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六章 伏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目前都护府能监测到连接云洲与千魔境的空间裂障中,持续有法阵运转的迹象,但无法探察焰海覆盖范围内的动静。【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不过,如此凶烈的青焰烈火,非魔龙一级的先天魔神或纯阳道器不能抵御,千魔境的魔物,此时应该暂时封住空间通道,静待焰海的消失。

    此时的焰海边缘,皆是青焰烈火,不仅地面以上数千丈高的虚空皆是被青焰烈火覆盖,就连千魔沙海数千丈深的地底,也被焰海渗透。

    出人意料的,千魔沙海那数以千亿吨的砂石,却没有被这青焰烈烧熔成岩浆。

    走进万丈范围之内,陈寻将夔龙灵甲摧发到极致,但犹无法完全抵御青焰烈火对皮肉的炙烤;更有一股异常强大的吸力,要将人扯入焰海漩涡之中……

    “此地万丈深处,有一处灵脉未被摧毁,待焰海范围进一步缩小,沧澜侯,你部就需要在这里布设封禁法阵,需要将蛮武主力,都推到这一线,封堵魔物!”

    伏炎见陈寻仅天元境修为,竟能在这么近的距离里轻松扛住焰海漩涡的吸扯巨力,也暗暗心惊,相比较之下,除了纪烈、胡太炎等少数几人外,其他十数名元丹强者走近焰海五千丈范围之列,都已经感到有些吃力了。

    陈寻见此地距龙雀岭仅二百里,若真在此地发现灵脉,确实应该是他们推进到此处进行布防。

    而倘若西北域都护府能在沿线找到更多未被摧毁的灵脉,整个环形的前锋防线,就能推进到距离魔墟口不足三百里的范围内。

    这样,整个前锋防线拉长也就一千里,就有可能将魔墟口彻底包裹起来。

    这样的形势,自然是对云洲最为有利。

    魔物被压缩在方圆两三百里的狭窄范围之内,再多的魔物也没有办法涌入云洲肆无忌惮的展开,涂山以外的西北域及沧等腹地,都不用担心会再受魔物的屠戮。

    想到这里,陈寻就散出神识,想到要去探察地底灵脉的情形到底如何,一万丈还是太深了一些,但还是有手段将灵脉接引上来布设法阵。

    陈寻正考虑法阵要如何布设更合适时,藏身虚元珠之中一起没有动静的老夔,突然透来神念示警:“有杀念!”

    陈寻心里一惊,蓦然往神威将军伏炎看去,见他双眸里凶念如雷电闪烁即将吞夺而出,他身形当即如夔龙摆尾,瞬时间就往后暴退百丈。

    伏炎修为高他太多,就算心起杀念,他也绝不可能感应到,但老夔身藏虚元珠之中。

    老夔失去肉身,已无实力能与法相境强者一战,但元神修为还在,伏炎真要有杀他之心,绝对瞒不过老夔。

    纪烈、胡太炎亦惊觉到异常,从左右欺近陈寻与伏炎两人中间,防备伏炎对陈寻暴下杀手。

    “你们干什么?”伏炎含威而怒的问道。

    陈寻蓦然惊觉,就算伏炎有心布局杀他,也绝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然杀他,不然策天府上上下下他都交待不过去。

    伏炎故意露出杀机,实是诱他后退!

    陈寻想到这一层,再有反应,已经慢了半拍,一条长索化形巨蟒往他身上缠来。

    藏身都护府护卫之中的夏相宜,此时面目狰狞,双眼像条毒蛇似的盯住陈寻,疯狂的叫道:“陈寻,你欺师灭祖,今日就是你授首向宗门列祖列宗谢罪之日!”

    陈寻见识过捆仙索的威力,然而此时缠到他身上的长索,要比他此前所见的捆仙索更强数筹,极瞬之时就已经将他的双手双脚缠了结实。

    虽然夏相宜之前的那根捆仙索已经叫巨蛇天蛇毁弃,但之后十数年,夏相宜若得谷阳子相助,重新炼制一根更强的捆仙索不是什么难事。

    夏相宜不需要有能力杀了他,只要用捆仙索将他困住数息时间,将他拖入焰天,足以让他粉身碎骨,死无葬身之地。

    陈寻疯狂摧动灵元,他此时实力虽然已经强过夏相宜,但想在三五息时间内挣脱捆仙索的索缚,绝非易事。

    而捆仙索缠上来,除了像巨蟒一样缠住他的手脚外,更有数道无形的绳索,直接协入他的百骸,往他的灵海神魂缠来。

    虚元珠从神魂深处浮出,光华暴涨,一时间却无法挣脱无形绳索的束缚;老夔亦无法从虚元珠中挣扎而出,助陈寻脱困。

    “夏相宜,你做什么?”

    胡太炎叫眼前惊疑吓了一跳,连声怒斥。

    纪烈一言不发,祭出灵剑,金光闪烁,一道百丈长的剑芒,就朝夏相宜暴斩而去。

    陈寻被捆仙索缠住,无力挣扎,正往焰海急速坠去,要救陈寻,必要先杀夏相宜。无人祭使,捆仙索自然就会解脱。

    “陈寻欺师灭祖,叛离宗门,神宵宗弟子,人人得而诛之。纪宗主,你干涉我神宵宗内之事,不怕天打雷劈?”面对纪烈暴斩而来的剑芒,夏相宜疯狂的叫道,却绝无收手之意,面目狰狞而恐怖。

    然而就在金光剑芒斩及的极瞬之间,夏相宜身上灵甲喷出一串赤阳雷火,竟将纪烈斩来的这道威力无究的金光剑芒轰成粉碎。

    纪烈又惊又怒。

    夏相宜能如此轻意挡住他全力斩出的一剑,身上灵甲必是天阶至宝,以此看来,今日想陈寻葬身焰海者,绝非夏相宜一人。

    见胡太炎已经祭出法器,正助陈寻抵抗捆仙索的束缚,纪烈更是吐出一口纯阳丹元,喷到灵剑之上。

    剑芒未见暴涨,但金光敛烁聚成威力无穷的法相鳞纹,仿佛一条金色神龙现形。

    这一幕叫众人心惊,未曾想纪烈修行不过一百余年,竟然已经修成元丹圆满,即将半步踏入法相境。

    剑芒威力陡然增强十倍,往夏相宜斩去。

    “夏相宜,有话好好说,陈寻仍策天府所册封沧澜侯,你杀他,就是大逆不道。”伏炎出声怒喝,祭出法器,也朝夏相宜杀来。

    看到伏炎出手,其他元丹强者亦纷纷祭出法器,要一起出手将夏相宜轰杀成渣,阻止夏相宜用捆仙索将陈寻拖入焰海。

    就在此际,夏相宜周身透露五彩霞光,硬生生挡住纪烈超越元丹境界、暴斩而来的一剑。

    这一幕,众人见之更是心惊。

    夏相宜绝不可能有这样的实力,摧动灵元、丹元,有五彩霞光透漏,这是天人境至尊强者才有的迹象。

    除非夏相宜身上有纯阳道器,还必须以秘法摧动,才有可能在极瞬之间,实力暴增到这一地步。

    纪烈再想出剑,一切都已晚矣。

    捆仙索此时也已经五彩霞光涌动,胡太炎所祭使的法器被五彩霞光一喷,顿时摧毁坠地,胡太炎被反噬而来的法力打得鲜血狂喷,陈寻更是无法挣脱捆仙索的束缚,就像流星一样,坠入焰海之中……

    “夏相宜,尔胆敢杀我大将!”伏炎祭起天罗神掌,就朝夏相宜拍去。

    夏相宜脸露惊谔,犹未待他有一丝一毫的反应,他的神魂已被天罗神掌所凝聚的天地之势撕得粉碎。

    纪烈想留活口都不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寻坠入焰海,而夏相宜被伏炎拍成一堆灰烬,被风吹散,只有一块满是玄奥秘符的残印,竟然扛住伏炎毁天灭地的一击,凭空掉落下来,在沙地上闪烁熠熠神光。

    纯阳道器的残片?!

    众人皆是心惊,强抑住出手抢夺的冲动,心里都想,只是纯阳道器的残片而已,但又想,就算是残片,也是纯阳道器啊!

    纪烈转身朝伏炎拔剑怒喝:“伏炎,你是何意?”

    “夏相宜杀我大将,人人得而诛之!”伏炎沉声喝道,“纪烈,你还想庇护夏相宜不成?”

    “伏杀陈寻,绝非夏相宜一人所为,你若非心里有鬼,何需杀夏相宜灭口?”纪烈满心愤怒,额头青筋暴露,手中灵剑剑光闪烁。

    “本尊亦觉得赤眉真君、谷阳子极有可能参与此事;本尊必会将此事禀告姜真君,彻查此事,给陈寻一个公道!”伏炎怒喝道,“夏相宜不死也死了,纪烈你若再出口污蔑,小心我将你也杀了!”

    众人拦住纪烈,劝他事已至此,怎么看也绝不可能是伏炎将军唆使夏相宜伏杀陈寻,要追究下去,也是神宵宗门内的恩怨。

    胡太炎欲哭无泪,谁能想到陈寻为诛魔一事殚心竭虑,今日竟然横死夏相宜的偷袭?

    铁心桐等人修为有限,此前守在万丈之外,此时御玄雷战阵赶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陈寻被焰海吞没,锥心之痛,撕心裂肺……

    宗崖咬碎牙齿,与古剑锋对望一眼,皆不吭一声,御骑神狼,拖拽玄雷战车就往龙雀岭退去。

    看此情形,胡太炎知道梧山众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倘若梧山举旗叛变,进攻南岭都护府为陈寻报仇,此时的梧山又怎么可能是都护府的敌手?而伏炎眼睛里都是玄寒冰意,无疑就等着梧山给一个他出兵进剿的借口!

    胡太炎急得气血攻心,朝纪烈大叫:“纪宗主,大事有变,快随我去龙雀岭!”

    宗崖、古剑锋、铁心桐等人撤入龙雀岭,即启动封禁大阵,阻止一切人进入,将胡太炎、纪烈也封堵在法阵之外。

    看此情形,纪烈也是满心悲戚,知道梧山众人绝不会再轻易相信任何人,站在龙雀城外,悲声说道:“你们退回梧山吧。除非纪烈粉身碎骨,绝不容他们人封堵你们的退路!”

    宗图站在城头,颤巍巍的说道:“纪宗主,你们也好自为之吧,姜氏、都护府吃人不吐骨头啊!”

    胡太炎满脸是泪,他许下大愿,不除魔物,不离北岭一步,眼见大事能成,都护府诸尊竟然迫不及待就要先除陈寻而后快,这样的形势,还会有几人能真心与神宵浩然宗死守北岭?r1058

    s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