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章 弃徒风雪归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茫茫飘雪遮天闭日,神宵山的残墟覆盖在皑皑白雪之下。【最新章节阅读www.fengyunok.com】

    常曦随龙门宗祖师陶景宏南下之后,陈寻他们也踏上西进的归途。

    陈寻他们没有御空飞行,百余人皆穿披孝黑袍,裹着风雪,御兽西行。

    丹药所剩无几,要是御空飞行而大量消耗灵元、灵力,想要补充回来就需要较长时间的修炼。

    从今日起,他们都是神宵宗的弃徒。

    他们若在半途遇人趁火打劫,背后就再没有强大的神宵宗可以撑腰了。

    而赤眉真君、谷阳子甚至都巴不得能有谁跳出来,将他们半道都杀个干净,好解心头之恨。

    宁可走得慢些,也要为保证随时随地大家都有充足的战力。

    陈寻他们从荒野收拢一些零散、未被魔龙吞噬掉的骑兽、驼兽代替脚力,完全不像往日站在众人之上的天骄修士,就像百余踏上必死征程的离家将卒。

    山门残破,神宵宗所剩两千多弟子,最终仅有四百余人愿随赤眉真君、谷阳子前往涂山,与元武侯府共同镇守南岭;大半人都选择返回原先的宗门、宗族,但亦有部分的弟子,跟赵承恩一样,都出身于神宵山周边的宗族。

    神宵山破碎,周边数十座城池也无一能幸免于难,近千万人丁都丧命魔龙腹中;赵承恩等人的亲族,皆死于此难。

    这些弟子都无家可归,但他们不管修为高绝,还是低微,都不屑随赤眉真君、谷阳子寄于元武侯府篱下。

    他们亦无意去投靠其他宗,都选择随陈寻、赵承恩、陈赤松、胡太炎等人西进。

    他们都清楚,此行不是为了修炼,十几年二十年等待他们的,极可能是另一场灭顶之灾。

    但他们无畏。

    但他们无惧。

    千魔宗余孽打开了千魔境通往云洲的通道,此时只是被焰海漩涡堵住此端的出口而已。

    陶景宏估算涂山天焰最快会在十年后就会彻底消失。

    到那时,千魔境数以亿万的魔物早就磨拳擦拳十数年,云洲诸宗仓促之间还想用布设天地法阵将空间通道封印住,是根本不可能的。

    此时就需要有两根钉子,钉在涂山南北岭,在魔潮汹涌而来时,充当第一道防线。

    元武侯府有镇魂山河法阵,有赤眉真君、谷阳子率神宵宗残部同镇南岭,有两名法相真人,有十数名元丹真人,有号令西北域诸宗的权势,

    他们修为低微,没有强大的法器,亦无强大的天地法阵可以依赖,仅有一颗无畏无惧的心而已。

    回头望风雪中神宵山残墟,看诸多沉默而行的黑袍弟子,陈寻泪眼婆娑。

    最快十年之后,他们就要在涂山北岭,面对汹涌而来的第一拔魔潮。

    他们都许下大愿,宁可骨骸粉碎,亦绝不撤出涂山一步。

    许下如此大愿,众人心里都清楚,就算挡住魔潮,他们中能活下来,也将寥寥无几,绝大多数人都会粉身碎骨、尸骸无存,甚至神魂俱灭,轮回都难再入。

    没有天人境的修为,重入轮回亦不可能觉醒前世的记忆,神魂俱灭就神魂俱灭吧,大家心里都如此想,对死亦无畏惧。

    陈寻看着这一幕,沉声吟道: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

    赵承恩沉浸于陈寻悲壮的沉吟声,神魂深处似有一颗种子在萌生,见陈寻停下吟唱,他侧头问道:“这是什么曲子?”

    “岂曰无衣。”陈寻从容不迫的解释,但他的神识则凝成一线,往被茫茫风雪遮闭的前方透去。

    赵承恩这才发觉他沉浸于陈寻这悲壮的沉吟声中,竟然都没有意识到前方有人接触。

    诸多弟子祭出法器,退后集结。

    陈赤松、胡太炎、陈寻、赵承恩四人御兽停在众人之前。

    寻刻过后,无数兽鸣就像雷霆震响,就见数十黑甲骑将身跨狰狞骑兽,簇拥两辆精铜战车从风雨驰出。

    姜彬面无表情的站在一辆精铜战车的顶棚之上,沉声喝道:

    “策天府律令,西北域散修皆受元武侯府节制号令,共御魔潮!尔等随我驻守涂山南岭,若有违抗,则与策天府、与熹武帝朝及七宗为敌……”

    陈寻将雷陨剑横在胯前,眯起眼睛瞅着刚刚修成元丹的姜彬,以及他手里那面炼有夔龙真身法相的九相灵旗,以及那柄金龙缠绕的策天府令牌。

    策天府令牌本身就是一件极顶地阶法器,然而九相灵旗虽然是伪装的夔龙天图,却正而八经是天阶至宝,不然当年也无法瞒天过海。

    九相灵旗在天元境修士手里,顶多能发挥两三成的威力,但姜彬今日已修成元丹,九相灵旗在他手里就能发挥出四到六的威力。

    作茧自缚啊,这或许是他要偿还的因果吧?

    陈寻回头望了一眼,众人脸色却无畏无惧。

    既然选择离开神宵宗,又怎么可能会去听元武侯府的号令?

    陈寻心里长叹,他们还没有返回蟒牙岭呢,就要有许多人长眠于此了。

    “我们只是神宵宗的弃徒,这就到西荒沦为蛮人,策天府算什么鸟,能勒令西荒蛮族?”陈寻哂然一笑,就解开黑袍,将藏入储物袋中的十一头魔狐傀儡悉数释出。

    陈寻此时最强的,不是以玄衍战阵御使十二头妖躯傀儡,亦不是以雷音剑诀御使雷音灵剑,而是他以大逍遥剑意御雷陨剑,与十一头妖躯傀儡共同结成玄衍战阵,与敌搏杀。

    陈寻轻轻弹了一下雷陨剑,指向姜彬,笑道:

    “听说姜世子已修成元丹,除了在策天府担当要职外,也即将册封选帝侯。咱们废话也不多说了,姜世子若能赢得我手里的这柄破铁剑,跟我身边这几头死狐,陈寻自当就将头颅奉上,绝不挡姜世子的登龙之路……”

    姜彬脸迎着风雪,对陈寻的挑衅默无回应,眼神只是冷峻如此的扫过赵承恩、胡太炎、陈赤松等人。

    陈寻竟然能与所御使的傀儡魔兵组成玄奥战阵,这样的傀儡术,姜彬还真是闻所未闻,这正说明陈寻从玉柱峰秘窟所得的传承,是何等的强大。

    而陈寻兼之已悟得大逍遥剑意,陈寻就算仅天元境修为,姜彬亦无必胜的把握。

    就算他有九成的胜算,又何必以身犯险,与此竖子生死搏杀?

    “哈哈,你手持天阶至宝,又修成元丹,都不敢与我一战,我看你还回你娘怀里叨着奶头啃去得了。”陈寻哈哈笑道。

    “你……”姜彬长眉怒蹙,与他往来的修士,即使心存怨恨,有谁会眼前这杂碎如此淫言秽言。

    “你若能接我三剑,今日就放你们回蟒牙岭去!”左侧铜车无风自闭,一个白衣青年从中飘然而出,身背一柄平淡无奇的灵剑,悬停半空之中,凭白无故就就有一缕若有若无的剑气从虚空中飘荡而出。

    面对这缕剑气,陈寻御无可御……

    法相境!

    此人虽然没有将元神法相透出,但凭一缕剑气就能叫陈寻难受极点的人,西北域元丹境诸尊中,怕就只剩纪烈一人了。

    陈赤松陡然挥出背后的松纹剑,一缕剑意透出,替陈寻挡住白衣青年这庞然莫御的剑势。

    “赤松子,你两千多岁,今日是活腻味了?”白衣青年冷眼喝道。

    陈赤松闭嘴不言,他与法相境强者在灵元上的差距太大,与陈寻、胡太炎、赵承恩联手,或能挡住眼前此人三剑吧!

    至于三剑之后……

    众人都视死如归,陈赤松才不会去想那么久远的事情。

    “岁月如刀,神仙易老,唯有一壶浊酒,梦中逍遥。轻舟流水,两岸青山、半亩灵桃,生与死皆寂寥……”

    忽的一缕豪迈到极点的歌声破雪而来,紧接着就仿佛有一轮烈阳从风雪中冉冉升起,万丈金光直逼白衣青年身前。

    纪烈踏剑悬于半空,盯着白衣青年,说道:“苍牙子,你今日一定要动手,你的对手是我。”

    看到纪烈出来,陈寻欣喜道:“纪宗主怎么会在这里?”

    “陶真君无法约束元武侯府,就怕有些人心眼太活,特地传信让我盯着某些人的动静。”纪烈说道。

    陈寻没想陶景宏虽带常曦先行返回龙门宗,但终究放心不下,还特意暗中传信纪烈对他们照顾一二。

    栖云山的苍牙子姜蜀,实是元武侯姜矍的叔祖,与姜矍都是西北域唯数不多的法相境强者,未曾想将近两千岁的他,相貌竟像一个白衣青年。

    姜蜀是栖云山唯一存世的法相真人,但此前栖云山的主流还是想保持**的道统传承,不至于事事都叫姜蜀及元武侯府牵着鼻子走。姜蜀、姜矍也只是极力培养姜彬等人,加强对栖云山的控制。

    而这次魔灾,山门灵脉被损,栖云山宗门之内也就再没有人能站出来阻止元武侯府的吞并了。

    兼之此前吞并赤焰峰等宗门,神宵宗破碎后,元武侯府一举跃为西北域诸宗之后。

    就算如此,元武侯府亦只能算二流的宗门世族,不要说跻身七宗之列了,与这几千年来那些新崛起的一流宗门亦有极大的差距。

    元武侯府想进一步扩充实力,最好的手段就是吞并神宵宗的残部,继而再逐一收编神宵宗在西北域的外门势力。

    唯有如此,元武侯府才能跻身一流宗门之列,姜彬才有望角逐帝权。

    只是没有想到第一步还没有实施,神宵宗残部就因陈寻几人就闹得分崩离析,最终愿意随赤眉真君、谷阳子到涂山,与元武侯府共同镇守南岭的神宵宗弟子,竟然都剩不到四百人。

    倘若不给陈寻等人血泪教训,元武侯府还要怎么去想收编蒙山宗那些神宵宗的外门势力了?

    至于陶景宏会不会高兴,元武侯府完全不需要理会。

    陶景宏虽为天人境真君,但云洲的天人境真君又不是仅有陶景宏一人;陶景宏虽然贵为龙门宗祖师,但龙门宗与西北域隔着千山万水。

    元武侯府名义上只听从策天府调令,何需理会陶景宏这个老匹夫?

    只是没有想到陶景宏离开西北域之前,竟然暗中通知纪烈庇护陈寻一行人。

    苍牙子虽有法相境修为,但在号称西北域元丹第一人纪烈面前,并无必胜的信心,冷眼威胁道:“纪烈,你今天铁心庇护这些神宵宗的弃徒,就不怕千剑宗满门遭殃吗?”

    “滔天魔劫当前,苍牙子,你以为还能再拿千剑宗满门老小威胁我吗?”纪烈问道。r1058

    s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