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七章 沧澜王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大荒蛮神苏守思看着身后寥寥数十人,沧澜宫千弟,仅剩不到人愿随他们死守白狼城,他心里满是凄凉。【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

    苏孚琛、苏武阳皆心虚不敢看宗主那透漏湛然神光的眼睛,苏竣元“砰、砰、砰”跪下来叩了个头,说道:“宗主保重!”

    “此今ri之后,我再不是苏氏宗主,更非沧澜宫之主,唯道号守思,”苏守思挥了挥袍袖,对苏竣元等人说道:“你们走吧,跨过白狼河,就不要再回头了……”

    苏竣元苦叹一声,他不畏死,但苏氏十数万族人皆丧命沧澜城中,此时若将分散于沧澜诸城寨的数万苏氏族人,都聚拢过来死守白狼城,苏氏将难逃亡族之祸。

    神宵宗破碎,换得元武侯府趁势而起,神宵宗破碎,又有何意义?

    他想不透、想不通,他决定走。

    沧澜城灭,力挽狂澜再不是苏氏应承担的责任,他决定走。

    虽是这么想,但他心虚,不敢看宗主、苏灵音、苏棠他们的眼睛。

    “唉!”苏竣元心城苦叹一声,狠心转头。

    却在这时,一名弟惊惶走来,说道:“陈寻站在对岸渡头,阻止渡船过河!”

    “啊!”苏竣元愣怔在那里,之前听到消息说陈寻与神宵浩然宗的弟一起进涂山了,却没想到他突然出现在白狼城外,竟然还封堵住渡口,阻止沧澜宫的弟与白狼城十数万民众南撤,一时间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还胎境修士可以习御气术,御空飞行,但沧澜宫千弟以及白狼城十数万族众,却只能乘舟船渡过波涛凶恶的白狼城,返回南岸去。

    苏守思、苏灵音、苏棠亦不知陈寻是为何故,竟然要堵住苏竣元他们南下的通道,都一起腾身跃上青空,往南岸飞去,却见陈寻盘膝坐在南岸渡口,那柄雷陨剑横在膝前。

    “陈寻,你这是何意?”苏孚琛青筋暴跳如雷,斥问道。

    “从今ri起,我自封沧澜王,沧澜弟皆听我号令,违者斩无赦!”陈寻抬头平静的说道,他的声音不响,却似滚雷一般落下聚集于北岸千宫弟的耳中。

    “你、你、你!”苏孚琛xiong口气血暴跳,没想到这竖竟然嚣张成这样,封堵众人南下的通道不说,竟然还自封沧澜王,要沧澜数千部族皆听他号令,这他妈算哪门事情!

    “陈寻,你当真以为以你一人之力,能挡我苏氏余还胎修士,宫千弟过河吗?”苏武阳扬声喝问。

    “苏氏已非沧澜之主,倘若想逃到元武侯府的裤裆里苟且偷生,尽管去,我不会阻拦,”陈寻继续平静的说道,“但沧澜弟不行,违我号令者,斩无赦!”

    苏守思默然无语,他这时知道陈寻站出来,不是想将苏氏挡下来,是要阻止苏竣元、苏武阳他们将宫千弟带走。

    见其他人都叫陈寻骂得面红耳赤,心知人都是有羞耻心的,忍不住劝陈寻:“陈寻,人各有志……”

    “天下没有那么多的便宜事,”陈寻眉头一蹙,截断苏守思的话,说道,“,父母jing血所生,父母心血所养,能不孝乎?修士夺天地之养,能不守天地乎?十年过后,天地浩劫,稍有不慎,天地皆毁,能幸免者寥寥。涂山以东有十万修士同守。涂山以东,沧澜弟不守,谁来守?沧澜弟不死,谁来替你们死?老跟你们何亲何故,老在这里粉身碎骨,你们躲在背后苟且偷生,有这种便宜事,你们不怕天打雷劈?”

    “好,好,好……”苏孚琛气得吐血,说道,“你一竖,自称老,你以为沧澜数千部族,皆会听你号令?”

    “沧澜数千部族,不想听我号令的,限其族月之内撤出沧澜,逾期不撤出者,诛其族!我有十年时间,可以先将沧澜杀个血流成河!”陈寻杀气腾腾的说道。

    此时天地皆变se,乌云滚滚之中似藏血se,苏孚琛亦感受到陈寻那凌厉到点的杀念,压得他神魂欲灭,他没想到陈寻杀气如此之重,心中的辱骂硬是堵在喉咙口,没能吐出来。

    “怎么办?”苏孚琛看向苏竣元、苏武阳等人,问道。

    看此情形,陈寻必是见到他们渡河,临时起意相拦,还没有惊动龙湫潭的人。

    陈寻一个战力再强,必然也挡不住苏家上还胎境修士,挡不住沧澜宫千弟。

    何况他们手里还有四辆聚灵山河战车。

    四辆聚灵山河战车都在苏氏嫡系弟控制之中,此时剑拔弩张,四条数十丈长的灵蛟就汇聚灵气成形,张牙舞爬的盘旋白狼河汹涌的波涛之上。

    “靠,要不是你们提醒,我都忘了叫你们将这四辆山河战车留下!”陈寻将十一头魔狐妖躯从虚地珠释出,看向苏棠,说道,“苏棠,你在犹豫什么?”

    青鸾幼鸟一声厉啸,展翅飞上青空,苏棠祭出灵剑,飞抵南岸,与陈寻并肩而站,没有说什么,只是敛眉看着手里的剑。

    “陈寻,我问你一句话,是不是宫弟愿将宗族迁出沧澜者,也可以渡河?”苏竣元问道。

    “可以,撤出沧澜,就不是沧澜弟,无需听我号令,”陈寻说道,“不过就要他们自己扪心自问,元武侯府的裤裆能有大多,能让你们钻进去多少人?”

    “罢、罢、罢,”苏竣元对苏孚琛说道,“神宵浩然宗与陈寻,禀秉浩然天道而守涂山。倘若天道不存,十年后神宵浩然宗与北山必然荡然无存,你们亦无需争一时之意气、血刃相见!把山河战车交出去吧!”

    “苏竣元,你这是什么意思?”苏孚琛急得青筋暴跳,不知道苏竣元怎么就突然转变了态?

    沧澜宫千弟以及四辆山河战车,是苏氏最后的一点凭仗,就这么交出去,苏氏将彻底丧失振兴的机会,而听苏竣元的话意,他竟然亦不想跟他们去南岭了。

    “滔天魔劫,天地同毁,若无人死,必无人生,气运之说虽然飘渺难测,而倘若想苏氏气运不绝,必需要有人以死维系!”苏竣元满脸苦笑,问苏宗思,“宗主,是不是这个意思?”

    苏守思一笑,朝陈寻拜道:“我这就去神宵浩然宗,除粉身碎骨,永世不离涂山,希望你不要为难苏氏族人了,”他挥袖聚来一团云气,飘身而上,见苏竣元、苏灵音也要跟上来,阻止道,“竣元,你能明白这个道理就好,白狼城需要有人协助陈寻固守,你与灵音就留在这里吧。”

    苏守思踏云而去,留下一地人面面相觑。

    “我不走了!”

    有一个人撤身退回白狼城,陆陆续续数十人、数人离开拥挤的渡口,返回白狼城等侯新的号令。

    苏孚琛、苏武阳等人见身边弟越来越稀落,甚至就连苏氏嫡系弟,即沧澜宫内院的紫衣弟,亦有十人最终选择站到苏竣元的身后,决定留守白狼城。

    他们脸se难看到点,谁能想到陈寻这狗杂碎一席话,就将宫千弟南撤的心志都瓦解掉了?

    “你们走吧,苏氏想全族,有人生,就必须有人死,”苏竣元劝苏孚琛道,“倘若天地不毁,想必你们也不想跟北山结成死仇!”

    苏孚琛垂头丧气,知道苏竣元说得对,以这么弱的力量守白狼城,十年之后能幸免的可能中无一,却也非没有一线生机。

    倘若神宵浩然宗在下一场魔劫中幸存下来,势力必将与元武侯府并尊西北域,陈寻又岂是他们能惹的?

    只是四座山河战车,他怎么都舍不得留下。

    老祖死了,宗主、苏棠决意留在白狼城,另一名苏氏天元境长老也死于沧澜城中,而两名异姓长老,想都不想,在沧澜城灭之后就直接投靠了元武侯府。

    苏武阳虽然已经晋入还胎境圆满,再有五年时间修成灵元,就能正式晋入天元境,但这点薄弱力量,不受元武侯府重视不说,甚至连立足的资本都没有啊。

    ****************************

    讨价还价,苏竣元又替苏孚琛他们般求情,陈寻最终同意苏孚琛、苏武阳他们带一座四柱山河阵走,但聚灵禁制则需拆下来。

    便宜狗,他也不会便宜元武侯府的那些人。

    铁心桐、宗崖、古剑锋、雷万鹤等人两天之后,才赶到白狼城汇合。

    他们原先也以为陈寻在涂山,跟神宵浩然宗的弟在一起,他们专程跑到涂山北岭去找陈寻,没想到陈寻竟然孤身赶到白狼城,以强横的姿态将千宫弟强行堵截下来。

    最终随苏孚琛、苏武阳渡过白狼城,撤往涂山南岭的宫弟,仅余人。

    只是将愈半数的还胎境修士,最终选择与苏氏投附元武侯府,仅有二十余人选择留下来。

    陈寻此前与常曦、赵承恩率留一四十余神宵宗弟进入沧澜,想要在策天府封印空间裂隙之后,诛杀涂山西岭的魔物。

    滔天魔灾横空而来,陈寻与赵承恩、常曦仓促返回神宵宗,其他弟都留在龙湫潭。

    这段时间来,陆陆续续的有弟离去,返回原先的宗门、宗族,但也有二十余人进入涂山留下来,成为神宵浩然宗的弟,发下大愿追随赤松、胡炎、赵承恩等人死守涂山北岭,此外犹有雷万鹤等近四十名还胎境决意留下龙湫潭。

    迎雷万鹤、铁心桐、古剑锋他们进城主府,陈寻回头看身后迎风猎猎作响的沧澜王旗,笑道:“天地大劫,涂山以西的第二道防线必然聚集全沧澜的力量,我这次是赶鸭上架,你们谁有兴趣来当这个沧澜王?”

    “这个还是你来当合适,策天府追究自立为王的责任,我们身骨除了扛扛旗,可扛不起更大的担。”古剑锋笑着说道。r1058大荒蛮神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