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九章 计划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苍龙脊汇聚兵马都不到半年时间,除帐营外,仅建造有限的数处石殿,其中一处就是夔龙阁,守卫森严。【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m.lwxs520. 乐文移动网

    宗门世族炼器或借地火,或炼炉本来就是巨大的法器,可以聚玄阳之气而熔炼金石。无论借地火,都是将炼炉布置玄阳灵脉、灵穴之上,兼之炼器皆为宗门之要务,绝不容外人干扰、窥探,多将炼房建于地宫之中。

    沧澜城未毁之时,学宫的炼器之所亦建成缚龙山腹之下。

    走入夔龙阁,另有门庭进入地宫,走过一段颇长的地下甬道,进入一座巨大的地下石窟之中,在石窟一侧开辟出二十余处炼室。

    炼器时有意外发生,寻常宗门都会在炼室布设小型的封禁法阵,夔龙阁也不例外。

    苏竣元走进来,注意到石窟四壁都有薄薄的水膜,叫人心生清凉之感。

    苏竣元转念想到青峰与苏房龙所说当年陈寻守御龙湫潭的情形,讶然问道:“此处的法阵可是从龙湫潭撤来的?”

    陈寻点点头,说道:“是的,我们手里没有更强大的法阵,只能暂时先用玄水阵凑合……”

    苏竣元咂巴了一下嘴,他不是觉得玄水阵不够强,反而是觉得陈寻竟然将能抵御元丹真人强袭的法阵,用来封禁炼房,有些太大材小用了。

    苏竣元随陈寻他们走进一处炼室,炼室封禁开启的一瞬时,苏竣元都觉得他身上的毛发都差点被透来的玄阳元气灼烧。

    苏竣元想到玉柱峰下那处玄阳灵穴崩垮、玄阳火柱冲天而起的情形。

    当时玄寒宗的一名天元长老,不意时被玉柱峰地底冲天而起的玄阳火柱吞没,瞬时间身陨道消,他心想这处玄阳灵脉,不比玉柱峰的那座玄阳灵空稍差,难怪要布设这么强大的封禁法阵,以防意外。

    灵脉通常都在地下极深处,覆盖数千丈甚至数万丈深厚的岩层,外力绝难破坏,但亦非绝无可能。

    地火熔洞、玄阳火穴,若不防患,被敌人强袭破坏,所造成的破坏力都极其惊人。

    陈寻跟苏竣元讲说一些炼室的情况。

    他们所进来的此处炼室,负责炼制玄雷阵最关键的雷印法器。

    虽然还没有达到中型护山法阵的标准,玄雷阵的威力却要比四柱山河阵强出数倍,与玄水阵,是陈寻他们此时所能批量炼制的两种最强法阵。

    玄雷阵,作为攻击远强过防御的法阵,更合适铸造玄雷战车,冲锋陷阵。

    玄雷法阵,加上聚灵内核,共有二十九件成套法器组成,要比四柱山河阵庞大得多。

    要想铸造冲锋陷阵的玄雷战阵,陈寻他们尝试用赤乌金代替赤精铜,炼制更精巧的成套法器;炼制难度自然也是倍增。

    周阳此时已然知晓玄雷阵全部的炼制之法,但像雷印、聚灵核等关键部件,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听陈寻介绍,他们此时差不多半年时间就能炼制一座玄雷战阵,待三五年后,刚修行玄衍诀、学习炼器术的三百余弟子入门之后,炼制速度将会成倍的增涨,苏竣元心里隐隐也有些期待,心想倘若十年后,沧澜能拥有三十座玄雷战车,数以十万计的青焰莲箭,或能多争出一线生机吧?

    想到魔龙破天灭地的那一幕,苏竣元心里燃起的一点希望,很快就给浇灭。

    玄雷战车用聚灵核汇聚天地灵气,威力要比灵脉布设弱一半以上,六到八名还胎境强者御使玄雷战车,堪比天元境巅峰强者。

    而面对涌来的亿万魔物,沧澜就算有三十名天元境巅峰强者,又能有几成胜算?

    何况到时候,沧澜到时候能有二百多名的还胎境修者,驾御玄雷战车冲锋陷阵?

    如果从空间通道涌来的都是低级魔物,他们或许还能凭借防御法阵坚固一段时间,但苏竣元想到魔龙闯入云洲的那一幕,心头依旧是深深发忤。

    待要从炼房走出来,苏竣元忍不住问陈寻:“十年后,倘若再有双头魔龙那一级数的先天魔物闯入云洲,我们是不是就彻底束手无策了?”

    除周阳、左青木外,没有旁人,陈寻跟苏竣元说道:

    “有些秘密不告诉你,不是不信任你。我们谁都有可能落入魔物之手,而到时生死皆不受自己控制,神魂深处的秘密,对天妖级的魔物而言,根本没可能掩藏。玉柱峰秘窟的秘密一旦泄漏出去,沧澜极可能瞬间倾覆,没有一丝挽救的可能……”

    苏竣元见周阳、左青木显然知晓玉柱峰秘窟的根本秘密,想问陈寻为何就确认他们二人落入魔物之手,就不会被魔物从神魂深处挖出玉柱峰的秘密来?不过觉得他与北山众人总是有隔阂的,问这样的话很不合适。

    左青木观苏竣元神色,说道:“我与周长老,都将一滴命元真血炼入锁魂印中。倘若我等不幸被魔物所擒,锁魂印就会第一时间破灭我们的神魂,绝不叫玉柱峰的秘密有半分泄漏的可能……”

    苏竣元讶然失色,锁魂印这种玩艺只有元武侯府才能炼制,将他人神魂锁住,实际就是将他人的生死大权掌握在手里。

    苏竣元不畏死,守下留白狼城,但没有想到要对陈寻彻底效忠。

    待要走出炼房,苏竣元转念又想,自己就剩十多年好活,倘若不想受陈寻所制做违心的事情,到时候大不了自裁,停下脚步,说道:

    “若有可能,我还是想知道玉柱峰秘窟之下到底藏有什么秘密。”

    ************************

    陈寻直接闯入一段石壁,苏竣元才知道面前的石壁竟然是幻阵。

    “亦真亦虚,禁制未开,就是元丹真人都闯不过这岩层。”左青木笑道,请苏竣元先走。

    苏竣元以为石壁背后是另一处狭窄的空间,陡然踏进一座高愈百丈的铜殿,巨大的落差,叫他堂堂还胎境巅峰的修士都差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抬头看着闪耀无尽灵光的铜殿巨顶,瞠目结舌,难以想象云洲竟然有如此巨大的铜殿。

    苏竣元此前一直都在猜测玉柱峰秘窟传承,很可能是法相境,甚至天人境散修坐化遗墟,但绞尽脑汁都绝对无法跟眼前的巨殿联想起来。

    先天神魔!

    这座巨殿的前主人必然是另一位先天神魔,唯有先天神魔才会居住在如此巨大的铜殿!

    苏竣元亦看不透此巨殿到底有多强,但知道绝对强过一般意义的纯阳道器。

    苏竣元二话不说,张口吐出一滴命元真血,叫陈寻炼入锁魂印,他心里清楚这个秘密有多惊人,有多骇人,稍有泄漏会招来怎样的巨祸。

    他知道这个秘密,万一不幸留下魔物之手,最好的办法,就是陈寻他们在这边通过锁魂印,直接灭杀他的神魂。

    陈寻将炼有苏竣元命元真血的锁魂印,朝殿顶一抛,苏竣元才蓦然发现不知何时,竟然一头夔龙盘旋在殿顶,将那枚锁魂印一口吞下。

    “这是老夔,自虚元殿一万年前坠入云洲,他与另一个常老怪都是秘殿守护,”陈寻说道,“虚元殿的主要阵法禁制,十损其九,已经不能再发挥威能,反而是个扔不掉的累赘。我倒不担心虚元殿落入其他宗门之后。无论是落在玄天教或龙门宗手里,他们无非是想从中获得更强的道法传统或更强的道器;甚至落在元武侯府手里,他们用来争夺帝权,也不至于将云洲搞得天地毁灭。而虚元殿即使损毁成这样子,却比云洲所知的任何一件纯阳道器都要强大百倍、千倍,一旦消息走漏半分,传至千魔境,就算乾余骨未归,也必定会有更强的魔君、魔帝直接撕开虚空,进入云洲抢夺此物。而这些魔君、魔帝都有能力炼化、修复虚元殿,你想想后果会有多严重……”

    苏竣元怔了半天,才勉强消化这个惊人的事实。

    过了良久,苏竣元又疑惑的问道:“为何要将此事告诉我?我寿元将尽,就剩十年好活,今生亦无望晋入天元,怎么看都不像是与谋大事的人?”

    陈寻知道苏竣元心思缜密,说道:“我有个计划,需要你能毫无保留的信任我?”

    “什么计划?”苏竣元问道。

    “我与常老怪能用秘法,融炼他人神魂而不伤其灵识……”陈寻说道。

    “怎么有这种秘法?”苏竣元诧异问道。

    陈寻修炼傀儡术,西北域没有几人不知。

    傀儡术,最关键处就是将人兽神魂炼制成精魄战魂,以驱动傀儡战兵。

    精魄战魂是没有自我灵识的,完全就是傀儡神魂而已,绝没有哪个修士愿意自己的神魂被他人炼成精魄。

    而倘若能融炼他人神魂却不伤灵识、灵智,那不就是相当于帮他人修炼元神吗?

    天下怎么可能会在这样的秘法?

    为何天元境、元丹神强者高高在上,是那样的稀少?

    就是神识难修、神魂难修、道意难悟。

    而无论是灵力、灵力还是丹元,只要有足够时间,只要有足够充裕的灵气修炼,只要有足够的时间,都只是水磨工夫而已。

    陈寻倘若能替他人修炼元神,意味着将能帮助所有的还胎境修士打通晋入天元的障碍。

    天下修炼,哪里可能会有这种便宜事?

    “这种秘法自然有极大的限制,”陈寻坦然说道,“以你的修为,这种借外力强行塑造的元神,因为不想丧失自我灵识,就不能融炼他人的神魂进行强化,神魂修为不会增强,而灵肉进行强行分离会留下隐疾,最多二十年后,隐疾就会暴发而元神崩溃,绝难幸免……”

    “比起我将尽的寿元,我还能多活十年,这个倒无所谓,”苏竣元疑惑的问道,“只是强行塑造元神,神魂及灵力修为都无法提高,又何意义?”

    “因为有一种战阵需要十二个心魂相通者才能演练;另外有十二套玄衍灵甲,需要修成元神者御使,才发挥难以想象的防御力,你们这种假元神也行,”陈寻说道,“到时候你们身陷亿万魔物之中,战力看上去不会增强太多,但除非对方有法相境的实力,不然就没有可能将你们十二人所组成的战阵击破!”

    听陈寻如此说,苏竣元想不相信都不成。

    他看到这座秘殿,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宝物是陈寻拿不出来的,心里想,要是十二人的元神都是通过外力强行塑造,陈寻自然能有秘法使他们十二人心神直接相通,而看到此殿,他亦相信殿中必然藏有更多的至宝,能助他们抵御亿万魔物……

    此来苍龙脊,苏竣元对十年后的一战还不抱任何的期待,此时都有些控制不住想抓住陈寻的胳膊,问道:“这种灵甲,一共有多少套?”

    见苏竣元两眼放光,陈寻苦笑道:“我倒是希望有十万八万套,很可惜,我只能从星铁魔躯上扒出十来套来……”

    陈寻从虚元珠里掏出一樽星铁魔躯,放给苏竣元看。

    星铁魔躯总共有一百四十四樽,但绝大多数都损毁严重,而损毁的几乎都是最为核心的阵法禁制。

    这些年来,陈寻才修复了两樽星铁魔躯。

    恰恰是星铁魔躯太强大了,就算炼入妖蛇元神的精魄才能勉强驱使;用之御敌也没有太大的意义,还极有可能会暴露虚元殿的秘密,此时用来充当老夔与常真寄附的躯壳而已。

    对损毁严重的星铁魔躯,陈寻的态度就是拆。

    星铁魔躯内部结构,说到底就是精巧、玄奥到极点的傀儡法阵。

    核心阵法禁制损毁了,那就将没有损毁的阵法禁制拆下来。

    星铁魔躯哪怕是最不起眼的阵法禁制,都复杂玄奥无比。

    别人拆不了这些阵法阵,但星铁魔躯都是常真亲自所炼制;而有常真在,陈寻想摸清楚这些阵法禁制的作用,炼入新的法器中都不是难事。

    将防御属性的禁制炼入灵甲、战车,就堪比最顶级的地阶法器;将攻击禁制则可以炼入玄兵;或者请常真老怪出手,将这些阵法禁制组成玄阳四极阵、玄阳四极阵,并非超乎想象的事情……

    陈寻说了他这个方案之后,常真要是肉身未损,一定先喷一口血抗议。

    这些星铁魔躯是他数万年攒下的宝贝,他满心指望陈寻终有一天能修复它们,哪里想到陈寻败起家来令人发指?

    这一樽樽星铁魔躯,堪比最顶级的天阶至宝,修复好之后,以第二层玄阵战阵图御使,就是魔龙乾余骨也未没有一战之力。

    陈寻竟然不思进取,竟然想将这些星铁魔躯都拆了,常真岂能不气得吐血?

    陈寻心思很简单,虚元殿第四层以上的开启受大殿自有的禁制所控制,常真、老夔都无法打开。

    陈寻也不奢望在修成元神法相之前,能通过第四层大殿的试炼,而要抵御十年后随时会涌来的亿万魔物,他能从星铁魔躯拆出好几百个堪比地阶法器的阵法禁制来……

    沧澜一下子拥有数百件地阶法器,不会让人怀疑什么,顶多以为神宵宗门破碎时,有一部分宗门库藏叫他们给带出来。

    陈寻估计能扒十六件玄衍灵甲,但玄衍灵甲唯有配合十二人的玄衍战阵,才能发挥堪比天阶防御法器的威力,单独穿在身上,只能提供地阶法器的防御力。

    陈寻就是想将苏竣元等十二人挑选出来,他们所组成的玄衍战阵,将有不弱元丹武修的攻击力、不弱法相真人的防御力。

    苏竣元都将命元真血炼入锁魂印中,自然没有什么不好信任的,陈寻就坦诚将修炼第二元神、身外化身的一些事情相告,打消他的疑惑……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