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二章 客居他宗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兄弟们太给力了!感谢至尊461755026、国宝i熊猫、tim78900、官风官风、jackz、金黄色的蔚蓝、豆豆198606、我不信命的诸多兄弟们的慷慨捧场,继续大章六千字送上!)

    石屋之里,气氛紧绷到极点,谷阳子气得额头青筋暴跳,天罗法印都微微颤鸣起来,随时都会失控的样子;六七丈高的石屋顶也是砰砰作响,随时都会坍塌下来。【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陈赤松一柄普通之极的松纹剑,像是一根枯枝从孤立千丈的石崖探出,无畏一切凛冽的寒风,锁住谷阳子祭出的天罗法印。

    在场只有他有能力阻止谷阳子、赤眉真君痛下杀手,然而他的道意磨砺虽利,但未能修成元丹,想仅以灵元对抗精纯数倍的丹元神力,力有未逮。

    但不管怎么说,哪怕就算他今日身亡当场,也绝对要让陈寻、常曦、赵承恩逃出去。

    胡太炎坚志要与陈寻他们一起,心里却不愿宗门血溅百丈,呆站在众人的中间,没有半点反抗之意,心想死就死了吧。

    夏相宜亦有些傻眼,没想到常曦、陈寻两人欺师灭祖也就算了,陈赤松、胡太炎、赵承恩竟然亦要叛离宗门;而更叫他吃惊的,石屋里所坐的二十余人,大半都神色暧昧,并无意站出来指责陈寻等人欺师灭祖的罪行。

    难道他们心里都早生去意?

    夏相宜心里瓦凉瓦凉的,未曾想两万多年传承的神宵宗,竟也有树倒猕狲散的一天,茫然呆坐在石凳上,不知所措。

    “赤眉道友可在?”

    石屋里众人正剑拔弩张之际,忽有一缕清音,直接从渺杳天隙透入石屋里来,像是一盆清凉的溪水,直接将众人心头无尽弥生的杀意浇灭。

    谷阳子等人面面相觑,不知来者何人,竟然直呼赤眉师尊的名讳。

    陈寻、常曦收起灵剑,随众人走出石屋,就见千丈虚空之上,有一名相貌平常之极的青衫老者,身穿一袭老旧道袍,站在一叶枯枝之上,正徐徐往山脚落来。

    “陶真君因何故来神宵山?”赤眉真君绷起老脸,眼睛盯着来人,语气不善的问道。

    听赤眉真君如此质问来人,诸多弟子都震惊看向来人。

    云洲硕果仅存的天人境真君屈指可数,姓陶者唯有龙门宗祖师陶景宏,亦是近千年来最有可能晋入涅盘境的天人境强者。

    谁都没想到陶景宏竟然是一位相貌平平、看上去没有什么气势的青衫老头,而他御空飞行的法器,好像就是山间随处可以捡到的一根断枝。

    神宵宗坚守三日,十数万弟子阵亡,掌教及五位祖师道消身陨,都不见本该同气连枝、共仇敌忾的策天府、龙门六宗派来一名援手。

    陶景宏虽是高高在上的天人境真君,神宵宗的孤寡老少,包括赤眉真君在内,此时对他都不会有什么好感。

    “赤眉道友是怨我没有援救神宵宗吗?”陶景宏直截了当的问道。

    “陶真君你想多了。”赤眉真君硬绷绷的说道,他虽然修为跌至元丹境,但身为天人境真君的气势犹在,在陶景宏面前不会势弱。

    “涂山灾变之时,我被困天钧秘境之中;待我从天钧秘境脱困,大错已然铸成,悔之晚矣。我亦不望赤眉道友能谅解,我此行从涂山回经神宵宗,就想凭悼几名故友,还望赤眉道友给予方便。”陶景宏喟然道,又问陈赤松,“赤松子,你心里亦怨恨我?”

    “郭松神魂俱灭,想入轮回都不成,我怨不怨恨,又有何用,又有何资格?”陈赤松悲伤的说道,但亦不想认陶景友这个故友,彼此之间差得太远了。

    然而陶景宏如此说,其他人心头倒是好受一些,就连赤眉真君的脸色都缓和下来,心里想,陶景宏没有往援神宵宗,原来是有缘故的。

    陶景宏身为天人境真君,此时低声下气能有这番态度,他们还能奢求什么?

    而龙门宗又确实位处云洲东南角,与神宵宗相距三四十万里之遥,就算想赶到西北域援救神宵宗,时间也赶不上趟。

    想到这里,陈寻更恨元武侯姜矍。

    乾余骨吞噬沧澜百万生灵之后,被青鸾拼死重创的伤势还远没有恢复过来。

    恰恰是姜矍不作抵抗,轻易就弃守元武郡城,使乾余骨从元武郡城一路往东轻易就吞噬将近千万的生灵,大补受创魔躯,最终使神宵宗都没能撑住三日。

    不然的话,诸路援兵都汇聚元武郡城,兼有天道神雷轰杀,在元武郡城外,不是没有可能就将魔龙轰出云洲去。

    神宵宗自洞虚真君以下,十数万弟子绝大多数都尸骸无存,众人只能在谷阳峰的南坡立了一座衣冠墓,以为往来道侣亲友凭悼。

    宗门已毁,众人最终都要迁往别人修炼,这边一切都是草草。

    陈寻、常曦、赵承恩等人亦暂时按下翻脸出走的心思,与赤眉真君、谷阳子等人一起,陪同陶景宏前往南山祭奠师尊、诸多祖师等人。

    祭拜过,陶景宏袖手站在南山,神情亦有些寂寥,活得越久,也就剩不了几个故友了。

    良久,他才回头顾视神宵宗有如丧家之犬的众人,说道:

    “我去涂山北岭看过,神鸟青鸾以身殉道,看似在关键之时重创魔龙,但涂山隐患未除……”

    赤眉真君问道:“我神宵宗拼得宗毁门亡,将魔龙轰入混沌虚空之中。魔龙再强,千年之内都难找到重返千魔境的道标。难道诸宗一千年时间都不能将涂山的空间裂隙封印掉?又或者千魔境还有比那头魔龙更强横的魔物?”

    “千魔境有没有比那头魔龙更强横的魔物,谁都无从或知,但眼前最紧要的,是空间裂隙之中有法阵运行的迹象……”陶景宏说道。

    赤眉真君闻之脸色大变,难掩震惊的说道:“空间裂隙之中有法阵运行的迹象,说明千魔境与云洲之间已经彻底形成稳定的通道,意味着数以亿计的魔物,随时都会涌入云洲……”

    “那岂不是说,魔龙能不能在混沌虚空找到重回千魔境的道标,都不在重要,下一场滔天魔劫随时都会到来?”谷阳子也神色惊变,经历神宵宗破碎之事,他的道心就破了一道裂痕,闻言心神都慌乱起来。

    “魔物不擅炼器,就算千魔宗余孽四千年前逃入千魔境,带过去一部分炼器之术,但亦不足以炼制能彻底打开空间通道的天地法阵,”陈寻这才想到青鸾慷慨赴死前,为何说来不及了,他此时倒没有什么慌乱,颇为从容的说道,“不然的话,那头魔龙就不会强攻我神宵宗,意图夺取我宗的镇山之宝赤阳殿了。”

    “你分析得不错,”陶景宏颇为欣赏的往陈寻看来,颔首问道,“你就是陈寻?”

    “晚辈陈寻见过陶真君。”陈寻给陶景宏行礼道。

    众人面面相觑,想不到陶真君竟然都听说过陈寻的名号!

    谷阳子、夏相宜默然无语。

    陶景宏当年就是在千剑宗山门悟得大逍遥剑意之后一鸣惊人的,陈寻是陶景宏之后第二人,陶景宏怎么可能不会知道陈寻的存在?

    说不定陶景宏就是从千剑宗过来的。

    陶景宏倒没有提及大逍遥剑意,眼望西北方向的涂山,轻叹说道:“空间裂隙之中是有法阵运行的迹象,但此法阵还不足以彻底打开两天域之间的空间通道,短时间内不用担心会有强过法相境的天妖魔物涌入云洲,但亦不得不防……”

    大家都听明白陶景宏的意思,空间裂隙虽然能叫两界灵气相通,但若无涅盘境修为或纯阳道器护身,强行通过空间裂隙,唯一的下场就是会被比天焰还要暴烈的空间风暴撕裂。

    天地法阵不仅能封印空间裂隙,同时亦能在空间裂隙里形成稳定的空间通道。这些年来,云洲诸宗与策天府也是通过这种手段,打开通往其他秘境的通道。

    倘若天地法阵不够强,那形成的空间通道就极为脆弱,法相境、天人境的强者通过空间通道,易与空间通道外侧的空间风暴引起感应,到时候唯一的下场就是脆弱的空间通道被彻底撕裂,而在空间通道之中的人兽都难幸存。

    不然的话,早就有大量的强横魔物涌入云洲,助魔龙强攻神宵宗,屠戮云洲,神宵宗亦绝无机会将魔龙轰入混沌虚空之中。

    暂时不用担心会有多强横的魔物涌入云洲,但空间通道已经形成,数以万计、甚至数以亿计的低级魔物,经涂山涌入云洲,也绝不是诸宗所能承受。

    想到这里,大家心头都仿佛给一块巨石压着,绝不会觉得暂时没有强横魔物涌入云洲,云洲真就会安然无恙了,就算能守住,西北域也将陷入无穷尽的杀戮之中,除非有能力将空间通道彻底封印住。

    “沧澜城、元武郡城、栖云山等地的灵脉都已毁弃,看得出这头巨魔是早就有深密谋划,”陶景宏说道,“眼下涂山天焰封住空间通道的一端,一方面暂时堵住魔物涌入云洲,另一方面却也叫策天府及诸宗束手无策,无法再去尝试封印空间裂隙。更叫人头痛的,涂山天焰正缓慢的消失,策天府及诸宗必需要在涂山天焰完全消失去,做好应对的准备。元武侯府已经进入涂山南岭,在南岭布设镇魂山河阵,但以元武侯府一家之力,尚无法阻止魔物涌出涂山……”

    “这不用陶真君多说,我会率领神宵宗剩余弟子,与元武侯府汇合,共同镇守涂山南岭!”赤眉真君打断陶景宏的话说道。

    陈寻与赵承恩、胡太炎都面面相觑,他们都知道赤眉真君、谷阳子早就打定主意,但没想到他们连最后一块遮羞布都不要。

    共同借镇魂山河阵镇守涂山南岭,跟直接依附元武侯府有什么区别?

    护山封禁法阵,就像一张被子,男女同床还可以说是友谊,躺到一张被子下,那怎么都说不清楚了。

    何况镇魂山河阵的控制还在元武侯府手里。

    元武郡城、栖云山与神宵山一样,灵脉皆毁,但整个西北域最为丰富的灵脉资源,就在涂山。

    涂山南北纵横万里,仅南岭之范围,就有神宵山的三四倍之广。

    就算沧澜城附近的灵脉被乾余骨随手毁掉,但不会波及涂山南北岭深处的灵脉。

    以往涂山绝岭覆盖天焰,是修士的禁域,但此时涂山天焰缩小到千里范围,南岭已无天粗女覆盖,而北岭的焰海漩涡也甚至都打破平衡,正在逐步的消失,最终涂山将会成为西北域修真界的第一灵脉奇山。

    而空间裂隙出现在北岭中心方位,又有千里焰海漩涡遮闭千里方圆,未必想封堵涌入云洲的魔物,最大的压力在涂山北岭,而不是三四千里之外的南岭。

    元武侯府虽然失去元武郡城,但抢先一步占据涂山南岭,这一步棋可谓是走得老谋深算。

    陈寻更想不到的,元武侯府竟然早一步将镇魂山河阵都从元武郡城撤了出去;神宵宗的伤亡实在是太无辜了。

    要不是魔物涌入云洲,天下生灵无一人能幸免,陈寻都怀疑元武侯府是不是跟千魔宗余孽早有勾结了。

    姜矍这头老狐狸,不仅身具法相境修为,算计实在是太厉害了!

    确实,元武侯府眼前一举跃为西北域诸宗之首,神宵宗受此重创,甚至连二流宗门都不如,但陈寻亦没有想到,赤眉真君竟然能坦然接受依附元武侯府的事实。

    陈寻心里微叹,心想也许在赤眉真君心里,已经没有什么事情比他恢复修为更重要了,就算是宗门存在都不行。

    赤眉真君跟常曦一样,要恢复天人境修为,只需要重新修炼一遍,不存在什么瓶颈,只需要足够的时间跟资源。

    而西北域能有资源支撑赤眉真君恢复天人境修为的,也只是元武侯府了。其他宗门甚至连供赤眉真君吞吸炼化巨量灵气的高品级灵脉,都没有。

    陶景宏此来,原是想元武侯府镇守南岭,而赤眉真君能率神宵宗残剩弟子可以去北岭重建山门,这样策天府及诸宗都贴些资源过来,能减轻西北域所面临的最大压力。

    然而赤眉真君抢着将话说完,陶景宏也微微一愣,旋即也不再多说什么,这毕竟是神宵宗内部的事情。

    陶景宏不再多说什么,转头看向常曦:“翠微仙子,修行不易,你与陈寻可愿客居龙门宗,待修炼百年后,再回神宵宗……”

    陶景宏此言一出,赤眉真君虽然心里恼恨,但也不说什么。

    想必陶景宏刚才也听到些什么,此时直接要将神宵宗两名资质最佳的弟子抢走,他又能说什么?

    除非他能恢复天人境修为,不然还能跟陶景宏翻脸不成?

    陈赤松、胡太炎、赵承恩都拼命的给陈寻、常曦两人使眼色,赤眉真人此时能暂时按耐住不出手,但他一旦恢复法相境以上修为,绝对不会轻绕了他们。

    常曦与陈寻若能托庇龙门宗苦修百年,到时候只要晋入法相境,就可以带着大家再造神宵宗!

    常曦亦十分犹豫,她念头通达,修炼几乎不存在所谓的瓶颈,缺的只是时间与资源,若托庇龙门宗,百年内必能修成元神法相。

    陈寻资质不在方啸寒之下,百年之后,她与陈寻联合方啸寒三人,必能再造神宵宗。

    见常曦颇为意动,陈寻与她说道:“大当家你去龙门宗吧,百年后就指望大当家你来为神宵宗力挽狂澜了;我嘛,就算了。”

    陶景宏都没有想到陈寻会拒绝去龙门宗修炼,诧异看来。

    一干人都傻愣在那里,陈赤松、赵承恩、胡太炎都难以置信,怎么都想不到陈寻竟然会拒绝陶景宏的盛情相邀!

    陈寻若念神宵宗的情谊,完全可以暂时客居龙门宗修炼,百年后再回神宵宗,而就算他此时就坡下驴,拜入龙门宗,天下又有谁能说他的不是?

    天下人只会羡慕、眼馋!

    夏相宜、谷阳子都不名所以,心想此子是得了失心疯,还是怎的?

    “魔龙再入云洲,陶真君与龙门宗能力挡否?”陈寻淡然问陶景宏。

    陶景宏摇头,说道:“天道神雷共有九重,连最强天道神雷都无法灭杀魔龙,陶某之力,微如蝼蚁;龙门宗亦未能比神宵宗强出多少。”

    陶景宏说得客气,但龙门宗确是要比神宵宗强出一截,但对抗不到可能已经有梵天境实力的乾余骨,又能怎样?

    陈寻哂然一笑,说道:“郭师虽神魂俱灭,但其浩然正气长存天地。元武侯府窃守涂山南岭,陈寻不才,瘦小身躯亦微弱不堪,但此行会去北岭建立防垒法阵。除非魔物踏碎我的骨骸,不然陈寻绝不会坐看魔物出北山一步!”

    乾余骨都非魔墟最强魔神,他拜入龙门宗并不能解决魔墟大患,或从虚元秘殿才有可能找到解决之策。

    他此前想过,实在不行或有机会离开云洲。

    虽然非涅盘境不能撕开虚空,但离开云洲的办法却非唯一。

    纯阳道器、天地法阵都能撕开虚空,而云洲更是早就掌握几处通往其他秘境的秘密通道。

    倘若滔天魔劫真能幸免,诸宗依旧可以通过布设天地法阵,率众避入这些秘境躲避,到时候就有时间等待域外强者返回云洲。

    陈寻只要加入龙门宗,就算乾余骨等先天魔神再入云洲,他活命的机会绝对远远超过散修及其他中小宗门的弟子。

    看到青鸾以身殉道,而掌教真人率全宗十数万弟子将魔龙轰出云洲,都没有想到说暂时退避,陈寻就改变了主意。

    不过,陈寻亦不决定将虚元秘殿的秘密说出来。

    陶景宏虽然说得轻巧,但神宵宗门破碎之时,策天府及其他宗门无一人来援,都是事实。

    陶景宏邀他与常曦到龙门宗客居修炼,同意他们百年再回神宵宗,说得温情脉脉,但陈寻对陶景宏并不信任。

    倘若陶景宏袖手不管,坐看元武侯府彻底吞并神宵宗,百年之后他们还怎么返回神宵宗,还不就顺理成章成了龙门宗的弟子?

    神宵宗是宗门破碎,灵脉皆毁,众人皆成丧家之犬,道法传承也十毁其九,赤阳殿、天地法阵损毁,数以十万计的法器库藏不在,几乎没有什么资源能让其他宗门觊觎。

    但神宵宗还有一项资源,就是修炼有天纵之资的诸多弟子,就是连龙门宗、玄天教这样的大宗门都眼馋的。

    陶景宏只能算吃相好看点,只邀请他与常曦客居龙门宗,没有说一下子将神宵宗剩下的两千多弟子都拉走。

    方啸寒大概就是受玄天教力邀,才最终决定不回宗门接任掌教之位的吧?

    方啸寒孤傲,入宗门数十年专注个人的修行,他有如此选择,并不奇怪。

    陈寻也不能说他的不行,大家都清楚神宵宗已经名存实亡;方啸寒回来,也不过是拖延时日而已。

    元武侯府好不容易坐上西北域第一把交椅,成为群龙之首,可以号令西北域诸宗势力、有大义名份可以掠夺西北域的修炼资源,怎么可能会坐看神宵宗重新崛起?

    陈寻还是希望常曦能去龙门宗,常曦客居龙门宗修炼,至少能叫元武侯府行事有所顾忌。

    不然的话,他们想在涂山北岭立足,最大的敌人不是随时会从空间通道涌出的数以万计的魔物,而是背后随时会对他们下毒手的元武侯府与赤眉真君、谷阳子这些人。

    “浩然正气,长存天地!”陶景宏听了陈寻的话,恍然有悟,抬头长叹,说道,“这或许就是天道吧……”

    赵承恩心神撼动,心里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明悟,朝赤眉真君拜道:“请赤眉祖师恩允承恩随陈寻到北岭诛杀魔物,承恩骨骸未碎,绝不会容魔物出涂山半步……”

    虽然此前大家都翻了脸,但他此时说这话,就是要当着陶景宏的面,坐实此事,叫赤眉真君、谷阳子等人以后都无法再拿欺师灭祖的罪名来打压他们。

    胡太炎、陈赤松喟然一叹,都与赤眉真君说道:“请师伯恩许。”

    “好,好……”赤眉真君气极而笑,当着陶景宏的面又无法发作,要是逼得这些人都加入龙门宗,他以后就算恢复修为,都没有办法收拾这些孽子。

    只要他们不加入龙门宗就好,以后有的是手段治他们欺师灭祖的罪名。

    见常曦亦要说什么,陈寻传音道:“你去龙门宗吧……”

    常曦是转世仙躯,不存在修炼上的瓶颈,缺的只是时间跟资源而已。

    她一起去涂山北岭,他们没有那么多的资源,在百年之内将她推上法相境。常曦就算从此拜入龙门宗,对他们来说,也是最好的结果。

    而他与赵承恩的修炼之途跟常曦不一样,都需要从无尽的杀戮之中磨砺他们自己的道。r1058

    s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