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月票榜,十一月,我们要拿第一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月票榜,十一月,我们要拿第一

    (国宝I熊猫兄弟的帖子,我看了,很燃,直接帖出来。【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感谢慷慨捧场、一心助更俗月票榜登顶的兄弟们)

    36小时,近4000张月票,月票榜从第六到第二!

    这是更俗的好兄弟们掀起的波澜!

    数字至尊盟,凡乐,金蓝色,tim,健康第一,胖子绿茶酥,

    rongke,天下1008,染霜客,有目共睹(哥们你浪费了170张月票),小二上茶,官风官风,豆豆1986,Jackz,我不信命,Jasonwang,长弓闻吾,寂寥烟花,wornmei,为嗨而生,沙漠的鱼,张大帅,张狼,vv88,yioyio,讨逆将军,一片蔚蓝的海,冰山为衣,lonedream,123456789941,杨小跑,有你才来,漫步斜阳,风雪夜归人,PL,jordren花豹,和尚,小小宇宇,laurence008,逸弈,斜眼,学弹琴,和上面一样,pipi,苦柚………

    11月28日凌晨,看完第三卷第三章,在书评区回复大盟的飘红贴,回想这36个小时里众多好兄弟的给力奋战,激动了!

    只是想这样做,使我念头可以通达,感谢所有的兄弟们,和你们一起战斗,是我的荣幸。

    呜呼,我竟不知还可以说点什么,只剩下激动,感动和写下以上文字的冲动了。

    大荒的兄弟们,11月让我们一起创造蛮神的荣耀,此时不搏更待何时!

    大荒蛮神的兄弟们,一起来,战起来,战个痛快!

    待明朝,纵横天下第一,与诸君痛饮三百回!第一章降临蛮荒

    (第一章上传,大家请猛戳点击、红票、收藏啊!不要怜惜俺!)

    乳白色的雾团在天地之间翻滚,连绵不绝的蟒牙岭横亘在苍茫的荒原之上,隐若雾团之间,仿佛青色长龙。

    就在苍茫的薄雾之间,一个少年,背着藤编的小药篓,手抓住从崖石悬挂下来的树藤,在嶙峋尖锐的山石上寻找可以落脚的空隙,努力往山脊攀爬。

    那少年身穿兽衣,腰间用草绳扎紧,凌乱的头发下有一张清秀的脸,看上去瘦弱,露出来的膀子却肌肉结实,上面有好几道被树藤跟嶙峋山石割破的血口子。

    天没亮就从寨子出来,爬了大半天,到半山腰就筋疲力尽,少年找到一处可以避风的石窝子,看着里面不像是什么凶禽猛兽的巢穴,就将药篓子从后背卸下来,人钻进去歇息。

    半山腰的湿气额外重,石窝子里的四壁都渗出露水,地上一片湿滑。少年找了一块石板垫屁股下而坐,伸手到药篓里,在沿路采摘的药草里,翻出一块昨夜刚薰烤熟的兽肉,撕下小块啃着吃。

    兽肉吃完,少年手在兽衣上擦了两下,从怀里掏出一卷帛书。

    不多的二十多张帛页,也不知道经过多少人的手,边角都摸烂,帛书上的字迹、图案变得模糊不清,少年却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读得津津有味:

    “涂山,西荒诸岭之首,绝壁万仞,岭谷多松桐藤葛,嶙峋怪石,有兽其状如羊而马尾,其脂可治裂伤……”

    这薄薄二十来页帛书,刚到陈寻的手里时,封面上还有模糊“西荒”二字,后来字迹就磨得只剩下淡淡的灰白痕迹。

    陈寻也不知道把帛书看过多少遍,差不多每一个字,每一幅画都熟记在心里,但是稍有空暇,他都会忍不住将这卷帛书翻出来看一遍,想从中发掘这个世界更多的秘密。

    只是这二十来页的帛书,总共也不到三四千字,又能让陈寻从中发掘多少秘密?

    石窝子外,连绵不绝的蟒牙岭绵延**百里长,还只是涂山北岭的一支余脉。

    西荒绝域涂山主脉绵延有万里,然而就是这绵延万里的涂山,还只是西荒绝域的一角,而域广十数万里的西荒,更只是无尽云荒大陆的九域之一……

    这方天地到底有多广袤,是三年多来困在蟒牙岭的陈寻所难以想象。

    西荒遍地都是凶禽猛兽,只有在部族附近才稍稍安全些。

    陈寻三年多来,都没有能力走出方圆百里之地,更不要说去探寻外面的天地到底有多广袤了。

    陈寻长吸一口气站起来,走到第一章降临蛮荒

    (第一章上传,大家请猛戳点击、红票、收藏啊!不要怜惜俺!)

    乳白色的雾团在天地之间翻滚,连绵不绝的蟒牙岭横亘在苍茫的荒原之上,隐若雾团之间,仿佛青色长龙。

    就在苍茫的薄雾之间,一个少年,背着藤编的小药篓,手抓住从崖石悬挂下来的树藤,在嶙峋尖锐的山石上寻找可以落脚的空隙,努力往山脊攀爬。

    那少年身穿兽衣,腰间用草绳扎紧,凌乱的头发下有一张清秀的脸,看上去瘦弱,露出来的膀子却肌肉结实,上面有好几道被树藤跟嶙峋山石割破的血口子。

    天没亮就从寨子出来,爬了大半天,到半山腰就筋疲力尽,少年找到一处可以避风的石窝子,看着里面不像是什么凶禽猛兽的巢穴,就将药篓子从后背卸下来,人钻进去歇息。

    半山腰的湿气额外重,石窝子里的四壁都渗出露水,地上一片湿滑。少年找了一块石板垫屁股下而坐,伸手到药篓里,在沿路采摘的药草里,翻出一块昨夜刚薰烤熟的兽肉,撕下小块啃着吃。

    兽肉吃完,少年手在兽衣上擦了两下,从怀里掏出一卷帛书。

    不多的二十多张帛页,也不知道经过多少人的手,边角都摸烂,帛书上的字迹、图案变得模糊不清,少年却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读得津津有味:

    “涂山,西荒诸岭之首,绝壁万仞,岭谷多松桐藤葛,嶙峋怪石,有兽其状如羊而马尾,其脂可治裂伤……”

    这薄薄二十来页帛书,刚到陈寻的手里时,封面上还有模糊“西荒”二字,后来字迹就磨得只剩下淡淡的灰白痕迹。

    陈寻也不知道把帛书看过多少遍,差不多每一个字,每一幅画都熟记在心里,但是稍有空暇,他都会忍不住将这卷帛书翻出来看一遍,想从中发掘这个世界更多的秘密。

    只是这二十来页的帛书,总共也不到三四千字,又能让陈寻从中发掘多少秘密?

    石窝子外,连绵不绝的蟒牙岭绵延**百里长,还只是涂山北岭的一支余脉。

    西荒绝域涂山主脉绵延有万里,然而就是这绵延万里的涂山,还只是西荒绝域的一角,而域广十数万里的西荒,更只是无尽云荒大陆的九域之一……

    这方天地到底有多广袤,是三年多来困在蟒牙岭的陈寻所难以想象。

    西荒遍地都是凶禽猛兽,只有在部族附近才稍稍安全些。

    陈寻三年多来,都没有能力走出方圆百里之地,更不要说去探寻外面的天地到底有多广袤了。

    陈寻长吸一口气站起来,走到第一章降临蛮荒

    (第一章上传,大家请猛戳点击、红票、收藏啊!不要怜惜俺!)

    乳白色的雾团在天地之间翻滚,连绵不绝的蟒牙岭横亘在苍茫的荒原之上,隐若雾团之间,仿佛青色长龙。

    就在苍茫的薄雾之间,一个少年,背着藤编的小药篓,手抓住从崖石悬挂下来的树藤,在嶙峋尖锐的山石上寻找可以落脚的空隙,努力往山脊攀爬。

    那少年身穿兽衣,腰间用草绳扎紧,凌乱的头发下有一张清秀的脸,看上去瘦弱,露出来的膀子却肌肉结实,上面有好几道被树藤跟嶙峋山石割破的血口子。

    天没亮就从寨子出来,爬了大半天,到半山腰就筋疲力尽,少年找到一处可以避风的石窝子,看着里面不像是什么凶禽猛兽的巢穴,就将药篓子从后背卸下来,人钻进去歇息。

    半山腰的湿气额外重,石窝子里的四壁都渗出露水,地上一片湿滑。少年找了一块石板垫屁股下而坐,伸手到药篓里,在沿路采摘的药草里,翻出一块昨夜刚薰烤熟的兽肉,撕下小块啃着吃。

    兽肉吃完,少年手在兽衣上擦了两下,从怀里掏出一卷帛书。

    不多的二十多张帛页,也不知道经过多少人的手,边角都摸烂,帛书上的字迹、图案变得模糊不清,少年却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读得津津有味:

    “涂山,西荒诸岭之首,绝壁万仞,岭谷多松桐藤葛,嶙峋怪石,有兽其状如羊而马尾,其脂可治裂伤……”

    这薄薄二十来页帛书,刚到陈寻的手里时,封面上还有模糊“西荒”二字,后来字迹就磨得只剩下淡淡的灰白痕迹。

    陈寻也不知道把帛书看过多少遍,差不多每一个字,每一幅画都熟记在心里,但是稍有空暇,他都会忍不住将这卷帛书翻出来看一遍,想从中发掘这个世界更多的秘密。

    只是这二十来页的帛书,总共也不到三四千字,又能让陈寻从中发掘多少秘密?

    石窝子外,连绵不绝的蟒牙岭绵延**百里长,还只是涂山北岭的一支余脉。

    西荒绝域涂山主脉绵延有万里,然而就是这绵延万里的涂山,还只是西荒绝域的一角,而域广十数万里的西荒,更只是无尽云荒大陆的九域之一……

    这方天地到底有多广袤,是三年多来困在蟒牙岭的陈寻所难以想象。

    西荒遍地都是凶禽猛兽,只有在部族附近才稍稍安全些。

    陈寻三年多来,都没有能力走出方圆百里之地,更不要说去探寻外面的天地到底有多广袤了。

    陈寻长吸一口气站起来,走到第一章降临蛮荒

    (第一章上传,大家请猛戳点击、红票、收藏啊!不要怜惜俺!)

    乳白色的雾团在天地之间翻滚,连绵不绝的蟒牙岭横亘在苍茫的荒原之上,隐若雾团之间,仿佛青色长龙。

    就在苍茫的薄雾之间,一个少年,背着藤编的小药篓,手抓住从崖石悬挂下来的树藤,在嶙峋尖锐的山石上寻找可以落脚的空隙,努力往山脊攀爬。

    那少年身穿兽衣,腰间用草绳扎紧,凌乱的头发下有一张清秀的脸,看上去瘦弱,露出来的膀子却肌肉结实,上面有好几道被树藤跟嶙峋山石割破的血口子。

    天没亮就从寨子出来,爬了大半天,到半山腰就筋疲力尽,少年找到一处可以避风的石窝子,看着里面不像是什么凶禽猛兽的巢穴,就将药篓子从后背卸下来,人钻进去歇息。

    半山腰的湿气额外重,石窝子里的四壁都渗出露水,地上一片湿滑。少年找了一块石板垫屁股下而坐,伸手到药篓里,在沿路采摘的药草里,翻出一块昨夜刚薰烤熟的兽肉,撕下小块啃着吃。

    兽肉吃完,少年手在兽衣上擦了两下,从怀里掏出一卷帛书。

    不多的二十多张帛页,也不知道经过多少人的手,边角都摸烂,帛书上的字迹、图案变得模糊不清,少年却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读得津津有味:

    “涂山,西荒诸岭之首,绝壁万仞,岭谷多松桐藤葛,嶙峋怪石,有兽其状如羊而马尾,其脂可治裂伤……”

    这薄薄二十来页帛书,刚到陈寻的手里时,封面上还有模糊“西荒”二字,后来字迹就磨得只剩下淡淡的灰白痕迹。

    陈寻也不知道把帛书看过多少遍,差不多每一个字,每一幅画都熟记在心里,但是稍有空暇,他都会忍不住将这卷帛书翻出来看一遍,想从中发掘这个世界更多的秘密。

    只是这二十来页的帛书,总共也不到三四千字,又能让陈寻从中发掘多少秘密?

    石窝子外,连绵不绝的蟒牙岭绵延**百里长,还只是涂山北岭的一支余脉。

    西荒绝域涂山主脉绵延有万里,然而就是这绵延万里的涂山,还只是西荒绝域的一角,而域广十数万里的西荒,更只是无尽云荒大陆的九域之一……

    这方天地到底有多广袤,是三年多来困在蟒牙岭的陈寻所难以想象。

    西荒遍地都是凶禽猛兽,只有在部族附近才稍稍安全些。

    陈寻三年多来,都没有能力走出方圆百里之地,更不要说去探寻外面的天地到底有多广袤了。

    陈寻长吸一口气站起来,走到第一章降临蛮荒

    (第一章上传,大家请猛戳点击、红票、收藏啊!不要怜惜俺!)

    乳白色的雾团在天地之间翻滚,连绵不绝的蟒牙岭横亘在苍茫的荒原之上,隐若雾团之间,仿佛青色长龙。

    就在苍茫的薄雾之间,一个少年,背着藤编的小药篓,手抓住从崖石悬挂下来的树藤,在嶙峋尖锐的山石上寻找可以落脚的空隙,努力往山脊攀爬。

    那少年身穿兽衣,腰间用草绳扎紧,凌乱的头发下有一张清秀的脸,看上去瘦弱,露出来的膀子却肌肉结实,上面有好几道被树藤跟嶙峋山石割破的血口子。

    天没亮就从寨子出来,爬了大半天,到半山腰就筋疲力尽,少年找到一处可以避风的石窝子,看着里面不像是什么凶禽猛兽的巢穴,就将药篓子从后背卸下来,人钻进去歇息。

    半山腰的湿气额外重,石窝子里的四壁都渗出露水,地上一片湿滑。少年找了一块石板垫屁股下而坐,伸手到药篓里,在沿路采摘的药草里,翻出一块昨夜刚薰烤熟的兽肉,撕下小块啃着吃。

    兽肉吃完,少年手在兽衣上擦了两下,从怀里掏出一卷帛书。

    不多的二十多张帛页,也不知道经过多少人的手,边角都摸烂,帛书上的字迹、图案变得模糊不清,少年却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读得津津有味:

    “涂山,西荒诸岭之首,绝壁万仞,岭谷多松桐藤葛,嶙峋怪石,有兽其状如羊而马尾,其脂可治裂伤……”

    这薄薄二十来页帛书,刚到陈寻的手里时,封面上还有模糊“西荒”二字,后来字迹就磨得只剩下淡淡的灰白痕迹。

    陈寻也不知道把帛书看过多少遍,差不多每一个字,每一幅画都熟记在心里,但是稍有空暇,他都会忍不住将这卷帛书翻出来看一遍,想从中发掘这个世界更多的秘密。

    只是这二十来页的帛书,总共也不到三四千字,又能让陈寻从中发掘多少秘密?

    石窝子外,连绵不绝的蟒牙岭绵延**百里长,还只是涂山北岭的一支余脉。

    西荒绝域涂山主脉绵延有万里,然而就是这绵延万里的涂山,还只是西荒绝域的一角,而域广十数万里的西荒,更只是无尽云荒大陆的九域之一……

    这方天地到底有多广袤,是三年多来困在蟒牙岭的陈寻所难以想象。

    西荒遍地都是凶禽猛兽,只有在部族附近才稍稍安全些。

    陈寻三年多来,都没有能力走出方圆百里之地,更不要说去探寻外面的天地到底有多广袤了。

    陈寻长吸一口气站起来,走到第一章降临蛮荒

    (第一章上传,大家请猛戳点击、红票、收藏啊!不要怜惜俺!)

    乳白色的雾团在天地之间翻滚,连绵不绝的蟒牙岭横亘在苍茫的荒原之上,隐若雾团之间,仿佛青色长龙。

    就在苍茫的薄雾之间,一个少年,背着藤编的小药篓,手抓住从崖石悬挂下来的树藤,在嶙峋尖锐的山石上寻找可以落脚的空隙,努力往山脊攀爬。

    那少年身穿兽衣,腰间用草绳扎紧,凌乱的头发下有一张清秀的脸,看上去瘦弱,露出来的膀子却肌肉结实,上面有好几道被树藤跟嶙峋山石割破的血口子。

    天没亮就从寨子出来,爬了大半天,到半山腰就筋疲力尽,少年找到一处可以避风的石窝子,看着里面不像是什么凶禽猛兽的巢穴,就将药篓子从后背卸下来,人钻进去歇息。

    半山腰的湿气额外重,石窝子里的四壁都渗出露水,地上一片湿滑。少年找了一块石板垫屁股下而坐,伸手到药篓里,在沿路采摘的药草里,翻出一块昨夜刚薰烤熟的兽肉,撕下小块啃着吃。

    兽肉吃完,少年手在兽衣上擦了两下,从怀里掏出一卷帛书。

    不多的二十多张帛页,也不知道经过多少人的手,边角都摸烂,帛书上的字迹、图案变得模糊不清,少年却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读得津津有味:

    “涂山,西荒诸岭之首,绝壁万仞,岭谷多松桐藤葛,嶙峋怪石,有兽其状如羊而马尾,其脂可治裂伤……”

    这薄薄二十来页帛书,刚到陈寻的手里时,封面上还有模糊“西荒”二字,后来字迹就磨得只剩下淡淡的灰白痕迹。

    陈寻也不知道把帛书看过多少遍,差不多每一个字,每一幅画都熟记在心里,但是稍有空暇,他都会忍不住将这卷帛书翻出来看一遍,想从中发掘这个世界更多的秘密。

    只是这二十来页的帛书,总共也不到三四千字,又能让陈寻从中发掘多少秘密?

    石窝子外,连绵不绝的蟒牙岭绵延**百里长,还只是涂山北岭的一支余脉。

    西荒绝域涂山主脉绵延有万里,然而就是这绵延万里的涂山,还只是西荒绝域的一角,而域广十数万里的西荒,更只是无尽云荒大陆的九域之一……

    这方天地到底有多广袤,是三年多来困在蟒牙岭的陈寻所难以想象。

    西荒遍地都是凶禽猛兽,只有在部族附近才稍稍安全些。

    陈寻三年多来,都没有能力走出方圆百里之地,更不要说去探寻外面的天地到底有多广袤了。

    陈寻长吸一口气站起来,走到第一章降临蛮荒

    (第一章上传,大家请猛戳点击、红票、收藏啊!不要怜惜俺!)

    乳白色的雾团在天地之间翻滚,连绵不绝的蟒牙岭横亘在苍茫的荒原之上,隐若雾团之间,仿佛青色长龙。

    就在苍茫的薄雾之间,一个少年,背着藤编的小药篓,手抓住从崖石悬挂下来的树藤,在嶙峋尖锐的山石上寻找可以落脚的空隙,努力往山脊攀爬。

    那少年身穿兽衣,腰间用草绳扎紧,凌乱的头发下有一张清秀的脸,看上去瘦弱,露出来的膀子却肌肉结实,上面有好几道被树藤跟嶙峋山石割破的血口子。

    天没亮就从寨子出来,爬了大半天,到半山腰就筋疲力尽,少年找到一处可以避风的石窝子,看着里面不像是什么凶禽猛兽的巢穴,就将药篓子从后背卸下来,人钻进去歇息。

    半山腰的湿气额外重,石窝子里的四壁都渗出露水,地上一片湿滑。少年找了一块石板垫屁股下而坐,伸手到药篓里,在沿路采摘的药草里,翻出一块昨夜刚薰烤熟的兽肉,撕下小块啃着吃。

    兽肉吃完,少年手在兽衣上擦了两下,从怀里掏出一卷帛书。

    不多的二十多张帛页,也不知道经过多少人的手,边角都摸烂,帛书上的字迹、图案变得模糊不清,少年却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读得津津有味:

    “涂山,西荒诸岭之首,绝壁万仞,岭谷多松桐藤葛,嶙峋怪石,有兽其状如羊而马尾,其脂可治裂伤……”

    这薄薄二十来页帛书,刚到陈寻的手里时,封面上还有模糊“西荒”二字,后来字迹就磨得只剩下淡淡的灰白痕迹。

    陈寻也不知道把帛书看过多少遍,差不多每一个字,每一幅画都熟记在心里,但是稍有空暇,他都会忍不住将这卷帛书翻出来看一遍,想从中发掘这个世界更多的秘密。

    只是这二十来页的帛书,总共也不到三四千字,又能让陈寻从中发掘多少秘密?

    石窝子外,连绵不绝的蟒牙岭绵延**百里长,还只是涂山北岭的一支余脉。

    西荒绝域涂山主脉绵延有万里,然而就是这绵延万里的涂山,还只是西荒绝域的一角,而域广十数万里的西荒,更只是无尽云荒大陆的九域之一……

    这方天地到底有多广袤,是三年多来困在蟒牙岭的陈寻所难以想象。

    西荒遍地都是凶禽猛兽,只有在部族附近才稍稍安全些。

    陈寻三年多来,都没有能力走出方圆百里之地,更不要说去探寻外面的天地到底有多广袤了。

    陈寻长吸一口气站起来,走到第一章降临蛮荒

    (第一章上传,大家请猛戳点击、红票、收藏啊!不要怜惜俺!)

    乳白色的雾团在天地之间翻滚,连绵不绝的蟒牙岭横亘在苍茫的荒原之上,隐若雾团之间,仿佛青色长龙。

    就在苍茫的薄雾之间,一个少年,背着藤编的小药篓,手抓住从崖石悬挂下来的树藤,在嶙峋尖锐的山石上寻找可以落脚的空隙,努力往山脊攀爬。

    那少年身穿兽衣,腰间用草绳扎紧,凌乱的头发下有一张清秀的脸,看上去瘦弱,露出来的膀子却肌肉结实,上面有好几道被树藤跟嶙峋山石割破的血口子。

    天没亮就从寨子出来,爬了大半天,到半山腰就筋疲力尽,少年找到一处可以避风的石窝子,看着里面不像是什么凶禽猛兽的巢穴,就将药篓子从后背卸下来,人钻进去歇息。

    半山腰的湿气额外重,石窝子里的四壁都渗出露水,地上一片湿滑。少年找了一块石板垫屁股下而坐,伸手到药篓里,在沿路采摘的药草里,翻出一块昨夜刚薰烤熟的兽肉,撕下小块啃着吃。

    兽肉吃完,少年手在兽衣上擦了两下,从怀里掏出一卷帛书。

    不多的二十多张帛页,也不知道经过多少人的手,边角都摸烂,帛书上的字迹、图案变得模糊不清,少年却小心翼翼的捧在手里,读得津津有味:

    “涂山,西荒诸岭之首,绝壁万仞,岭谷多松桐藤葛,嶙峋怪石,有兽其状如羊而马尾,其脂可治裂伤……”

    这薄薄二十来页帛书,刚到陈寻的手里时,封面上还有模糊“西荒”二字,后来字迹就磨得只剩下淡淡的灰白痕迹。

    陈寻也不知道把帛书看过多少遍,差不多每一个字,每一幅画都熟记在心里,但是稍有空暇,他都会忍不住将这卷帛书翻出来看一遍,想从中发掘这个世界更多的秘密。

    只是这二十来页的帛书,总共也不到三四千字,又能让陈寻从中发掘多少秘密?

    石窝子外,连绵不绝的蟒牙岭绵延**百里长,还只是涂山北岭的一支余脉。

    西荒绝域涂山主脉绵延有万里,然而就是这绵延万里的涂山,还只是西荒绝域的一角,而域广十数万里的西荒,更只是无尽云荒大陆的九域之一……

    这方天地到底有多广袤,是三年多来困在蟒牙岭的陈寻所难以想象。

    西荒遍地都是凶禽猛兽,只有在部族附近才稍稍安全些。

    陈寻三年多来,都没有能力走出方圆百里之地,更不要说去探寻外面的天地到底有多广袤了。

    陈寻长吸一口气站起来,走到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