们这次都不会入世;见陈寻也锐意修炼、追求更高的修为境界,也能理解他畏惧俗务缠身的心情。

    “东泽无德无能,怎么能担此重任?”纪烈说道,心想既然陈寻要将沧澜侯之位禅让他人,苏氏宗主苏守思,以及乌蟒后人宗崖都在天柱峰,甚至赵承恩都要比他的独子纪东泽,更适合坐这个位子,跟陈寻说道,“你一定要偷懒,我看承恩更适合将这个担子接过去。”

    “神宵浩然道秉承浩然天道,可佐王侯守护苍生,但不为王侯,纪宗主,你可不要破我的道心。”赵承恩笑道。

    陈寻原先是属意赵承恩继任沧澜侯,但赵承恩一番“可为将相、不为王侯”的浩然天道之论,把他说糊涂了。

    除了赵承恩外,他此时也只能将纪东泽拎出来,担任这个苦差事。

    而要在当前的形势下,他们想要召集西北域的散修,参加涂山守御,也只有纪烈有这个声望。

    赤松子悟道时,窥及天机,说他的机缘不在神宵浩然宗。

    他炼化玄元圣血,想要突破元丹境的瓶颈,待这边形势稍稍稳定下来,他就要想办法离开云洲,这倒与赤松子所窥的天机暗合。

    他没有办法在这里,率领沧澜众人数百年如一日的坚守御魔。

    这个担子必然要交出去。

    晚交不如早交。

    陈寻说道:“我们四家都支持东泽,东泽就有这个资格。谷师叔,你觉得呢?”

    谷问天点点头,说道:“陈寻将沧澜侯之位禅让给东泽,我也觉得东泽合适。”

    他知道陈寻能在如此关键时刻,舍弃沧澜侯的权位,禅让给纪烈的独子独东泽,不仅有他的超然气度,亦有他成熟的考虑。

    梧山崛起再迅速,陈寻再有修炼的天赋,也绝无要能在百年内形成与元武侯府对抗的势力。

    但他们四宗拧合在一起,形势就完全不一样了,至少能与元武侯府分庭抗礼。

    但四宗是以梧山为核心进行拧合,还是以千剑宗为核心拧合,他们是无所谓,但下面的弟子,以及其他有心想加入四宗的西北域散修,心态则是不一样的。

    纪烈元丹境已经圆满,就差十数二十年的火候,就能正式步入法相境。

    而他此时就算没有晋入法相境,以一柄大逍遥剑,战力之强,都未必不在赤松子、苍牙子等人之下。

    纪烈此时才一百五十岁都不到,诸宗都视他为西北域千年来最有希望晋入天人境的一人。

    就凭借这样的声望,纪烈在西北域就能一呼百应,与元武侯姜矍分庭抗礼。

    照云洲千万年来约定俗成的规矩,陈寻他若无意世俗权柄,那沧澜的世俗权柄,就理应由四宗第一人纪烈的子嗣继承。

    故而四宗推纪烈之子纪东泽接替陈寻继任沧澜侯,四宗的弟子都会心服口服,更有利于将四宗的力量拧合到一起。

    此外,纪东泽在修炼上天资有限,但恰恰修炼天资有限,之后百年他更能将所的精力都用在世俗事务上。

    三千万蛮荒族人,要从梧山南麓迁往涂山西北麓定居,支撑四宗防线上人与物资的巨量消耗;必然要有一人,能得到四宗的共同认可,还要彻底牺牲个人的修行,才有精力处理如此繁杂的世俗事务。

    陈寻的威望主要集中在蛮荒族人之中,但蛮荒族人里却又缺乏修为高深、战力强悍的修士。

    未来西北域的局势真要像他们所预测那般,溃败之势一发不可收拾,西北域不知道会有多少宗门会遭遇亡宗灭门之祸,到时候也只有纪烈有威望,能让西北域诸宗流离失所的修士,聚集到北岭来,加强四宗及沧澜侯府的力量。

    虚元殿的秘密不能公开,而陈寻在晋入法相境之前,是没有这个声望的。

    从来都没有元丹真人率弟子投靠天元修士的道理。

    见谷问天、赤松子、胡太炎、赵承恩都赞同陈寻的意见,纪烈也不再推辞,而当下继任沧澜侯之位,绝对是个苦差事。

    四宗共立沧澜侯。

    除了神宵浩然宗、千剑宗、蒙山宗、梧山四家宗门,像钉子一样扎在防线上外,四宗还将在沧澜侯府的基础上,以赵承恩、苏守思、谷承卓、铁心桐、古剑锋等人设八柱将军,从四宗挑选千名有统御将卒才能的还境胎弟子,与十万蛮武混编,正式组建沧澜军。

    十万蛮武,看上去战力相当可观,实际上拉进战场,都未必能抵挡十万头低级魔物的疯狂进攻。

    但倘若能有千名还境胎修士编入,十万蛮武的战力就有可能在短时间内,有极为可观的提升。

    同时还将以四宗的名义,招揽西北域散修加入沧澜侯府。

    蒙山宗在天柱峰西北五百里外的四峰聚首的一处雄岭重建山门。

    四峰汇聚,百里方圆内共有九处灵脉,这种地形极利防御,除谷问天除率九名天元、三百还胎境弟子外,谷承卓还再率一万蛮武协守。

    千剑宗这数十年,亦有五名弟子修成灵元,晋入天元境,在焰霞岭北面六百里外的一处河谷盆地重建山门。

    陈寻用虚元珠,将千剑宗的祖师石像,迁移到焰霞山北面的新山门。

    四宗同时也在千剑宗山门以北,重建沧澜城、沧澜侯府。

    纪东泽晋入还胎境后期,才洗炼出八条灵脉。

    云洲所有的修灵玄诀,都需要经九条以上的灵脉才能运转,纪东泽年纪虽轻,才三十多岁,却无望晋入天元。

    纪东泽担心他个人声望低微,难以承受沧澜侯之重任,百般推脱,但陈寻、谷问天、赤松子、胡太炎、赵承恩都认定了他,他也只能赶鸭子上架,将这个苦差子承担下来。

    在天柱峰行过禅让之礼后,纪东泽就匆匆随陈寻赶往梧山接掌沧澜侯的权柄。

    陈寻摞挑子不干了,要将沧澜侯的爵位禅让给纪烈之子纪东泽,当前形势之下,策天府那边也只能先捏鼻子认了。

    此外,陈寻还主张在沧澜侯府之下,设立沧澜学宫,负责从数千万蛮荒族人招收有修炼资质的少年,进行修炼基础的培养;包括此时在梧山汇聚的两万沧澜学宫弟子,统统转移到沧澜新城安置。

    待学宫弟子修炼到真阳境后期,再视其剑修、道修或器修的资质,送入四宗进行更深层次的修行。

    而弟子修炼有成,有望往更高层次修行的,再继续留在宗门修行,其余都编入沧澜府侯、沧澜军中。

    这样就能让四宗从世俗事务彻底解脱出来。

    千剑宗山门与沧澜城新建之地,灵脉汇聚之奇形,都比苍龙脊有过之而无不及,但大量的人与物资,都往沧澜新城聚集,而沧澜新城在地形上又较为突出,防御的形势极其险恶。

    倘若西北域都护军的防线崩溃,仅凭千剑宗的山门防御,难以抵挡数以十万计魔物的侵入。

    除苏守思、铁心桐率统御四万蛮武,进驻沧澜城新址外,四宗还挤出两百还胎境修士、十辆玄雷战车编入沧澜侯府。

    周阳率百余炼器师、千余夔龙阁弟子,编入沧澜侯府,专门负责矿脉的开采以及低级玄兵灵甲、青焰莲箭的炼制。

    苏灵音、千兰、苏棠等人,这些年在千剑宗修剑皆有成,苏灵音已成功晋入天元境。

    千兰也修成神识,差一步就能修成灵元,而她通灵剑心的血脉天赋,犹其适合剑修,她则正式拜入纪烈门下,改修大逍遥剑诀。

    苏棠与常曦暂时都留在千剑宗,协守沧澜新城。

    苏灵音与左青木六十年前,就互生情愫,但此前两人修为、地位相差悬殊,数十年来离多聚少。

    苏氏早就分崩离析,苏灵音这次正式随陈寻加入梧山,实也是为了与左青木相聚。

    陈寻返回梧山,犹未能轻松下来。

    不仅四宗防线需要大量的玄雷战车、玄阴重水法阵,而在后方每建一座新的城寨,都至少需要布设一座玄阴重水阵,才能避免成千上万的蛮荒族人沦为流散魔物狩猎的肉食。

    在陈寻被困焰海的七年间,除了苏竣元等人,就连阿公宗图亦用秘法强行修成元神。

    十二玄衍灵甲,能让十二名身具元神的还胎境修士,发挥出攻击力不弱元丹境、防御力不弱法相境的实力,在过去七年里,实是梧山防备元武侯府偷袭的绝秘武力。

    最大的缺陷,就是用秘法强行塑成元神,苏竣元等十二人的寿元最多就只剩下二十年。

    阿公宗图此时才刚过八十,就算今生无望晋入天元境,还有七十年能活,此举实际是缩减了五十年的寿元。

    陈寻被困焰海,梧山形势危恶,人心惶惶,元武侯府虽无大开杀戒,但也屡屡挑衅,梧山这边必需要有鱼死网破的决心,才有可能叫元武侯府有所收敛。

    陈寻回到梧山,也知道覆水难收,而神宵浩然宗的防御压力极大,只能让苏竣元、阿公宗图他们去天柱峰,与赵承恩、胡太炎他们汇合,防备都护府的防线随时有可能崩溃……

    南獠未能冲破玄窍,年过七旬后,精力就不大如前,难以再承担梧山城主的重担;陈寻这次回来后,梧山城主之职就由宗崖接任。

    过去七年,三千学宫弟子共有三百人冲破玄窍、晋入还胎境;十万蛮武里亦有近百人在过去七年时间冲破玄窍,晋入还胎境。

    他们中大多数人都编入沧澜军中,小部分人亦随沧澜学宫东迁,参与建设沧澜新城。

    三千万蛮荒族人,都是他们的妻儿老少,他们自然都有守御涂山西北麓的责任。

    十年间浩浩荡荡的梧山城,曾一度聚集五六十万的人马,此时都开始往北面的龙湫潭等新建城垒疏散;权柄也将最快的速度,转入沧澜新城。

    而沧澜三千万蛮荒族人北迁最主要的中转点,是三百里外的白狼城。

    古剑锋此时率百余还胎境修士、两万蛮武精锐驻守白狼城。

    为有利防御,梧山城本身建得就极其狭小,仅十里方圆,城内建筑井然有序,但大量人与物资的撤出与疏散,城外的驻营就顿时走人室空,顿时荒凉下来。

    数万民众此时开始清理城外的驻营残垒,可以整理出数万亩之广的牧场,放牧白尾牦牛。

    站在苍龙脊之巅,眺望略显荒凉的梧山城,陈寻心里也是感慨万千。

    此时梧山城除了宗崖、葛异、古风、宗凌等人率五千蛮武精锐外,就剩苏灵音、雷万鹤、左青木、姜冰云、青璇以及夔龙阁四十余炼器师及一百余夔龙阁弟子。

    各人及诸弟子的亲族,加上一些平民,总计也就三万余人。

    形势真要发生不可逆转的变化,这么多人都可以暂时躲入虚元境避难。

    “我现在将担子交出去了,一身轻松,”陈寻转回头跟身后的青璇、姜冰云说道,“我此时还无资格开宗立派,但对外会正式以夔龙阁的名义,与千剑宗、梧山宗、神宵浩然宗同气连枝、订立攻守同盟,参与沧澜侯府决策事务。左青木、苏灵音、雷万鹤、周阳、铁心桐,还有你们俩,都一起担任夔龙阁的长老吧!”

    “我十年苦修,都未修成神识,怕是无望晋入天元,哪里有这个资格担任长老一职?”青璇说道。

    左青木虽然没有晋入天元,但早就修成神识,实是这些年来,夔龙阁诸多炼器事务都离不开他,他才没有闭关修炼灵元。

    而除了左青木外,雷万鹤、苏灵音、周阳、铁心桐,以及她身边的云姨,都是天元境强者,自然有资格担任长老一职,共同决议夔龙阁的大小事务。

    古剑锋、宗崖等人,将来若回归夔龙阁,修为都将远在她之上。

    她前些年得信知道陈寻遇险,她仓促从千剑宗赶回梧山时,就与姜冰云相认了,也知道姜冰云与陈寻之间的事情。

    越是如此,她心里越是黯然神伤,心想她与陈寻,或许终究没有缘份。

    “以你的资质,修成元丹都绰绰有余,没有修成神识,只是尚欠火侯而已。你倘若担心无望晋入天元境,倒也有捷径可走。”陈寻说道。

    “修行哪有捷径可走?”青璇嘴里虽然这么说,但一双美眸犹满怀期待的看向陈寻。

    “有一门秘术,冰云可以教你。”陈寻说道,伸手将姜冰云脸上的面具揭去。

    姜冰云还以为陈寻有什么捷径能帮青璇突破当前的瓶颈,没想到他竟然将主意打到她身上来,面具又突然叫他揭去,在青璇面前,就像赤身**没有遮挡一下,措手不及,满脸羞得通红。

    青璇心思也是剔透通明,看云姨如此羞态,怎么会不明白所谓的秘术绝非正经道法玄诀,美眸瞪了陈寻一眼,嗔怪道:“必定是什么邪术,你祸害云姨,就不要再祸害到我身上来。”

    青璇飞身而走,陈寻看向姜冰云。

    还胎境强者虽然最多有一百五十岁的寿元,但气血真阳不可能一直保持在巅峰状态,青璇倘若要借**玉丹诀突破此时的瓶颈,越早修炼越好。

    只是陈寻竟然要她去劝青璇修炼**玉丹诀,姜冰云恨不得一脚踹他脸上去,嗔怪道:“哪有你这般无赖的?”

    陈寻双手抱在胸前,问道:“难道你希望青璇今生无望修成灵元?”

    姜冰云莲足一跺,心想还真得是她去找青璇,才能将彼此间的心结解开。r1058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