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零八章 宗门破碎(第二卷终)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求点月票,月票榜距第四、第五名都差七百张月票,兄弟们能撑一撑俺吧,写得这么苦!)

    陈寻亦无力的跪在龙湫潭的山巅之上,满心揪痛的看着这一切。【无弹窗小说网www.fengyunok.com】

    沧澜城百万人丁,倾刻之间就覆于浩天魔劫,这是陈寻他们这些与生俱来就有人类感情的修士,怎么都难以接受的残酷现实。

    而在上次的魔灾之中,亦有数万北山族众迁入沧澜城居住……

    常曦、赵承恩、谷承卓等人皆黯然失色的看着这一切,平日他们虽然都是站在众生之上的天元强者,但在先天神魔级数的魔龙面前,他们渺小,不过蝼蚁。

    数万丈之上的虚空,龙鳞状雷云再度聚集,汇聚沧澜城上空。

    雷霆滚滚,天道犹在,这叫众人也看到一丝希望。

    陈寻这时候已然明白,青鸾以生命献祭天道,拼去一死,只是为了重创魔龙。

    魔龙虽受重创,亦失去继续炼化天焰的可能,但魔龙犹可以吞噬大量的生灵血肉,修复创体。

    沧澜城的百万生灵,就是魔龙的大补丹药。

    是天道更强,还是魔龙更胜一筹,此时只能全看冥冥之中的天意了。

    真龙降世!

    这就是陶景宏晋入天人境时看到的天机。

    只可恨元武侯府借这预言来造势,侵凌弱小,却没有一人从这天机里看到西北域的滔天魔劫。

    陈寻满心苦涩,张嘴吐出一口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魔龙将沧澜城的生灵吞噬一空之后,赶在雷云聚成之前,往东疾掠而去。

    魔龙飞行之速,远超众人的想象,瞬息百里,眨眼千里,在第一道天道神雷再度轰落之时,已经飞掠到涂山东岭的边缘。

    大家心里都清楚,魔龙必是往东寻找人丁密集的城池,吞噬大量的生灵血肉,以对抗天道神雷。

    赵承恩、谷承卓都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赵家、蒙山宗、千剑宗、元武城、云中城、固山城都在涂山以东,这次能不能逃过血河飘杵的魔劫,只能看天意。

    “滔天魔劫!滔天魔劫啊!”蛰伏灵脉极深处的常真,待魔龙彻底消失在作远际,才敢透来神念,与陈寻交流。

    夔龙跟魔龙正面接触过,就是此时都不敢透半点气息,就怕将魔龙引来龙湫潭。

    “乾余骨这是要往哪里去?”陈寻心间无比悲痛,虽然知道他们这点人手,完全没有一丝可能去对抗这滔天魔劫,但犹忍不住关心魔龙的去向。

    “我与老夔不敢露面,就是怕乾余骨感应到我们的气息。倘若虚元秘殿叫乾余骨夺走炼化,云洲真就要彻底绝望了,不过,现在的情形也好不到哪里去,”

    常真透来的神念带着深深的哀伤跟无力感,

    “乾余骨为青鸾重创,不能再炼化天焰,唯有不断的吞噬生灵血肉,才能抵挡天道神雷,而倘若其能夺得一件纯阳道器吞噬炼化,虽然不如炼化天焰跟虚元秘殿,但亦能籍此抵挡云洲天域最强的天道神雷!”

    常真如此说,就又像一盆冰水当头泼来。

    陈寻当场又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手脚都僵住,吓得动弹不得半分。

    “怎么了?”常曦问道。

    “魔龙是往神宵宗飞去!”陈寻半晌才回过神来,苦涩说道。

    赵承恩、谷承卓都傻在那里。

    他们过后寻刻也都明白过来,这头魔龙光吞噬大量的生灵血肉,还无法彻底抵御云洲天域最强天道神雷的轰杀,唯有之计的就是夺取神宵宗、位于紫宵峰之顶的那件纯阳道器、赤阳殿!

    夺取赤阳殿,魔龙不仅能籍此抵御天道神雷的轰杀,还能彻底打开千魔境连接云洲的通道,届时必有亿万魔物,从千魔境汹涌而来。

    “掌教师尊从策天府回来时,跟我说过一些话,我当时没有明白过来,”陈寻说道,“掌教师尊实是那时就有不祥预兆了。”

    赵承恩、常曦都默然无语,掌教真人修为已经法相境巅峰,差些火侯就能晋入天人境,此时的他即使无法直接窥见天机,但对这场滔天魔劫所有预感,实是正常。

    一语成缄。

    就算再无能为力,陈寻、赵承恩、常曦也不能在宗门危难之时弃之不顾;谷承卓亦极想知道蒙山宗是危是安,能不能逃过这场滔天浩劫。

    仅有一艘飞舟嵌有聚灵禁制,可以不间断快速飞行。

    就眼前的局势来看,魔龙暂时不会重返涂山以西,以人丁之密集,云洲西北域是沧澜的数倍。

    而沧澜城毁掉之后,沧澜就没有聚集十万人丁以上的大城池。

    只要没有数以亿计的魔物从千魔境涌来,魔龙暂时多半不会再以沧澜荒原或更西边的的蛮荒部族城镇为吞噬目标。

    苏守思、苏棠、苏竣元等人,完全不清楚沧澜城到底有多少人活了下来,自然不能随陈寻他们飞越涂山,去看西北域被这头魔龙摧残成什么样子。

    还胎境弟子悉数留在龙湫潭,陈寻、赵承恩、常曦、谷承卓四人催动飞舟,直接横越涂山,追蹑天道雷云的轨迹,往东飞去。

    飞舟催发到极致,昼夜也只能行五千里,速度远不能跟天道雷云以及那头魔龙相提并论。

    好在涂山天焰缩成千里范围的漩涡焰海,涂山绝岭上空的禁域彻底打开,陈寻他们得以直接飞越涂山,不需要从沧澜大裂谷绕行。

    翌日,四人飞至西北域最大的城池元武郡城。

    然而他们目前的元武城尽是残墟,以元武侯、栖云山为核心,千里方圆只能稀稀落落的看到一些满脸绝望的难民,徒劳的坐在荒野,没有一点挣扎求生的**。

    姜彬、卫仲相两人也是将其他人手暂时留在沧澜,他们以最快的速度返回元武,在残墟外围与陈寻他们遇上。

    看到元武城发生的一切,彼此间都默然无语。

    这一幕,陈寻看了胆颤心惊,元武郡城怎么就这么轻易就破了?

    除了神宵宗之外,元武郡城所布设的镇魂山河阵,是西北域少有的天地封禁法阵之一。

    天地法阵终究是比纯阳道器要差一些,但也不至于这么轻易就被破了啊?

    元武侯府近四千年的经营,元武郡城比沧澜城更要庞大数倍,聚集居住的人口更多。

    元武郡城轻易被破,数以百万的生灵血肉都成魔龙的大补丹药,陈寻都不敢想象青鸾所给魔龙造成的伤势,有没有因此而愈合。

    陈寻还想找姜彬问问,八荒旗有没有遗失。

    倘若八荒旗被魔龙夺走,魔龙身为先天神魔,必能从中极轻易的就悟出接引地脉玄冥灵气的秘法,这就更要了老命。

    陈寻想想也算了,没有去找姜彬。

    一切都是天命。

    八荒旗有没有被魔龙夺走,很快就会传遍天下,此时无需要找这个龟孙子去打听什么。

    从毁成废墟的元武郡城,陈寻他们往北面飞去,想看北面的蒙山宗、千剑宗情况如何。

    然而往北飞了近一千里,在一座小山极不起眼的小山上,有一大群修士如丧家之犬惶惶。

    其中一人身形极其高大,头顶云雷高冠,身穿四爪金龙法袍,满脸肃然的看向从头顶飞越的飞舟。

    “他就是元武侯姜瞿!”常曦说道。

    陈寻赫然明白过来,为何元武郡城有镇魂山河阵竟然都没有能挡住魔龙一天?实际是姜矍率元武侯府的修士,先一步撤了出来。

    这些孙子!

    魔龙遭受青鸾重创,天道神雷又尾随其后不断的轰杀,姜矍倘若有守城死志,元武郡城怎么都不可能在一天不到的时间里就彻底陷落?

    这些孙子!这些孙子。

    陈寻气得额头青筋暴跳。

    常曦、赵承恩、谷承卓都紧握手里的灵剑法器,沉默的盯着这些元武侯府的修士,催动飞舟往北面飞去。

    蒙山、固山附近,十数年前就遭受大劫,人口稀落,远没有彻底恢复过来,没有大量的人口聚集,千剑宗、蒙山宗倒是轻易的暂逃过大劫,都夷然无损。

    而在蒙山,陈寻他们也确知魔龙毁掉元武城后,就直接飞往神宵宗。沿途除了人丁密集的城池外,分布山岭之间的诸多中小宗门,绝大多数都暂时逃过一劫。

    只是没有人能轻松下来,大家此时心里都明白,魔龙就是奔神宵宗的纯阳道器赤阳殿而去。

    神宵宗失守,整个云洲都将生灵涂炭,到时候亿万魔物涌入云洲,没有哪个宗门能够幸免。

    陈寻等人飞越无数关山,四天之后飞抵神宵宗,而呈现在他们眼前的,则是山岳倾塌的破碎山河。

    灵气充裕的神宵山仿佛荒漠一般,除了千里方圆碎得不能再碎的碎石外,数千丈高的紫宵等峰完全不见踪影,几乎所有的山峰都被夷为平地,而地底数百里极深处的灵脉也被完全摧毁……

    万松谷也完全被摧毁,看不到有一片无整的砖瓦留存,就剩数百弟子衣衫褴褛的站在废墟里,徒劳的想找回些什么。

    陈寻心生悲怆,看见陈赤松绝望的背影,跃下飞舟,问道:“掌教师尊呢?”

    “死了啊。”陈赤松长叹一声,活了两千多岁,他还是看不透生死,见陈寻他们归来,颤巍巍的坐下,一个个给陈寻、赵承恩、常曦他们报死者的姓名,“郭松死了,罗钧死了,雷阳子死了,玉阳子死了,洞真师叔死了,虚问师叔死了,都死了……”

    赵承恩听到师尊罗钧都没能逃过大劫,愣在那里仿佛被人轰了一拳。

    陈寻心里郁苦,没想到神宵宗就这么毁了,又问陈赤松:“赤阳殿有没有被魔龙夺走?”

    他看不到神宵宗往东、往南又被魔龙摧毁的迹象,就怕魔龙夺走赤阳殿,暂时破开虚空离开了云洲,但待魔龙再回云洲之际,云洲将整个的被摧毁,其他六宗联手,都未必是炼化赤阳愉、不畏天道神雷的乾余骨之敌。

    更何况,数以亿计的魔物,将借助赤阳殿打开的空间通道,涌入云洲。

    “洞真师叔、虚问师叔、郭松他们没有白死,爆了赤阳殿,将魔龙轰出云洲,”陈赤松脸皮搭下来,就像剥落的松树皮,“只是神宵宗彻底的毁了……”

    “胡扯什么,神宵宗什么时候毁了!”一名白发朱眉的老者,在谷阳真人、胡太炎等人的陪同下,从一片废墟后走过来,厉声喝斥陈赤松。

    陈赤松在神宵宗资格虽老,但在朱眉老者面前胆颤心惊的站起来,心虚的说道:“见过赤眉师伯,赤松说错话了……”

    没想到眼前这赤眉老者竟然是神宵宗硕果仅存的两大天人真君之一。

    赵承恩、常曦都没有见过赤眉祖师的面,忙与陈寻一起给赤眉祖师行礼,但看赤眉祖师与谷阳子、胡太炎等人,都身受重创,赤眉祖师此时透漏的气势,也未必及得上顶鼎期的纪烈,想必他们这一趟也都是勉强逃过一劫,仅仅没有道消身亡而已……r1058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