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大荒蛮神

首页
第一百零二章 破解八荒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存书签
    三个月后,神宵宗往北三千里外的无名荒岭之中,诸事准备齐妥之后,陈寻手持八荒旗,悬立孤崖之上,跟如约赶来相助的赵承恩、常曦说道:

    “你们无需留什么后手,我们这次就要试试八荒旗到底有多强!要是万一失手将八荒旗打碎了,反正有大当家来兜着……”

    听了陈寻不负责任的话,常曦气得踢起一块数丈高的巨石头,往陈寻砸过去。【海岸线文学网www.fengyunok.com】

    陈寻一掌将巨石拍碎,随手将八荒旗插在石崖上,立时就有一道黑色的洪流,以石崖为中心,往四面八方飞速扩散,眨眼间坚厚的玄冰就将周围近两千丈方圆的荒山野岭覆盖得严严实实。

    常曦、赵承恩等人站在冰原的边缘,就觉剔骨刮肉的寒意仿佛针扎似的往百骸筋骨深处刺来,未曾想八荒旗在陈寻手里,竟比姜行空施展时威力强出数倍。

    八荒旗哪怕是最低一级的天阶法器,也是天地至宝。

    他们最多还能将八荒旗在手里留上一年,陈寻根本就不奢望通过常规手段,能将八荒旗的真正奥秘解析出来。

    八荒旗陈寻重新祭炼过,落地即生根,他心神魂意沿着这一道道无形的触手往地下极深处延伸,透过坚实的岩层,就觉昏晦的玄冥之气就像地底极深处的黑色暗流,正疯狂的汇涌而来,汇入八荒旗在地底形成的旋涡之眼……

    天焰至阳、玄冥至阴。

    妖蛇曾借八荒旗压制体内天焰,陈寻籍此想到,即使不吞噬大量的生灵血肉,若能借得玄冥之气,或许亦有可能炼化天焰,但他首先要将八荒旗接引地脉玄冥之气的奥秘破解开来。

    八荒旗是能接引地脉玄冥之气,陈寻神识透过八荒旗,亦能感应到玄冥地脉的存在,但八荒旗是上古大能流传下来的宝物,炼制之法早就失传,而其内部核心之禁制阵法仿佛封在一只密闭的黑匣内,禁闭神识的窥探。

    地脉玄冥之气汇入八荒旗之中,陈寻也仅能通过其内部特定的阵法禁制演化有限的几种术法神通御敌。

    对陈寻来说,此时仅仅能祭用八荒旗御敌是远远不够的。

    除非他能破解八荒旗内部的阵法禁制,才有可能在将八荒旗交还元武侯府之后,犹能接引地脉玄冥之气,去完善炼化天焰的秘法。

    荒岭外围,早有万溪谷、翠微湖、青梧岭百余弟子封锁住进出的通道。

    赵承恩手持戮魔剑,常曦亦祭出这两年重新炼制的春风化雨剑,雷万鹤、古剑锋、青璇等人也都纷纷祭出法器,御使一道道暴烈的剑芒刀气、化作一道道暴烈的电闪雷鸣、化作一道道暴烈的风柱冰锥,同时亦有万溪谷、翠微湖的弟子御使两部精铜战车幻化四条百丈灵蛟,往黑色冰原狂攻滥打而去……

    陈寻就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将八荒旗的威力压榨到极限,以便他的神识透潜心禁闭神识的屏障,进入八荒旗的核心阵法禁制之中,才有可能窥探八荒旗接引地脉玄冥之气的真正奥秘所在。

    这个办法看上去巧妙,却需要陈寻能毫无保留的信任赵承恩、常曦两人;亦需要赵承恩、常曦全无保留的配合陈寻,才有可能将火候拿捏到极好,既要八荒旗内部封闭神识的屏障削减到极弱,又不至于将八荒旗摧毁掉。

    随着外部攻势的逐渐增强,八荒旗内部禁闭神识的屏障也渐渐削弱到极限,陈寻就觉得他的神识就跟刺破一层透明的水波似的,进入一个幽晦无垠的玄奥空间,到处都是疯狂涌动的玄冥灵元。

    若非陈寻的神识够强,只怕会直接被这疯狂涌动的玄冥灵元撕成碎片。

    一座螺旋天梯状的巨塔虚影顶天立地,伫立于幽晦的玄冥空间之中,细观巨塔虚影,密密麻麻、重重叠叠,皆是比浩天星辰还要繁复的玄符秘篆所组成。

    仅这一瞬时,陈寻的神识就崩溃瓦解。

    陈寻也不知道意识丧失了多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躺在青璇的怀里,脸贴着她温暖柔软的胸部,他下意识的就想多蹭两下,却叫青璇拿手挡住他的脸。

    青璇嗔怪看来,陈寻才意识到他们还在孤崖之上。

    常曦探过头来,问道:“你的神识进入八荒旗核心禁制没有?”

    “你怎么不关心我有事没事?”陈寻问道。

    “你都不要命了,谁关心你有事没事啊?”常曦撇嘴说道。

    赵承恩见陈寻这么快就苏醒过来,也暗暗心惊。

    八荒旗作为天阶至宝,即使比夔龙天图要差一些,但也差不到哪里去。

    八荒旗内部的核心阵法禁制,重重叠叠的玄符秘篆,异常之繁复,甚至都不在夔龙炼阳术第八层、第九层法诀之下,根本就不是天元境修士有能力去参悟的。

    一定要强行参悟,唯一的可能就是像陈寻刚才那样,神识崩溃。

    赵承恩都不敢用这种办法强行将神识透入八荒旗内部,但陈寻所悟的大逍遥剑意已经凝成一粒明识种子,不怕神识崩溃会伤及神魂,才敢尝试这种极端的手段。

    只是刚才神识在玄冥空间停留的时间太短,极瞬之时,神识即告崩解,陈寻压根就没有看明白什么。

    陈寻确认没有留下什么隐伤,拍拍屁股站起来,说道:“我们再来试。”

    “你若修成元神,或还有一丝可能;现在嘛,我看就算再尝试一千次、一万次,都是这个结果。”常曦有些丧气的说道。

    陈寻嘿嘿一笑:“就算无法破解八荒旗的核心阵法禁制,我用这种办法锤炼神识,也是极佳。要不,你们也来试试……”

    神识崩溃、重塑,崩溃再重塑,如此反复下去,神识是会得到极大的锤炼,但这种方法可不是谁都能尝试的。

    赵承恩苦笑道:“除了你与常曦,别人贸然尝试此法,只会自寻死路。”

    “你若有一两成把握,那我们就再试试。要不就趁早打道回府,不要在这里浪费大家时间了。”常曦说道。

    真要想锤炼神识、修炼元神,神宗多的玄诀秘法,现在万溪谷、翠微湖、青梧岭数百弟子都耗在这里,时间长了必会引起元武侯府的警觉。

    他们在宗门之外,没有宗门的庇护,倘若元武侯府暗中唆使一两个元丹散修强闯过来闹事,情形将会异常的凶险。

    “就算不能彻底破解八荒旗炼制之法,如此尝试,我无论是修行,还是炼器,都获益匪浅,”陈寻说道,“我们再尝试半个月,到时候不管成与不成,这烂摊子都交给姜轲来收拾……”

    陈寻用此法窥探八荒旗内部的核心阵法禁制,自然是有两三成的把握,才会将赵承恩、常曦他们拉出来帮助,只是这涉及到虚元秘殿的机密,暂时无法坦诚相告。

    用常规的手段,陈寻就算成功将神识透入八荒旗内部的玄冥空间,亦绝没有能力去参悟那么繁复玄奥的阵法禁制。

    要是八荒旗核心阵法禁制如此容易破解,元武侯府怎么会容许八荒旗留在他们手里三年之久?

    然而元武侯府绝想不到的是,姜彬手里的那面夔龙天图,是老夔直接以秘法将真身法相炼入其中,而老夔更早就将真身法相映入陈寻的神魂深处。

    旁人就算有夔龙天图,也需要将夔龙炼阳术参悟到第九层,才有可能掌握九法集一相的神通,但陈寻无论是用灵力,还是灵元,在灵海所塑的夔龙真身法相,天然就有九法集一相的神通。

    陈寻神识进入玄冥空间,并不需要参悟,只要神识停留的时间能稍长一些,就可以用“九法集一相”的神通,直接将阵法禁制拓印成秘符龙鳞……

    当然,这种办法还有很多凶险。

    理论上是能九法集于一相,但陈寻此时所观想的夔龙法相,实际是他此时所修炼的灵元所塑,与夔龙元神所化的真身法相,还是有天壤之别,能不能将如此繁复玄奥的阵法禁制拓印下来,实是未知数。

    实在不行,陈寻只需要将接引地脉玄冥之气的这部分阵法禁制,拓印下来也成,但这同时需要他对八荒旗内部的阵法禁制有更深的认识,甚至还需要对这部分阵法禁制进行拆解。

    赵承恩、常曦自然也是极力帮助陈寻。

    他们虽然不知道陈寻最终目的是为完善炼化天焰之秘法,但他们知道,哪怕陈寻只要能破解八荒旗一丁点的奥秘,他的炼器水平都会得到极大的提升,这对大家都有极大的好处。

    不管陈寻能不能彻底破解八荒旗的秘密,他们的尝试都无法长期进行下去。

    他们距离神宵宗仅三千里路程,连日来如此巨大的动静,不仅很快惊动附近的中小宗门,风声也很快传到神宵宗那里。

    姜轲虽然不知陈寻他们是何意,但绝不会坐看他们将八荒旗摧毁,知道消息后就赶到谷阳真人处告状,拉夏相宜赶来,制止陈寻他们的胡作为非。

    夏相宜赶过来,看到陈寻他们在荒山野岭所进行的这一幕,也是暗暗心惊。

    虽然他不认为陈寻有能力破解八荒旗的炼制之法,但陈寻他们敢如此大动干戈的进行这样的尝试,就说明陈寻对炼器的领悟,已经远远超出寻常意义的炼器师。

    而陈寻能无视神识崩溃所带来的后遗症,进行这样的尝试,也说明陈寻的神魂修为甚至都不在他之下。

    还没有开始修炼元神,神魂就如此之强,真传弟子里能与他相比的,也就方啸寒、常曦两人吧?

    大逍遥剑意真就这么强吗?

    夏相宜、姜轲率数十人气势汹汹而来,又携有谷阳真人的令旨,陈寻自然无法再继续尝试破解八荒旗。

    不过近一个月来,将近千次的尝试并非无功而返,陈寻已经将接引地脉玄冥之气这部分阵法禁制,拓印到夔龙法相之上。

    这部分阵法禁制,远比陈寻事先料想到的更玄妙复杂。

    陈寻此时灵海之上的夔龙法相,就仿佛是一头从玄冥地脉闯出的地狱冥龙,不仅鳞甲皆深黑幽玄,就连狰狞龙首都叫这异常玄奥的阵法禁制所覆盖,严严实实,不露一丝缝隙。

    见夏相宜、姜彬气势汹汹而来,陈寻当即切断与八荒旗的神魂感应,与常曦笑道:“元武侯府急着将八荒旗赎回去,那现在就交给他们好了……”

    八荒旗落地生根,陈寻、常曦此时放手,姜彬就要在此守上三五个月,才有可能将八荒旗取走。

    夏相宜携谷阳真人的令旨,也只负责监督常曦他们将八荒旗交给元武侯府。

    姜彬牙恨得痒痒的,当初只是说好三年后由元武侯府赎回,这三年期间就算八荒旗意外损毁了,他们找不到借口硬说他们的不是。r1058
返回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书架管理