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六章 残墟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没有那么多的储物袋,没有那么多能越岭如平地的驼兽,大量的物资都要从蒙山运往涂山深处,神宵浩然宗的弟子就肩挑背扛。【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数万斤的物资用棕绳绑得结结实实,就像是一座石山般,压在众人的肩背上,经赤枫堡西进,翻越乌腾沙海,一步一挪的往涂山北岭深处移动。

    谁能想象,他们都是站在众生之巅的天之骄子?

    乌腾沙海金黄色的荒漠已经抛开身后,陈寻抬头看向遮蔽视野的第一道山脊,回头看赤松子、胡太炎、赵承恩等人。

    众人皆神色肃穆,他们心里都清楚,十年之后,亿万魔物将如洪水涌出,而他们都许下大愿,踏出这一步,他们中绝大多数人,都不可能活着走下涂山。

    谷问天、纪烈送行到这里,也就将返回山门。

    赤松子将率神宵浩然宗的弟子,在焰海漩涡的北部边缘扎下一颗钉子,除非粉身碎骨,绝不会撤出涂山一步。

    然而仅以神宵浩然宗的这些弟子,是无法彻底将空间通道的口子彻底封堵住的。

    此时的神宵浩然宗,一穷二白,仅有的一座六十四柱山河阵,亦是策天府不情不愿拿出来。

    大家手里大部分的法器、灵甲,都是陶景宏真君与千剑宗、蒙山宗所凑。

    跟捡破烂似的,诸多弟子自然很难选到合手的法器,实力都受到极大的限制。

    他们只能像一颗钉子,钉在空间通道口的边缘,叫亿万魔物无法放肆的涌入云洲,但想要彻底封堵住魔物屠戮云洲生灵的通道,更要依赖蒙山、千剑宗等宗门在外围建立第二道防线。

    而在蒙山、千剑宗后,西北域诸宗还将要构筑第三道防线……

    南岭有元武侯府与赤眉真君所率的神宵宗残部弟子,所布设的镇魂山河阵,是堪比纯阳道器的天地法阵,压力相对最轻。

    蒙山、千剑宗根基都要薄弱得太多。

    他们虽然远不如神宵浩然宗随时都有玉碎倾覆的危机,但想要守住这第二道防线,依旧要承受极大的压力,同样也是退无可退。

    陈寻将他所悟的第一层玄衍阵势秘图以及凝神咒,交给千剑宗、蒙山宗,交给师伯赤松子。

    常真虽然说过玄衍诀的秘传不能轻易泄漏出去,但倘若不能将魔物封锁在涂山之中,一旦叫亿万魔物漫天盖地的铺开,就算没有魔龙一级的先天魔神出现,云洲都难逃滔天魔劫。

    陈寻从老夔的记忆图卷中,看到过千魔境的真实场面。

    焰海之下的空间通道即使极为脆弱,限制天妖级以上的魔物进入云洲,但天妖级以下,哪是实力仅相当于真阳境巅峰的魔物,数以亿计的涌入云洲,又有哪个宗门能扛?

    能指望策天府吗?

    蚁多咬死象啊!

    云洲倾覆,他到时候守着个玄衍诀,有个鸟毛用?

    千剑宗以剑修为主,武修、剑修弟子最适合演练玄衍战阵。

    哪怕是第一层的玄衍阵势图,就需要十二名剑修弟子修炼到心意完全相通,才有可能去借天地之势。

    仅仅十年时间,千剑宗都未必能有几组弟子修成玄衍阵势,然而一旦修成玄衍战阵,威力则是无穷。

    当年在龙渊潭,陈寻就是靠使御十二头妖躯傀儡演练玄衍战阵,就如磐石一般守住谷口。

    而他化身玄衍战阵之中,更是给予巨蛇天妖最后的致命一击。

    修炼凝神咒,不能克制魔煞对神魂的侵蚀,更是修炼神识的秘法。

    十二名还胎境剑修,若能心意相通演化玄衍战阵,威力将堪比天元境巅峰;要是有一名天元境剑修主持,甚至能挡住元丹真人的攻势。

    千剑宗的剑诀,弟子修炼,相对容易冲破玄窍。

    即纪烈主持宗门之后,数十年时间里,千剑宗的还胎境弟子就超过三百人。

    千剑宗弟子皆是剑修,晋入还胎之后,就直接要磨砺剑意。

    这对还胎境弟子的跨步就太大了,相当于神魂还没有修炼到神识阶段,就直接去悟道修元丹了。

    以致千剑宗这些年,都没能有一名弟子能晋入天元。

    纪烈不是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但千剑宗百余年前的大乱,传承断了太多,而修炼神识的秘法,放在哪个宗门都是不传之秘,纪烈千方百计所搜罗的一些修神玄诀,实际都是极普通的大路货。

    陈寻对千剑宗寄望极大的期待,但纪烈再强,在纪烈与诸多还胎境弟子之间出现这么严重的断层,也根本无法在滔天魔劫涌来之际,发挥出应有的实力来。

    傀儡术,陈寻没有交给千剑宗、蒙山宗。

    一来炼魂秘术一旦失控,遗害甚剧,二来没有修炼出十二条灵脉,不能以傀儡术演化玄衍战阵,威力反而不如千剑宗的强大剑诀。

    千剑宗、蒙山宗也约定,所有有剑修潜质的弟子都转入千剑宗,所有适合修炼金刚太玄诀道修资质的弟子都转入蒙山宗!

    最快可能都剩不到十年时间,怎么还可能抱有以往的门户之见?

    没有时间留给大家伤感、道别,纪烈、谷问行身站浮云之中,朝着百余神宵浩然宗的弟子长辑大礼,就折身往各自宗门飞去。

    神宵浩然宗这百余弟子,都悟得浩然天道的真意,灵台之上都结成明识种子!

    放在其他宗门,意味着百年内将有百位元丹真人问世,但神宵浩然宗这百余弟子,谁都不清楚十年后,能有几个人活下来。

    但他们不能退,他们的承接浩然天道,就是要守御这亿万山河,守护这亿万苍生。

    他们有粉身碎骨以拒魔劫的心志、大悟,他们灵台之上明识种子才如此坚不可摧、绽放光明。

    数千西北域的修士,尾随到这里,也停下步伐。

    虽说浩然天道显形,叫无数人心神撼动,但明知十年后将不会有几个能活下来,而毅然决然愿随神宵浩然宗进涂山、修行浩然天道者仅寥寥百余人。

    “望云洲兮,苍生苦,万里沃土皆白骨;天道难补,青鸾亦化尘与土……”

    数千西北域修士待要辞行返回时,一阵歌声从众人身后传来。

    陈寻亦转头看去,却是一个毫无修为的老书生,深一腿浅一腿走到前面来,朝赤松子揖礼:“老神仙,神宵浩然宗收不收凡人弟子?”

    数千西北域修士都哂然而笑,眼前这老书生都半截入土了,脸皮子煞得跟腌黄瓜似的,竟然还想入神宵浩然宗修行。

    “有为亿万苍生而不惜粉身碎骨之志否?”赤松子肃然问道。

    “然。”老书生点头道。

    当即有一名神宵浩然宗弟子走过来,搀住老书生走进他们的队列之中。

    有老书生这么一个例子,尾随数千西北域修士之后的数百凡人,都一涌而来,加入神宵浩然宗弟子的队列之中,毅然决然的走上这条看不到一丝光亮与生机的道路。

    *******************

    曾经的涂山地底迷穴,已经彻底坍塌。

    陈寻他们无法进入焰海漩涡之中,神识亦无法透入焰海漩涡去感应空间裂隙的存在,只能从焰海边缘地形的破碎程度,判断焰海覆盖范围的山岭已经完全破碎成千里方圆的深谷。

    当年数十头火狐窝居的地火溶洞倒没有垮塌,只是地火溶洞之上覆盖的山体已经崩溃成数百丈厚的碎石。

    在地火溶洞北面三十里,有一处灵脉出口。

    这处灵脉虽然谈不上有多优质,但足以布设六十四柱山河阵。

    而他们想要限制亿万魔物涌入云洲,神宵浩然宗钉钉子的地方,就不能距离空间通道出口太远。

    陈寻会回来与赤松师伯、与胡太炎、赵承恩他们并肩作战,但在此之前,蟒牙岭那边他亦要安排好。

    千剑宗、蒙山宗在涂山以东构筑第二道防线,元武侯府在南岭,但涂山以西的沧澜荒原以及沧澜荒原以西的绝域,照样滋息繁衍亿万生灵,他们就要联合苏氏、沧澜学宫,在蟒牙岭构成西面的第二道防线。

    沧澜城毁,除沧澜学宫三千弟子及时撤出外,逾百万人丧命魔龙腹中。

    苏家老祖苏渊,到最后一刻都想试图凭借六十四柱山河阵抵挡住魔龙,苏渊身死道消,最终未愿撤出沧澜城的苏房龙、苏青峰等人皆死。

    陈寻只身一人先赶到沧澜城的残墟祭奠故人亡魂,城垣断碎、缚龙山垮塌,几乎找不到半点有他熟悉的地方存在。

    苏守思、苏竣元等人率数千沧澜学宫弟子以及仓皇逃出的苏氏弟子,此时都驻守在白狼城中。

    离开沧澜残墟,陈寻直接前往白狼城。

    要在涂山以西构筑第二道防线,龙湫潭与白狼城是最关键的两个点。

    在见苏守思前,陈寻想先见一见苏棠或苏灵音。

    陈寻在白狼城外找了一处崖洞,即将神识往白狼城里散去。

    “天道!神宵浩然宗就算秉承天道又如何,天道神雷可曾轰杀魔龙吗?能轰杀十年后就将如潮水涌出的亿万魔物吗?宗主,你与苏棠要考虑宗族之存续啊!”

    陈寻神识延伸到城主府,就听见苏竣元极为激烈的说话声。

    陈寻心里悲叹,神宵浩然宗禀承天道又如何,天下修士能几人有视死如归的壮志?

    面对生死大考,数十年、数百年来一心想求长生逍遥之道的修士,甚至都远不如凡人能坦然面对生死。

    陈寻心里微微而叹,听苏竣元如此激烈的话意,也能知道苏家绝大多数人应该都主张去投元武府吧?

    元武侯府虽然这次灰眉土脸,颜面尽失,但西北域诸宗修士以及沧澜学宫、苏家的选择又是极现实的。

    苏家倘若坚守白狼城,十年后能活下来的人,可能十中无一。

    有几人能坦然面对如此惨淡的未来?

    “你们若想去南岭重立苏氏,我不会劝你们,但你们在南岭所立苏氏,也不再与我有半点关系,你们亦不要拦我留在此间。否则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苏棠不容拒绝的声音传来,叫陈寻心里涌入一阵温暖。

    “我、苏灵音,与苏棠留在白狼城,我以后亦不再是苏氏之宗主。守阳即将突破,你们就推守阳为宗主,带你们去南岭重建苏氏吧,”苏守思声音里透着无尽的疲倦,说道,“你们也清楚,必需要有人在这里尽可能的拦住魔物,你们才有可能在南岭重建苏氏,你们也不要跟苏棠争了……”

    “那青鸾幼鸟……”苏竣元问道,言下之意竟要将那头青鸾幼鸟带走。

    “你们亦都看到,青鸾是禀承浩然天道而生的神鸟,就算你们想将青鸾幼鸟献给元武侯府换南岭立足之地,你们以为元武侯府就敢收吗?”苏守思问道。

    “……”苏竣元长叹一声,也知道这个话题不合适,又问道,“学宫三千学子呢?”

    “愿走愿留,皆由他们自行决断;但自此之后,苏氏就一分为两,两个苏氏就再没有瓜葛了……”苏守思说道。

    听到这里,陈寻心里微叹,暗感能留下来的人,大概会寥寥无几吧?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