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七章 天炎之道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看宗崖、古剑锋、铁心桐、宗图等人退入梧山城中,纪烈才黯然而退。【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看梧山城已然峙立在苍龙脊的南麓,蔚然成了气候,纪烈更是悲痛,情知姜矍绝不会容陈寻在梧山羽翼丰满,但此事怎么都没有办法替陈寻讨到真正的公道。

    夏相宜已然灭口,赤眉真君、谷阳子将一切都兜下来,将一切都咬死是神宵宗门内的恩怨,其他人能奈他们何?

    就算陶景宏真君出面,也牵扯不到姜矍、伏炎的身上去。

    当前形势之下,千剑宗该何去何从?

    宗崖、古剑锋入城就再了抑不住心间的悲恸,放声而哭;宗图、铁心桐脸色铁青,强抑心里愤怒,却无处发泄。

    满城军民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万余蛮武突然回撤,梧山众人都满脸悲戚,却不见沧澜侯陈寻的踪影,心思稍敏捷者,都心生大事不妙之感。

    周阳、雷万鹤、左青木、苏竣元等留守梧山的众人,皆沉默不语,直接带着宗崖、古剑锋、铁心桐等人,从沧澜侯府后院,走下地宫。

    在炼房里常真身穿黑色罩袍,将冰冷的星铁魔躯遮住,平静的看向众人,说道:“陈寻没有死,此时应是被困在焰海之中无法脱身,我们不能自乱阵脚!”

    “陷身焰海,怎么还能安然无事?”古剑锋惊喜之余,犹觉得难以置信。

    左青木说道:“陈寻随身有一件法器,平时虽无大用,但应能抵挡天焰的炼化。陈寻只要及时藏身这件法器之中,就能逃过一劫。而陈寻留在秘殿的神魂印记未灭,也说明他此时没有生命危险。我们无法助陈寻从焰海脱困,只能坐等焰海消失的那一刻到来。”

    梧山众人,除苏棠外,实以左青木、铁心桐、姜冰云、千兰四人天资最高。

    左青木早年是苦于没有修炼的玄诀,一直滞留在真阳境后期无法突破,但就算如此,他早年亦创出聚灵禁制的基本阵法。

    仅以此成就,左青木就堪称炼器宗师。

    在这点上,周阳比他也有极大的不如。

    冲破玄窍,晋入还胎境后,左青木修炼夔龙炼阳术、修习玄衍诀,无论是法力还是炼器术,都突飞猛进的提升,此时也已经修成神识。

    若非此时的夔龙阁离不开他与周阳协助常真主持大量法阵、法器的炼制,他也已经闭关去修灵元了。

    就算左青木还没有晋入天元,但在梧山的声望却是极高。

    他这么说,大家的心思就镇定下来。

    确实,陈寻这二三十年来,所经历的凶险不少,每每都能险相还生,此时只要没有生命危险,只是被困焰海,他们不至于立时就慌了阵脚。

    苏竣元想想也是,陈寻从虚元殿拿出多少奇珍异宝出来加强梧山的实力,他随身有一两件护身的法器,实属正常。

    眼下最关键的,还是他们这边不能自乱阵脚,叫姜矍、伏炎等奸人有隙可趁。

    左青木说道:“我们此时要对外封锁消息,紧守城垒,对梧山子民就说沧澜侯闭关修炼;梧山以外的一切事,我们都不要有任何的回应……”

    苏竣元想到一事,说道:“陈寻此前从南岭带回法阵、玄兵灵甲,倘若元武侯府要我们继续供应聚灵禁制,怎么办?”

    陈寻从南岭带回五万柄破甲重锋矛、五万件金刚玄甲、五座山河封禁法阵,这是都护府从梧山购买两百套聚灵禁制的定金。

    梧山拥有五座山河封禁法阵以及这么多的玄兵灵甲,实力陡然拔高一节,但此时犹不能与西北域都护军对抗。

    他们肯定不能将五座山河封禁法阵以及这些玄兵灵甲都还回去,但赖帐不交出聚灵禁制,只会让伏炎、姜矍有借口进剿梧山,而想到要将两百套聚灵禁制交出去,叫伏炎、姜矍拥有两百辆威力极强的山河战车,众人心里又怎么甘愿?

    “那就给!”宗图咬牙切齿的说道,“只要保住梧山根基不失,忍一时之辱,又能如何?”

    陈寻被捆仙索束缚,被焰海巨大吸力扯入其中时,也是心神大乱。

    虽然他有虚元珠可以藏身,但他陷身焰海之后,并没有从捆仙索的束缚中挣扎出来。

    此时虚元珠被捆仙索束缚在他的神魂深处动弹不得,就连老夔都无法从虚元珠中挣扎出来助他一臂之力,他自然无法从外面躲入虚元珠中。

    青焰烈火狂涌而来,巨大的漩吸之力,又带着他往焰海中心不断的陷落。

    陈寻一时挣扎不出捆仙索的束缚,只能拼命摧动灵元,化成夔龙灵甲抵御青焰烈火的烧炼。

    夔龙灵甲是九气炼阳诀修炼到大成,就具备的神通,是灵元所化,灵元不绝,灵甲不灭。

    除夔龙灵甲外,陈寻身上的衣甲很快就被青焰烧成灰烬,腰间的储物袋坚持的时间稍稍久些,但也在三五息时间内,连同里面的法器、丹药以及诸多炼器材料、傀儡妖躯,一起被青焰炼成一堆堆纯得不能再纯的砂粒散落。

    焰海青焰,看着与陈寻修炼的青焰莲火,没有多大的区别,唯有居身其中,才能清楚知道往他裹来的青焰烈火是何等的暴烈。

    这才是真正纯粹的青莲天焰。

    陈寻修炼几百年,都未能能将青焰莲火修炼到这水平。

    陈寻体内灵元之磅礴,可以跟元丹境强者媲美,此时就像是打开了一个大缺口,拼命的往外狂泄。

    偏偏捆仙索在青焰的炼化之下,丝毫无损,还透漏五彩霞光,像五花大捆似的将他紧紧的束缚。

    “操他娘!”

    陈寻此时已然明白,夏相宜这根新的捆仙索,必然是用纯阳道器赤阳殿的残片炼制,威力不下天阶至宝,就算捆仙索内仅存夏相宜的残念,亦能在这无尽的焰海之中,亦将他的肉身与神魂都紧紧捆住,动弹不得。

    陈寻没想到赤眉真君、姜矍这些人为了杀他,竟然下这么大的本钱,唆使夏相宜动手不说,还将纯阳道器赤阳殿价值连城的残片都搭上,只是为了致他于死地。

    这他妈都什么怨什么仇啊!有必要下这么大的本钱吗?

    陈寻没时间在那里怨恨,他体内的灵元只能维持十数息时间,一旦他体内的灵元耗尽,夔龙灵甲难以维持,等待他的唯一下场,就是筋骨皮肉连同神魂都会被这无边无际的青焰之海炼成灰烬。

    一切的交锋都在魂海之中。

    只要他的神魂能挣脱出捆仙索的束缚,就能祭使虚元珠藏身其中。

    老夔亦在虚元珠中,以元神猛烈撞击虚元珠的出口。

    然而捆仙索在陈寻神魂深处,化成九条金光闪烁的神力索链,将虚元珠死死的缚住。

    大逍遥剑意。

    浩然道意。

    陈寻灵台之上,两枚道意所结成的明识种子绽放光华,像是一道道虚无剑气往那九条神力索链斩去,却难斩动捆仙索分毫。

    陈寻的道意修炼、磨砺太有限了,换了纪烈,必能轻易将神力索链斩断。

    “老夔,算了,等我死后,你将这条捆仙索收入虚元珠中炼化了,然而将赤眉真君、谷阳子以及元武侯府满口老小都杀个干净,给我报仇!”陈寻直觉得玄冰火湖内所储的灵元就要耗尽,而百骸灵窍内的灵元仅能让他多支撑三五息的时间,剩下这点时间,他要用来交待后事了。

    “还没有结束!”老夔困在虚元珠内怒吼道,更猛烈的冲击虚元珠的玄壁,然而除了在陈寻灵海之上,暴出一团团金光之外,没有更多的作用。

    玄冰火湖内的灵元随即耗尽。

    “梧山力量薄弱,无法力敌元武侯府,而赤松师伯、赵承恩他们又受浩然天道的束缚,不可能替我报仇血恨,亦不可能继承虚元殿的道统;常曦性子太急,不擅忍辱谋算,亦不是主持大事之人。你脱身之后,就去找纪烈。纪烈就算不能继承虚元殿的道统,以他的心胸以气度,必然保虚元殿不落入奸佞之手……”

    陈寻都绝望了,一边回想这些年的往事,一边通过神念跟老夔安排后事,心道,

    “希望我叫天焰炼化,死得不要太惨!咦,我怎么还没有死?”

    “怎么可能?你竟然能炼化天焰!”老夔在虚元珠内狂吼起来,“你小子是不是还有什么秘密,瞒着我?”

    陈寻这时才注意到身外的青焰虽然还在疯狂的涌动,随时都会将他的小身子骨摧毁,但他身外的夔龙灵甲却不再像被沸水浇透过的积雪一般疯狂消融,反而在缓缓融合那无尽的青焰!

    不要说老夔了,陈寻他都傻在那里。

    夔龙灵甲仅仅是夔龙炼阳术第二层法诀附带的神通,真要有这么牛逼,夔龙早八辈子就打得乾余骨连老娘都不认得了。

    显然不是夔龙炼阳术出了岔子。

    怎么回事?

    “第三枚明识种子!”

    老夔元神在虚元珠内停下来,他安静下来,不再疯狂从里面撞见虚元珠,难以置信的看到,除了大逍遥剑意、浩然道意之外,陈寻的灵台之上竟然有第三枚道意种子在绽放光华。

    无尽玄奥的玄符秘篆,从第三枚道意种子里不断的透漏出去,融入夔龙灵甲之中,所有疯狂涌来的青焰,都被这无尽玄奥的玄符秘篆融入灵甲之中。

    天青色的灵甲在数息时间就转为纯粹的琉璃焰色。

    “琉璃焰海!”老夔惊喜的大叫,“青鸾是天炎神鸟,所修的是天炎之道!天焰、青莲焰、琉璃焰,皆是六大天炎之一!青鸾身死之前,将道意种子灌注给你,你小子却没有发觉。你赶紧用琉璃焰炼化捆仙索,捆仙索汲取的灵力有限,只要提早一步将捆仙索的灵力耗尽,你就能挣脱束缚。但一定要快,一定要快。你的修为有限,还不足以炼化太多的天焰,不然你的下场就会跟青鸾一样,被太多的琉璃焰撑爆掉,更不可能在天焰之中停留太长时间……”r1058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