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八章 苍龙脊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第八章苍龙脊

    蟒牙岭南麓没有异常巍峨高峰的巨峰,然而群山之间一道山脊雄奇无比,仿佛巨龙横卧,又名苍龙脊。【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苍龙脊以南有一座十里方圆的极深山湖,传闻与北麓的天马湖一样,都是荒古时天马踏地所留。

    这样的传说,以往听上去匪夷所思,然而魔龙撕破空间裂隙闯入云洲之后,大家才知道,这些口口流传的上古传说,竟然就是真的。

    魔龙狰狞巨头将有千丈之巨,折算下来,可不就是有六七里长?

    魔龙魔躯长及万丈,可就是顶天破地?

    山湖汇聚从苍龙脊流淌而下的溪流,以往有两个蛮荒部族在附近栖息繁衍,但都亡于上一次的魔灾之中。

    六个月前,这里除了残墙断垣、苍苍白骨,覆盖在皑皑白雪之下,连鸟兽都不多见。

    就在六个月前,陈寻在苍龙脊发出王诏,勒令沧澜诸部族,摒弃前仇、停下厮杀,共赴魔难;所有开悟蛮魂、真阳境中期以上的部族蛮武、宗族修士,皆需经白狼等城取道,聚集到苍龙脊奉王号令。

    违令不从者,族人逐出沧澜,废其城寨;据城寨顽守者,灭其亲族,族众由其他部族接收。

    铁心桐、古剑锋、宗崖等人各率兵马、御玄雷、山河战车,传王诏于沧澜,半年破数十城寨,诛杀数千蛮武,以强横霸武威慑沧澜。

    除数百部族迁往涂山南岭聚集,寻找元武侯府的庇护外,半年时间里,其他大小部族、宗族,无不慑服沧澜王诏之下。

    *************************

    苏氏南迁后,苏竣元则继续留在白狼城坐镇,一直到半年后才抽出空来,亲自赶到仅三百里外的苍龙脊。

    十万蛮武、十数万蛮荒族众,以及漫山遍野的白尾牦牛等食草兽,不会叫苏竣元震惊。这大量的粮草、蛮武都是经白狼城转道聚集到苍龙脊来,正是他这半年来在白狼城的主要工作。

    真正叫苏竣元震惊的,是此间天地灵气的充裕。

    苏氏宿武尉府统御沧北荒原及蟒牙岭南麓的地域有千年之久,而苏竣元统领宿武尉府亦有六十年之久,他可以说对蟒牙岭南麓每一寸地都熟悉。

    前前后后到苍龙脊附近寻药猎兽亦有五六回,怎么可能不知道这边是荒灵之地,此时如此充裕的灵气又是从哪里而来?

    苏竣元想到龙湫潭灵地也是凭空出现,心想玉柱峰秘窟所藏的秘密还真是多啊。

    寻常人不见,但苏竣元过第八章苍龙脊

    来,陈寻不能不见。

    看到宗图、左青木等人都在,苏竣元确认北山众人这是彻底放弃龙湫潭,都迁到苍龙脊来了。

    湖泽荒原荒芜一片,数年前被数千魔物洗掠过,连鸟兽都所剩无几,自然没有人住。

    陈寻自封沧澜王,沿蟒牙岭南麓建立涂山以东的第二道防线,自然要将北麓的龙湫潭放弃掉,将有限的力量都集中到南麓来。

    苍龙脊位于蟒牙岭东南麓突出部分,与白狼城相距不到三百里,地形险峻坚固。

    更主要的,是蟒牙岭东南麓七条灵脉皆汇聚于此,山湖又与天马湖一样,是少有的灵穴,是七星拱月的奇地。

    此地设下封禁法阵,灵气之充裕,都勉强够天人境强者在此修炼。

    将来倘若要布设天地法阵,此地更可以作为天地法阵的中枢阵眼。

    老夔一万年前就将蟒牙岭深山之内的主要灵脉封印住,自然不是苏氏所能窥破的。

    解除封印之后,陈寻就将虚元秘殿从寒潭地穴转移过来,直接埋入苍龙脊南坡的山湖之中,然而摧毁南坡的几座山丘,将山湖填平。

    他们此时就是要在虚元秘殿之上建城,布设法阵。

    再强的封禁法阵,一旦禁制撑得太大,防御力都会锐减。

    吸收沧澜城的教训,陈寻他们在苍龙脊建城,仅两千丈纵深,甚至都不如当初宿武尉府的占地广。

    此时只是伐木立寨,先建了一座简陋的帐营。

    走入帐营,连绵不断的兽皮帐篷仿佛湖海。

    乌蟒最强盛时,曾统制数千蛮武纵横沧澜。

    近千年时间过来,沧澜荒原人丁滋息,增涨将近十倍,这里面自然亦有苏氏之功。

    不过,苏竣元亦没有想到,陈寻竟然真的仅用半年时间,就将十万蛮武召集过来了。

    确实,一旦堵不住涂山的口子,亿万魔物涌入云洲,沧澜数千部族将最先灭绝。滔天巨祸当前,陈寻又以如此强横的姿态统御沧澜,能不屈服者,也只能迁往南岭投附元武侯府去了。

    何况陈寻还早一步在白狼河,将学宫三千弟子截留下来。

    学宫三千弟子,可都是出身诸部族的精锐子弟。

    帐营北面,有一片广及千丈的校场,皆是石地,踏脚上,坚硬竟然不比黑砂岩稍差。

    这是半年时间来,引一脉地火烧炼,实际整个岩层亦只有两三丈厚而已,远谈不是坚固,真阳境修为就能破之。

    真想形成两三百丈厚的坚固岩层,这么一小地方,至少需要烧炼一第八章苍龙脊

    百年。

    在校场的北侧,大量的蛮荒族众正建造营房,而校场的当中,竖立一方百丈高的青石柱,像一座孤崖**。

    苏竣元也不知道陈寻他们到底是用什么神通,将这块可能都不止上千万斤重的巨石从深处里移来。

    青石巨柱顶端上书“梧山”两字古篆。

    “梧山?”苏竣元看到这两字略有些困惑,看向陈寻。

    “蟒牙岭古称梧山,我们今日就在此筑梧山城。”

    苏竣元想想也是,陈寻称王沧澜,立基此地,此地再叫蟒牙岭就不合适了,是改恢复古称梧山了。

    而青石巨柱,除“梧山”二字外,此时有十数人将一面巨大的赤精铜板覆到巨柱上,似要用赤精铜板整个的将巨柱包裹起来。

    而赤精铜板并非光滑一片,镌刻无数玄符秘篆,细读竟然是夔龙天音功的全部法诀。

    苏竣元此时亦知夔龙天音功与缚龙诀前半部可以说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从夔龙天图参悟出来的玄功,但缚龙诀非苏氏嫡系子弟不能修炼,他没有想到陈寻竟然夔龙天音功的全部法诀直接立碑公开。

    苏竣元随陈寻、左青木往北边,绕到碑柱的左侧,这边更是早就叫赤精铜板覆盖,密密麻麻的皆是九气炼阳诀的法诀,细观竟比缚龙诀的后半部功诀要玄妙数倍……

    见有千余学宫弟子,如痴如醉的坐在巨碑前研习玄诀,苏竣元都想停下来研究个三五天再说,暗道以他的资质,倘若在四十岁刚入还胎境时,就得到这部九气炼阳诀,也不至于修炼百年,都没办法晋入天元。

    而他此时仅剩十余年寿元,气血真阳都开始蓑退,就算此时调整修炼功诀,亦绝无可能晋入天元境,想到这里,苏竣元难免有些心酸。

    又想,十年之前,都不知道能有几人能活下来,想这些事做什么?

    心想在白狼城被陈寻截下来的这三千学宫弟子,要是能在十年后的魔劫中活下来,成就多半会超过他吧?

    “我这次请你过来,是想你继续统领宿武尉府……”陈寻请苏竣元到此地最早建成的石殿坐下,就直奔主题。

    陈寻打算直接仿效苏氏的三令六尉府,在苍龙脊建立机构制度,统治梧山两侧的广袤地域。

    苏氏用这一套统御沧澜荒原千年,数千部族也早就熟悉了这一套,陈寻想在十年之内聚集最大的人力、物力,什么方便用什么方便,什么快捷用什么。

    唯一区别,以往苏氏嫡系子弟牢牢控制三令六尉府的世袭传承,异姓子弟绝无插手的机会,这实际极大第八章苍龙脊

    的压制沧澜荒原的潜力。

    陈寻要改变掉这点,三令六尉府不再由一姓子弟世袭,而改任期制,由长老院共议人选。

    陈寻自封沧澜王,是他只有十年时间,必须以王权最快的集结全沧澜的人力、物力。

    然而,他志在修炼,无意世俗权势,自然也不会将所谓的“王权”抓在自己的手里,他也没有那个时间。

    苍龙脊的重要事务,目前都将由长老院决定。

    他更希望这种改变,能将沧澜的潜力更充分的挖掘出来。

    苏氏统治沧澜时,缚龙诀、洞玄经这类的玄诀秘法,唯苏氏嫡系子弟才能修炼;九窍养元丹、九转金丹这类的灵丹,唯有苏氏嫡系子弟才能服用;顶级的入阶法器,唯有苏氏嫡系子弟才能祭炼。

    苏氏虽然据此牢牢控制沧澜的统治权,但最严重的后果就是,苏氏统治三四千里方圆的土地,统御三五千万蛮荒族众,最后沧澜学宫所聚集的还胎境强者,才仅百余人。

    苏氏族人繁衍千年,最大规模时也不过三十万人。

    若以资质论,万里挑一的修炼天才,苏氏子弟每一代仅能出三十人。

    而将这个选人标准放到整个沧澜荒原,沧澜每一代人里,万里挑一的修炼天才则高达三五千人之多。

    当然了,苏氏用种种残酷的试炼机制,差不多将沧澜最优质的子弟都选入沧澜学宫修行。

    然而苏氏这么做,更主要的目的,是为控制,是为限制。

    陈寻半年前不惜撕破脸,甚至不惜血洗苏氏,一人前往白狼河封住苏氏南迁的通道,就是要将三千学宫弟子截下来。

    错过这一波机会,他就算成为真正的沧澜王,也需要再过十几二十年,才能从下一代蛮荒族人里,挑选两三千名有着万人之资的子弟出来。

    他没有十几二十年的时间。

    这三千学宫弟子,可以说整个沧澜荒原这一代人的真正精髓、精英,他们的修炼资质,甚至都不是比古剑锋、宗崖、青璇他们稍差。

    他们此时大多在二十岁左右,气血真阳正走向鼎盛时,又差不多都有真阳境巅峰的修为。

    他们若继续受苏氏控制,绝大多数人这辈子都难冲破玄窍。

    非是他们自身资质不够,实是苏氏有意的控制,不要说其他资源了,他们所修的功诀不仅粗浅,甚至还是有缺陷的。

    十年时间,陈寻希望他们能成长为沧澜的中流砥柱、精锐。

    将夔龙炼阳术、雷音剑诀、青元剑诀等相关道法玄诀公开还是其次,陈寻第八章苍龙脊

    更主要的还是更改苏氏一族控制沧澜的方式。

    苏竣元也不推辞,他知道此时统领新的宿武尉府,与权势无关,更重要的是责任,意味着十年后亿万魔物涌来,他人能走能逃,他必须以死攻防。

    这会儿周阳走过来,与陈寻说道:

    “雷印还差最后一步,我亦无十足的把握,还得你来。”

    周阳原本是谷阳峰的弟子,但早几年**出去,在百狮岭建立宗族。

    十年亿万魔物涌入云洲,百狮岭又位于第二防线的突出位置,周氏宗族除周阳外,仅七八名还胎境弟子,根本不可能守住百狮岭。

    神宵宗门破碎,就算浩然天道不显迹,周阳亦不屑追随谷阳子去投附元武侯府,但他也没有死志随赤松子进涂山。

    周阳将百狮岭交给千剑宗驻守,他就率亲族迁入沧澜,投奔陈寻来了。

    周阳天元境修为,不善搏杀,于炼器则算半个宗师级的人物。

    谷问天、纪烈也都属意将所有擅长炼器的人与物都集中到陈寻这边来。

    此时苍龙脊还胎境修士聚集百人,集中于夔龙阁的炼器师倒有四十人;而从三千学宫弟子里粗习术理玄学、略有炼器资质的三百弟子,都叫陈寻直接编入夔龙阁修行玄衍诀。

    夔龙阁明里由周阳、左青木主持,暗中则是常真老怪主持。

    常真神魂孱弱,陈寻可以指望他与老夔能多活几年,所有会消耗神魂的苦活、累活,周阳、左青木他们干不了的,都是他亲自上阵。

    周阳来找,陈寻就请苏竣元随他们一起下地宫炼器室。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