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十五章 交易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陈寻的念头陡然间通透,蓦然睁开眼睛,摒指当笔,聚灵为墨,疾点虚画,在虚空中绘制新的聚灵禁制……

    “哦,你将新的禁制推演出来了?”老夔从虚元珠中钻出来,看着虚空中成形的聚灵禁制,正缓缓的吞吸崖洞里的灵气,也知道陈寻功成此刻。【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姜氏以山河法阵奠基,确有过人之处!从四柱到八柱,看似跨越有限,但阵法禁制玄奥异常,复杂程度暴涨十倍不止,竟然比我预料的多用了一年时间,才将其中的玄奥都推演出来。”

    陈寻看向洞壁他为方便计算天数,随手刻下的石痕,竟然足足有一千道之多,没想到他在南岭闭关,仅为推演新的聚灵禁制,已用了近三年的时间。

    这三年时间,他不仅推演出新的聚灵禁制,还将山河防御法阵从四柱到八柱的变化推演出来。

    玄衍诀作为常真一族的炼器总纲,果真是足够强大。

    若不是第二层法诀,几乎将所有防御级法阵、地阶法器的炼制原理都统统讲透,陈寻是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将山河防御法阵的变化都推演出来的。

    他所做的推演,只是通过对山河防御法变化的参悟,去印证玄衍诀那种种玄奥高深的炼器原理而已。

    相当是知道数学公理、定理之后,进行实际应用的解题。

    假以时日,他必能将山河防御法阵的基本阵法推演出来,而知道山河防御法阵的基本阵法,他就掌握了山河系列法阵的根本,将镇魂、锁龙山河天地法阵推演出来,也只是时间而已。

    这个时间也许是数百年,但随着陈寻对玄衍诀进一步的参悟,最终都应能推演出来。

    而换作其他宗师级炼器师,或许三十年、三百年,都未必能凭空将山河防御法从四柱到八柱的变化推演出来,更不要说将基本阵法也推演出来。

    难怪无数有天纵之资的修士,不愿将时间虚耗在炼器之上,实在是太耽误修行了。

    好在陈寻用玄衍诀去推演阵法禁制,神识亦得到增强。

    而对阵法禁制进行推演,陈寻对阵法禁制所能演化的术法神通,以及背后更为深玄的道意,亦有着不断加深的领悟。

    阵法禁制以及种种术法神通,说到底实是对某种天蕴之道的演绎而已。

    陈寻炼化玄元圣血,炼就玄元圣体,需悟三百六十五种道意,需结三百六十五枚元丹,才能修成元丹圆满。

    这实际需要他对天蕴之道有比他人高深得多的参悟,修为上才有可能更晋一层。

    虚元殿根本之道统,玄元圣经与玄衍诀相辅相成,倒不是没有道理了。

    不通过玄衍诀去参悟、磨砺种种道意,玄元圣经亦是没有可能修炼到??炼到大成的。

    *********************

    这会儿,外面有动静传来,一枚灵符传声进来,却是在崖洞外守候多年的罗余泽感应到崖洞里的动静:

    “沧澜侯,可是悟透聚灵禁制了?”

    种种禁制之下,外面只能通过灵符传声。

    老夔化作一缕青烟钻入虚元珠。

    陈寻将虚无珠吞入腹中,隐入灵海深处,才解去崖洞里的禁制,看到罗余泽、元武侯姜矍两人都站在崖洞外。

    陈寻指着崖洞里灵气凝成的聚灵禁制,跟姜矍说道:“请元武侯验货!”

    姜矍亦是宗师级的炼器师,新的聚灵禁制能不能与八柱山河战车匹配,他一眼就能看明白。

    然而看得越明白,他心里越是震惊:

    以他千年浸淫炼器之修行,就算掌握聚灵禁制的基本阵法,想要推演新的聚灵禁制,亦绝非三年就能功成。

    此子修为虽然不高,但在炼器上的悟性,真可谓天纵之才,抑或他从玉柱峰所得的传承,要远远超过他人的想象?

    陈寻挥袖,将灵气聚成的聚灵禁制打成一团细碎的灵光,在昏暗的崖洞之中散作无形,说道:“都护府此时可支付五成的定金,六年内,梧山将陆续炼制二百套聚灵禁制送来……”

    单纯的聚灵禁制,仅相当于最顶级的入阶法器而已,夔龙阁在六年时间内炼制二百件入阶法器,自然不是什么问题。

    一缕流霞从北边的天际掠来,是陶景宏感应到陈寻出关,正从南岭赶回元武新城。

    姜矍神色阴郁,点头道:“好。五万柄破甲重锋矛、五万件金刚玄甲、五套三十二柱山河阵,早就已经准备好,就等着你出关带走……”

    罗余泽也是暗暗心惊,没想到西北域都护府真要为二百套仅相当于顶极入阶法器的聚灵禁制,支付这么高的代价。

    三十二柱山河法阵,是不算多强,但哪怕是最低一级的封禁法阵,都堪比一千件顶级的入阶法器。

    十座山河封禁法阵、十万柄破甲重锋矛、十万件金刚玄甲,竟换取二百套聚灵禁制,想想也亏得连内裤都不剩啊。

    但想想未来能有两百乘山河战车进逼魔墟口,都护府此时也只能咬牙忍了。

    罗余泽却是不明白,师叔为何如此纵容梧山,十座山河封禁法阵,十万柄破甲重锋矛、十万件金刚玄甲,兼之梧山聚集十万蛮武,这可不是一支可有可无的势力啊?

    陈寻朝陶景宏长揖施礼,说道:“总算不负陶真君所望,我这就回梧山为都护府炼制两百套聚灵禁制,到时战车纵横涂山,诛杀魔物,护庇苍生……”

    “如此一来,我也了结一桩心事。”陶景宏站在云霞之上,跟罗余泽说道,“余泽你留在西北域,诸事皆要听从都护府诸尊的调遣!”

    陶景宏为诛魔一事,在西北域滞留了数年时间,此时西北域都护府都走上正轨,而浩然天道给他的触动,他也要回龙门宗,好好参悟一番了。

    ************************

    梧山兵马蜿蜒于崇谷峻谷之间,宛如长龙,玄雷战车顶覆盖雷云,即使站在数十里外的山巅,姜彬犹能感应到那乌云之中所透漏的雷霆气息。

    “涂大师已经将四柱山河阵的聚灵禁制破解出来,而新的聚灵禁制,父亲你已看过,以涂大师之能,想来不用两年时间就能破解,”姜彬不解问道,“真要让他们将这么多的兵甲拿走?”

    他们仓促放弃元武郡城,损失也相当惨重,此时拿五座山河封禁法阵、五万玄兵重铠出去,差不多相当于他们三分之一的库藏。

    “让他们将这些兵甲、法阵拿走,陈寻若出什么意外,别人才不会怀疑到我们头上来。”姜矍敛起眸子里那如雷电灼人的神光。

    “陶景宏始终会怀疑的。”姜彬说道。

    “陶景宏怀疑又能如何?”姜矍笑道,“他如此热心西北域的事务,天河等宗已颇有微辞。他说是因为当年在西北域得了机缘,需要还报,但策天府及其他五宗怎会信他的说辞。只要他拿不到证据,又能奈我们何?”

    “陈寻留在元武新城就将新的聚灵禁制推演出来,玉柱峰的传承,很可能就在他的脑子里,”姜彬问道,“我们连玉柱峰的传承,也不要了吗?”

    “这个是挺可惜,但时机不能再拖延下去。一旦叫梧山羽翼丰满起来,再想剪除,就困难了,”姜矍说道,“你且专心参悟、演练山河战阵。我们弃元武郡城,虽然保存了实力,但声望跌到深谷。你倘若不能重振元武侯府的声望,二十年后,哪里会有多少强者会随你进入天钧秘境?天钧秘境之中的传承,绝非玉柱峰能比。”

    ***************************

    龙雀岭。山如雀舌,万丈绝岭罡风强劲,草木不生,修为稍低者,都无法在山巅立足。

    相距四年前,焰海漩涡的范围已经缩小到方圆六百里。

    龙雀岭此前位于焰海漩涡的边缘,但此时龙雀岭往东两百余里区域,完全暴露出来,一直到焰海新的边缘,都是寸草不生的漫漫沙海。

    这些区域,原本都是高峻万丈的雄岭。

    魔龙撕碎虚空,强闯云洲,炼化天焰,青鸾以身献祭,施展琉璃焰海的终级神通,将近方圆千里的山岭都被撕裂粉碎。

    坚不可摧的岩石,如今都化成这满谷的细砂,风吹来,像波涛一样流动。

    大家都猜测此时焰海覆盖的区域,也都变成一片沙海。

    大家都将眼前这片区域,称之为千魔沙海,被四周雄奇万丈的山岭包围,倒像是一座千魔之城。

    分派防务后,陈寻在南岭闭关推演新的聚灵禁制,但梧山的动作没有停下来,三年时间已经在龙雀岭南麓的山谷里,据一截未毁的灵脉建了一座城垒,囤积兵甲物资。

    此时更是将一座山河封禁法阵布设城中,将左右三四十里的山谷完全封住。

    往后退是涂山西岭的崇山峻岭,往前进千魔沙海,此处又有灵脉相通,是方圆千里之地唯数不多能封锁千魔沙海的要地。

    普通的还胎境修士,御空飞行,超过一千丈的高度,就会极其吃力。

    这次会涌入云洲的魔物,将以亿万低级魔物为主,在崇山峻岭之间选择险隘的要地筑造坚城、布设法阵,依旧有着极大的意义。

    陈寻站在龙雀岭的山巅,眺望两百里外的焰海,想起青鸾漫天光焰透体而出的那一幕。

    焰海虽说是凝聚涂山天焰所化,但比涂山天焰加倍凶烈。

    以往天元境修士,接近到涂山两三千丈范围之内,还能勉强无事,此时陈寻接近焰海一万丈范围,体内的灵元就像是烧沸似的涌动起来,难以控制。

    此时有数人御空而来,相隔百余丈,扬声说道:“伏炎将军请沧澜侯一起观测焰海变动……”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