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三卷 梧山 第一章 绝裂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461755026、凡乐帝、健康第一、rongke、天下1008、和上面一样、讨逆将军、苦柚、学弹琴、小贰上茶等兄弟的慷慨捧场,月票昨天涨了一千多张。【全文字阅读www.fengyunok.com】感动,十一点钟从被窝里爬起来码字,大章六千字送上,希望能给没有睡或者早起的兄弟们一个惊喜……)

    两个月过去,陈寻站在仅剩一片废墟的青梧岭上,满眼都是碎石残砾,心里犹然揪痛,谁能想这场浩劫竟然叫传承愈两万年之久的神宵宗毁成这样!

    陈赤松失魂落魄的席地而坐,鞋袜都破了,赤足踩在碎石也无感觉;赵承恩、常曦这些天过去,面对宗门的惨状同样亦都是欲哭无泪。

    涂山发生异变时,神宵宗离涂山虽然有两万余里,还是第一时间就有所察觉。

    掌教郭真人当时就请出在宗门内隐居修炼愈百年都不问世事的两位法相境祖师,请他们赶去增援元武郡城。

    掌教郭真人以为凭借元武郡城所布设的镇魂山河阵,应能抵挡魔龙一阵子,为西北域向策天府及龙门宗诸宗请援争取时间。

    谁都没有想到姜矍竟然第一时间就放弃元武郡城,带着元武侯府、栖云山的修士仓惶北逃。

    魔龙将元武郡城周遭愈三百万人口一吞而尽,即直接往神宵宗飞掠而来,神宵宗两位法相境祖师,在半途与魔龙撞了一个正着,都无招架之力就身亡道消。

    此时神宵宗硕果仅存的两位天人境祖师,洞真子、赤眉真君都已惊动,但为时已晚。

    神宵宗的护山法阵,比镇魂山河阵还要强出一筹,但亦无法在魔龙的强横攻势下,完全无损的遮闭千里方圆。

    掌教郭真人与洞真子、赤眉真君当时就决定放弃万松谷等外围洞府,然而谁都没有想到魔龙穿越两万里之遥仅用不到一柱香的时间。

    数万在万松谷居住修炼的外门弟子、十数万凡人以及其他宗门世族入驻万松谷的上万弟子,在撤往紫宵峰的半道中,惨遭魔龙的吞噬。

    魔龙妖躯展开有六七十里长,仿佛一座巨大的山岭,巨口张开,近二十万人就像陷入星辰漩涡之中,除了数名天元境修士外,几乎再没有人能脱身。

    而万松谷这近二十万人,近半都有真阳境巅峰以上的修为。

    他们肉身之气血真阳,强过凡俗子弟十倍、百倍,魔龙一口将这近二十万生灵血肉吞下,叫青鸾重创的伤势都几乎痊愈。

    接下来三日恶战,神宵宗七座主脉山峰,一座座陷落。

    事出仓急,七峰弟子几乎都没有疏散出去,最终都被迫困守诸峰洞府。

    每陷落一座主峰,就有万余弟子惨遭吞噬,仅极少部分人能逃脱生天。

    一直到掌教郭真人与洞真子、虚问祖师一起祭爆赤阳殿,将魔龙轰出云洲,神宵宗七峰两百余洞府,仅剩护山中枢法阵所在的谷阳峰没有彻底垮塌,但护山法阵已被震毁。

    主持护山法阵的赤眉祖师、谷阳子、胡太炎等人,都身受重创;大量修为低微的弟子,更是被法阵震破后的反噬之力直接震毙。

    斯役,神宵宗除外出历练云游的弟子外,山门之内,愈十万弟子阵亡,最后活下来的人都不足两千,可以说是惨烈到极点。

    陈寻事先担心元武侯府有可能借机对龙湫潭不利,故而尽可能将青梧岭及夔龙阁所有能调动的战力都调往沧澜,以防不患,但留下来主事的左丘、李余等等人,以及好不容易冲破玄窍、留下来巩固修为的南溪、葛适等人,此次都未能幸免于难。

    赵屠、采娘一家人也都被魔龙吞入腹中。

    赵承恩的万溪谷、常曦的翠微湖,除了部分随行前往沧澜的弟子,余者仅有十数人幸免于难。

    神宵宗此役有一名天人真君、五名法相真人、十七名元丹真人身消道亡。

    赤眉祖师虽然幸免于难,但遭受大创,不要说天人境修为无法保存,就连元神法相亦遭破碎;谷阳子修为也跌至元丹初期,胡太炎等四名元丹真人,更是元丹破碎,修为跌到天元境……

    天元境真传弟子、长老,更有一百五十余人身消道亡。

    而在诸峰被魔龙逐一攻破时,大量的库藏、道书都没有来得及转移,都毁于一旦;神宵山七峰主脉也都悉数震毁。

    伤亡如此之惨烈,与宗门灭亡,实在没有多大的区别。

    除此之外,神宵宗附近数十座城池,亦被魔龙摧毁,将近千万的生灵都葬身魔龙腹中。

    赵承恩亲族赵氏所在的霞溪城,满城逾二十万人,都没能逃过此难。

    诸多云游在外的弟子闻讯返回宗门,都神志错乱、失声恸哭。

    这就是先天神魔!

    即使身受重创,即使受到云洲天域最强天道神雷轰杀的先天神魔,甚至比涅磐境巅峰还要超出一线的实力。

    若非掌教真人与洞真子、虚问祖师以身询道,实难想象纯阳道器赤阳殿被魔龙夺走之后,云洲将会面临怎样的浩劫!

    千魔境与云洲之间的空间裂隙,打开空两界有灵气交互,故而能保持相当长的时间不会消失。

    纯阳道器赤阳殿殉爆,撕开空间玄壁,将魔龙直接轰入混沌虚空之中,空间裂缝瞬息间弥合如新,故而陈寻他们万里迢迢赶回山门,除了一地残墟,再没有看到魔龙半点留存的痕迹。

    这数十日来,大家都强忍着心里的悲痛,翻开废墟,找一些能用的资源。

    赤眉祖师、谷阳子、胡太炎等人更是满山遍野的搜寻赤阳殿殉爆后可能留下的残片。

    赤阳殿不仅是纯阳道器,亦是神宵宗云游域外的祖师真君、天尊重回云洲天域的道标。

    亿万世界飘浮于混沌虚空之中,彼此相隔不知道多少亿亿里。

    没有道标,不能籍道标直接打通两方天域之间的空间壁障,若想飞渡无尽的混沌虚空云洲,就算是天尊仙人也不知道要花费多少万年才有可能找到路。

    失去赤阳殿,对神宵宗而言,实际就失去迎回域外天尊祖师的可能,亦就失去最大的靠山。

    这些日子来,有不少法相境、天人境强者从神宵山上空飞渡而过,看到神宵宗这副惨状都忍不住摇头叹息。

    谁都知道神宵宗这次是彻底没落了,就算赤眉真君能恢复天人境修为,亦没有可能再将神宵宗带回到七宗之列。

    不过神宵宗如此惨烈,这些法相境、天人境强者亦没有趁火打劫的心思。

    七宗彼此之间毕竟多少还有些情意存在。

    而除七宗之外,其他新崛起的强大宗门,就算有趁火打劫的心思,也不至于会急不可耐、**裸的暴露出来。

    更关键的,神宵宗还有什么值得趁火打劫的?

    镇山之宝赤阳殿都爆了,山门都彻底毁了,天人境真君、法相、元丹死了一堆,硕果仅存的五名元丹真人,有四人元丹破碎,赤眉真君亦是半残,神宵宗还能剩下什么?

    陈寻将青梧实从残砾中捡起来。

    见坚不可摧的青梧实外壳,在这场灾祸中竟然都破裂开,想起当年在胡太炎面前所许的大愿,陈寻满心苦涩,当年许愿还说要在神宵宗门之内看到青梧树长成,谁曾想仅仅过去数年,神宵山就毁于一旦。

    “赤松师伯、赵师兄、常师姐、陈师兄,赤眉祖师唤你们过去议事……”一名弟子从谷阳峰方向往这边赶过回,走到近处,行礼招呼他们。

    陈寻将青梧实收入虚元珠中。

    神宵宗山门此时仅剩的两千多弟子,几乎没有人不带伤的,法器也都几乎毁弃。

    除了装魔狐妖躯的几只储物袋之中,陈寻将须弥戒等储物法器连同丹药、法器都统统送给其他弟子了。

    除了纪烈所赠的雷陨剑外,其他灵剑一口都没有保留。

    神宵宗风雨飘摇,谁知道其他宗门会不会趁乱生出什么歹心?此时诸弟子能多少修复些实力,多少能打消他人趁火打劫的心思。

    一些必要的贴身用物,陈寻都挪到虚元珠中。

    听到赤眉祖师相召,陈寻、常曦、赵承恩、陈赤松都往谷阳峰飞去。

    谷阳峰还没有完全垮塌,但附近的建筑都被震碎,此时在山脚下新建了一些石屋,两千多弟子都在这里闭风遮雨,等候外出历炼的师兄弟返回山门。

    走进石屋,看到胡太炎、谷阳子两人都在,陈寻神色稍振,问道:“胡师叔,你们这趟寻到方师兄了没有?师尊生前曾说他在坠星海修炼……”

    胡太炎满脸苦涩。

    “太炎,怎么回事?”陈赤松看胡太炎这副模样,吃惊的问道。

    谷阳子在一旁气愤的说道:“这孽畜欺师灭祖,不愿意再回神宵宗,已经加入玄天教门了,我们连面都没有见到,就被赶了回来!掌教师兄当年真是瞎了眼,收了这么一个白眼狼入门!”

    “掌教、虚问祖师、洞真祖师生前都指定要方师兄来接替掌教一职,方师兄不回来,这要如何是好?”幸免于难的外门长老樊成乾,听到谷阳子的话,都傻在那里。

    如一盆冷水当头泼来,陈寻没想到方啸寒竟然在此危恶之际脱离神宵宗,加入玄天教!

    赵承恩、常曦都气得额头青筋暴跳。

    方啸寒不回来,他们怎么压制谷阳子的野心?陈寻满心苦涩,心知情势怕是已经无法挽回了。

    “方啸寒这个孽畜想另攀高枝,就由他去。那本尊此时建议由谷阳子接替掌教之位,尔等该不会再有什么意见吧?”赤眉真君的一对长眉如脂石涂染的蚕叶遮在眼睛上,环视众人。

    陈寻看向赵承恩,赵承恩也朝他这边看过来。

    “师尊,还有诸多弟子在外历炼,而此时也应将蒙山宗这些外系宗门迎回宗门共渡危难才行。我无德无能,此时勉强接替掌教之位,谷师弟等人未必会心服口服,实与宗门不利……”谷阳子推辞说道。

    神宵宗山门已毁,两千多弟子连个立足之地都没有。

    不过神宵宗近五六百年来,在掌教郭真人的推动下,有谷问天、周阳等上百弟子、长老离开神宵宗后,在外面开宗立派,实都为神宵宗的外门势力。

    神宵宗这次惨遭灭门重创,十数万弟子殒落,唯有将这些外门势力都迎回宗门,才能勉强保持西北域诸宗之首的位子不旁落。

    方啸寒资质之优,实是神宵宗近千年来排名能进前三的人物,六十岁不到就修成结丹,西北域就算元丹第一人纪烈比他也有不如。

    掌教郭真人、虚问祖师以及洞真祖师,力挽狂澜,不惜以身殉道,实从滔天魔劫中挽救了云洲,他们指定方啸寒接替掌教一职,不要说陈寻他们不会有什么异议,蒙山宗、周氏等外门势力,也不会有多少反对的声音。

    谁都没有想到,方啸寒竟然已经加入玄天教了,不再返回宗门!

    方啸天不回神宵宗,那由谁来接替掌教之位,这个争议就大了。

    这个屋子里二十来人,可以说是神宵宗硕果仅存的、修为在天元境以上的修士,但他们二十来人,已经不能代表神宵宗的意见了。

    相比较之下,神宵宗百余家外门势力,实力未损的元丹真人就有近二十人,还有两名法相境真人,实力已经远强过此时的神宵宗。

    不征询外门诸宗、诸族的意见,他们在宗门废墟上就拥立谷阳子接任新的掌教之位,做梦都不要想能将那些外门诸宗、诸族势力迎回来、共同复兴宗门。

    赤眉真君想一言九鼎,可惜他已经没有天人境的修为啊。

    听谷阳子推辞不急着接受掌教一职,陈寻暗感他还是知道形势好歹的。

    “掌教一职,我们应等谷师弟他们返回宗门再一同商议,不过当下还有一件紧要的事情,不能拖延下去。”谷阳子说道。

    众人都不知道谷阳子有什么紧要的事情要说,都看过去。

    “此次西北域,神宵宗与元武郡城受创最为惨烈,两家理应携手渡此危难,”谷阳子说道,“元武侯再派人送信过来,重提姜彬世子与常曦的联姻之事,当然,这也只是名义上的事情……”

    “哪有你想的好事!”常曦勃然大怒,“你为掌教之位,为谋求元武侯府的支持,竟然又将主意打到我头上来,做你的春秋大梦去!”

    “常曦,你想欺师灭祖不成?”夏相宜怒喝道。

    “方啸寒为何不愿回宗门接受掌教一职?不过是早就将你们的心思看透!”常曦气极而笑,祭出春风化雨剑,说道,“今日我就‘欺师灭祖’又如何?”

    陈寻心里也是瓦凉瓦凉,与赵承恩都暗中警惕,眼睛盯着谷阳子、赤眉真君,防备他们突然出手对常曦不利。

    “翠微仙子,你转世生于神宵宗门之内,是你的仙缘,亦是神宵宗的仙缘。此时需要你与元武侯府联姻,不过是名份上的事情,不会害你的修为,却于此时的神宵宗有百利。难道要你做出这点牺牲,来还神宵宗的养育之情,你都吝啬不为吗?”赤眉真君脸色夷然不变,平静无波的盯着常曦的脸,

    转世!

    陈寻、赵承恩以及其他不知详情的天元境弟子,都目瞪口呆的看向曾在宗门内不可一世的常曦。

    只有天人境以上的修士,再入轮回,才有可能觉醒前世的记忆,才称得上是转世。

    难怪常曦年纪轻轻就资质逆天,难怪陈赤松曾调笑说她比老怪物还怪物!

    常曦冷笑道:“元武侯府但凡有一点骨气,神宵宗死伤就绝不会这么惨烈,两位祖师就不会白白送死魔龙爪下?你们好意思这时候想到要去投附元武侯府?就算你们不顾神宵宗的尊严,去投附元武侯,你以为姜矍就真会用心帮你们寻找恢复修为的灵药?陶景宏预言真龙会在西北域降世,你们眼睛也都看到了,此时还以为姜彬那个跳梁小丑会是真龙吗?”

    陈寻心里苦笑,没想到常曦性子火爆,竟然当面就将赤眉真君等人的心思戳穿,这样子彻底没法收拾了。

    谷阳子想坐掌教的位置,想收编外门势力,而赤眉真君想恢复天人境修为,此时西北域唯一能助他们的,就是实力未损的元武侯府。

    有了赤眉真君的建议,谷阳子以为能压迫常曦低头,真是好笑!

    不过陈寻还是没有猜到常曦这婆娘竟然是转世之仙躯,暗感,难怪元武侯府死活都要打她的主意,转世仙子嫁入元武侯府,再佐以真龙传说,姜彬的声望还不要撑到爆?

    然而陈寻此时心里只剩苦涩与无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神宵宗分崩离析,甚至还要助一把力。

    “你今日欺师灭祖,当真以为无人能治你!”谷阳子脸皮都叫常曦揭尽,更没想到常曦竟然丝毫不顾十数年的师徒之情,当场就恨不得一掌将她击毙,祭出天罗法印就要朝常曦轰去。

    “此时就动手,未必太急切了吧?”陈寻祭出雷陨剑,站到常曦身侧,眼睛死死盯住谷阳子。

    谷阳子重伤未愈,此时不过元丹初期修为,陈寻与常曦联手,还不用畏他。

    “陈寻,你今日亦想欺师灭祖不成?”谷阳子气得青筋暴跳。

    “我师郭真人乃云洲之脊梁,拯救亿万生灵、殉天道而亡,”陈寻慷慨而道,“陈寻不才,但郭师之志必铭记于心,赤眉祖师、谷阳子,以你们的心志,不应看不出元武侯的狼子野心,我想问你们,今日到底是谁想欺师灭祖,是谁想彻底毁掉神宵宗?”

    “你们都想反了不成?”赤眉真君挥袖将黑砂岩所制的石桌拍成一堆齑粉,随即一只巨形掌影就朝陈寻、常曦捏去。

    赤眉真君虽然连元神法相都破了,但实力之强亦非陈寻、常曦此时能敌,这只巨掌虚影看似无太大威力,然而陈寻就觉似有一阵飓风往他的神魂卷来。

    陈寻虽然早就掌握大逍遥剑意,但赤眉真君仅剩元丹修为,但他三千年所磨砺的道之真意,又怎么可能比陈寻稍差?

    “赤眉师伯,陈寻所言不差,你们若一心想投附神宵宗,赤松也无法坐视不管。”这些天失魂落魄的陈赤松,看到赤眉真君竟然对陈寻、常曦出手,蓦然站起来,挡在陈寻、常曦身前,仿佛一座峭立千丈的孤崖,将巨掌虚影完全挡住。

    陈赤松虽然无法修成元丹,但活了两千多岁,所悟的定风剑意却未必比赤眉真君稍差。

    “你们一个个欺师灭祖,今日我就将你们都逐出师门!”赤眉真君气得朱眉乱颤,朝着满屋子的人怒吼,“还有谁要滚的?”

    赵承恩站起来,长揖道:“承恩不能与元武侯府之流同流合污,赤眉祖师不要怪承恩!”

    胡太炎傻在那里,方啸寒欺师灭祖,竟然连掌教之位都不接受,就加入玄天教,他为这事已经够糟心了,但更没有想到陈寻、常曦、赵承恩,以及赤松师兄竟然都要随方啸寒弃宗门而去。

    为什么会这样?

    胡太炎想要劝陈寻他们一劝,想跟他们说诸事都好商量,然而他刚要站起来,赤眉真君一巴掌拍过来:“胡太炎,你今日也要欺师灭祖不成?”

    谷阳子盯住胡太炎,厉声喝问:“太炎师弟,你不想想郭松是为何而死?为全宗门,我们受点委屈,忍一时之气,又何妨?不然的话,你以为元武侯府真会坐看我们将外门势力都迎回来吗?宗门残破,现在连个山门都没有人了,我们有时候也必须要委曲求全啊!”

    听了谷阳子这话,胡太炎心头一凛:

    是啊,这一切掌教师兄都有预感啊,我怎么就忘了呢?

    胡太炎本是站起来要劝陈寻他们以和为贵,想到掌教师兄从策天府回来的那一天所言,他反而转变了心思,撑地站起来,朝赤眉真君行礼道:

    “神宵宗自掌教师兄起,就不拘弟子离开宗门,我等今日离开,情非得已,实非欺师灭祖、叛离宗门,还请师伯恩准。”

    陈寻没想到胡太炎会跟他们一起离开神宵宗,心里则是大喜,胡太炎跟他们一起,至少能将紫宵峰相当部分的弟子带走。

    只是胡太炎临走,都不愿担下欺师灭祖的罪名,还要请赤眉真君同意他们离开宗门,陈寻都不知道要怎么安慰他才好……r1058

    s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