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十三章 弃守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今天就一更,抱歉)

    星夜无云,星月之辉如水澄澈。【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陈寻与纪烈、赤松子等人,飞身站在云端,眺望两百余里外的魔墟口。

    魔墟口上方黑云滚滚,透漏无尽的噬血凶厉气息,数百头强横之极的六爪翼魔,正在黑云上方盘旋,监视着周围数百里方圆的动静。

    看魔墟口的魔煞黑云聚而不散,陈寻就知道在他们激战一天一夜的时间里,魔物,或者称魔族更合适一些,在魔墟口也布下强大的法阵。

    魔墟口对魔族而言,天然就是一座极其强悍的煞脉,可以无穷尽的直接从千魔境接引巨量魔煞。

    西北域都护府之前计划趁魔物涌入云洲、狂疯进攻前锋防线之际,集中元丹、法相境强者,直接从低级魔物中杀出一条通道来,进逼魔墟口,限制更多的魔物涌入云洲。

    西北域都护府计划待将千魔沙海的魔物剿杀干净之后,再一举将魔墟口封印掉,彻底解决后患。

    很显然,在初次的交锋之中,魔族的谋算显然要更胜一筹。

    一年前,常曦修成元丹,从龙门宗返回西北域,得知陈寻被夏相宜伏杀一事,只身闯入南岭,杀伤谷阳子,却被出关的赤眉真君击退。

    此后常曦去了梧山,才知道陈寻被困焰海之中,暂无生命安危。

    而后铁心桐、古剑锋等人率一万精锐蛮武,随常曦进入北岭,与神宵浩然宗的弟子汇合,准备接应陈寻从焰海脱困。

    焰海突然炸裂,神宵浩然宗与西北域都护府沿第一道前锋防线构筑布设的法阵、防垒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异变打溃。

    赵承恩、胡太炎据残垒新设的封禁法阵极其狭小,故而除常曦、谷承卓率精锐弟子来援外,铁心桐、古剑锋他们则率蛮武,继续随赤松子坚守后方二百里外的第二道防垒。

    那里也是神宵浩然宗的山门所在。

    最后剩下方圆五六十里没有消失的焰海,在突然炸开之后,远在两千多里外的苍龙脊,也在最快的时间里感应到异变。

    陈寻留在虚元殿的神魂印记未灭,梧山那边自然知道陈寻顺利从焰海脱困后,必然会先与神宵浩然宗汇合。

    雷万鹤、苏棠、苏灵音、姜冰云等人则率十二辆玄雷战车,直接从苍龙脊出,驰援神宵浩然宗,接应陈寻。

    纪烈差不多也同时从赤枫堡率百余弟子驰援神宵浩然宗。

    待两路人赶到神宵浩然宗汇合之后,后方的实力才勉强可以从数以十万计的低级魔物之海中,打开增援残垒的通道。

    西北域都护府在距离魔墟口四到六百里之间的区域间,还建有十数座防垒,布设封禁法阵,驻入大量从西北域征调的将卒、修士,却一直都按兵不动,还是在看到纪烈他们从北面进援残垒时,才由数名法相境强者率领数千修士,从东、南、西三个方向同时进逼魔墟口,抢夺被青焰流火摧毁的残垒,试图重新构造第一道前锋防线……

    第一拨魔物已经退了回去,数以十万计的魔物业已退到距离魔墟口六十里的范围内集结,那里恰恰是魔煞法阵覆盖的边缘区域。

    “虽然早先有不少千魔宗余孽,潜入云洲,但过去十年,受焰海阻隔,魔族也完全不清楚我们在涂山北岭的部署。我猜测,我们此前所接触的这一拔魔物涌入云洲,只是魔族的试探动作,魔族只是借此侦测我们的实力,避免在情况不明时,贸然投入精锐兵力而遭受惨重损失,”陈寻蹙着眉头,跟赤松子、纪烈说道,“倘若我们以为魔族的实力仅是如此,那就大错特错了。”

    纪烈点点头,认同陈寻的判断。

    第一拔涌上来的低级魔物,最强不过相当于天元境巅峰武修,弱者仅相当于真阳境巅峰武修,只是数以十万计的数量叫人触目惊心。

    要是后续涌入云洲的魔物,都仅有这样的水准,事情倒容易办了。西北域都护府确定能够组织上百元丹、法相境强者,将魔物大军撕开,直接进逼魔墟口进行封堵。

    而魔物先是轰开焰海,继而遣出大量的低级魔物试探这边的部署,又趁都护府举棋不定之际,在魔墟口快布下强大的魔煞法阵,一切部署都显得井然有序、老谋深算……

    这才是最可怕的。

    他们以为千魔境都是灵智低微的魔物,而就其表现出来的灵智,或者像陈寻那样称其魔族,更合适一些。

    *************************

    此时有三辆山河战车从西北方向的防垒,往这边驰来,为一名元丹真人,身穿翠绿灵甲,背负一柄巨大的赤火灵剑,在百丈外停住,朝这边合手揖礼道:“玄都教门下云舟见过陈真人、纪真人、沧澜侯、翠微仙子,伏炎将军欲召四位到老龙潭议事……”

    “骗我过去,好让有些人再借机杀我一回吗?”陈寻嗤鼻以笑,扬声说道,“请云真人回去跟伏炎将军、元武侯说,除非他们将赤眉真君、谷阳子的人头拿过来,不然就不要想我再会上他们的恶当了。”

    见纪烈、赤松子皆神色冷漠,而翠微仙子常曦脸上那副神情,看上去好像他们再不知情识趣退走,完全不会介意出手将他们杀个丢盔弃甲,云舟也是满心苦涩。

    云舟脸上僵笑,劝说道:“大敌当前,大家应摒弃前嫌,同舟共济才是……”

    “要摒弃前嫌,容易啊,让赤眉真君、谷阳子跑过来跟我们摒弃前嫌啊!”陈寻嗤笑道。

    云舟看陈寻等人的神色,知道他们绝不会再受西北域都护府的征召,也是无奈,早知道罗余泽不愿意跑过来当说客,就是料定会遭受这样的蹊落。

    十年前是伏炎将军征召陈寻视探焰海敌情时,夏相宜出手伏杀。事后赤眉真君、谷阳子将事情都兜下来,咬定陈寻是神宵宗欺师灭祖、人人得而诛之的逆徒,兼之夏相宜被伏炎将军当场击死,整件事就成了一本烂账,策天府也就象征性的训斥了赤眉真君、谷阳子一顿,并无实质性的惩处。

    梧山实力弱小,此事也不怕梧山能翻得了天,只是谁能想到,陈寻被夏相宜逼入焰海,身陷焰海七年之久,竟然能安然无恙的脱困?

    “云真人回去,让伏炎将军派人来接手此处防垒。我们在此恶战一天一夜,竟然要千剑宗、蒙山宗、梧山从数千里之外驰援,想来伏炎将军也不好意思,再叫我们这些伤兵残卒守此防垒了……”陈寻说道。

    云舟一愣,没想到神宵浩然宗要弃守这里的防垒,但又无力反驳。

    在最初的混乱之中,神宵浩然宗与千剑宗、蒙山宗千余弟子,在此坚守一天一夜,将最初涌入云洲的魔物都吸引过去,以便西北域都护府能在北面、西面安定人心、调整部署。

    然而直到纪烈从三四千里外的赤枫堡率众来援,西北域都护府才出兵进逼魔墟口,说实话,云舟他都愧见赤松子、纪烈、陈寻等人。

    看纪烈、赤松子、陈寻他们放弃此处防垒的决心已定,云舟亦知难劝他们摒弃前嫌,而策天府虽然强者无数,但此值危急之时还要指望神宵浩然宗与梧山守住北面的防线,亦不能强力压迫陈寻等人低头。

    云舟让人将伏炎将军示好的数箱丹药搬下来,就无奈率领返回西北面的防垒。

    ************************

    一天一夜恶战,神宵浩然宗储备的丹药都差不多耗尽,弟子阵亡百余人,其他弟子潜力都近乎耗尽,灵脉、灵海多少带有隐伤,也不得不将此处的防垒交给西北域都护府接回,他们退到两百多里外的天柱峰。

    魔族接连三天都无大的异动,西北域都护府重新夺回前锋防线、布设法阵之后,亦不断试探性的进攻魔墟口,但数战皆挫败而归,战果不大。

    魔族在魔墟口布设的魔煞法阵,出乎想象的强大。

    煞阵覆盖将近百里的范围,按理说分摊到每一点的防御力会被摊薄到极点,然而伏炎、姜矍集结六名法相境真人联手一击,都不能将煞阵撼动,说明这座煞阵即使没有到天地法阵的级别,也相差不远了。

    除此之外,三天来都没有更大的动静。

    越是如此,压在陈寻等人心头的乌云越是深重。

    谁都知道,魔族准备得越久,接下来的攻势将越凌厉。

    而煞阵内魔煞黑云滚滚,谁也不知道魔族在煞阵之内准备着什么。

    “魔族这是打算要打持久战,我们更要有打持久战的准备!”

    神宵浩然宗在天柱峰的山门极为简陋,赤松子、胡太炎、赵承恩等人这十年来与弟子都是结庐而居,起居异常简朴。

    陈寻他们决意抛开西北域都护府另起炉灶,天柱峰目前就成了他们集结议事的大本营。

    草庐之内,陈寻力劝纪烈、谷问天放弃蒙山、固山,将有限的力量都集结到涂山西北麓来。

    神宵浩然宗山门所在的柱山与苍龙脊相距不过两千里,两者之间拉出一条防线,则能将涂山西北麓与湖泽荒原遮挡在后方。

    陈寻对梧山的灵脉分布一清而楚,过去十年,神宵浩然宗又将涂山北岭的灵脉分布摸了一个大概。

    在涂山北岭往东延伸到梧山,分布大量的灵脉、灵穴,数量是神宵山的三四倍之多,其中不乏数脉汇聚的奇形,方便蒙山宗、千剑宗迁入重建山门。

    这样,他们除了能将有限的力量集中到一个方向上进行防御,同时将南面、东面的防御都丢给西北域都护府,不用再担心西北域都护府能再在背后下黑手。

    要打持久战,人与物资供应的考虑都要有长久的计划。

    残垒一战,陈寻他们虽然最终守住残垒,将魔物击退,但也有过百余弟子战亡,而且大多数都有还胎境以上的修为。

    四宗此时加起来,还胎境以上弟子才一千四五百人,一天战损就过一百人。这场恶战持续倘若过半年,四宗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这点底子就会完全耗尽。

    而自第一次魔灾以来,固山、蒙山附近的人口损失极其惨重;最近十年,策天府又安排固山、云中两郡的人口大规模的东迁。

    没有巨量的人口基础,千剑宗、蒙山宗从哪里去招收万里挑一、天资出众的弟子?

    而待现有的弟子在连绵不断的诛魔恶战中耗尽,后续又无新生力量顶上来,神宵浩然宗、千剑宗、蒙山宗很快就会彻底的蓑败下去。

    此前,陈寻他们在残垒坚守一天一夜,西北域都护府都按兵不动,无非就是想看神宵浩然宗、千剑宗、蒙山宗及梧山的力量先耗残掉了。

    目前涂山两翼,唯一巨量的人口资源都集中在梧山。

    三千沧澜蛮荒族人,此时都退避到梧山南麓诸城,躲避魔灾。

    梧山不仅集结十万蛮武,学宫弟子也在十年内扩充到两万人。

    随着后续战事的持续,三千万蛮荒族人被逼退到数座城池困守,无法出城从事大规模的农牧生产,一旦存粮耗尽,大饥荒难以避免的来临,梧山也必将迅蓑败下去。

    唯有蒙山宗、千剑宗迁入涂山西北岭,四宗联手建立坚固的防线,陈寻才能在梧山东北麓、涂山西北麓、湖泽荒原等区域建造大量的城池,将三千万蛮荒族人疏散过去,在城池的周围从事农牧生产……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